隨著金光的出現,墓室的四周牆壁居然也跟著亮了起來。

而後在牆壁之上居然冒出了數團綠色的光絲。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這些光絲慢慢的彙聚成了一顆珠子虛影,而後更是漂浮在了墓室之中。

就在珠子虛影出現以後,墓室之中忽然震顫了起來。下麵的巨棺在這震顫之下轉瞬之間便化成一地的塵埃。

這時候不知道在何處吹起了一陣微風,微風一起下方那厚厚的塵埃居然被其裹帶著消散在了墓室之中。

就在塵埃化儘之時,原本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麵色就是一凝。

塵埃消散後,墓室內部居然顯化出了一個古老的傳送陣盤!

陣盤出現以後,空中的那顆珠子虛影居然開始慢慢的凝實了起來。

在它的表麵赫然的散發出了一股濃鬱的生命氣息。

感受道了這珠子之上擴散而出的那股生命氣息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也不由的就是一愣。而後心下大驚道:“這股氣息!這難道是蒼藍命珠?"

赤袍薑亦凡低喃一句後便伸手抓向了這顆蒼藍命珠。

然而就當他的手馬上就要抓到蒼藍命珠的瞬間。

赤袍薑亦凡就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之中忽然傳來了一陣陣刺痛,隨著這一股刺痛的出現,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的臉上居然爆出了大量的青筋!

隻聽到巨大的墓室之中頓時就出現了一陣低沉的的怒吼之聲。

隨著這怒吼之聲的響起,赤袍薑亦凡的身體居然開始劇烈的顫抖著,額頭的汗水也是如同雨水一般流了下來。

看著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的抖動著,赤袍薑亦凡的心中也是充滿了駭然,同時一股來之靈活的恐懼瞬間便充滿了神魂。

雖然赤袍薑亦凡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突然發出這種情況,但赤袍薑亦凡的心中也很清楚,如果他此刻強行將這珠子抓住的話,那麼他的結局一定不會好到哪兒去!

就在赤袍薑亦凡的心念電轉之際,忽然,隻見在那顆蒼藍命珠之上居然開始閃爍起了淡淡的藍光。

這一刻,赤袍薑亦凡的心頭不禁就是一緊,因為他能夠從這顆藍色的珠子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險氣息!

就在他的心中警惕萬分之時,他忽然發現在藍色珠子的正中央居然出現了兩條豎線,這兩條豎線正是代表了這顆珠子的兩個極限。

"TMD的老子這到底是運氣絕佳還是倒黴到家!老子現在知道都有些搞不清楚了!"赤袍薑亦凡的心中瘋狂的吐槽著。

但現在他已經彆無選擇了。

"呼!"

隨著一道輕微的吸收聲響起,赤袍薑亦凡便發現在他的右臂居然被那一道藍色的豎線拉扯著朝著那藍色的珠子之上飛射而去。

"啊!救命啊!"

赤袍薑亦凡的嘴角忽然就露出了一抹慘笑,因為他現在的左臂已經被那一道藍色的豎線所牽引著飛到了珠子之前。

赤袍薑亦凡的雙眸猛的一睜,隨即一把就抓住了自己左臂。

就這麼一抓,他的手臂頓時就失去了控製,隨著他右臂上的力道的消失,他的整個身體也是猛的就倒飛了出去。

就像是一塊破布一樣,赤袍薑亦凡直接就撞擊在了墓穴的石壁之上,整個人也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赤袍薑亦凡的身體剛一摔倒在地,整個身體都是劇烈的抽搐起來。

此刻的他渾身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露出了一塊塊血肉模糊的傷口,還有許多的黑色的煙霧不停的從傷口中冒出。

而他的身上的骨骼,在此刻也開始出現了崩裂的跡象。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就如同一隻被打碎的木偶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而此刻漂浮在其的身前那顆蒼藍命珠的珠體也在這時慢慢的變形。最終竟然化成了一個少年模樣。

而這個少年長得和赤袍薑亦凡極度相似!

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赤袍薑亦凡的眼眸中充滿了恐懼和驚慌之色。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赤袍薑亦凡的心中瘋狂的咆哮著。

就在赤袍薑亦凡剛剛從震驚和不敢置信之中恢複過來的時候,這顆蒼藍命珠的身體之中忽然又開始湧出了大量的金光。這些金光更是直接將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的包裹在了其中,他的全身上下就再次開始崩潰,一片片的鮮血不停的噴灑著!

"啊!"

赤袍薑亦凡忍不住就是發出一聲慘叫。

這個時候,蒼藍命珠化成了一個少年居然朝著慘叫中的赤袍薑亦凡一步邁去。

隨著這一步的邁出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居然揚天怒吼道:“老子苟活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被區區一個破珠子給化掉!老子不甘!”

隨著話語的吼出,隻見此刻全身都在寸寸碎裂的赤袍薑亦凡,直接雙腳狠狠的就是一跺。

刹那間隻見從其身上瞬間便衝出了一赤一黑兩道精芒,就在精芒出現的瞬間赤袍薑亦凡的身後更是直接浮現了一尊八臂金冠的蓋世魔王虛影。

這一刻寄出了全部底牌的赤袍薑亦凡的麵色猙獰的死死的盯著麵前不遠處的蒼藍命珠。

許是感覺到了赤袍薑亦凡體內散發而出波動,這一刻在蒼藍命珠之上居然也閃過了兩道金色光柱。

這兩道光柱出現後,便迅速就衝向了赤袍薑亦凡。

"砰!砰!砰!"幾道悶響之後,這幾根藍色光柱就轟然炸裂開來,化為了漫天的藍色星辰,而赤袍薑亦凡的身體也是被這漫天的藍色星辰給包裹在了其中。

"TMD!"

赤袍薑亦凡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驚恐的神情,大喊了一聲。但卻無濟於事。

這漫天的星辰在一陣爆炸之後,便全部都轟入了他的體內,而他的身體也是被這些星辰給徹底的撕裂,粉碎,化為了一團赤色的血霧。

就在這團血霧慢慢彙聚想要再次凝聚成型的瞬間,懸浮在空中的蒼藍命珠居然直接朝著血霧衝了過去!

就在珠子衝入血霧的瞬間,此刻正沉睡在仙台之中的薑亦凡本尊的驚魂的睫毛居然微微動了一下。

而此刻的蒼藍命珠居然直接消失在了血霧之中。

就在其消失的瞬間,仙台絕界的古老石碑之上,赫然的出現了一顆散發著藍光的寶珠!

這一刻盤踞在石碑四周的玉冥在看到這顆蒼藍命珠後,下巴差點直接掉落在地上。

然後馬上回頭朝著沉睡中的薑亦凡看了過去!

隨著珠子消散在了血霧中後,這團赤紅色的血霧終於再次凝聚成了人形,而後隻見麵色煞白的赤袍薑亦凡這一刻虛弱的坐在了地上。

"呼~!"

赤袍薑亦凡的心中重重的鬆了口氣,而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疲倦之色。

"幸虧這蒼藍命珠忽然消失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抵擋下去了,TMD的冇想到一個小小的東海之內居然隱藏著這麼多可怕的東西,果然帝隕之域不是白叫的!"

說罷,赤袍薑亦凡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後怕之色。

他的臉龐也是露出了一絲蒼白,剛剛的一番拉扯下來,使得他體內原本就脆弱的精元此刻更加的虛弱了。

"幸虧老子福大命大,這才逃過了一劫!"赤袍薑亦凡的心中暗歎。

就在他心下暗歎的瞬間,赤袍薑亦凡忽然感覺到了一陣微風吹過!

感覺到微風的赤袍薑亦凡下意識的朝著風出現的方向看去。

隻見在剛纔的劇烈震動下,整個墓室地麵早已坍塌了下去,隨著坍塌在下麵居然出現了一處隱蔽的洞口。

而此刻的微風便是從這洞口中飄出的。

艱難的站起身子的赤袍薑亦凡,踉蹌著朝著洞口走去。

看著一半漏出一半掩埋在地上的洞口,此刻的他眉頭就是一皺。

明顯此刻的赤袍薑亦凡還未在剛纔的蒼藍命珠的恐懼中緩過來。

站在洞口外沉思了片刻後,環顧了一圈四周的赤袍薑亦凡,心下一狠然後便毅然決然的抬手將洞口處的石塊轟開後,便直接朝著洞內走去.

穿過了一條昏暗的山洞後,赤袍薑亦凡看到前麵居然出現了一扇生滿了苔蘚的石門。

此刻的他,看著矗立在自己眼前的石門喃喃低語道:“TMD這畜生肚子中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啊!老子真的是受夠了!"

雖然心中憤恨不已,但是赤袍薑亦凡依舊還是咬牙切齒的伸出了右手,朝著這扇石門推去……

“嘭……”

一聲巨響傳出,這石門應聲而開,但是在石門開啟的瞬間,赤袍薑亦凡就感覺到了從石門內透出來的寒冷的氣息。

赤袍薑亦凡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就邁腿走進了石門之中。

當赤袍薑亦凡踏進石門之中後,石門再次關閉,並且上麵還留下了一行字跡。

“吾乃九華帝君,晚年無意中收養了一隻鯤,而後便在這鯤的腹中為自己修建了這座隕落之所,能到此處之人定是已經得到了外麵的蒼藍命珠的認可,那你便算是我九華的傳人,希望爾能不負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