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在那大放厥詞!事情還未有定數!你覺得你現在就可以勝利嗎?"赤袍薑亦凡冷喝了一聲,而後身上一股極其強悍的能量陡然爆發而出,瞬間他的身上射出了密密麻麻的赤紅色絲線。

"哼!就憑藉你現在著殘破之軀還說唯有定數,好那我舅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就在黑袍薑亦凡的話音剛剛落下之際,赤袍薑亦凡放出的無數赤色絲線居然在這一刻全部碎裂在了當場。

而黑袍薑亦凡卻是一步跨越虛空,出現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身側,隨即一掌拍向了他的額頭。

赤袍薑亦凡在感受到了這一掌所蘊含的威勢時,臉色也瞬間大變了起來,連忙轉身,想要躲避這一掌。

不過這一次,他似乎是遲了一些,這一掌還是結結實實的印在了他的頭上,瞬間他的半邊身體都塌陷了下去,隻剩下半個頭部。

"咳咳......!"

赤袍薑亦凡被拍飛之後,嘴角立馬溢位了大量的鮮血,整個身子在地麵上翻滾了幾圈後才停止。

被這一掌打碎的身軀內忽然衝出了密密麻麻的紅絲,這些紅絲出現後快速的組成了血肉。

看著此刻在消耗精血恢複著殘軀的赤袍薑亦凡,黑袍薑亦凡的臉上的漏出了一抹笑容道:“還要繼續掙紮下去嗎?”

在從塑完了肉身後,赤袍薑亦凡心下暗罵道:“”TMD這黑袍薑亦凡的攻擊竟是如此恐怖!要不是他最後關頭他側翼了一分,恐怕現在已經隕在此地了!看來隻有用處最後一招了!”

念及於此,赤袍薑亦凡雙手微張,口中低吼道:“血魔經!”

伴隨著赤袍薑亦凡的這一句話落下,隻見他背後虛空之中居然浮現出了一條血海虛影。

隨著血海虛影的出現,隻見這些血海之中竟然冒出了一滴滴猩紅的液體。

"血池煉體決!"

赤袍薑亦凡大喝一聲,隻見他背後的那一條血海虛影猛然一吸,瞬間便將那一滴滴鮮紅的血液儘數吞噬。

而後他的雙腳在原地猛地跺了一下,整個人竟是直接從地麵上彈跳而起。

"血魔經!"

緊接著,赤袍薑亦凡再度大喝一聲,而後雙腳在原地又狠狠地跺了幾下。

隨著赤袍薑亦凡的這幾下跺腳,隻見他的身上猛然湧出了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這一股能量波動極其強悍,在出現之後立馬化為一柄巨斧,巨斧散發著滔天殺意與毀滅之氣。

而後,這把巨斧直奔黑袍薑亦凡劈砍而去。

"斬仙!"

黑袍薑亦凡的臉上也同樣閃過一抹怒色,而後雙手高舉,一道道黑光從他的雙臂之中暴射而出,瞬間化為了一個又一個黑色符咒,這些符咒瞬間凝聚,形成了一柄黑色巨劍,而這一柄黑色巨劍之上還散發出濃鬱的殺戮之氣。

而後,黑袍薑亦凡將巨劍朝著那柄巨斧狠狠的劈砍而去。

兩者碰撞在一起,隻聽''砰''的一聲響,整片空間居然瞬間炸裂而開,狂風四卷,漫天塵土席捲而來。

"啊!!!"

一陣慘叫聲忽然響徹在了整片天空之中,而後那個被轟飛出去的赤袍薑亦凡又重新出現在了黑袍薑亦凡的麵前。

此時,赤袍薑亦凡渾身是血,看上去頗為狼狽,臉上也滿是猙獰的神色。

黑袍薑亦凡看到這一幕,臉上也浮現出一抹嘲諷的笑意,淡淡的說道:"我還以為有什麼本事呢!也不過如此而已!"

而在黑袍薑亦凡話音剛落下之際,突然天空之中又出現了一道黑色的驚雷,驚雷之上閃爍著刺眼的金色的電弧,而且還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看起來相當駭人!

"轟隆!!"

驚雷之聲響徹了整片空間,而後那道黑色的驚雷之中忽然爆射出了一條金色長絲,這根長絲徑直朝著下麵的赤袍薑亦凡劈砍而去。

看到這一幕,赤袍薑亦凡的臉上終於顯露出了一絲凝重,而後他急忙揮舞巨斧耗著金絲劈去。

"轟隆隆!!!"

然而這條金絲之上居然蘊含了跟外麵符文一樣的氣息。

"噗嗤!"

在這金絲落下之後,赤袍薑亦凡的半邊身體頓時被震成粉末,而後這些粉末居然快速的被四周的空間裂縫吸收了進去。

"嘶!!!"

已經被第二次擊碎肉身的赤袍薑亦凡,此刻的心下倒抽了一口涼氣,隨著紅色絲線的再次出現,廢掉的半邊身子再次凝聚而去。

"不愧是我的一縷分魂,隻是在外麵闖蕩了些時日便擁有如此可怕的防禦能力,而去還有有如此強大恢複能力,我現在越來越期待將你吸收的那一刻了!”黑袍薑亦凡一臉自信的說道。

"轟隆!"

話音未落,虛空之中一擊過後仍未消散的黑色驚雷之上,在次衝出了一縷金色朝著赤袍薑亦凡頭上劈去。

在看到這屢金絲後,赤袍薑亦凡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凝重之色,但他並冇有選擇逃跑,而是直接迎著驚雷衝了上去。

"轟隆隆!!"

"噗!"

"噗通!"

在這一擊之下,赤袍薑亦凡頓時被劈的吐血倒飛而出。

不過這次,他冇有被轟飛多遠,而是重新站起身來,臉上依舊帶著一抹凝重,而他手中的巨斧此時居然變成了一柄赤紅色的短小木劍。

隨著木劍的出現,這一刻赤袍薑亦凡身上外放的魔氣居然忽然便的內斂了起來。

而後隻見他輕飄飄的抬手朝著對麵的黑袍薑亦凡揮出了平平無奇的一劍。

這如同兒戲的一劍,居然都冇帶其一絲的微風!

原本還嚴陣以待的黑袍薑亦凡,在看到這一幕後忽然哈哈大笑道:“看來你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然而話音未落!

"嘭!!!"

一聲輕響在空間之中悄然響起!剛纔還在嘲諷著對方的黑袍薑亦凡,此刻的身軀居然被斬成了兩截。

下一瞬這兩半的身軀之上更是發出'嘭''噗哧'的兩聲悶響,而後,這兩半身軀居然直接爆裂開來,化為了一團血霧。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過突然,直到這一刻黑袍薑亦凡還冇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爆裂而開的黑袍薑亦凡殘破的身軀之上此刻冒出了一團團黑霧。

隨著黑霧的出現,他那支離破碎的身體此刻也開始慢慢重塑了起來。

就在這一刻,對麵的赤袍薑亦凡手中的木劍再次揮起!

同樣是平淡的一劍隔空斬出。

此刻正在重塑肉身的黑袍薑亦凡見狀後,整張臉頓時變的扭曲了起來。隨後更是對著赤袍薑亦凡嘶吼了起來!

就在他聲音剛發出的瞬間,剛被重塑的身體再次被斬成了兩段。

"嘭!嘭!"

隨著兩聲輕響的傳出,這一回黑袍薑亦凡的肉身徹底被斬成了一團黑霧,隻有之前他的嘶吼依舊迴盪在殘破的空間之中。

就在黑袍薑亦凡漸漸消散的瞬間,隻見一道黑光忽然從虛空之中降落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身前,緊接著一顆拳頭大小,閃爍著黑光的圓球便出現在了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的麵前。

看著表麵上佈滿了無數細微裂紋的黑球。赤袍薑亦凡的眼睛裡麵頓時閃過一抹貪婪之色,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

而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便抬手對著黑球就是一點。

這一點之下頓時這顆黑球之中爆射出了兩束白色的光芒直接射向了赤袍薑亦凡的眉心之處。

赤袍薑亦凡見狀之後則是直接伸手將這顆黑色的球給抓住,隨後他直接將這個球放在了胸口上,並用自己的手掌按著這個球,頓時這個球便直接化為了一道黑色的光柱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當黑球融入他的身體之後,抬頭看來一眼此刻正在坍塌的空間後,赤袍薑亦凡也不再遲疑,身形一晃直接便衝向了那道空間裂縫,準備穿梭而入。

就哎赤袍薑亦凡離開空間不久後,這漆黑的空間此刻忽然轟隆一聲全部塌陷成了一顆光點。

就在空間塌陷之後,整片天地都彷彿在顫抖著,而後這片區域便再次被封印了起來。

"呼!!"

赤色的封魔殿祭壇之上。

隻見一團赤芒忽然落到了,祭壇的頂端!

隨著赤芒的消散,此刻赤袍薑亦凡的身影也現化了出來!

當看到自己回到了封魔殿後,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臉上原本的凝重也慢慢變成了一抹欣喜的笑容。

而後他直接扭頭朝著自己身後的赤色結晶看去。

隻見此刻的赤紅色水晶外麵的封印已經被破去。

這時候赤袍薑亦凡直接抬手朝著水晶抓去。

“哢嚓!”

隨著一聲輕響傳出,寸寸碎裂的水晶之中赫然出現了一條乾枯的手臂!

看道了手臂的赤袍薑亦凡臉上卻冇有絲毫得意之色,反而是充滿了凝重。

原本以為隻需要破去封魔殿便可以成功取回,但是冇想到在這無儘的歲月中這幾部分殘軀居然都生出了自己的意識!

雖然這次取會了這部分慘軀,但是他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這樣以來自己真的需要改變一下自己的原有的計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