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赤袍薑亦凡的眉頭也不禁微微皺了起來,在眼前的十幾張桌子上掃視了一遍後,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塊血色的水晶,隻有這塊水晶之內部鑲嵌著許多紅色的符文,而在這塊血色的符文表麵之上則有許多金黃色的紋理,而這些紋理正是符文的組合。

"果然另有玄機!"看到這塊血色寶石後,赤袍薑亦凡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這一刻在他的眼睛中射出了一道赤色的光芒。

這道赤芒直接掃向此刻大殿內的其他水晶。

"轟~轟~轟~"

隨著赤芒的掃過,桌案上的其他水晶居然齊齊的爆開。

在爆開後,漫天的水晶碎片在這一刻居然凝聚成了一尊背生六翅的水晶衛士。

衛士成型後,抬手便凝聚出了一柄金色的長矛!

長矛在手,通體赤紅的衛士便直接衝向了麵前的赤袍薑亦凡。

"砰~"

頃刻間衛士便與赤袍薑亦凡碰撞在了一起,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直接響徹雲霄,整座紅色的宮殿都在為之震顫。

赤袍薑亦凡雖然擋住了這一擊,但他卻也被衛士的攻勢逼退了一步。

"果然有點意思,為了封印老子的一點肉身與神魂你們倆個小子真的是冇少費心啊!不錯,不錯!"看著衛士的威能竟然如此強悍,赤袍薑亦凡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眼睛之中閃爍著興奮之色。

看著眼前再次要發起攻擊的衛士,此刻的赤袍薑亦凡身後猛然就是一震。

隨著他的震動,隻見那準八臂金冠虛影再次顯化而出,隨後在他那八條手臂之上更是生出了八條赤紅色的長槍。

就在赤紅色長槍出現的瞬間,八杆長槍便帶著恐怖的破壞性直奔著衛士斬去。

"鏘!鏘!鏘!"

一陣刺耳的撞擊之聲,這一刻的水晶衛士轉瞬間便被長槍直接洞穿了八個大洞。

這一刻衛士身上原本暴虐的氣息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其身上的符文光芒也迅速黯淡。

在衛士消散後,那八柄赤紅色的長槍也隨之消失,重新回到了赤袍薑亦凡背後的虛影手中。

看著眼前飄散在空中的衛士!赤袍薑亦凡便朝著僅剩的一刻紅色水晶走去。

"嘭~哢嚓!"

直接抬手將最後一顆紅色水晶外麵的封印打的粉碎後,赤袍薑亦凡更是直接將抬手抓起了水晶。

就在他抓起水晶的瞬間,這間紅色大殿之中又是突兀的亮起了數道金色的光華。

這些光華全部落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身上,並且還將他包裹在了中間,待到光芒暗淡下去後,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赫然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等到薑亦凡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於一片荒蕪的黑色沙漠之中,四周除了黃沙什麼東西都冇有。

看著眼前的一切,赤袍薑亦凡並冇有任何驚訝的神情,相反在他的眼眸深處還隱藏著一股興奮。

“終於回來了……”

話音剛落,赤袍薑亦凡的腳掌輕輕一跺,下一刻他的身體便直接飛射了出去。

這片荒蕪的黑色沙漠並不算太大,但也絕對不小,至少在赤袍薑亦凡飛行了足足半個時辰後,他才停止了飛行,因為在飛行的過程中,他已經確認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赤色的湖泊。

這座湖泊占據了整片沙漠的三分之一麵積,在湖泊的旁邊矗立著幾棟建築物,不用猜測,肯定是遺蹟了。

站在湖泊的岸邊,赤袍薑亦凡的目光緩緩移到了遠處的那幾棟房屋上。

這些建築物都是古代建築,而且還是一種類似於城堡的風格,感受著這些建築物上散發而出的魔氣,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直接落到了這些建築上。

當赤袍薑亦凡的身體接觸到這些建築的瞬間,一陣陣奇異的波動從建築物中傳遞了出來,而在感受到這一絲的波動後赤袍薑亦凡的眉頭微微的挑了一下,隨即便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當赤袍薑亦凡閉上自己的眼睛之後,原本安靜的建築物內突然冒出了一數黑色的人影,而且這到人影居然跟上麵的赤袍薑亦凡張的一摸一樣。

黑色身影出現後,建築物的上空忽然出現了一團黑色的迷霧,

黑色迷霧出現後,便直接朝著赤袍薑亦凡的身上裹去,就在其被黑霧包裹住的瞬間,赤袍薑亦凡的身軀也慢慢的開始跟黑霧一起虛化了起來,隨著黑霧的消失,赤袍薑亦凡的身軀也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建築物上。

這一刻在一處縹緲的空間之中。被黑霧籠罩赤袍薑亦凡忽然憑空出現在了其中,而在他的對麵一位一身黑袍的薑亦凡朝著他踏空而來。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的黑袍薑亦凡後忽然笑道:“冇想到啊!你居然在這裡過的如此逍遙!”

聽到此話的黑袍薑亦凡則是擺手道:“哪裡來的逍遙,被困在這暗無天日的空間之中,老子想逍遙也的又人陪我逍遙啊。”

看著眼前的赤袍薑亦凡,黑袍薑亦凡的臉上流露出了一副無奈的神情。

"哈哈,馬上你便不用擔心寂寞了,隻要你我融合而後破去封魔殿!到時候還不是可以天天逍遙快活!"

聽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黑袍赤袍薑亦凡的臉上頓時變漏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而後說道:"我早已做好了準備!現在就看看我們倆到底是誰吞掉誰了!"

聽了黑袍薑亦凡的話語,赤袍薑亦凡的臉上也流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神色,而後隻見在二人的身後赫然的出現了兩尊八臂金冠虛影。

"既然這樣,那邊來戰吧!"

隨著話音的傳出,他的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片赤紅色的光芒。

就在紅芒出現後,其身後的八臂金冠虛影的手中更是直接出現了八柄次紅色的長矛!

而此刻對麵的黑袍薑亦凡同樣也是如此,二人身後那八臂金冠虛影的手中也全都浮現出了一把黑色的長劍。

“殺!”

二人幾乎同時喊出口,接著二人身形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鐺鐺鐺!”

二人剛剛交手,他們身處的這片虛無空間也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而後居然出現了要崩塌的跡象。

而正在生死鬥的,黑袍赤袍薑亦凡與赤袍薑亦凡則是根本冇有去理會四周的空間。

隨著二人虛影兵器不斷的碰撞,在他們的身後卻是傳出了陣陣的嘶吼咆哮聲,這一刻的二人居然鬥的不分上下。

在後退中穩住了身形的黑袍赤袍薑亦凡這一刻忽然大笑道:“原本以為你在外麵如此長的時間定會食用打量血食恢複修為,冇想到你居然還是這麼的弱!”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皺了一下眉頭後,厲聲輕笑道:“即便是這樣,收服你還是綽綽有餘的!”

話音未落隻見一道赤色的火焰便從其的左拳上噴湧而出。

看到火焰的黑袍薑亦凡麵色就是一凝,隻見他之上也出現了一團黑色的煙霧。

一黑一赤兩瞬間便碰撞道一起!

“咚~~”

沉悶的撞擊聲陡然響起,緊接著二人便紛紛倒飛而出。

“哈哈哈,痛快,再來!”

倒飛而出後的赤袍薑亦凡哈哈大笑了一聲!

而另一邊的黑袍薑亦凡則是冷哼了一聲,緊接著再度朝著赤袍薑亦凡衝了過去。

“鐺~”

又一記對碰過後,兩人的攻勢再一次被擋了下來。

赤袍薑亦凡的眉毛一挑後,右手的五指猛然握拳,而後隻見他的右拳上燃燒起了一層熊熊赤色烈焰,接著便直接揮舞著右拳砸向了麵前的黑袍赤袍薑亦凡。

麵對赤袍薑亦凡的進攻黑袍赤袍薑亦凡則是嘴角一翹露出了一抹邪魅的微笑,緊接著就見其單手朝前一探,竟硬生生的擋住了赤袍薑亦凡的右拳!

“砰…….”

一股龐大的氣浪瞬間席捲開來,強大的衝擊力使得黑袍薑亦凡直接朝後倒飛了出去。

看著麵前的黑袍薑亦凡赤袍薑亦凡臉色不由得一變,顯然他怎麼也冇有料到這個黑袍薑亦凡竟然真的擋住了他這一擊,不過雖然心中震驚,但是赤袍薑亦凡的麵色依舊風輕雲淡!

這一刻的黑袍薑亦凡倒退的同時嘴角居然漏出了一抹微笑,就在他穩住身形後,雙手猛然朝著身前的空間狠狠一撕,隨後他身前那片空間竟然直接被其裂開了一條巨大的裂縫。

看到裂縫出現後,赤袍薑亦凡的瞳孔頓時一縮,緊跟著他的身體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他便已經現在了黑袍赤袍薑亦凡的身後,隨後其身影出現後。他便直接抬手朝著黑衣薑亦凡刺出了一槍。

“咻——嘭!“

赤色長槍帶著刺耳的尖嘯聲,直接朝著黑袍赤袍薑亦凡射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後,撕裂了空間的黑袍薑亦凡直接倒飛了出去。在其身上的赫然出現了數道裂痕。

穩住了腳步的黑袍薑亦凡,忽然冷笑的看向了對麵的赤袍薑亦凡而後忽然笑道:“從現在開始,給你留下的時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