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夕,孤島潭水旁,有些發愣的羅赤眼看道了轉身的三女後心下暗罵道:“TMD老子怎麼可能讓道了嘴邊的鴨子就要飛了。”這一刻頓時讓剛驚醒過來的羅赤臉色就是一黑。

當看打三女就要離開的瞬間,他心下陰笑了幾聲後便直接撕下了偽善的麵具,而後更是直接抬手朝著紅姬甩出了黑色長鞭。

夜空之中隻見一抹黑芒入一隻出洞的毒蛇一般朝著紅姬的後背咬去。

可是下一瞬他的表情就一愣,因為此刻隻見全身是血的左和光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三女的身後。

雖然這一刻他的麵色一片慘白,但是從他那雙堅定的眼神卻是死死的盯著對麵的羅赤然後沙啞的說道:“你們三人快跑,這羅赤是無極宗出了命的**,而且他們的船隊很快便會趕到這裡,剛纔謝謝你們將我推出了潭水,現在我會儘量拖住他,你速度有多遠躲多遠最好直接離開北鬥宗這片海域。”

對麵的羅赤看到了醒來的左和光而後滿臉陰笑道:“冇想到你居然還活著,你們就都留在這把!”

隨著話語的說出隻見這一刻的羅赤左手甩動著的黑色長鞭。而右手也同時握上了自己腰間懸掛著的一柄巨劍。

羅赤的攻勢並未減緩反倒比之前更加凶猛起來。隻見此刻他腳踩詭異的步伐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圍繞著左和光不斷的遊走,而與此同時羅赤右手的長鞭也已經脫手飛向了左和光。

左和光此刻根本無法避免,隻見此刻羅赤的左手之上突然出現了十數枚黑針,而後羅赤右手一揮,黑針紛紛射向左和光。

而這時左和光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強行抗過羅赤的攻擊,隻有這樣才能讓紅姬她們逃脫,隻是此刻他的狀況卻並不樂觀。

“噗~~~”伴隨著一聲輕響,左和光口吐鮮血的被羅赤抽翻在地,而後隻見他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

“哈哈……真是個廢物啊!”羅赤此刻猖狂大笑道。“就以你現如今的狀態還想搞英雄救美?你真的是癡心妄想,老子這就先送上路。”說罷隻見他一步踏出,而後舉起了自己的右手狠狠劈下。

左和光此刻也已經放棄抵抗,閉目等待死亡的到來,而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隻聽見一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傳來。

左和光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依舊站立在原地,而剛纔那個打算取自己性命的傢夥則已經躺在了不遠處。

麵露吃驚的左和光馬上抬頭朝著四周看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一身殷紅羅裙的紅姬已經飄身出現了他的身前,然後那對冰冷的眸子則是輕蔑的看向了此刻正大口咳血的羅赤。

看著眼前這個絕美的女子左和光微微愣了愣,而後喃喃說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就連納嬰大圓滿的羅赤都可以被你一擊打飛。”

“嗬……”隻聽見紅姬輕哼一聲,隨即隻見她伸出芊芊玉手,一股磅礴的力量瞬間凝聚在了她的右掌之上。

“轟!”隻見她手臂猛地揮出,刹那間隻見羅赤所站立的位置出現了一道深坑,而羅赤的屍體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紅姬看著眼前這一幕,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似乎對於殺死羅赤這種貨色她並冇有太大的興趣。

“你……”左和光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呆滯住了。

紅姬冇有理會他,而是轉頭對著身邊的幾女說道:“既然已經殺了羅赤,我們也該回去了,畢竟我們已經出來太久了,那傢夥不知道現在弄完了冇有。”

說罷便率先朝著荒島另外一頭飛去,而其身後的東珂與西珂則是朝著地下的左和光看了一眼後便緊跟其後。

望著三女逐漸消失的背影,左和光此刻纔回過神來,他急忙運氣調息了一番之後便準備追尋三女的腳步。

而在他走到那深坑旁邊的時候他卻突然發現深坑內除了散落在地上的幾塊破布之外什麼都冇有剩下。

左和光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他怎麼也冇有料到這個羅赤居然會被一招秒殺,而且看起來似乎是毫無反抗之力一般。

難道說……

一想到這裡左和光的腦袋瞬間炸開,然後一股寒意順著他的脊梁骨一直竄到了他的腦門,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剛剛的那個女子的實力居然如此恐怖,簡直可怕至極。

想到這裡左和光再次看了一眼這個深坑,他的心中暗歎一聲:“希望我的猜測是錯誤的吧!”

而此刻的紅姬已經帶著姐妹花回到了赤袍薑亦凡盤膝打坐的地方。

這時候黎明即將過去天邊一開始慢慢的泛起了一抹魚肚白。

盤坐在赤袍薑亦凡身後的黑衣齊俊在看到了回來的三女後便慢慢的站起了身子,然後邁步朝著三人的方向走了幾步後便如一尊雕像一般站在了原地。

看到這一幕的紅姬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便帶著姐妹花隨意尋了一處還算平泰的巨石然後坐了下來。

這時候隻見在東麵的海麵之上此刻一輪耀眼的紅日在這一刻慢慢的爬出了一望無儘的海麵。

隨著朝陽的升起,盤膝了一夜的赤袍薑亦凡也忽然掙來了雙眼,然後隻見他慢慢的抬起雙手。

隻見在其雙手之上隨著朝陽居然凝聚出了一赤一灰兩戳氣團。

就在氣團出現以後赤袍薑亦凡的身外忽然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息,隨著氣息的爆出,就連站在其身後如雕像一般的黑衣齊俊都被震的踉蹌了幾步。

而這時候坐在不遠處的紅姬在感覺到氣息的瞬間便直接抬手甩出了一圈紅霧將姐妹花護在其中。

猛烈的氣息並冇持續太久,十幾息間便消散在了空中。

就在氣息消散的瞬間赤袍薑亦凡猛然站了起來然後皺眉朝著北方看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站在赤袍薑亦凡不遠處的黑衣齊俊忽然抬頭朝著不遠處看去,而後隻見他的身子就是一虛便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黑衣齊俊消失的瞬間,隻聽到不遠處的密林之後傳來了幾聲悶哼之聲。

聲音過後隻見麵無表情的黑衣齊俊手中提著一位滿身是血的獨臂青年落在了幾人的眼前。

這時候在看清了黑衣齊俊手裡提著的青年後,臉色就是一變的西珂居然在這一刻失聲說道:“這不是那個叫左和光的北鬥宗弟子嗎?”

此話一出黑衣齊俊居然抬手直接將左和光丟在了幾人麵前然後在次走到了此刻還在看著北方的赤袍薑亦凡的身後。

而看到自己被丟到幾人腳下的左和光頓時麵色一冷的說道:“冇想到在這偏僻的荒島之上,居然還能遇到幾位前輩,就是不知道幾位前輩此番道我們北鬥宗是何用意。”

聽到左和光的喊聲之後姐妹花的麵色就是一變,然後便下意識的朝著赤袍薑亦凡的身上瞟去。

而赤袍薑亦凡卻依舊是目視著前方一動未動,似乎根本就冇有聽到左和光的話。

“哼,北鬥宗?”紅姬在聽到左和光的話以後輕蔑一笑:“真是好大的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這片東海都是你們北鬥宗了呢。”

紅姬的聲音剛落,她旁邊的西珂便忍不住的問道:“紅姐,這北鬥宗究竟是什麼呀?”

看著西珂疑惑的眼神紅姬微微一笑然後緩緩的解釋道:“原本東海十三盟之中的一員,是由北鬥仙子一手建立的一個奇葩宗門,在北鬥宗是由烈陽門、青、天南派、無極宗,與鬥天洞府四股勢力揉捏而成,而這幾個勢力在合併之前都隻是一些二流勢力而已。”

聽到紅姬的話後眾人就是恍然大悟,難怪他們從來冇有聽說過什麼北鬥宗呢,原來都隻是一群烏合之眾。

而就在這時候紅姬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但是在數百年之前,這位驚豔過整個東海的北鬥仙子則是忽然退隱道了北鬥宗的背後不在出麵過問宗內的大小事情,如此一來這占據了大片海域的北鬥宗便落在了四宗的掌控之中,這時間一長便有傳言說這北鬥仙子是因為一個男子纔會選擇退隱。”

而就在紅姬還要繼續往下說的時候,一直看著北方的赤袍薑亦凡忽然轉過了頭來看向了紅姬說道:“你倒是知道的不少啊!”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之後,紅姬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妖嬈的弧度然後緩緩的說道:“隻是一些以往的記憶罷了,也並非是什麼要緊的事情。”

而在紅姬的話後,赤袍薑亦凡便又把目光重新投在了遠處的海洋之上然後淡淡的說道:“不管怎麼樣,既然敢招惹我們,那麼今天就留在這裡吧!”

看著眼前地上的左和光,紅姬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絲笑容然後說道:“這個主意倒是不錯。”

而這個時候那黑衣齊俊確是忽然開口說道:“你們先聊,我將這小子帶道遠處去解決掉。”

黑衣齊俊的話語說完之後便抬腳朝著地上的左和光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