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空間之中四周充滿了未知的氣息,而在這片漆黑之中隻有那一抹微光好似在一直為藍衫青年指引著前進的方向,此時的他心下暗道:“按照常理說自己此刻應該是身處在翡翠樓的天棚之上,按照翡翠樓的麵積來看現在的自己怕是早已經爬了好幾翡翠樓的距離,如果此刻的自己不在翡翠樓的話,那麼此刻的自己又是身在何處呢。”

就在心下疑惑的藍衫青年在這時候終於看清了眼前的那縷微光,這屢微光是從一扇石門夾縫處射出的。

在看到了石門的瞬間藍衫青年帶著絕望的眼神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希望的光,在這時候隻見他慢慢的加快的自己爬行的速度,終於在一炷香後他終於爬打道了石門的前方。

仰頭看著麵前千瘡百孔的石門,藍衫青年心下就是一狠然後便嘗試慢慢站起了身子。

隨著他的站起之前腦中的刺痛冇有出現,反而是一股舒服的暖流瞬間流遍了他的全身。

就咋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暖流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在他前麵的石門之上忽然傳出了哢嚓的一聲輕響。

就在聽到輕響的一刻藍衫少年的身子在此刻好像不受控製一般居然不由自主的朝著石門處走了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嚇的藍衫青年全身就是一激靈,可是在激靈過後他的身體卻是依舊冇有停止前進的步伐。

當藍衫青年身子撞上石門的瞬間,瞬間在其四周的黑暗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著黑暗的消失藍衫青年的身子下意識的轉身朝著四周望去,這一眼看去他居然猛然瞪的滾圓,隻見在他剛纔爬過的地方正站著呆呆的站著十幾隻全身長滿了黑色長毛的怪物,而這些怪物隨著四周黑暗的消失後居然慢慢的睜開了綠油油的雙眼。

看到這一幕的藍衫青年身子居然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隻是瞬間冷汗便已經再次打透了其藍色的衣衫。

就在那數十隻怪物看向他的瞬間,藍衫青年居然感覺後背忽然傳來了一陣吸力。

伴隨著吸力他的身在也漸漸的被吸道了石門之上,就在這時候那群黑色的怪物居然齊齊的動了起來。

轉瞬間隻見數十道黑影已經從四麵八方衝向了藍衫青年的地方,離他最近的一隻怪物更是已經抬起了鋒利的利爪衝著其狠狠的抓了下去。

眼看著白深深的利爪就要抓道藍衫青年的時候,四周忽然就是一閃而後房間之中再次進入道了一片無邊的黑暗之中。

隨著黑暗的降臨這群黑毛怪物瞬間定格在了這一息之間。

大約一炷香後,這時候已經緊閉雙眼等待著死亡的藍衫青年慢慢的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在他眼前的赫然聳立著一根白色的長爪,這陰氣深深的爪子距離他的臉居然隻有不到半尺,如果黑暗降臨晚上一息他便已經被這利爪穿透了頭顱。

心下仍有餘悸的他想要慢慢的挪動一下子身子,然而在這一刻他卻赫然的發現此刻自己的後背居然已經陷入道了石門之中,但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卻被卡在了這裡。

想到這裡藍衫青年的原本放鬆了些許的神情在次緊繃了起來。

時間在這空中之中一分一秒的過去,被卡在門口的藍衫青年已經想儘了一切辦法,但是他發現無論如何他都無法將身子拔出分毫。

就連藍衫青年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經站在這裡多久,忽然房間四周在此一閃,感覺到了這分變化的藍衫青年神情馬上就是一愣,當他還未來得及反應,藍衫青年忽然感覺後背處在此傳來了吸力,這讓他的頓時一驚。

果不其然就在吸力出現後四周的黑暗在次退去,這一刻藍衫青年在此看到了失蹤正朝著他衝殺而來的數十隻黑毛怪物。

特彆是那隻已經將利爪刺道其麵前的怪物,這一瞬它那雙緊閉的眸子已經開始抖動了起來,看樣子下一瞬他便會睜開雙眼將利爪刺入自己的腦中。

當下心急如焚的藍衫青年眼珠就是一動,隻見他在這一刻居然反手拿出了一枚黃色寫滿紅字的符篆。

就在符篆出現以後藍衫青年冇有絲毫猶豫直接咬破舌尖朝著符篆噴出了一口精血。

隨著精血噴灑道了黃符之上的瞬間,這枚黃符居然發出一股耀眼的精光。

這屢精光居然將四周照的一片雪白。與此同時他對麵的黑毛怪物也在這一刻猛然睜開了雙眼。

但是就在其睜開綠油油的眸子的瞬間,便被眼前耀眼的精光刺的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嚎叫。

原本已經刺到藍衫青年麵前的利爪在這一刻也急速的收了回去。

這屢精光並冇有持續多久,大約五息後四周便恢複如初。

恰恰也就是五息之中,藍袍青年卻是躲了原本必死的局麵。

這一刻黃符散發出來的光芒開始不斷的內斂,最後更是直接將藍衫青年包裹在了其中。

就在這時候藍衫青年忽然感覺後背忽然傳來了一陣專心的疼痛,就好像在這一刻有什麼東西忽然咬住了他後背了一般。

藍衫青年下意識便想抬手朝著後背抓去,但是一掌拍下卻隻是拍在了石門隻之上。

可是就在他的手掌與石門接觸的瞬間,石門之上的吸力居然忽然變大了數倍。

而此刻藍衫青年的身子也馬上隨著這股吸力的出現嗖的一聲被吸入道了石門之中。

但是就在他被抓進石門的瞬間其身上的神遁符也開始運轉了起來,隻見那團包裹著藍衫青年全身的精光猛的一閃,此刻剛摔道地上的藍衫青年便現在了地麵之上。

東海東部北鬥宗的一座廢棄的小島之上,原本還皎潔的夜空中忽然升起了一團濃鬱的黑雲。

就在黑雲的不斷凝聚之時,隻見一道巨大的白色的光柱從空中直接轟擊在了島嶼之上。

隨著光柱的落下島嶼之上居然被這道白光硬生生的轟擊出了一個數米深的大坑。

白色光柱落下數息之後夜空中的凝聚的烏雲便開始慢慢的潰散而去,隨後一輪圓月在次出現在了夜空之中。

此刻在深坑之中忽然傳出了一聲歎息之聲,聲音過後隻見一身赤袍的薑亦凡已經踏步從深坑中走了出來。

緊跟在他身後的還是那個一聲黑衣的齊俊,黑夜與黑衣這時候的齊俊就仿若隻是赤袍薑亦凡的一條影子一般。

冇等二人落地,深坑之中再次射出了三道身影,而且在射出的同時紅姬的聲音也隨之響起道:“這齊家的工匠也太不靠譜了,原以為隻會差個幾百海裡,但是落地之後才發現居然差了數千海裡。”

聽到這話的東珂便對著紅姬輕聲開口道:“姐姐不要生氣,既然已經如此我們還是儘快想些辦法吧。”

這時候的紅姬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便朝著前麵站著的赤袍薑亦凡與黑衣齊俊看了過去。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正在皺眉眺望這遠方,而隻能在他身後黑衣齊俊則是如雕像一般站在他的身後。

紅姬看了二人幾眼後便直接抬步走向了赤袍薑亦凡道:“現在我們正身處在北鬥宗與雲天府的交界處,這一刻的雲天府已經封閉全部海域,如此一來我們隻能繼續朝著北鬥宗方向前進了。”

隨著話語的說出,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卻好似完全冇有聽到一般,還在繼續仰頭看著遠方。

說完了這話的紅姬看到冇有反應的赤袍薑亦眉頭頓時就是一皺。然後更是直接板著臉朝著赤袍薑亦凡哼了一聲後便扭頭朝著姐妹花走去。

就在紅姬離開後不久,直勾勾看著遠方的赤袍薑亦凡忽然開口道:“我們先不急著走,我要在這島上打坐一天。你們幾人可以先去尋找一下看看這島上是否有其他人居住。”

說完這話後赤袍薑亦凡不在理其他人而是直接盤坐在了原地。

聽到這話的黑衣齊俊也是非常乾脆的直接與赤袍薑亦凡背對背盤坐在了一起。

而此刻剩下的三位女子則是互相看了一眼。

這時候的西珂忽然小聲的對著紅姬開口道:“紅姐姐我們是要留在這裡,還是需要去島上走走?”

看了看身邊二女的紅姬沉思了片刻後便對著二人開口道:“他們二人想要打坐就讓他們打坐吧,我們三人就先去島上溜達溜達吧。”

說著隻見她抬手抓住了二女的手腕轉身便化作一道紅芒消失在了原地。

東海之上戰亂紛飛,特彆是西麵跟南麵霓虹與新東盟更是打的不可開交。

原本身處在東北兩個方向的幾個家族與勢力,因為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應該高枕無憂的,但是隨著北鬥宗老祖北鬥仙子的迴歸,烈陽門、天南派與無極宗,的一些中高層則是開始瑟瑟發抖起來,特彆是之前便與霓虹帝國有過勾結的一些三派子弟跟是開始人人自危了起來,更有甚者已經開始在準備逃往南麵的趙家去徹底投靠霓虹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