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閉的八角小樓之中,此刻的藍衫青年在看到眾人冇有異議後便對著身旁的小五偷偷傳音道:“以後我會押著薛胖子直接過去,你一定要跟在我的身後,我丟出薛胖子以後你我二人便直接借力衝到怪物正上方的裂縫處,這樣我們便會比其他那些人快上一分,而其他的那些傻子分散在四周想要上來必定要比我們慢一分註定會成為我們爭取道足夠的時間。”

聽到這話的小五雖然麵上依舊平靜,但是眼下心下也開始對著個平時頑劣成性的少主有了些許改觀。

就在二人密談完了以後,藍衫青年直接對著身旁的幾人低聲道:“好了現在大家都分開,一會小五你跟著我上去將那個薛胖子給壓上去。”

而此刻的失去一臂的小五則是象征性的猶豫了片刻,然後十分不情願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隻見齊家幾人已經開始散開,而此刻正躲在不遠處角落的薛胖子則是發現藍衫青年正朝著自己的方形走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薛胖子心下頓時暗叫一聲不要,這一刻隻見他踉蹌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扭頭就想要逃跑。

而這時候已經走到他附近的藍衫青年又豈能讓他這個替死鬼就這樣的逃掉。

此刻隻見藍衫青年的身子就是一晃便已經來到了薛胖子的身前,隨後更是一把便將其直接拎了起來。

這一刻被藍衫抓起來的薛胖子也似乎是心下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直接此刻的他拚命的扭動起了他那肥胖的身子,然後更是要張嘴高喊。

看到道了正要喊叫的薛胖子,這時候跟在藍衫青年身後的獨臂小五直接上前一步然後抬起單手直接朝著薛胖子的臉上就是一掌。

這一掌拍下頓時讓原本已經張嘴準備高喊的薛胖子打的就是一個踉蹌,這一掌打下薛胖子頓時感覺嘴裡就是一甜,隨後隻見他嘴裡頓時充滿了鮮血讓其短時間無法在發出一聲聲響。

做完一切的二人目光隻是對視來一下,然後隻見藍衫青年直接雙手一用力便將滿嘴鮮血的薛胖子架這衝向了黑影的位置。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頓時齊齊的閉住了呼吸,然後每個人都開始嚴陣以待。

就在藍衫青年帶著薛胖子衝到了怪物身旁的瞬間,隻見一直未動的怪物忽然站起了身子,一對綠油油的眼睛直接想看了衝向道了他身前的薛胖子。

這一眼頓時嚇的薛胖子身子就是一顫,但是此刻的他正被藍衫青年架在前麵,他也隻能喔喔幾聲後便直接將眼睛閉上等待死亡。

隨著屋內傳出來一聲怒吼,此刻隻見一道青光已經劃過了薛胖子那肥碩的身體。

也許是因為薛胖子這一身肥肉的緣故,怪物的這一擊居然冇有直接將其斬成兩段,而在其身後的二人在看到這一幕後心下則的一喜,這一刻隻見藍衫青年直接抬起一腳,便將身前重傷將死的薛胖子直接踢向了怪物。

而這一刻就在這時候在其身後的藍色青年與獨臂小五在這一刻則是果斷的縱身踩著薛胖子的身子朝著怪物上麵的裂縫衝去。

就在此刻隻見紙團黑影怪物四周青光在此一閃,被其撕碎的薛胖子的血肉頃刻間便朝著四周飛濺而去。

這時候看到這一幕的齊家其他子弟也紛紛動了起來,隻見從數道身影紛紛在四麵八方朝著頭上的裂縫衝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剛剛撕裂了薛胖子的黑影怪物那對綠油油的眸子精光就是一閃,隻見他忽然猛的躍起然後率先朝著此刻馬上便要躍入裂縫的藍衫青年與斷臂小五衝了過去。

感覺到了黑影正朝著他們二人衝來,在後麵的小五眉頭就是一皺,隨後他居然在這一刻直接朝著上麵的藍衫青年丟出一枚淺藍色的儲物袋,然後便毅然決然的轉身朝著下麵的黑影衝了過去。

而上麵的藍衫青年在看到了這一幕後臉色也頓時就是一黑,轉身就要也跟著衝下去的時候,在他的耳邊忽然響起了小五的聲音:“少主,我自幼無父無母是主人給我帶回來悉心培養,我從很小便跟在身旁,我早已當你是我的親弟弟一般,此番看來這黑影怪物我們很是難一起逃出去了,那麼就請讓我在為主人護你一回吧!”

聽到這話的藍衫青年臉上就是一陣抽搐,然後對著下麵的小五憤怒的說道:“老子不允許你小子死在這裡。”

說話間隻見藍衫青年正欲轉身追過去,然而就在這一刻衝下去的小五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波動,隨著這股波動的出現他的道丹在這一刻居然徹底爆裂了開來。

雖然隻是化丹後期的自爆,但是卻是在這狹小的空間之內,然而此刻在其身下的那團黑影,在察覺了這股驚人的能量襲來的瞬間,便猛然化成了一團黑霧飄向了遠處。

然而此時在其上麵這時候還未來的急轉身的藍衫青年,卻是被這股自爆之力直接朝上彈飛了出去。

此刻朝著此處飛奔而來的眾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自爆給震的飛向了四周。

然而這時候就在藍衫青年被彈入裂縫的瞬間,忽然屋中在次響起了哢嚓之聲。

聽到這聲音的眾人心下頓時就是一緊,然後便下意識的朝著上麵的裂縫看去。

在這一刻隨著聲音的不斷響起原本在屋子中間的裂縫在這一刻居然慢慢的合攏了起來。

這一幕的出現頓時讓下麵的幾人麵色就是一白,甚至有幾人已經顧不得身上的暗傷,運轉前身的元氣停下身子後直接朝著正在合攏的裂縫急速衝去。

但是隨著一聲轟隆之聲響起此刻屋中的幾人居然冇有一人能在次進入裂縫之中。

眼睜睜看著裂縫合攏的眾人心下就是一急,隨後居然紛紛祭出法寶朝著上麵攻去。

隨著一陣清脆的法寶敲擊聲後,眾人赫然的發現這天棚居然完好無損,這讓當下的眾人的臉色變的鐵青了起來。

這時候的眾人還未來的急沮喪,在他們的身後忽然傳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之聲。

此刻的眾人方纔想起來,這屋中現在還有一尊殺神在等著他們。

想到這的齊家的子弟們臉色瞬間就是一變然後紛紛朝著身後的那團黑影怪物看去。

這時候在眾人的身後隻見一對綠油油的眸子正在看著眼前這群齊家的子弟。

夕陽西下,星月群島主城最冷清的一天就這樣的落下了帷幕。

此刻大城宮殿的寢宮之中,這一刻忽然驚醒的呂柏赫然的坐起了身子,隨後隻見他滿頭是汗的大口喘起了粗氣。

急促的喘息了一陣後,終於穩定了下來的呂柏下意識的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便看道了此時正站在不遠正用一對水靈靈大眼睛看著自己的漂亮姐妹花。

在看到二女後呂柏馬上彈起了身子然後皺眉道:“我這是昏迷了多久?主人他在何處?”

姐姐東珂看著眼前的呂柏笑嘻嘻的對著身邊的妹妹說道:“你快去通知主人,就說他終於醒了。”

聽到姐姐吩咐的妹妹則是又看了呂柏一眼然後笑嘻嘻的朝著寢宮的密室飛奔而去。

看到跑開的妹妹東珂則是上前一步遞給了呂柏一塊方巾然後輕聲道:“先生已經昏睡了一天了,主人正在密室靜修他臨走時候說過等先生醒了便去通知他,你先在這裡等一下!”

聽到這話的呂柏先是抬手接過方巾擦去額頭的汗水,然後恭敬的將方巾遞還給了東珂後說道:“原來是這樣,那這一天有勞姑娘照顧在下了。”

這時候忽然一聲爽朗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隨後隻見一身赤袍的薑亦凡麵帶微笑的走了過來道:“你終於醒了,怎麼樣現在感覺如何?”

看到朝著自己走來的赤袍薑亦凡呂柏馬上躬身道;“參見主人,我現在感覺還不錯,多謝主人幫我驅散了赤丹的赤毒。”

赤袍薑亦凡看了看眼前對著自己躬身的呂柏然後抬手便將其攙扶了起來道:“不用如此多禮,你體內的赤毒冇了以後你的修為現在已經達到了陰神巔峰,這樣一來你便可以力壓島上齊家的大長老一頭,這樣一來我走了以後也可以放心一些,而你在以後在齊家發展自己的勢力也可以有一些話語權。”

聽到此話的呂柏居然直接對著赤袍薑亦凡單膝跪地激動的說道:“主人對於呂柏的在造之恩,老奴定不會辜負之人的期望。”

看到跪下的呂柏赤袍薑亦凡的笑容忽然就是一縮然後忽然威嚴的開口道:“我賜予你這些彆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並不是讓你感激我你懂嗎?我是看中了你的自身的潛力與實力,我也不需要你去感激我隻要你用儘手段去給我弄出一隻屬於我自己私兵。”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這番話後呂柏的跪著的身子就是一抖,然後深吸了一口後堅定的說道:“我呂柏對道心發誓,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