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聽到龐彪提起夏雨欣的名字時,薑亦凡就感覺到一陣頭大,這是他的一個小學妹,人張的甜美可人,入校不久便被這群八卦黨們挖掘出來並封為校花,一般這種人他都會敬而遠之的!

但是在一會學校組織的野外露營活動中,連天的大雨讓他們被困在了山裡,夏雨欣更是不慎失足跌過到山底,同在一隊隊長的薑亦凡憑藉著對山林的熟悉也跟著跳了下去,緣分這東西誰說的清楚呢,薑亦凡找到暈倒的夏雨欣後,發現她的腳踝嚴重的脫臼了,於是他揹著她找了個山洞避雨。

孤男寡女的在一個山洞而且夏雨欣本來就不厚的衣服全都被雨淋透了,豐滿曼妙的身子呈現在了薑亦凡的眼前,說不動心那是扯淡,但是從小就懂得剋製的他能很好的控製住自己想情緒。更是幫她換下了淋濕的衣服。洞中火光搓搓,夏雨欣醒來後發現了這邊這個**著上身的男人正背對著她,而且發現自己穿著對方的衣服後失聲尖叫著。

薑亦凡永遠不會忘記那聲尖叫,差點震的他耳膜穿孔,最後在得知了事情經過後,夏雨欣羞紅著臉看著對麵背對著她的這個男人,心裡開始有了異樣的感覺。

雨後的天氣是那麼的晴朗,薑亦凡揹著夏雨欣開始了尋找出路之旅,還好救援隊比較給力很快的找到了山裡的倆個人。這件事情之後夏雨欣就開始對這個大自己三年的學哥開始了係統的關注。

怎奈何薑亦凡這學校的風雲人物早先就跟上任校花端木紫琪有著那麼一層不清不楚的關係,在加上這任校花對其的明顯示好,這讓原本就男人緣極差的他更是雪上加霜。

其實現在的薑亦凡對這些貌美的女人並冇什麼興趣,他一天隻是忙碌在學習打工中,而且以他的自身條件薑亦凡也不想耽誤了這個美麗的姑娘。

但是這樣好像激發了夏雨欣的某種鬥誌,她開始不厭其煩的主動靠近薑亦凡,甚至家境不錯的她開始跟他在同一家快餐店打起工來。

這讓薑亦凡很是苦惱,現在又聽到龐彪提起這個名字內心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龐彪看著苦惱的薑亦凡笑罵道:“我去,你還苦惱。要是有這麼個大美人一直糾纏哥,那哥我不的美上天啊,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算了不討論這些,經商你想乾點啥!”

薑亦凡苦笑了一下後抬手看了眼時間,然後抓起揹包對著麵前的龐彪道:“不跟你扯了,下午我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客戶。等哥們的好訊息。”

龐彪見他匆忙的樣子問道:“很趕時間嘛!弟弟我開車送你去吧。”

此刻已經推門而出的薑亦凡頭都冇回隻是背對著店內擺了擺手臂,然後做了個OK的手勢。人生如白駒過隙,不過是突然而已。

大學畢業已經幾年後的薑亦凡此時自己的小型進出口貿易公司也算是小有規模了。

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大學生到一個公司的老總,這幾年來薑亦凡經曆了太多是心酸。

但是由於近幾年來隨著國內市場的資本被外資企業打壓、壟斷與控製,像他們這樣的小型公司被其他公司聯合排擠著,但是憑藉著他那顆堅韌執著的心,薑亦凡很快在國外找到了合作夥伴,首先打開海外貿易市場,在通過海外的商品鏈,殺回國內。

叮叮叮悅耳的電話聲在薑亦凡的辦公室內響起,

站在視窗眺望遠方的薑亦凡走回辦公桌前拿起了電話又看了一眼來電號碼笑嘻嘻的道:“彪子,你這新郎官終於想起我這個,孤家寡人了啊!怎麼樣什麼時候辦事!我一定到場。”

電話那頭一個雄壯的聲音大笑道:“那不可能,朕的床上永遠有愛妃的位置,我會雨露均沾的!”

薑亦凡笑罵道:“馬上要結婚了還不正經,在這樣我可要告訴弟妹了!”

龐彪小聲道:“臥槽,你小子什麼時候學會告狀了,我去我真是交友不慎啊!行了行了下星期六維納斯大酒店不見不散!”

薑亦凡答道:“知道了你小子快忙去吧!對了上季度的收支報表你冇空看看啊!身為股東你丫一天什麼都不管這樣好嗎?”

龐彪認真的回答道:“股東你大爺,我當年隻是借給你三十萬而已,你非要分我一半股權,你丫就是個瘋子,但是我喜歡瘋子哈哈哈。”

薑亦凡笑罵道:“滾滾滾!你才瘋子呢,行了掛了,結婚了還冇個正行,說罷直接掛掉了電話!”

星期六清晨,薑亦凡早早的就自己開著他那台已經開好幾年的商務彆克車來到了坐落於市中心地段的維也納大酒店門口,門童上前接過了他的車後,薑亦凡西裝筆挺的走進了婚禮主會場。

邊走還心裡罵道:“冇看出來,這小子真會找地方,這酒店的排場也算是很高檔次的了!”

走過大廳忽然一到黑影跐溜一下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薑亦凡下意識的一回頭,就看到一身健碩的龐彪也是西服筆挺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兄弟二人也算有些時日冇見到了,上來就是個熊抱。

龐彪笑罵道:“你就是一個伴郎,就要有伴郎的樣子,咋地今天穿的比我還帥呢!”

薑亦凡也笑著道:“這冇辦法人帥,再說了今天這不是咱兄弟結婚,哥們也不能丟了你的人不是嗎!”

二人說有笑的往後台走去,兄弟之間永遠有聊不完的話題,在準備室裡的二人扯天扯地。倆兄弟在一起時間永遠是那麼的快。

前麵的司儀推門告知讓新郎準備就位。

龐彪爽朗的答應了一聲就拉著薑亦凡走到了前台。

今天來的人可真不少,同學、親友、商業夥伴顯得十分的熱鬨。

漂亮的新娘在對麵的門裡被其父親攙扶著緩緩的走來,後麵跟著一位一身白衣手提花籃不停揮灑花瓣的伴娘。

薑亦凡在看到伴孃的一刻整個人一愣,伴孃的容貌完全不輸給新娘,臉上正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他,這人正是夏雨欣,這個自從在大學畢業後他就在也冇見過的人,那個糾纏了自己一年有餘的人,今天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麵前,薑亦凡心裡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

新娘被其父親交給了龐彪的手裡,婚禮也漸漸到達了**,司儀溫文爾雅的講述著二人的相識相知相愛!薑亦凡側頭看來一眼在新娘身邊的夏雨欣,這是夏雨欣也忽然轉頭看向了他,兩人四目相對,那一刻好似永恒。

婚禮就這樣熱熱鬨鬨的結束了,龐彪要去旅行度蜜月,開車前給薑亦凡遞了個眼神壞笑道,哥們隻能幫你到這了!剩下的看你自己了!人家被我大老遠在外國抓回來當伴娘不容易,彆辜負了我啊!說罷一腳油門帶著自己的愛妻揚長而去!

原地隻剩下麵對麵的二人,氣氛瞬間尷尬了起來,薑亦凡下意識的抬頭看天,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忽然對麵的夏雨欣先開口了:“這兩年你過的好嗎?”

薑亦凡對著對麵這個麗人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被隱藏的多年的東西就在這一刻好似再次被被打開了一般。

人在美好的時間中永遠感覺流逝的是那麼的飛快。

一晃又是三年的時光,飛往洛杉磯的飛機上薑亦凡正看著一張財經時報,從他滿臉擔憂之色就能看的出他內心煩悶。

今年的金融風暴席捲了全球,他的進出口貿易公司也被捲入這場資產重組的洪流中,薑亦凡這次打算去變賣一下國外的部分倉庫與貨品,好能繼續穩定國內的流動資金鍊的完好。

到達洛杉磯忙碌了一天的薑亦凡躺在家裡的床上與國內妻子聊這麵的情況,平板電腦中的漂亮少婦正是夏雨欣。

成為為人妻的夏雨欣成熟女性的魅力更勝在以往青澀的少女時期,端莊大方的儀態,讓人不由得生出愛慕之心。

在聽到這美國方麵的情況後夏雨欣也漏憂色,而薑亦凡則是笑了笑安慰道:“放心你老公會搞定這邊的問題的!你在家好好養胎,等我回去。”

視頻對麵的夏雨欣點頭表示讚同後慈愛的撫摸著自己那高高隆起的大的肚子。

一間很大的會議室裡,這幾天可謂是跑的焦頭爛額薑亦凡正在焦急的等待著一位重要的客戶。

隨著吱嘎一聲門在外麵被人推開,隨後便走進來三人。

薑亦凡看到來人是對接公司的副總後連忙站起身子上前很熟絡的與其握手道:“冇想到今天這事需要您親自過問啊。”

而對麵一箇中年外國人麵色平淡的與其意識了一下後便讓出了半個身為。

這時候薑亦凡看到他身後的一個人,這個人長髮披肩一身高檔的名牌西服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

看到此人薑亦凡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對麵的中年人老外見著情況開口介紹道:“著是本公司新人的大股東劉闖先生。關於與貴公司的併購以後就全是劉先生負者了。”

薑亦凡臉上抽動了一下後,還是擠出了一份笑容上去主動與這位老同學伸手道:“多年不見劉闖,冇想到我們居然會在著大洋彼岸見麵。”

劉闖一隻手推開了伸手準備握手的薑亦凡胳膊道:“行了凱文你們先出去了,我要與這薑先生敘敘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