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宮殿的閣樓之中就在正德離開之後齊天磊慢慢的坐道了一張軟椅之上然後仰頭看著閣樓的天棚小聲的呢喃道:“正德啊正德你還是心腸太軟啊!不然你也不會在私兵教頭的位置一呆就是數百年,要不是你在齊家地位低微的時候便輔助齊家並且立下了大功,現在以你的表現怕是早就被派往後方養老去了。”

然而在齊天磊呢喃完了以後忽然坐起了身子然後輕輕的拍了拍手,這時候隻見在暗處一位一身黑衣的蒙麵男子走了出來然後對著齊天磊單膝下跪道:“大長老有何吩咐!”

此刻的齊天磊麵帶嚴肅的說道:“你去告訴手下之人,這兩團要儘快的在這星月群島上將可以收刮的東西統統收刮一遍,我們大約兩天以後便離開,到時候你們收刮完成了以後可以先行拿著我的手令先行離開。”

聽到了這話的黑衣人低頭稱是後便在此隱入了黑暗之中。

此刻在奢華宮殿的寢宮之中,隻見一道赤芒忽然從陽台射入,隨後隻見一身赤袍的薑亦凡赫然出現在了大床的旁邊。

這一刻他抬眼看了看這時候正相擁在一起熟睡的姐妹花,然後便直接走到了一旁的地毯上盤膝坐下然後閉目打坐了起來。

在他內視完了一圈自己的這具肉身之後,天魔聖皇那團赤色的神魂在此來到了薑亦凡的仙台深處。

這一刻他看著眼前淡綠色的屏障眉頭就是一皺,就在這時候隻見他忽然抬起了雙手然後便猛然的抓向了屏障。

然而就在他的手接觸道屏障的瞬間隻聽到一聲滋啦之聲後,天魔聖皇的雙手居然好似被烈火焚燒過了一般,其上更是冒出了絲絲的黑煙。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天魔聖皇輕哼了一聲後低沉道:“天吳你個老不死的到底在這小子的體內留下什麼,等我尋找道我其他的神魂以後我一定要將這小子的的神魂揪出來吞噬掉,到時候即便你留下什麼那將都會是我的。”說完這話後眉頭緊皺的天魔聖皇便直接扭頭退出了這具肉身。

海上的晨陽伴隨著和煦的海風開啟了小島之上新的一天。

這時候舒服的誰在鬆軟大床上的姐妹花慢慢的睜開了迷離的雙眼,隨後隻見姐姐率先從蓬鬆的被子裡爬了起來,然後更是抻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在這一刻隻見一抹朝陽透過窗子射在了她纖細的身影與蓬鬆的秀髮之間,晶瑩的光與白皙的皮膚還有那陽光中的漂浮的煙塵。

此等美景看的此刻正盤坐在地毯上的赤袍薑亦凡就是一愣。

然而這時候妹妹西珂也慢慢的爬起了身子然後閉著眼睛抬手輕輕的搭在了姐姐東珂那白嫩的肩膀上輕輕仰頭呢喃道:“姐姐你這麼早起來乾什麼啊!我還冇睡夠呢!”

此話一出姐姐東珂便直接抬起玉手在妹妹西珂的頭上輕輕敲擊了一下後笑罵道:“你個小懶蟲,這太陽都照屁股了你還要貪睡,等一會薑亦凡大人回來看他如何懲罰你。”

聽到薑亦凡的名字後妹妹西珂的原本閉著的眼睛忽然便睜的老大然後下意識的朝著四周掃視了一圈。

因為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的位置在他們二人的死角,這一圈下來這妮子居然冇有發現此刻正盤坐在地毯上的赤袍薑亦凡。

而西珂在掃視了一圈後便皺著小鼻子說道;“你個壞姐姐竟然敢嚇唬我,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隻見西珂便直接朝著一旁的姐姐撲了上去。

頓時這二人便在原本屬於赤袍薑亦凡是大床之上嬉戲打鬨了起來。

看了一會的赤袍薑亦凡無奈的搖了搖有後便直接低沉的輕咳了一聲。

這聲音摻雜在嘻嘻之中是那麼的突兀,而聽到了咳嗽聲的姐妹花的身子忽然就是一頓隨後隻見妹妹西珂輕輕的扭過頭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這時候隻見盤坐的赤袍薑亦凡慢慢的站起了身子然後一臉邪魅的朝著二人笑道:“你們睡的可真是不錯啊!”

而此刻在看到了邪魅微笑的薑亦凡後妹妹西珂身子猛的就是一縮,刹那間便躲道了姐姐的身後。

這時候姐姐東珂在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話後便淡然的開口道:“主人你進來了這麼也不跟我姐妹說一聲,忽然這樣弄一下真的嚇死人了。”

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的姐妹二人然後便直接抬手脫下了赤色長袍,隨後更是邁步走到了鬆軟大床的旁邊一個側身便直接趟了上去。

這一套東西做的那叫一個行雲流水,躺下以後的赤袍薑亦凡咧嘴開口道:“你們倆個小妮子睡了我的床,害的我在地毯上打坐了一晚上,這給我弄的全身痠痛的厲害。”

說道這裡隻見赤袍薑亦凡眼睛一閉隨後更是直接將一條腿搭道了東珂的腿上。

看到將腿搭過來的赤袍薑亦凡東珂麵隻是微微的變化的一瞬隨即便直接抬手開始為赤袍薑亦凡按摩了起來。

而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在感受著美女的按摩後居然繼續道:“手在輕一點,你這樣會弄疼我的。”

聽到這話的東珂居然真的將按在赤袍薑亦凡大腿上的玉手慢慢的減輕了些許力道。

這一刻赤袍薑亦凡在次開口朝著西珂說道:“你就看著你姐姐自己乾活嗎?我這不是還有一條腿呢嘛!”

聽到這話的西珂慢慢的將頭從姐姐背後探了出來然後更是直接對著赤袍薑亦凡做了個鬼臉道:“我纔不要給你按呢!”

話音未落隻見正在按摩的東珂忽然停下了雙手然後抬手將妹妹西珂拉倒了自己的對麵後說道:“我們姐妹占了主人的床,使得主人一夜未睡好,你給主人按摩是理所應當的。”說著他便直接抓起了西珂的手放在了赤袍薑亦凡另外一條小腿之上。

看著眼前的東珂赤袍薑亦凡則是滿意的笑道:“姐姐就是姐姐,要比妹妹沉穩不少啊!”

聽到誇獎自己的東珂淺笑道:“主人不僅幫我二人提升修為,而且還未取了我姐妹二人的紅丸,能遇到你已經算是我們姐妹前世修來的福分了。”

享受著這對姐妹花服侍的赤袍薑亦凡心下卻在感慨著:“真是暴遣天物啊!這對人家絕色在自己麵前自己卻隻能看著不能吃,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真的是一種煎熬啊。”

然而就在赤袍薑亦凡感慨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幾人說話的聲音,雖然聲音很是微弱但是卻被赤袍薑亦凡聽在了耳中。

齊天磊對著齊俊笑道:“小俊啊!不知道此刻薑大丹師醒來了冇有?我這有些事情想與其商議一下。”

黑衣齊俊的聲音:“你還請稍等片刻我先去通報一下我家主人。”

話音一落便見黑衣齊俊已經側身推門進來然後隔著老遠便對著赤袍薑亦凡傳音道:“主人外麵的齊天磊想要見你。”

正被按的舒服的赤袍薑亦凡聽到了齊家的話後眼神就是一眯隨後開口道:“你讓他進來吧!”

聽到回覆的黑衣齊俊輕輕的轉身退出道了門外然後對著齊天磊冷冷的說道:“主人醒了你可以進去了。”說著便直接讓開了一條通道讓齊天磊直接進去。

齊天磊在經過黑衣齊俊身體的刹那間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淩厲的殺氣,這讓齊天磊的身子下意識的就是一抖隨後便直接邁步走入了寢宮之中。

繞過了客廳後齊天磊的眼神就是一眯,這一刻隻見穿著單薄的姐妹花此刻正跪坐在赤袍薑亦凡是身體兩側為其按摩著雙腿。

這一幕看的齊天磊心下不由的升起了一絲酸楚,原本這一切都應該是自己享用的,但是此刻的自己卻隻能站在門口看著彆人在自己的眼前享受著這一切。

看到就走進來的齊天磊赤袍薑亦凡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後便慢慢坐起了身子道:“是大長老啊,不知道大長老這麼早便過來是有什麼要事情嗎?”

比赤袍薑亦凡話語拉回了現實的齊天磊諂媚的笑道:“回稟大丹師大人,昨夜盤踞在了東麵的霓虹的殘餘部隊不知道何等原因居然撤退了,故而我們便要提前開拔去進攻下一座小島了,不知道大人是準備繼續留下還是跟著我們繼續前行。”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忽然坐起了身子隨後更是直接將身旁的二女抱入了懷中後對著齊天磊笑道:“大長老你看我是跟著你走好呢,還是繼續留下好呢?”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眼珠就是一轉然後笑嘻嘻的說道:“我道是希望大人可以繼續跟我小人去往下一個島嶼,這樣我便可以繼續跟在大人身旁服侍著大人,但是小人也知道這次大人出來必定是有著自己的事情要做,故而才提前過來請示一下大人,看看您的想法與意見。”

聽著把話說的滴水不漏的齊天磊話後,赤袍薑亦凡嘿嘿的笑道:“大長老有心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便不跟著大長老一同去往下一座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