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地下密室之中隨著赤袍薑亦凡的一番話語的說出,此刻站在一旁的眾人都在心下暗中盤算的時候,此刻的赤袍薑亦凡已經抬手掐住了被釘在牆中頑童的脖子眯著眼睛問道:“你到底是誰?”

聽到這話的頑身子忽然就是一抖,在這一刻一股死亡的危機瞬間便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拚命的掙紮的幾下之後頑童艱難的開口道:“我乃是齊家的嫡係子弟,我的魂燈此刻正供奉在齊家的秘寶之中,如果我死了你們今天的秘術便會第一時間被齊家知道,嘿嘿到時候你們就等著接受來自齊家的怒火吧,對了還有你們幾個垃圾你們的親人此刻都在另外的一座小島之上,道時候不僅你們會被煉成陰魂你們的親人也會成為養料去供族中之人去吞噬修煉,道時候你們就要永世不得超生。”

聽到這話的眾人臉色頓時分分變色,雖然他們自己並不懼怕死亡,但是已經在齊家生存了幾十年甚至數百年的他們,幾乎所有的族人此刻全部在在齊家的掌控之中。

如果真的是按照這頑童口中所說的那樣,他們這幾人的族人怕是冇有一個能逃過齊家的黑手。

這一刻原本是十分安靜的密室之中忽然更加寂靜了起來。

看到沉默的眾人那位頑童忽然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然後十分張狂的對著背叛了齊家的幾位私兵大隊長嗬斥道:“你們幾人等著,等老子出去一定讓你幾個好看,現在還在那傻站著乾什麼,如果現在你們幾人合力將他們這幾人抓住的話,到時候你們被齊家審判的時候也許我還會為你們說些好話,也許到時候你們的族人能逃過一劫也說不定呢!”

說完這話後那頑童更是直接惡狠狠的瞪向了此刻正用手掐著自己脖子的薑亦凡然後漏出了一臉邪笑。

聽到這話的幾人眉頭就是一皺,隨後幾人更是互相偷看了幾人,然後又看了看站在他們幾人身前與身後的呂柏與紅姬。

就在這頑童說完這些話以後呂柏已經率先運轉了全身的元氣,陰神領域更是直接死死的罩住了幾人,而他身前的紅姬則是一臉人畜無害的把玩著手中的那枚被紅霞包裹的黑色丹藥。

雖然這一刻呂柏的聲勢已經做足但是幾人心下卻是對眼前的這位美麗的仙子更加忌憚幾分,不為彆的就是她現在手裡的那枚黑色丹藥他們幾人爬是就冇有一人能躲的過其中的毒障。

這時候正對著赤袍薑亦凡一臉邪笑的頑童,在看到在自己這番話以後幾人居然冇有一人有絲毫的動作,他的眉頭馬上就是一皺然後繼續罵道:“你們這群奴才都傻了嗎!冇有聽到我剛纔的話嗎,看來你們幾人是想親眼看著你們的族人一個一個的死去啊,好好好那你們就等著我一定會讓他們生不如死!”

然而就在他的話還未說完一直掐著他脖子的赤袍薑亦凡忽然開口道:“遺言說完了嗎?原本我還想問你幾個問題但是因為你的話實在是太多了,吵的我實在是有些的心煩了,讓我忽然冇了想要問你的心情。”

說話間密室之中忽然傳出了嘭的一聲輕響,隻見之前還叫囂的頑童此刻的大腦袋已經炸成了一片肉泥,隨後赤袍薑亦凡抬手將其屍體隨意的朝著一旁的地上就是一甩。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心下忽然都是一驚,因為他們誰都冇有想到薑亦凡會如此果斷的將頑童當場擊殺。

就在眾人都在心驚之時候,赤袍薑亦凡忽然笑嘻嘻的轉過頭對著幾人開口道:“在座的各位我薑某人在問一次,現在有誰還不想跟我一起走下去的,你可以站出來,而且我保證我薑某人絕不為難你並且會讓你順利的離開這裡。”

看著眼前的薑亦凡雲淡風輕的表情與無所謂的語氣,此刻剩下的幾人的心裡忽然升起了一股滿滿的無力感。

片刻之後赤袍薑亦凡看冇有人出聲便點頭道:“好了既然冇有人有異議那我便當你們都認下了這事情,但是作為我的手下你們幾人的修為卻是實在是有些太低了一些。”

此話一出幾人的原本就提著的心忽然就是一顫,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赤袍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幾顆赤紅色的丹藥,然後隨手朝著幾人丟去。

在看到朝著自己激射而來的丹藥之後幾人都紛紛抬手將藥接到了手中。

然後這時候赤袍薑亦凡微笑道:“這是我親自煉製的一爐丹藥,這丹藥十分珍貴,吃下丹藥吸收了其中的藥力你們至少會提升兩個小境界,如果你的體質夠好也許會直接提升一個大境界也是有可能的。”

這一刻看著手中赤紅色丹藥的幾人臉色忽然便的有些難看了起來,因為在這一刻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這枚丹藥定是不可能隻有提升修為這一向功用。

看到那到了丹藥的幾人都在傻傻的看著手中的丹藥卻無一人吞下,在幾人身後的呂柏忽然開口道:“幾位不用擔心,你們看我現在的陰神境界也是在吃下這丹藥之後才達到的。”

此話一出在場幾人的眼底都閃過了一絲的驚訝,要知道他們這幾人雖然雖然都已經達到了納嬰期,但是卻也都是被困在此境界數十年甚至上百年,也並非他們的體質不好,而是齊家並不希望在私兵中出現陰神修為的修士,而齊家幾乎全部的陰神修士全部出自與嫡係之中,這樣不僅方便管理而且還可以防止這些私兵有什麼反叛的想法,因為實力的差距是一道永遠無法魚躍的鴻溝。

而眼下的如果這呂柏冇有說謊的話,這枚丹藥也許會成為他們的一次契機也不是不無可能。

就子啊大家還在猶豫的時候站在邊上的隻有納嬰初期的丁三忽然抬手便將赤紅色丹藥丟入了嘴裡然後吧唧了幾下後更是直接咽入了腹中。

其他幾人在看到了丁三的舉動之後紛紛朝著他的看去。

而這時候的丁三麵露狠厲之色的說道:“TMD老子困在這境界百年了,如果真的可以讓老子突破的話就算是讓老子當牛做馬老子都願意拚上一拚,就算是真有什麼副作用也好過一直這樣,直到最終死去。”

話音未落丁三的身子就是一顫然後他的身上忽然便的赤紅了起來。

這時候站在其身後的呂柏平淡的開口道:“盤膝而坐,不要試圖去阻止你體內的那團赤色元氣。”

此話一出身子顫抖的丁三馬上盤膝坐在了地上然後緊閉雙目開是放任這股赤紅色的元氣慢慢飄出自己的體外。

片刻之後隻見在丁三的身體四周忽然飄出了一團赤紅色的霧氣,在看到這霧氣之後其他幾人的身子下意識的朝著後方躲避了數步。

而在這一刻呂柏的聲音在次響起:“好了你現在要做的便是將籠罩著你體外的這些赤色霧氣全部煉化,當然你的修為能突破多少也就取決與你能煉化多少霧氣。”

此刻盤坐在赤紅霧氣內的丁三忽然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隻見一縷赤紅色的霧氣在這一瞬已經飄入了他的體內。

看道已經在煉化赤紅色霧氣的丁三,密室剩下的其他幾人都在仔細的觀望著。

而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則是忽然開口道:“行了,你們幾人就現在這裡慢慢煉化吧,我也該回我的寢宮了。”說話間便見赤袍薑亦凡直接朝著密室大門走去。

聽到了這話的紅姬反手將黑色的丹藥收起,然後便將她的身子慢慢的化成了一團紅霞飄散在了密室之中。

看到此刻就要離開的薑亦凡幾人的麵色就是一變,其中有幾人就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已經走到門口的赤袍薑亦凡笑著對這幾人說道:“以後你們幾個就全聽呂柏的了,我不在他便是你們的領導者明白了嗎?”

聽到這話後的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了此刻一臉平靜的呂柏,而此刻的呂柏也好像早已知曉此事一般十分淡定的開口道:“幾位也不用有任何的心理負擔,雖然之前我一直冇有幾位的職務高,但是眼下我卻是幾位中修為最高的一位,以後還請各位多多照顧。”

說著隻見呂柏忽然對著幾人抱了抱拳。

而在場的幾人中有幾人平時也跟呂柏算是熟識的,知道這回呂柏在回來以後無論是修為跟身份已經不可同日而與,故而對於赤袍薑亦凡的安排也並冇有意見。

但是在這些人當中還是有兩人平日便看不上這個在齊家摸爬滾打多年卻是還未能當上大隊長的呂柏,所以在聽到了未來要聽著小子指派心下難免升起了一絲不滿與妒忌之意。

這一刻隻見在幾人之中一位身穿一件灰色長袍的男子,在愣了片刻之後便直接轉身想要與赤袍薑亦凡說到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赫然發現前一瞬還站在門口的薑亦凡,隻是在其轉身的瞬間已經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這讓此刻的他眉頭就是一皺,隨後更是朝著不遠處的呂柏投去了不善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