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寢宮之中此刻的薑亦凡聽道了眼前三名女子的對話後,他的整個人險些就是一個踉蹌摔道地上,就算是他之前是無惡不作的天魔聖皇也被眼前這三位女人搞的有些麵色難看。

而聽到了二人的話後紅姬卻是點了點頭道:“二位妹妹放心以後我們就都是自己人,你們遇到什麼問題便可以來找我!好了你二人先去換上一身合適的衣服去吧。”

聽到此話的二人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被裹在軟毯下一絲不掛的身子臉色瞬間就變的緋紅了起來然後這對姐妹花紛紛朝著站在紅姬身後的赤袍薑亦凡看去。

看到將目光投向自己的二女赤袍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去吧換上衣服我們也是該出去走走了。”

此話一出隻見蹲坐在地上的二人就如同兩隻歡愉的小鹿一般馬上彈起了身子隨後便直接裹著軟毯朝著寢宮的裡屋跑去。

正午的星月島主城之內雖然前幾天才經受了霓虹與齊家的戰火的洗禮但是在齊家占領主城之後城中的商販與住戶們便很快的恢複道了以往正常的生活節奏當中,而且城中的一些店鋪的生意既然要比齊家占領之前更好了一些。

這時候走在中央大街之上一身赤袍的薑亦凡身後正跟著兩位已經換號了漂亮羅裙的姐妹花二人,雖然此刻這二人都帶著白沙鬥笠但是她們那銀鈴般的笑聲卻是還是時不時的會引來一旁的青年男子多瞟她們幾眼,隨後這些男子在看到她們前身的赤袍薑亦凡後便都露出了一臉惋惜的神色。

雖然赤袍薑亦凡早已將這些看在了眼裡但是他卻是並未想去多管這些人是如何去想的。

就這樣三人在人流傳動的街道了一直溜達道了下午,而這對姐妹花此刻也是一緊采買了不少女孩喜歡的小玩意。

隨著太陽的西下原本熱鬨的街道之上行走的人流也越來越稀少了起來。

而這一刻一路都麵帶微笑的赤袍薑亦凡忽然拉著東西二珂消失在了稀疏的人流之中。

就在他們三人消失的瞬間隻見忽然有七八人紛紛在暗處走了出來隨後更是聚集道他們三人消失處低聲討論片刻之後隻見其中一人直接朝著城中大殿的方向奔去而剩下的幾人則是繼續隱蔽道了暗處。

此刻在一間古樸的茶樓三樓雅間之上赤袍薑亦凡已經將下麵幾人的舉動看在了眼裡然後他對著身後正單膝跪地的呂柏開口道:“走掉的那個人你去安排人處理一下吧,然後在將她們倆人偷偷的送回寢宮。”

聽到這話的呂柏開口稱是後便直接對著此刻站在赤袍薑亦凡身後的二人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東西二珂看了身旁的赤袍薑亦凡一眼後便跟著呂柏走出了三樓雅間。

片刻以後隻見呂柏去而複返然後對著薑亦凡恭敬的說道:“主人剛纔吩咐的事情已經辦妥了,還有之前主人吩咐的去招攬齊傢俬兵一事我也已經找幾家的隊長談過了,晚些時候他們應該便會給我答覆。”

此刻坐在窗邊看著抬眼看著外麵的赤袍薑亦凡在聽到了呂柏的話後點頭道:“你來到這星月島後所做之事我還算滿意,但是在勸降私兵上我感覺你做的還可以在強硬一些。”

聽道了這話後呂柏馬上單膝跪地道:“主人教訓的極是,但是我以我看來在這件事情上我們還是最好不要直接便用強硬的手段去處理,因為這群齊家的私兵早已與這齊家糾纏交織在了一起,如果想將他們強行拔出必然會驚動齊家那樣的話最後怕是會鬨的魚死網破的解決。”

這時候坐在窗邊的赤袍薑亦凡忽然站起了身子隨後身上更是直接冒出了騰騰的赤色霧氣。

在看到了霧氣之後呂柏馬上將頭重重的低沉了下去不敢在看其一眼。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則是慢步朝著呂柏的身前走去,隨後更是直接抬起手輕輕的拍了拍呂柏的肩膀然後陰沉的說道:“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人畏懼的便隻有強橫的武力,你越是軟弱以待他們便越不會看重你所說的話跟你所要乾的事情,如果你感覺我過於偏激的話那麼我們便看看晚上到底會有幾人到來。”

說完這話後赤袍薑亦凡便收回了身上散發而出的赤色霧氣然後更是抬手將呂柏扶了起來笑道:“在這些人之中我其實是十分看重你的,因為我感覺你應該是會是最理解我之人,你說是不是呢?”

被扶起的呂柏在聽到了這句話後他那張老臉之上居然不自然的抽搐了幾下然後開口道:“謝過主人對我的看重,我然後定會不辜負之人的期待。”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在看了幾眼麵色有些抽動的呂柏後便對其擺了擺手道:“行了你去準備晚上的事情吧!然後將你之前整理的私兵明細給我看一眼。”

隻見呂柏直接反手拿出了一枚玉簡然後直接恭敬的遞給了赤袍薑亦凡然後便直接轉身退出了雅間。

就在呂柏走了以後赤袍薑亦凡在此坐回了窗戶旁邊放的搖椅之上然後開始慢慢的檢視起了呂柏的那枚玉簡中的內容。

午後以過黃昏落下,跟白天的繁榮相比夜晚的星月島大城之中卻是顯得那麼的寂靜,並非是這裡冇有什麼夜生活隻是此刻還是戰時齊家為確保安全夜間還是對全城進行了宵禁。

雖然如此但是在這大城之中卻有一家店在這宵禁的大城之中依舊保持著燈火通明,而且在其門口的一種小廝更是忙碌的不可開交。此處便是在東海赫赫有名的醉仙雅閣。

此閣不歸宿與任何一方勢力,更不會站隊在任何一方勢力,他們隻是單純的一處隻談風月不談政治的場所,不僅如相傳此這醉仙雅閣更是早在東海十三盟還未出現的時候便已經在屹立在這東海之上,之後隨著十三盟的崛起之後他便將分閣開遍了整個東海,隨後他更是在極短的時間之內便得到了光大東海新貴的喜愛。

這樣一來在這東海之上他便成了一處另類的存在,之後他更是成為了東海情報網最重要的一環。

而這一刻在醉仙雅閣的一處內園的小樓之上,一身赤袍的薑亦凡正悠閒的端坐在了三樓自己獨自一人品著眼前的美酒。

就在這時候隻見舉起酒杯的赤袍薑亦凡忽然對著角落開口道:“怎麼樣你去按照之前我在玉簡上標註的幾人處看過了嗎?”

隨著話語的說出隻見一身赤袍的紅姬在這一刻慢慢的從暗處走了出來隨後居然直接坐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身旁然後接過了赤袍薑亦凡手中舉著的酒杯後陰沉的說道:“你標註十三人中有七人在今晚便已經開始加強自己住處的防衛,有三人更是直接躲避了起來,隻有三人冇有一絲動作。”說完之後隻見她仰起脖子一口便將手中的美酒到入了口中然後居然在次舉起杯子對著眼前的赤袍薑亦凡晃動了兩下杯子。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嘿嘿的邪笑了幾聲之後便在此為紅姬將酒杯續滿然後開口道:“如果讓你今天晚上去處理掉那七個守衛甚嚴的人你感覺有幾層把握!”

這一刻的紅姬看著此刻在酒杯中晃動的美酒然後說道:“一下乾掉七個你這步子是不是邁的有些大了?”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並冇有搭話而是慢慢的將身子湊到了紅姬的身旁然後在她身邊輕輕的嗅了一口她那有人的體香之後才笑著說道:“我隻是一個假設並非真的讓你一夜便將這七人全部乾掉,但是為了建立威信他們七箇中至少的有四個人死在今晚要不然我如何讓其他人心服口服呢?”

紅姬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你便選出四個人把,我今天晚上便過去將他們的人頭提給你。”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將紅姬攬入了懷中然後直接握著她的手將此刻將其手中的那杯酒吸入了自己嘴裡隨後更是直接手中一用力便將含著美酒的嘴印道了紅姬的嘴上。

這一套連貫的動作下來頓時給紅姬弄了個措手不及,直到她與赤袍薑亦凡的嘴帖在一起後她才象征性的掙紮了幾下。

可是這幾下掙紮看在赤袍薑亦凡的眼裡卻好似在調撥的他的**一般,下一刻赤袍薑亦凡的舌頭便直接探入了紅姬的嘴裡。

隨著舌頭的進入那香甜的美酒也隨之流入了紅姬的口腔這中突如其來的感覺讓此刻的紅姬身子就是一軟此刻他的胸口處忽然在此刻閃爍其了鮮紅的光華。

在感覺到光華的時候赤袍薑亦凡那帶有侵略性的行動居然停止在了這一刻,然後隻見他輕輕的鬆開了紅姬那纖柔的腰肢,原本吸附在一起的雙唇也慢慢的抽離了對著的嘴唇,此刻二人隻見居然拉出了一條細長的透明絲線。

就在二人分開之後紅姬的臉色馬上便是一紅然後身子就是一縮便撤道了雅間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