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曠的神秘的大殿之中還未等薑亦凡的話音未落天吳的身影忽然便出現子啊了他的身前然後抬起一隻手道:“什麼是你的執念!什麼又是你奢求的貪念。這裡的一切不過隻是雲中泡沫而已,微風吹過之後便會消散一空。”說著隻見天吳便對著薑亦凡吹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吹的並非十分用力但是卻直接將麵前的薑亦凡吹的四分五裂的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有一雙手好像在一直輕輕的搖動著自己,下意識他猛的睜開了雙眼。

下一秒出現眼前的居然是自己家臥室的天棚,而剛纔搖晃自己的人赫然便是他的妻子。

看到妻子焦急的麵容之後薑亦凡下意識的笑道:“冇事的隻不過是又做了個噩夢而已,你不用害怕我冇事的,對了你之前說給我找的催眠大師我感覺已經不需要了。”

聽到這話的中年美婦就是一愣然後開口道:“什麼催眠大師?老公你這是怎麼了明天需要我陪你去醫院看一下嗎?”

這一刻的薑亦凡身子就是一抖然後便猛的坐起了身子直勾勾的看向了眼前的妻子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這話不是咱們之前說過的嗎?難道你這麼快便忘記了?”

中年美婦詫異的看著眼前的薑亦凡然後十分擔憂的摸了摸他的額頭後說道:“老公你是不是傻了啊我冇有說過這話啊!”

此刻麵露驚訝的薑亦凡並冇有在追究下去而是輕輕的拍了拍身旁中年美婦的後背安慰道:“也許是我記錯了,這幾天我連續坐著噩夢搞的我有些神誌不清了,算了我去書房安靜一會你先睡吧。”

說著薑亦凡便直接起身下了床然後推門而出。這一夜在書房徹夜未眠的他一隻都想回憶著之前的那個夢,這一刻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那居然是一個夢。

清晨的朝陽射入了書房的落地窗後斜射在了此刻正靠著落地窗的薑亦凡的臉上。

忽然一個大膽的想過忽然閃過了他的大腦,於是他直接起身換了一身休閒服後便急匆匆的衝出了家門。

隨後開車衝出地下的薑亦凡按照昨天夢境裡的記憶尋找了過去。

清晨的大路之上本就冇有什麼車輛,而此刻一亮黑色的轎車卻在冷清的大路之上疾馳而過。

當薑亦凡驅車來到了那片臨海的公路之後,他眼前的一切讓他居然愣在了當場,因為眼前的景色居然與夢中是一模一樣,這讓此刻的薑亦凡忽然有些失神了起來。

轎車在公路之上疾馳著很快便開到了那處岔路口,這時候的薑亦凡小心翼翼的將車朝著岔路開了上去。

數分鐘後一扇鏽跡斑斑的黑色鐵門赫然的擋在了他的前麵。

看著這個扇似曾相識的鐵門之後薑亦凡居然鬼使神差的下了車然後朝著鐵門走去。

可是就在他走到鐵門前麵的時候忽然一隻黑色的猴子猛然從樹上跳了下來然後看了薑亦凡一眼之後直接一個蹦跳衝上了樹梢。

然而就在猴子上樹的瞬間忽然大鐵門忽然劃拉一聲慢慢自動裂開了一條兩米的裂縫。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的臉色卻是越加凝重了起來,隨後他便直接上車然後朝著裡麵繼續行駛了下去。

大門內部到處都是縱橫交錯的高大雜草跟隨意丟棄的廢物,這也使得原本隻有十幾分的路程硬生生的開了半個多小時。

終於在路的儘頭薑亦凡看到了一棟殘破的中式建築。

薑亦凡的轎車在距離這棟中式建築的外圍停了下來,當他走了轎車以後便對著麵前生長的半米多高的雜草與灌木叢皺起了眉頭,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一個東西,於是隻見他快步的走到了轎車的後備箱然後開心的在其中拿出了一柄嶄新的多功能工兵鏟。

這鏟子還是他當年的一位當特種兵的老同學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不僅如此這奇葩還一正言辭的告訴他最好將這東西放在車上這樣便會在遇到特殊情況的時候派上用場,原本他還隻當這是一句笑話可是冇想到他今天居然還真的用上了這東西。

將鏟子交道了右手然後對著空氣揮舞了幾下之後,薑亦凡便直接朝著那棟中式建築走了過去。

大約十幾分鐘後此刻已經累的氣喘籲籲的薑亦凡終於來到了這棟中式建築的門口。

看著手中的工兵鏟上掛著的雜草此刻疲憊不堪的薑亦凡索性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生滿綠苔的台階之上。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身後的那扇已經掉漆的紅色大門忽然發出了吱嘎一聲輕響。

在如此寂靜的地方這刺耳的聲音頓時嚇的薑亦凡就是一哆嗦,然後他直接下意識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手中緊握著工兵鏟看向了敞開了一道縫隙的大門。

可是看了一會之後薑亦凡卻冇有發生一絲的異常,慢慢的放下了提起的心臟的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個夢境於是隻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便提著工兵鏟朝著裡麵走了過去。

穿過殘破的紅色大門,裡麵便是一套古色古香的大廳,但是也許是因為常年都冇有人搭理的緣故這些東西之上已經沉積了一層厚厚的灰塵與蜘蛛網。

冇有去多看這些東西半眼的薑亦凡徑直的沿著樓梯朝著樓上露台走去。

此刻的他踩在已經常年日久失修的樓梯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這聲音迴盪在大屋之中忽然讓此刻的薑亦凡心裡發毛了起來,但是一想到那個夢他還是咬著牙繼續朝上走這。

終於當他沿著樓梯走上四樓的時候,他終於看到了那個夢境中的露台。

強壓下內心的激動此刻的薑亦凡穿過四樓的一處開放客廳之後便來到了露台的前麵。

此時太陽已經慢慢升起,在這個地方便可以清晰的欣賞道了天邊美麗的日出。

隨後隻見一抹紅霞照在了此刻薑亦凡的臉上,這屢晨陽照的他有些睜不開雙眼。

就在這時候他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你終於還是來到了這裡!”

在聽到聲音的瞬間薑亦凡整個人全身就是一震然後便馬上回頭看去。

但是在他的身後這時候卻之後那件破敗腐朽的大廳。

看著空無一人的大廳薑亦凡抬手擦去了臉上的冷汗後忽然笑了起來。

隨後隻見他直接回身將手中的工兵鏟朝著露台上的那條已經長滿雜草的躺椅丟去。

咣噹一聲輕響過後劈在被丟到躺椅上的工兵鏟被再次彈飛了起來然後摔落在一旁的地麵之上。

而此刻的薑亦凡則是深吸了一口氣後邁步走上了這座露台然後更是直接開口說道:“天吳是把?你還要跟我故弄玄虛道什麼時候?”

隨著他話語的說出隻見在露台對麵一位一身白袍的天吳笑眯眯的走了出來然後說道:“冇想到我們居然這麼快就又見麵了薑亦凡,而這回你認為此刻這裡的一切都是假的嗎?還是說你認為自己其實還在夢中呢?”

在看到了出現的天吳之後薑亦凡臉色頓時變的陰沉了但是在聽到了他的話後卻又再次讓他陷入了沉思。

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在這一刻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自己好似陷入了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世界之中。

看到眼神之中漏出了迷茫的薑亦凡天吳輕笑了一聲後便見他直接雙臂一抬,隻見這四周的空間忽然碎裂了開來,最後所有的碎片更是直接化成了塵埃飄散在了一片虛無混沌之中。

隨著空間的破滅站在天吳對麵一臉茫然的薑亦凡眼中忽然閃過了一絲睿智之光。

然而這一刻站在虛無之中的天吳卻是直接來到了薑亦凡的身旁然後直接朝著他的胳膊上抓去。

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抓在的薑亦凡下意識的想要掙紮一番,但是此刻的他就如同一個頑童在大人麵前一般無論此刻他如何鬨騰卻還是被大人死死的抓在手中。

被抓的薑亦凡眼前在此一花然後便被天吳帶著來到另一處灰濛濛的空間之中。

就在此刻正要甩開抓著他手臂的天的瞬間,薑亦凡的整個人居然愣子啊了原地,因為此刻的他居然看到了一個漂浮在虛空中一聲紫袍的長髮男子,仔細端詳了片刻的薑亦凡赫然那位赤袍男子居然與自己長的十分相似。

就在看清楚了男子的瞬間他的頭忽然劇痛了起來,隨後隻見薑亦凡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看著你身前痛苦萬分的薑亦凡,天吳隻是默默的站在他的身旁靜靜的注視著他。

就在這一刻薑亦凡的腦子中忽然湧出了一片片記憶的碎片,這些碎片如一把把尖刀一般朝著此刻薑亦凡無情的刺去。

終於一直保持沉默的天吳在看了一眼抱頭喘息的薑亦凡後便直接開口道:“破去虛妄才能正視本真,而一味的活在自認為建立的理想生活之中也是對自己放任與放棄,雖然我不能幫你徹底甦醒但是我卻可以給你種下一顆希望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