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中的薑亦凡在看到了麵前海麵之上忽然裂開了一道萬丈的深淵之後,下一瞬隻見漆黑的萬丈深淵之中忽然冒出了一股驚天的吸力瞬間便將他眼前的一切都吸入了其中。

等到薑亦凡在次的睜開雙眼的時候在他的麵前不遠處赫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綠色的玉門。

看著眼前的玉門薑亦凡的臉上居然冇有帶著半分的驚訝,因為這扇綠色玉門在他記事之後便開始頻繁的出現在他的夢境之中。

這一刻隻見站起身字的薑亦凡熟練的拍打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汙垢然後便直接朝著玉門走去。

就在他來到了玉門前麵的瞬間玉門忽然吱嘎一聲敞開了一道一米長的裂縫,就在裂縫出現之後薑亦凡整個人便被吸入了其中。

深夜十分隻見在寬大的雙人床上此刻全身是汗的薑亦凡忽然掙紮了坐起了身子然後便開始大口的喘著粗氣。

此刻發出的聲響也驚動了他身邊熟睡的中年美婦。

美婦連忙坐起輕輕撫摸這此刻全身已經被汗水打透的薑亦凡然後連忙關切的問道:“有做噩夢了嗎?”

喘息了一會的薑亦凡抬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然後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後點頭道:“這回的噩夢已經連續了將近半月了,然而隨著夢境的越來越真實,在其中我甚至已經有一些無法辨認真與假!”

聽到這話的美婦臉上瞬間漏出了擔憂之色然後關切的說道:“我明天便讓我朋友去請那位催眠大師,你也騰出一些時間我們去看看你看如何?”

看著身邊一臉關切的妻子薑亦凡也隻能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就聽你安排吧!”說著二人便在此的躺倒了床上,然而在剩下的時間裡薑亦凡卻是無論如何睡不著。

仰頭看著漆黑臥室中的天花板他的思緒再次回憶了其了剛纔的那個亦真亦幻的夢。

次日下午L市的上空忽然陰雨綿綿,隻見一台深灰色的長安轎車正行駛在一條沿海的山路之上,此刻正在駕駛車輛的正是薑亦凡的妻子那個漂亮的中年美婦。

而坐在副駕駛的薑亦凡正斜倚在車窗旁看著外麵的細雨,就在這時候一處位於還被山崖上的彆墅赫然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這時候正在駕駛車輛的中年美婦忽然開口道:“我知道你是個徹底的唯物主義者對著這些神學玄學都是不相信的,但是這位催眠大師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我是托了好幾個人才讓大師擠出時間跟我們見上一麵的,一會無論他說了什麼話你都不要去頂撞人家知道了冇!”

聽到妻子的囑咐之後薑亦凡輕輕的將看向窗外的頭扭向了妻子然後笑著點頭道:“知道了!一會我隻是一個病人而已,但是如果他說的不準的話也許我會提前終止這次的見麵。”

中年美婦聽到自己丈夫的話後也隻能輕歎一聲然後抬起一隻手輕輕的搭道薑亦凡的手上輕輕撫摸了幾下後說道:“我是多麼希望這一次的大師真的可以將你從這噩夢中給解脫出來。”

就在二人說話間車子已經慢慢的拐進了道邊的一處岔路之中,而在這岔路的不遠處二人的車輛被一張黑色的鐵門攔住了去路。

隻見在鐵門一旁的一間小屋中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走了過來。

看到來人的中年美婦馬上放下了車窗然後遞出了一張白色的名片。

在看到名片之後那位黑西服對著二人點了點頭然後抬起袖子說了句什麼後隻見那扇黑色的鐵門便被慢慢的打開。

隨後黑西服男子對著中年美婦說了句什麼後便直接讓開了路任憑車子行駛進了其中。

許久之後坐在副駕駛的薑亦凡看著如此那扇黑色的鐵門皺這眉頭說道:“這大師來頭真的不小子是進個門便搞的如此神秘。”

而此刻開車的美婦卻是冇有回答他的話音而是直接將車慢慢的停在了一處複古的中式建築的側麵。

這一刻的薑亦凡看著眼前的中式建築心下忽然猛的一抽隨後他便下意識的朝著胸口捂去。

這讓此刻已經走下車的美婦神色就是一驚,然後馬上朝著副駕駛的位置上跑氣。

然而就在這一刻捂著胸口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腦袋就是一痛,隨後更是一頭栽向了地麵暈倒了過去。

夜晚雨後的的海風帶著些許的微涼,此刻在一間古色古香的露台之上下午昏迷過去的薑亦凡被這陣微風的涼意給激醒了過來。

這一刻的他慢慢的睜開了雙眼赫然發現此刻的自己居然躺在一張躺椅之上。

頃刻間他頓時全身就是一個激靈然後馬上艱難的在坐起了身子朝著四周看去。

看著這處簡約古樸的中式露台薑亦凡輕輕的揉了揉隻見在此刻還有些昏沉沉的頭。

可是就在這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在其身後響起:“你醒了啊!”

這聲音雖然不算響亮但是卻還是有一種非比尋常的魔性一般讓薑亦凡的身子就是一抖然後馬上扭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此刻在昏暗的屋子之中以為身材高挑長髮披肩身穿一套白色雲紋唐裝的俊俏少年邁步走到了露台之上。

看著眼前的少年薑亦凡差異的問道:“你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催眠大師?”

少年冇有回答薑亦凡的話而是依舊保持微笑的漫步道了薑亦凡是身前然後開口道:“你就是薑亦凡吧!見你一麵真的費了我不少的力氣呢!”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警覺的問道:“你在以前便知道我?既然是這樣你騙我道這裡來到底有什麼企圖?還有我的妻子她人呢?”

這時候情緒有些激動的薑亦凡忽然騰的一下從躺椅上彈起了身子然後眼中滿是敵意的看著眼前的俊俏少年。

在看到了這般舉動的薑亦凡後俊俏少年忽然開口道:“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對你並無惡意,說回來我與你也是今天才認識而已。”說著隻見他輕輕的對著薑亦凡揮舞了一下手臂。

看似輕柔的一下揮手但是被是一下便將站起身子的薑亦凡從新推道了躺椅之上,被推到的薑亦凡麵露驚訝的說道:“你這是要乾什麼?”

看著有些慌張的薑亦凡俊俏少年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一般笑道:“對了剛纔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天吳是一位修士,而不是你嘴裡說的催眠大師!”

聽到修士這個詞後薑亦凡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因為在他的夢裡便是衝滿各自修士。

撇了眼前一臉吃驚的薑亦凡這一刻的天吳繼續說道:“其實你也曾經是一位修士,隻不過後來你忘記了過去並且沉淪在了這片混沌之中。”

說完這句話後隻見天吳忽然對著薑亦凡的眉心抬手就是一指點去。

這一指來的實在是太過突然以至於薑亦凡都冇來得及有任何反應便直接被點在了眉心之中。

隨著一指的落下隻見在天吳的身上一片白色流雲瞬間湧入了眉心之中。

而在這一刻躺在躺椅上的薑亦凡猛然發出了一聲悶哼隨後他四周的事物忽然慢慢的發生了變化,原本的露台眨眼隻見六變成了一座輝宏的宮殿,而在這宮殿之中之前的天吳此刻已經在端坐在了上麵的高椅之上。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忽然大笑了起來,這笑聲在空曠的大殿之中不停的迴盪著。

片刻之後大笑完了的薑亦凡忽然抬頭朝著上麵的天吳看去然後抬手指著他說道:“這就是所謂的催眠嗎?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

上麵的天吳看著下麵指著自己的薑亦凡開口道:“是真是假其實都是由你自己決定的,你希望這裡是真的他便是真的,你不願意相信這裡是真的那他便是假的,相由心生心又是由什麼而生的呢?”

薑亦凡聽著天吳在說著這些他根本就聽不懂的玄奧的話題臉上忽然露出了一抹怒色然後直接開口罵道:“什麼真真假假的!我隻知道我看到的便是真的,我所妄的便是假的天地隻見的一切並不會隨著我的意識改版而改變,這是唯物主義這是現代科學。”

然而薑亦凡的話音未落天吳的身影忽然便出現子啊了他的身前然後抬起一隻手道:“什麼是你的執念!什麼又是你奢求的貪念。這裡的一切不過隻是雲中泡沫而已,微風吹過之後便會消散一空。”說著隻見天吳便對著薑亦凡吹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吹的並非十分用力但是卻直接將麵前的薑亦凡吹的四分五裂的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有一雙手好像在一直輕輕的搖動著自己,下意識他猛的睜開了雙眼。

下一秒出現眼前的居然是自己家臥室的天棚,而剛纔搖晃自己的人赫然便是他的妻子。

看到妻子焦急的麵容之後薑亦凡下意識的笑道:“冇事的隻不過是又做了個噩夢而已,你不用害怕我冇事的,對了你之前說給我找的催眠大師我感覺已經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