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石碑之中此刻無聊的躺在赤色大地之上的赤袍薑亦凡這時候嘴裡正叼著一根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找到的草杆嘴裡更是哼著難聽至極的小曲。

這時候在其身旁忽然飄出了一道陰風。

感覺到了這陣陰風的赤袍薑亦凡身子猛然一彈便站起了身子然後麵帶微笑的朝著陰風出現的地方看去。

眨眼隻見隻見一道墨色的旋渦赫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隨著旋渦的出現隻見一道黑霧便從裡麵衝了出來。

看到黑霧的瞬間赤袍薑亦凡馬上張嘴吐掉了那根草杆然後笑道:“我說卜老哥你這一會也未免太長了吧!我在這都快悶死了。”

此話一出那團黑霧馬上幻化成了乾癟的卜永年然後沙啞的說道:“方向這裡的時間跟外麵不太一樣,你在這裡呆上一年外麵也才過一天而已。”

說完這話後卜永年直接抓住了赤袍薑亦凡的手腕然後說道:“跟我走千萬彆反抗不然我們會迷失在這幻境之中。”

話音未落此刻的二人已經消失在了這片赤紅的大地之上。

這一刻赤袍薑亦凡隻覺得眼前就是一花然後便被卜永年來到了一處山穀之中。

這時候的卜永年輕咳一聲夠便開口說道:“你要看的東西便在這裡麵,隻可惜這神秘的山穀一回隻能進去一人,我就在此處等著,你一會自己沿著這條小路一直走到底便可以看到那塊石碑了。”

聽到了卜永年的話後赤袍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隨後便扭頭看向了身前的這處幽靜的山穀,這一刻他的雙眼就是一眯然後抬腳台上了眼前的這條石板小路。

然而就在他踏上小路的瞬間一股無形的魔氣忽然衝出了峽穀朝著赤袍薑亦凡的身上出衝去。

而此刻感覺到了魔氣的赤袍薑亦凡身子猛然就是一頓然後居然呆立在了山穀的入口處。

看到了眼前忽然停下了腳步的赤袍薑亦凡後麵的卜永年眉頭就是一皺,這一刻卜永年看著眼前的一切此刻的他的腦中忽然回憶起了當年的那段往事。

想當年他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戶的家庭,在他出生後不久便趕上了村裡鬨旱災,整整半年冇有下過一滴雨水,使得此刻農戶們的田地都已被烈日烘烤的裂開了一條條又深又長的裂開。

這一日一位雲遊的和尚來到村莊在看到了這一景象之後心生悲憫便主動找到了村長並指出村內的異象旱災是因為村中出生了一位本不該出生的嬰兒,隻要將這嬰兒送走便可化解這次的旱災。

村長聽聞原本還隻是半信半疑可是隨後這麼和尚報出了一個生辰八字之後便踏雲而起消失在了天空之中,使得看到這一幕的村長對和尚說的話深信不疑。

於是便開始在全村按照和尚報出的生辰八字開始尋找起了孩子,終於在尋道我家的時候發現我便是和尚所說的孩子。

農夫聽聞了村長的話後也勃然大怒了起來,但是在全村人的施壓之下這對農婦最後還是覺得將繈褓中的孩子教給村長。

而當天晚上村長便帶人將嬰兒帶離了村子,說來也怪在孩子被帶著的第三天天空之中便陰雲密佈隨後更是下一場瓢潑大雨。

可是在大雨之後整個村子卻再也冇人在提及過那個嬰兒。

時間一晃便是三百年,在這一年裡新王帶著百萬雄兵推翻了老王的統治占領了王都,但是站在新王登上寶座後不久,他唯一的愛女卻離奇的生了一場怪病。當時的王帶著愛女尋便了各種醫修卻都是無計可施,然而有一日一位老道不請自來,不僅如此他更是抬著一口水晶棺材來的。

王在看到了抬棺而來的道士後麵色依然變的時候難看,但是這道士也不著急開口便直接說道:“想不想救你女兒!”

此話一出馬上便將正要發飆的王消了火氣,之後二人便在密室中密談了一天一夜。

一天之後道士直接離去卻將這口水晶玄棺留在了王都,而至此之後王便開始尋找起了一塊冇人聽說過的神秘石碑。

可是在數年之後王的女兒的病情忽然加重最後更是如同一個活死人一般陷入了沉睡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王馬上便將女兒的放入了之前道士留下的水晶玄棺之中然後更是傾儘全國之力開始拚命的尋找起了那塊神秘的石碑。

終於在一處古籍之上王終於找到了一些關於這石碑的記載,按照書上記訴這墨色的石碑的出處因為太過久遠已經冇有人知道了而且關於他的記載也隻是字字片語,但是就是在這字字片語之中前人的一段話卻是表明瞭此物的一種功效,此碑內有陰葬伴有仙槐,可渡往生,可修鬼道,可存陰魂。

當時的主人也正是因為看到了這句話後才下定決心一定要尋到這傳說中的石碑。

自此之後王便開始根據零星的線索在整箇中域神州上尋找起了這塊傳說中的石碑,這一找便是數百年,在這百年之中因為王一直在外界探尋國內便開始越加動盪了起來,甚至道了最後有新王出現開始推翻他的統治的時候老王也冇有多加理會,也許是這份執念感動了上蒼,也許是冥冥中都天道早已註定,終於在臨近滅國的前夕老王終於在一處外海神秘遺蹟中尋到了這塊石碑。

可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這塊石碑居然無法移動半分,於是老王便帶著親衛火速趕回王都準備直接將水晶玄棺抬道這裡。

而然就在老王外出的這段時間內新王早已控製了全國,更是直接用水晶玄棺當成誘餌準備徹底除掉老王。

在一個雨夜老王回到了王都但是迎接他的並不是群臣而是整裝待發的百萬雄兵,那一站十分慘烈數百親衛都慘死在圍攻之中,但是在眾人的死拚之中居然硬生生的將水晶玄棺給搶了出來,然而此刻在王的身邊確隻剩下不到十名的親衛。

這時候隻見抬著棺槨的老王將棺槨給交了他身邊的一位中年人然後開口道:“永年以後她便交托給你了,你與她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希望你能將她安全的帶道石碑的地方,這也算是你報了我當年救下你的恩情吧!”

聽到這話的卜永年直接跪在地上發誓道:“我定當將郡主安全帶道石碑哪裡還請王跟我們一起走。”

老王看著身後的追兵隨後居然主動撤去了身外的護體元氣,護體元氣一開漫天的雨水轉瞬間便將王的身體淋透,然後他輕笑了一聲後說道:“我已然如此如果今天不死在這裡,那小子定不會善罷甘休,既然這樣那我便成全了他便是,好了你帶著棺槨走吧我心意已決!”

說著隻見此刻的老王忽然爆發出了一股漫天的殺意然後大手就是一推便將跪在地上的卜永年連帶這棺槨推向了遠方,而他自己卻直接衝著追擊而來的修士撲殺而去。

多年以後王都的人們在提道那一夜還都在唏噓不已,因為發怒的老王居然僅憑一人之力衝殺道了新王的近前,最後更是直接自爆在了眾人的眼前,如此一位蓋世高雄最後卻落得如此下場。

而抬著水晶棺槨的卜永年則是數年後成功的返回了石碑處但是因為連年的追殺他也已經接近油儘燈枯。

將水晶玄棺放在石碑的前麵之後,此刻的卜永年便癱倒在了石碑之上,身上的幾處新傷之上還在不斷的湧出大量的血水。

他又看了一眼仿若沉睡的郡主他的臉上帶起了最後的一絲微笑然後便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然而就在這時候在其身後的石碑居然忽然發出了精光,隨著精光的出現在其麵前的二人居然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隨著吸入了水晶玄棺這塊本來平平無奇的石碑其上居然便成了墨色。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已經死透的卜永年忽然睜開了雙眼,隨後映入其眼簾的是一處灰濛濛的山穀。

看著眼前的山穀此刻艱難的爬起身子的卜永年慢慢的抬起了雙手,這一刻他的身子就是一抖因為此刻他的雙手已經乾枯的不成樣子,看到雙手之後他馬上下意識的檢視了一下全身,之後他赫然的發現此刻的自己已經便成了一具乾屍,但是之上片刻他便釋懷了因為他還清晰的記得自己應該已經死在了石碑的下麵。

就在這時候他似乎忽然想起了什麼這一刻他慌亂的在四周尋找了起來,當他回身的瞬間他那張緊張的臉上才放鬆了下來。

隻見他托著殘破的身子走到了水晶玄棺的旁邊然後輕輕的抬手輕輕的在其上輕撫了一下然後居然將其抬起抗在肩膀隻上。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在其耳邊響起:“走過來!走過來!”

這聲音異常的飄忽使得剛開始的卜永年還以為自己聽差了,可是隨著聲音的不斷傳出這聲音最後居然出現在了其腦海之中。

跟著聲音的不斷指引卜永年托著殘破的身子朝著聲音的來源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片刻之後一條不太平整的小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這時候之前的聲音在此傳來:“踏上去!踏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