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爛的大殿之中,忽然傳出了一聲輕脆的響聲,下一瞬水江憐的放出的黑煙如一根長鞭一般抽打在了對麵邪神的手臂之上,刹那間被抽道的手臂出忽然冒出一縷黑色的霧氣飄散而出。

看到這一幕的邪神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身體四周的黑色圓球則是猛然的朝著黑煙鞭子上斬去。

隻聽到撲哧一聲輕響,水江憐甩出的黑煙長鞭居然在幾個黑色圓球的攻擊下硬生生的段成了兩段。

這一刻的水江憐在看到斷掉的長鞭後居然拍手笑道:“東海的邪神果然有著過人之處,真的是讓我又意外又驚喜!冇想到你不僅可以用肩膀化解了鎖定你頭部的那一鞭而且還能將鞭子斬斷,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

對麵的全身冒著黑霧的邪神聽到了這話後滿是濃霧的臉上升起了一絲怒意隨後大笑道:“冇想到我被封印了這麼多年外麵的後生居然都已經狂妄道了整個地步,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我還真的需要努力一下了呢!然後更你看到更多的驚喜!”

此話一出邪神的雙眼忽然爆發出了耀眼的紅芒,隨著紅芒的爆出隻見他滿是黑霧的身上居然發出一片耀眼的紅芒。

隨著紅芒的出現邪神的四周的黑色圓球居然轉變成了一柄柄黑色的短劍,這些黑色的短劍上也跟著邪神一樣冒出了寸寸紅芒。

看到這一幕的水江憐原本還浮現在臉上的微笑忽然凝固了,隨著而來的是一抹凝重。

而對麵的邪神在看到了水江憐麵色的變化後則是漏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然後更是直接身子一晃便朝著對麵之人衝殺而去。

而這時候的水江憐看到了眨眼之間便已經道了近前的邪神身子便是猛然往一旁躲去。

就在他身子躲避的瞬間隻見一道紅芒赫然劈在了他原本站立在的位置。

而在感覺到這一劍的威勢之後水江憐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隨後更是馬上身子一飄之下便閃道了邪神的遠處。

此刻的邪神在斬下一劍之後臉上便漏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然後笑嘻嘻的說道:“哎呦喂!不錯嘛小傢夥反應速度夠快啊居然躲過了這一擊,但是你要小心了這一下子是活動一下筋骨而已,下麵老夫可要正式開始嘍。”

話音未落邪神的身子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水江憐的身子猛然朝著後方退去,隨著他的飛退一道紅芒貼著他的頭髮斬道了地麵之上。

然而身在空中的水江憐忽然感覺肩膀上忽然傳來了一陣刺痛,這一下嚇的他馬上身子往旁邊就是一倒。

隨後隻見一道豔紅色的血花忽然飄灑道了空中,而這時候水江憐的身子則是十分狼狽的摔倒了地上。

這一刻地上的水江憐根本來不及檢視受傷的肩膀因為這一刻他的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種巨大的危機感,此刻的他已經明白真正的殺招馬上就要落到自己的身上。

果不其然就在水江憐倒地的瞬間邪神已經對著他的後頸探出了黑霧手抓。

然而就在這一刻地上狼狽的水江憐身上的白衣猛然一震,居然將馬上便要抓到他後頸的大手給震飛了出去,隨後隻見他單手一拍地麵這時候水江憐整個人居然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其消失之後地麵之上居然劇烈的抖動了幾下下一吸水江憐的身子便從邪神不遠處衝出了地麵。

而此刻被震飛了手抓的邪神此刻扭過頭看向了略顯狼狽的水江憐笑道:“不錯嗎居然可惜震飛我的一爪,你真的是讓我又意外又驚喜啊!”

聽著對麵學著自己剛纔的口氣對著進行的嘲諷水江憐的麵色越加難看了幾分,但是隻是片刻之後他便輕笑了一聲道:“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在留手了!”

話音未落隻見水江憐全身的白袍忽然武瘋子的的了起來,隨後在其身後赫然浮現出了一尊金冠八臂厲鬼虛影。

這虛影一出邪神的身子便馬上就是一震,因為在這一刻身為鬼體的他居然在這一刻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威壓重重的壓在了他的身上,這股威壓並不是修為上的壓製而是是一種品階的製衡,就好似新兵在見到了將軍一般,即便這新兵可能在武力上要遠比將軍強橫,但是在氣勢與地位上他卻是必須對著將軍進行跪拜。

感覺到威壓的邪神馬上運轉全身的鬼氣試圖將這股無形的威壓給壓製下去,可是隨後他便發現他越是去壓製這股威壓便會越加強烈。

而此刻的幻化出了虛影的水江憐在看到了對麵邪神複雜的表情後忽然開口道:“怎麼樣現在的你考慮的如何了?我之前的話依舊算數!”

邪神在聽到這話後忽然仰頭放聲的大笑了起來隨後更是用那對猩紅的眸子盯著水江憐一字一句的說道:“即便你身背鬼王虛影又能怎麼樣,現在在這大殿之中如果我能將你斬殺吞掉鬼王虛影我便可以成就半步鬼王之位!”

說著邪神的霧化的身子忽然變的越加凝實起來,隨著他身體的凝實一股在其身上一股無形的氣勢忽然橫掃了整個大殿。

這一刻正在大殿外圍偷偷觀戰的幾人被這股忽然出現的氣勢一掃便直接暈死了過去,然後一下瞬這些昏死過去的武士居然全部慢慢的飄道了空中隨後更是朝著邪神的附近飄去。

看到這一幕的水江憐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身子一晃便朝著對麵的邪神攻殺了過去。

而此刻的邪神則是嘴角一翹張嘴大喝道:“融!”

這一聲吸後隻見被吊在空中的八人身體上忽然同時被一層黑霧所包裹住,然後下一瞬大殿之中忽然同時傳出了幾聲淒厲的慘叫之聲。

慘叫聲之後包裹著八人的黑霧居然齊齊的朝著中心的邪神衝去,而這一刻的邪神則是直接張嘴將黑霧吸人了腹中。

看到了這一幕後水江憐的便已經衝到了邪神的身前,隻見其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杆赤紅色小幡。

小幡一出在其上馬上衝出了兩隻全身冒著黑氣的惡鬼。

當邪神看到惡鬼之後眼神就是一凝,因為其中有一隻就是之前那個高瘦武士駕馭的狼頭惡鬼。

這兩尊惡鬼出現之後馬上便朝著對麵的邪神撲殺而去,水江憐則是在這兩隻惡鬼的身後雙手開始結出了一個非常繁瑣的法印。

此刻的邪神在這兩尊惡鬼撲殺到身前的一刻居然冇有選擇躲避而是直接上前與其硬抗了起來,隻見他身後的四柄紅色短劍在這一刻猛然斬向了以道近前的兩尊惡鬼。

左邊的一隻獨眼惡鬼雖然抬手擋下了一劍但是眨眼隻見便被另外一柄紅色短劍貫穿了身體,而另外一麵的狼頭惡鬼則是要比他好上不少,隻見此刻他正揮舞著手中的兩柄長刀與那兩柄短劍纏鬥在了一起。

這時候的邪神抬眼飄了一眼狼頭惡鬼之後抬手對著空中的短劍就是一點隻見之前與獨眼惡鬼纏鬥的短劍一隻直奔狼頭惡鬼而且而另外一隻則是朝著後麵的水江憐衝去。

一側的狼頭惡鬼勉強能與兩柄短劍纏鬥此刻在多出一柄他馬上便落了下風。

就在另外一隻短劍馬上就要射到水江憐麵前的時候,之前被飛劍貫穿身子的獨眼惡鬼在這一刻忽然在邪神的背後顯化出了身形然後直接舉起短刀便朝著邪神的脖子斬了下去。

這一幕出現的十分突然就連此刻的邪神都未能第一時間感知道獨眼惡鬼已經潛行到了自己的身後。

黑色的武士短刀不帶一絲波動的斬下,就在距離邪神頭顱隻有半尺的時候邪神忽然爆喝了一聲。

這聲爆之後他的身的黑煙瞬間便沸騰了起來,眨眼的功夫其體內出現的黑煙便直接在其體外形成了一層屏障。

下一瞬隻聽到噹的一聲清脆的敲擊,獨眼惡鬼的黑色短刀居然斬在了這層黑煙之上。

就是這一分神原本已經斬道水江憐麵前的短劍居然直接掉頭朝著邪神處飛了回去。

而此刻的獨眼惡鬼在一擊未得手後便馬上在此遁入了虛無,被偷襲了一次的邪神那還能讓這來無影去無蹤的傢夥就這樣跳掉,隻見他直接抬手朝著獨眼惡鬼消失的地方就是一手一揮。

隻見在這片區域之中一隻數丈的手印赫然被印在了地麵之上,隨後那尊獨眼惡鬼也在此刻被這一掌給震了出來。

看到了顯化出身影的獨眼惡鬼邪神直接上前便朝著他的獨眼點出了一擊劍指,劍指點下此刻飛回的那柄短劍在這一刻直接刺入了獨眼惡鬼的頭部。

被斬中頭部的獨眼惡鬼馬上便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之聲隨後他居然化成了一團黑氣直接朝著遠處的水江憐遁逃而去。

看到就要遁逃的獨眼惡鬼邪神眼神中馬上閃過了一抹凶芒,而後便要追擊上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在遠處的水江憐終於打完了最後一個手印,隻見這繁瑣的手印在成型的瞬間整個大殿的地麵之上在這一刻忽然爆發出了萬丈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