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的星月群島東部的地下,霓虹帝國的先前曉得正在遠古遺蹟中與進行著收服邪神的行動。

隻可惜他們對東海的這尊邪神做出了錯誤的評估故而導致一種人從一開始便落入了下風。

帶隊的黒田長空此刻持刀殺道了邪神的近前,原本想要一刀救下被抓在的武士不了這邪神居然用武士的身子迎上了這劈來的一刀。

眼看自己劈下的一刀就要斬道武士身上黒田大空隻能在此收刀然後身子猛然後撤了半步。

看似漫長實則這一切都隻是發生在瞬息之間,此刻反應過來的其他武士也開始動了起來,隻見他們三五成群的組成一個個奇怪的法陣,這些法陣一經形成便會凝聚出一枚紫色的光團,在光團一經成型便直接朝著麵前的陰神射去,這一刻滿天的紫芒從四麵八方朝著一點激射而去。

眨眼之間五六枚紫色的光團便已經貼著黒田大空的身側率先打在了這尊邪神的身上。

這一刻大殿之中爆出了一片絢爛的紫芒,隨後更是傳出了咚咚咚的幾聲巨響,伴隨著一聲聲巨響在邪神四周馬上便成一片紫色風暴。

而這時候站在不遠處的眾人在聽到巨響之後心下都是一喜因為從聲音上來判定他們凝聚出了陰鬼雷現在已經全部擊中了眼前的這尊邪神。

但是此刻貼著紫色光團後撤了半步的黒田大空的臉上去的依舊帶著一抹凝重,因為此刻的他清晰的感覺到剛纔眾人的一發齊射雖然威勢很大但是並冇有對其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就在眾人為這一發擊中了邪神而感到全員振奮的時候,隻見一道黑影嗖的一聲衝出了紫色的風暴朝著眾人出襲來。

這突然的一幕馬上便入一盆冷水一般瞬間便澆滅了短暫的興奮,而這道黑影在衝入人群之一種武士都紛紛避開唯恐此物會發生什麼異變。

然而這道黑影卻隻是靜靜的躺在了地麵之上,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人一位武士驚訝的喊道:“這不是之前被邪神抓在手中的武士嘛!”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衝著黑影的身上仔細的看去,雖然此刻他的身體已經變成了一具漆黑的乾屍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看出來此人便是之前率先被抓走的那位霓虹武士。

眼看著被吸成乾癟的身體在場的二十位武士的臉色都是一變,所有人的心下原本被壓抑的恐懼在此浮現咋了臉上。

就在這時候站在紫色霧氣外麵的黒田大空忽然心底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隨後他馬上對著那群圍著乾屍發呆的武士怒吼道:“都他嘛的想什麼呢!現在這種時候還在發呆難道真的都想慘死在這裡嗎?”

話語如雷一般響徹在眾人的腦中,就如同當頭棒喝一般敲醒了發呆的眾人。

可是就在他低吼之後那團紫色的迷霧之中忽然一道佝僂的身影鬼魅的閃現了出來,隨後更是直接抬起空著的右爪直接朝著黒田大空的身子掃去。

這一刻注意力分散的黒田大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掃打了個滿懷,幸虧他在最後的關頭將闊刀擋在了胸前,饒是如此他整個人還是被這一掃給擊飛出去了數丈。

而此刻驚醒的眾人在看到看被擊飛的黒田大空後也不在發呆隻見其中一個老者高喊道:“五人上前開始屏障壁壘,剩下十五人在後麵準備陰玉丸!”

聽到這話的眾人馬上便紛紛點頭,隨後隻見五名大漢朝前走了幾步然後直接紛紛亮出了身上的惡鬼。

五隻惡鬼在五人背後顯化而出隨後便直接組成了一扇巨大的紫色光牆牢牢的擋在了身後十五人的身前,而在紫色光盾的後麵由十五人組成的一個巨型的法陣也已經在瘋狂的在眾人身上吸收起了鬼氣。

隨著這一發陰玉丸的不斷凝聚,佈陣的十五位武士的口鼻中此刻居然都流下了黑色的鮮血。

但是就在這時候對麵手中拎著黒田琉生的邪神在擊飛了黒田大空之後便直接扭頭看向了眾人的方向,一對黑幽幽的眸子中忽然閃過了一抹紅光。

隻見在他居然拎起了黒田琉生然後對著昏迷的中的他就是一吸,黒田琉生的身上在這一吸下一團團黑色的氣居然從其五官之上被硬生生的給吸了出來。

此刻被擊飛的出去的黒田大空也已經看到了這一幕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怒吼著在此朝著邪神衝殺而去。

然而這一次的邪神居然冇有選擇硬抗這一擊隻見他的身子忽然化成了一串虛影消散在了暴怒攻殺而來的黒田大空麵前,二人在轉瞬隻見便交換了位置,這時候的邪神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一刀劈空後黒田大空馬上急速的扭轉身子而後手中的闊刀藉著慣力追擊向了身後的邪神。紫色的刀芒凝聚了此刻黒田大空所有的鬼氣就連其背後的那尊狼頭惡鬼更是開始漸漸的凝實了起來。

一道絢爛的紫芒在空中劃過了一條美麗的光華,這一刀已經是此刻黒田大空在與鬼融合前全力的一刀了,但是讓他絕望的是這樣的一刀下去就仿若砍在了塊巨石上一般,巨大的闊刀砍在邪神乾枯的腿上隻留下了一道寸許長的傷口,不僅如此在這下一瞬自己的闊刀還被其單手抓住了刀背。

從刀身上忽然傳來的一股巨力居然直接將其連人帶刀甩向了不遠處由五人組成的紫色光幕之上。

隨後隻聽到哢嚓一聲輕響,黒田大空的身子居然硬生生的將光幕紮出了一道丈許長的裂縫。

而此刻的黒田大空則是狼狽的重重的摔在地麵。

組成光幕的武士看到了艱難的撐起身子的黒田大空就要上前去將其拉道光幕後麵,然而此刻的黒田大空輕聲嗬斥道:“不要管我,如果前麵的屏障破了後麵的那些人便成了任人宰割的活靶子,你們的任務是保護身後之人。”說完這話後黒田大空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子,隨後他看著對麵正在朝著他們慢步而來的邪神張嘴將一口摻雜著內臟的血痰吐在了地上然後身子猛然一抖。

隨著他的一抖在其身後的那尊狼頭惡鬼此刻猛然爆發出了滔天的鬼氣,這些鬼氣更是直接衝入了黒田大空的七竅之中。

這一刻原本就高瘦的黒田大空的身上忽然發生了異變,隻見他的臉上慢慢的長出了濃密的毛髮而他那高瘦的身子更是在次被拉扯了不少整個脊骨更是高高的弓了起來,兩條手臂更是直接被拉長的直接拖到了地麵之上。

黒田大空的異變讓正朝著他們走來的邪神也是一愣隨後他那張乾枯的臉色忽然漏出了一抹詭異的怪笑,嘴裡更的發出了沙啞的笑聲,這尖銳的笑聲就如同深淵的惡魔一般讓人看著就會遍體生寒。

就在邪神發出笑聲的時候黒田大空的身子已經動了,隻見他四肢著地身子如餓狼一般朝著對麵的邪神撲去。

而此刻還怪笑的邪神好像根本就冇看到攻來的黒田大空一般而是直接繼續對著手中的黒田琉生的臉在次猛猛的吸了一口。

這一口下去黒田琉生那精壯的身子瞬間便乾癟了下去,原本滿天的黑髮也在這一刻瞬間便的灰白了起來。

吸完這一口的邪神享受的仰起了頭,就在這時候黒田大空已經撲殺道了他的麵前。隨後十道白光齊齊的朝著邪神的頭部劃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原本仰頭的邪神居然直接將被吸的枯槁的黒田琉生直接甩在了鬼化的黒田大空的腹部。

這讓馬上便可以抓到邪神的黒田大空連帶著黒田琉生一起被攔腰甩飛了出去。

這一刻被甩飛的黒田大空在空中抱住了奄奄一息的黒田琉生後身子猛然一個淩空反轉雙腳穩穩的踏道了地麵之上。

然後他看了一眼黒田琉生雙眼忽然冒出了滔天的殺意,隻見他輕輕的將黒田琉生放在了地上隨後便仰頭髮出了一聲狼嚎。

隨著狼嚎響徹了整個宮殿之後黒田大空居然張嘴吐出了一團黑紫色的鬼氣然後握在了手中,這一瞬他依然徹底的與升上的惡鬼融為了一體。

而將其甩飛的邪神在吸收了黒田琉生的黑氣之後原本乾枯的身上在這一刻居然變的飽滿了一些,隨後他便貪婪的看向了此刻正對著他怒目而視的黒田大空。

二人的目光隔空碰撞在了一起頓時一股無形的威壓朝著四麵八方橫掃而去。

這時候徹底鬼化的黒田大空話成一道黑色的虛影朝著不遠處的邪神攻殺而去。

而此刻的邪神卻是麵帶邪笑的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待著他的到來。

下一瞬黑光便已經殺道了近前,隨後隻見一道紫芒猛然朝著邪神的胸口劈去。

看到劈來的紫芒邪神隻是不緊不慢的撤了一下身子,然而在這一刻另外一道紫芒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斬向了邪神的頭部。

已經側身的邪神身子還在後撤之中眼看這第二刀便要砍在他的頭上,可是就在這時候邪神原本還在後退的身子居然不退凡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