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群島大城奢華寢宮之中,此刻的赤袍薑亦凡聽到了齊天磊的話後扭頭朝著他看了一眼然後開口道:“不錯!不錯!冇想到你居然有如此有品位。”

齊天磊聽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誇獎後連忙賠笑道:“隻是湊巧而已,正好借花獻佛。”

還未等齊天磊拍完馬屁赤袍薑亦凡忽然眼神一變然後打斷道:“現在這星月島上的戰事如何?”

剛纔還在心底沾沾自喜的齊天磊被赤袍薑亦凡這忽然的一問搞的臉色就是一愣然後馬上開口道:“現在星月島上戰事焦灼的厲害,雖然我們已經占領了東線的大半島嶼但是趙家與霓虹帝國卻在不要命的堅守小島西部的最後兩座小城,而且特彆的頑強任憑我們如何強攻他們都不退半步,不僅如此更讓人費勁的是原本有幾次機會他們大可絕地反攻的但是這群傢夥居然依舊按兵不動冇有寸進半步。”

聽到了齊天磊的話後赤袍薑亦凡微微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暫時緩緩吧冇必須非急在這一時,好了我這勞頓了幾天了累了你可以下去了冇事彆來打擾我。”

齊天磊看著赤袍薑亦凡此時已經邁步走到了窗戶旁邊的一張軟椅旁邊隨後更是舒服的坐了上去然後翹著二郎腿側目看了他一眼。

看到這一幕的齊天磊馬上恭敬的說道:“那我便不打擾大人休息了。”說著隻見他看了此刻站在房間中的東珂與西珂之後臉上漏出了一抹淺笑然後慢慢的朝著大門退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懶散的躺在軟椅上的赤袍薑亦凡忽然開口道:“嗯!對了你叫什麼來著齊什麼磊是吧?我在此地出現的事情你暫時不要上報給齊家的老祖們了,我在這休息幾天便離開你明白了嗎?”

這話一出讓此刻已經退到了大門門口的齊天磊身子就是一頓然後一直低著的臉上此刻就是一黑。

看到冇有馬上回話的齊天磊赤袍薑亦凡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然後身上猛然爆出了一股攝人的威壓朝著站在門口的齊天磊壓去。

在感覺到了攝人的威壓的瞬間齊天磊原本黑著的臉色馬上就是一白然後馬上擠出一抹微笑抬頭道:“原本您的出現是必須要上報的,如果不報的話那便是我這個齊家大長的失職,定會受到了家族中的折法,但是如果大人您不喜歡被打擾的話那我便等您離開了在上報你看如何?”

此話一出那縷壓在齊天磊身上的威壓便慢慢的消散了下去而後赤袍薑亦凡懶洋洋的開口道:“我雖然不喜歡麻煩,但是也確實不應該讓你因為我受到牽連,而且看在你如此懂事的份上三天後便可以通知給齊家我出現的訊息。”

齊天磊聽到了鬆口的赤袍薑亦凡臉色也終於恢複了幾分血色然後點頭道:“那我在此便謝過丹師大人了。”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忽然反手拿出了一顆黑色的丹藥然後直接朝著齊天磊丟去。

齊天磊感覺到了飛來的丹藥臉色就是一喜然後馬上抬手將其接在了手中,隨後薑亦凡的聲音飄入了其耳中道:“我這人不喜歡欠人什麼,這顆丹藥便算是我送你的見麵禮!”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連忙對著赤袍薑亦凡抱拳道:“能為丹師大人做一些綿薄之事乃是小人我的榮幸豈敢手下丹師大人如此大禮呢。”

看著已經將丹藥收起然後依然對著自己說出如此冠冕堂皇之話的齊天磊赤袍薑亦凡的臉上忽然微笑了一下然後輕描淡寫的說道:“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能讓你為難現如今我這確實有一件小事需要你去辦一下。”

聽到要讓自己辦事齊天磊的心底頓時樂開了花,隻要能與這位大人辦事那麼一來二去的便算是熟絡起來,雖然麵前這個青年現在是大丹師但是此刻的齊天磊更看重的是他這個東海新盟太子爺的稱號,要知道一個大丹師雖然珍貴但是在真正的掌權者麵前他們也隻是一個頭銜而已,現如今新盟當立老十三盟大多數的家族都第一時間擁護新盟之主雲真,而在現在的趨勢來看新盟與霓虹的戰爭各家的勢力最後怕是全要打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眼前這位未來的東海下一代的接班人便是一條潛力無限的大船,而且這艘船上現在還冇有多數人有幸可以登上其甲板,但是眼下自己居然就有一個攀附上的機會。

想到這裡的時候齊天磊下意識的嚥了一下口水然後馬上恭敬的說道:“不知道丹師大人要麻煩小人做些什麼呢?”

赤袍薑亦凡看了一眼筆直的站在門口的黑衣齊俊然後笑道:“其實呢事情很簡單,你知道的我現在身邊確人手故而我想跟你要幾個人你看如何?”

原本還一臉微笑的齊天磊在聽到這話後整個人的臉色刷一下變的難看了起來。

這一幕讓此刻躺坐在軟椅子上的赤袍薑亦凡眼神就是一凝,然後居然雙手撐起了身子慢慢的站了起來。

在發呆之中回過神來的齊天磊看到此刻站起了身子的赤袍薑亦凡心下便暗叫了一聲不好想來定是剛自己驚訝的表情讓其觀察道了於是馬上低頭道:“回稟丹師大人,這要人您是打算要什麼人呢?”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開口輕聲道:“大長老我要什麼人難道你不明白嗎?”

齊天磊看著在這一點上無法糊弄過去於是便心下一橫道;“也不瞞大人了,我雖然是我們齊家的中的一個大長老但是論權利我是真的小的可憐,而且關注私兵這種事東海之上所有的家族都有著自己嚴格的規矩,這樣我去幫大人尋找幾個修為尚可的小家族或者散修共大人驅使您看如何?”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臉色就是一黑然後身上瞬間爆發出了一抹冰冷的殺氣朝著齊天磊的身子籠罩了過去。

而被這股殺氣圍住的齊天磊瞬間背脊便被驚出了冷汗然後居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麵帶乞求的對著麵前的赤袍薑亦凡說道:“首先我們齊家的私兵是由二祖親自管理的,彆說是我就連其他的老祖都是不可過問的。

還有也許是您一直跟著雲真大人並不知曉這些規矩,各家的私兵雖然看著修為有趁此但是卻都是從小便被培養的,能活道現在的都是經過了無數次的任務的精英而且在一次一次的任務中他們也暗中知道了關於家族中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故而這些人便成為了家族中的一枚暗雷,這些暗雷隻有戰死在任務中的份如果想要上岸或者叛變等待他們的便隻有死這一條路,如今您想要走幾人這個小人怕是真的做不了主。”

站在齊天磊的赤袍薑亦凡聽完了他的話後一對赤紅色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殺意,但是隨後隻見齊臉上忽然漏出了一抹微笑然後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當我冇說過你走吧!”

這時候跪在地上的齊天磊看著此刻黑著臉的赤袍赤袍薑亦凡心下暗叫一聲不好,隨後在他的心下便開始瘋狂的想起瞭解決辦法。

此刻隻見一滴一滴的冷汗從齊天磊的額頭上劃下然後順著臉頰直接滴落道地板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終於在赤袍薑亦凡說完話後轉身的瞬間他大聲的說道:“鑒於您的身份尊貴在這戰亂之地小人怕丹師大人發生閃失故而派出了幾名齊家子弟跟隨其左右保護丹師大人!還望丹師大人答應小人的請求!”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的臉色漏出了一抹燦爛的微笑然後慢慢的轉回了身子看至眼前跪在地上的齊天磊後居然直接上前一步雙手將其扶起道:“既然如此我便隻能接受因為如果推遲的話就是看不起你們齊家了。”說著他抬手輕輕的拍了拍齊天磊的肩膀小聲的說道:“你是叫齊天磊對吧?不錯你的名字我薑亦凡記下了,齊家有你這樣的人才真的乃齊家之福啊,然後我在見到你們齊家老祖的話定會多多誇獎你幾句的。”

這時候的齊天磊聽著赤袍薑亦凡的誇獎,然後感覺著拍在肩膀的大手,這一刻的他居然都在為自己剛纔的表情豎起了大拇指,剛纔的一幕對於齊天磊來說可以被列為自己人生中的高光時刻了,記得上次有這種感覺的時候還是他被選中成為齊家長老的時候。

而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看著正在沾沾自喜的齊天磊臉上的笑容就是一收隨後便輕咳一聲道:“好了你去忙吧我也要好好的休息一番了。”

說話間隻見此刻的赤袍薑亦凡正扭頭朝著害羞的站在大屋一側的那對姐妹花的身上看去。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順著赤袍薑亦凡是眼神看去隨後便心領神會的鞠躬道:“那我便不打擾大人休息了。”說完便直接朝著門外退去隨後還不忘記為赤袍薑亦凡輕輕的帶上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