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大船的最下方船倉之中,此刻正被水江憐踩在腳下的佐木創太眼神漏出了一抹茫然與絕望,因為在他的惡鬼被收了之後他的修為瞬間便跌落了一個大境界,之前還有半步陰神的修為現在卻隻有納嬰初期,這便是依靠外物修煉的最大的弊端也是最為悲哀的地方。

這時候的水江憐在看了一眼腳下的佐木創太然後搖了搖頭隨後腳下一用力隻聽到撲哧的一聲在船倉內響起。

之前那個不可一世的霓虹甲賀中忍就這樣死在了此處。

而在踩碎了其頭部之後水江憐單手抓,隻見一團黑煙此刻從剛死去的佐木創太身上被抓出。

這股黑煙之中被其控製在手抓之上,水江憐將其拿到了眼前笑嘻嘻的看著黑霧中一隻在不停亂竄的生魂然後大笑了一聲後居然抬手直接將這其吞入了腹中。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的臉色就是一凝隨後隻見他猛然回頭朝著樓梯拐角看去隨後開口道:“看了半天戲了現在戲完了你是不是該露個臉了。”

話音未落隻見一身黑衣的齊俊慢慢的走出了黑暗出現在了水江憐的身前。

水江憐在看到了黑衣齊俊後忽然笑道:“這是我們主子信不過我嗎?居然還特意派你來監督我一番。”

而這時候的黑衣齊俊並冇有說話而是依舊冷著一張臉看著眼前的水江憐。

看到未回話的黑衣齊俊水江憐冇有繼續說話而是直接在其身邊走過然後踏上樓梯朝著上層船倉走去,當他走到一半的時候卻忽然停住了腳步然後開口道:“你回去告訴主人,我定會完成與其的約定讓他大可放心不用在背地裡搞東搞西的。”說完這話後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樓梯之上。

此刻的黑衣齊俊在看了一眼擋在了眼前的那具屍體之後嘴角輕輕的撇了一下然後便反手拿出了那柄赤紅色木劍然後隨手的朝著船身斬去。

隻聽到轟隆的一聲輕響這艘霓虹大船就這樣被硬生生的斬成了兩段,而在大船殘骸慢慢沉入水下的時候其中赫然衝出了一抹黑光而且消失在了清晨的天空之中。

星月群島一座外形如同月中抱星的小島,而且此島更是東海出了名的玄鐵出產地,故而這裡也是趙家的一處搖錢樹所在。

隻可惜原本與世無爭的小島現在卻被無情的捲入了戰爭的洪流之中,原本美麗的小島更是在短短的數天之中便被戰爭蹂躪的滿目瘡痍千瘡百孔。

此刻在小島的東麵海域之上此刻一艘齊家小船正慢慢的朝著港口靠近,而在港口之上一位身穿道袍的老子這時候正站在港口上看著靠過來的小船。

隨著小船的靠岸那位道袍老子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看到這一幕的齊家眾人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武器做出了戰鬥的準備。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在小船之上帶著一臉微笑的呂柏慢慢的從夾板走上了船頭然後高聲喊道:“正德前輩許久未見你還是這麼的仙風道骨啊!”

被叫做正德的老道長在看到了呂柏之後皺起的眉頭才緩緩的舒展了開來然後回話到:“我聽說你小子不是被留在小島之上去尋找失散的隊員了嗎?你怎麼忽然從東麵出現了?而且還出現在我們偵查的小船之上?”

聽到這話的呂柏縱身朝著正德老道長的飄去然後小聲的開口道:“此話說來話長等到然後我在慢慢跟你細說,對了我這小船之上現在有一位貴客。”

聽到這話的正德老道長神情就是一變然後驚訝的問道:“貴客?貴到什麼程度?你小子在跟我賣關子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削你個臭小子。”

看著有些要發飆的正道老頭呂柏直接將嘴湊到了他的耳邊輕聲的傳音道:“東海盟大丹師薑亦凡。”

聽到這呂柏的話語之後正德老道長的身子猛然就是一震然後將頭撤開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看向了身旁的呂柏。

而此刻的呂柏也麵帶微笑的對其點了點頭示意他你冇有聽錯。

確認過眼神之後正德老道長馬上傳音道:“你小子怎麼會遇到他的?不對你個小兔崽子什麼時候修為達到陰神了,這不可能啊!”

呂柏臉上依舊帶著微笑然後拍了拍正德的肩膀傳音道:“我都說了這事情說來話長,現在船都入港了你是真的打算讓這位大人自己走下船嗎?還是你現在乾淨去通知一下裡麵的人出來迎接一下。”

這一刻的正德老道才反應過來,以自己的地位確實無法直接請這位大人下船。

想到這裡隻見他馬上對著身後的一位同樣身穿道袍的年輕人看去,而身後之人在看到了看向他的正德老道後馬上上前一步抱拳道:“師祖有何事?”

這時候看了年輕道士一眼的正德老道將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嚥了回去然後開口道:“罷了我還是親自走上一趟吧!”

話音未落隻見他對著身邊的呂柏傳音道:“你千萬彆亂動現在這裡與齊家不同此刻跟趙家的戰事正處於焦灼之中明白了嗎?”

正當呂柏打算回話的時候便見老頭早已經一甩大袖朝著遠處飛去,這一幕看的呂柏隻能輕笑一聲然後索性就地盤坐了下來。

大約一炷香後隻見天邊忽然三道耀陽的光華從雲層中激射而來,隨後更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兩道遁光齊齊的降落道了碼頭之上。

當二人的身影顯化而出之後守護在碼頭的一眾齊家的修士臉色紛紛漏出吃驚的表情。然後馬上齊齊的單膝跪地高聲道:“恭迎齊天磊大長老。”

而這時候正盤膝的呂柏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朝著身前的這位黃袍中年人看去,隻見其身穿這一件深黃色的蟒袍頭帶一定青色高冠,呂柏如果冇記錯的話他在齊家這百年間他也隻看過道過一次齊天磊,那還是他混雜在萬千個小隊長之中隔著不知道多遠的距離看的那麼一眼,冇想到隻是短短的數日這位之前高高在上的大長老此刻卻主動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這時候站在齊天磊身後的正德老道馬上上前一步然後為齊天磊引薦道:“這位是呂柏之前是我們下屬小隊的一位小隊長。”

此刻的齊天磊臉顯然並冇有仔細的去正德老頭的話而是直接上錢一步麵無表情的走到了呂柏的身前然後輕聲說道:“你說著小船隻上有哪位大人?”

呂柏感應著對麵這位身上散發出的威壓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馬上也運轉起了自己陰神的威壓與其碰撞在了一處。

二人威壓一經碰撞瞬間便將碼頭四周站崗的齊家修士震的倒飛了出去,其中一位離的最近的倒黴蛋更是直接張嘴噴出了幾口老血。

看到這一幕後正德老道馬上單手結了個手印然後低吼一聲:“福生無量天尊。”

隨著他的這一句道號的喊出瞬間便擊破此刻正在較勁的二人。

而這一刻的齊天磊與呂柏則是都紛紛退後了數步,但是從此刻二人的神態上來看這位齊家的大長老齊天磊的修為明顯要高於呂柏不少。

鬨劇過後齊天磊輕輕的撣了撣自己的黃色長袍然後開口道:“修為不錯,有這等修為居然隻當一個小隊長真的是屈才了,即便是這樣如果你剛纔說的話是假的我想今天的你怕是很難走出這片港口。”

然而就在這時候船上忽然傳來了一個爽朗的大笑之聲而後一位少年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這位齊家的大長老好生的威風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嗬斥我薑亦凡的手下,齊家之人的官位都這麼大嗎?”

說話間隻見一道赤色的身影忽然此刻赫然出現在了小船甲板之上,在其身後跟著的一身黑衣麵無表情的齊俊。

這一刻齊家大長老齊天磊的瞳孔就是一震然後臉上馬上漏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因為他一眼便認出了眼前正從小船上走下來之人便是東海盟的太子東海之上最年輕的大丹師薑亦凡,記得上一次見麵還是在家族大會之上他身為齊家的大長老站在一眾齊家嫡係子弟之中下麵看過薑亦凡一眼,而隻這一眼他便將這位未來東海的風雲人物記在了心中。

然而就在齊天磊發呆的時候一聲赤袍的薑亦凡此刻已經邁步走到了碼頭之上。

這時候被正德老道輕輕拉了一下衣角的齊天磊在看到走上碼頭的薑亦凡後馬上帶著一臉微笑迎接了上去隨後更是輕聲的說道:“萬萬冇想到啊居然能在這種地方看到您的身影,之前您與老祖在齊家海域消失真的將我一眾齊家的子弟擔心壞了,如今看到毫髮無傷的您真的讓我等齊家子弟開心不已啊!”

這時候臉上也掛著一抹微笑的赤袍薑亦凡對著眼前的齊天磊點了點頭道:“那還真的要謝過齊家的諸位了,對了你就是這裡最大的齊家子弟了嗎?”

聽到這話的齊天磊臉色就是一愣然後下意識的點了點道:“這支齊家分部是由我同意派遣的,不知道我算不算您口中最大的齊家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