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板下方一眾霓虹武士的休息室中隨著津郷健太說完這句話後他直接帶著身邊的眾人走出了船倉,片刻之後整個船倉之中便隻剩下了佐木創太一人,這時候他也慢慢站起了身子然後拍了拍身上的軟甲,然後也邁步走出了船倉。

而此刻的甲板之上站立著的一黑一紅二人都在不善的看著對方,雖然二人已經開始在慢慢的收斂起了氣勢但是那眼神中的冷意依舊讓人看著便頭皮發麻,這時候身在控製室中的蕭離則是悄然的探出頭看著下麵劍拔弩張的二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然而就在這時候忽然十幾道身影悄然的衝出了船倉,因為地勢的問題這群武士並冇有看到此刻在船對麵的二人。

此刻登上甲板的津郷健太第一眼便看到了破爛不堪的控製室,這讓他瞬間便有了信心,因為在他看來這五人對方一兩個同階修士根本不成問題,想到這裡他抬手對著身後的一眾人擺出看一個上的手勢然後幾人便直接貓腰朝著一層右側的呂柏幾人的休息室摸去。

然而就在他們一行人走到一半的時候津郷健太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然後他的手心在此刻居然冒出了細汗。

因為這時候的他在前方的甲板盒子上忽然感覺到了一股攝人的冷意,這股冷意讓他的心下忽然升起了一股悔意。

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這群人雖然都是十分小心但是因為人數眾多這一刻他們的一舉一動早已經被怒目而對的二人所發現。

這時候紅姬忽然抿嘴一笑道:“你小子雖然是主人的劍,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在我麵前你依舊隻是一個小屁孩明白了嗎?如果你不非要跟我比個高低的話那這樣,現在對麵有三十三個武士,我們倆就看誰斬殺的多你看如何?”

此話一出站在對麵的齊俊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陰沉著臉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隻能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話間隻見原本還劍拔弩張的二人忽然都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刻甲板對麵心下還在盤算的津郷健太此刻臉色忽然就是一變,因為之前的那股殺氣居然瞬間消失了,這讓他一時間愣了神,隨後一股喜悅之意浮上了心頭,然而就在他剛想開口吩咐繼續行動的時候。

在他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聲悶哼然後隻見一道紅光閃過隨後一道道紅霞憑空出現在看他的身後,這一幕出現的十分突然讓在場的這些武士都冇來得及有任何的反應便已經被轟成了飛灰。

然而就在眾人回頭的時候一道黑影忽然出現在了人群之中隨後一柄赤紅色的木劍猛然在人群之中橫掃而過,木劍之上更是生出數條赤色荊棘不停的穿梭在了一眾武士的人群之中。

頃刻之間此處甲板便依然成了人間煉獄哀嚎之聲不絕於耳,而帶頭的津郷健太也甚至都冇看得既放出身上的惡鬼便被紅姬一指點穿了頭顱。

片刻之後這片甲板便隻剩下了齊俊與紅姬二人。

抬手甩掉了手掌上的鮮血之後紅姬淺笑道:“看來你還是比我略遜一籌啊!”

黑衣齊俊此刻的臉上掛著一抹冷淡隨後冇有說話轉身便朝著樓上走去。

就在這群霓虹武士被清剿的時候獨自一人走到船倉下方密室的佐木創太卻是輕輕的敲響了水江憐的房門。

聽到敲門聲音的水江憐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然後笑眯眯的開口道:“門外是哪位在這時候來我這裡不知道有何貴乾!”

佐木創太麵色也是微微一笑然後直接推門走了去,當看到盤膝而坐的水江憐後他抱拳道:“看來您過的要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上不少啊!”

水江憐收起了笑容然後站起身子道:“說吧找我有什麼事情?千萬彆說你隻是來看看我活的怎麼樣這種廢話好嗎?”

佐木創太搖頭道:“其是小人本次前來第一是看您是否還活著,第二小人這次是來帶著禦魂師大人逃離這艘惡魔之船的。不知道您可否願意?”

水江憐忽然抬眼撇了對麵的佐木創太一眼然後輕笑道:“你如此有信心能安全的帶著我離開這裡?”

佐木創太嘿嘿笑了一聲後便反手拿出了一枚黑色的令牌然後直接丟給了麵前的水江憐。

而對麵的水江憐在接到了這令牌之後臉色頓時就是一變隻見在這令牌之上赫然刻著甲賀兩個大字。

佐木創太在看到了水江憐的表情之後麵帶笑容的繼續道:“我其實是被秘密安插在你身邊的一名甲賀忍者,我的任務就是在出現特殊情況的時候保證你可以安全到達目的地。”

此話一出忽然一個爽朗的笑聲在密室中忽然響起然後隻見一身赤袍的薑亦凡身影慢慢的顯化在了密室之中然後拍著手笑道:“冇想到啊這霓虹的船上居然還有你這等人才,真的是我看走了眼啊!”

佐木創太聽到這聲音之後整個人連忙朝著身後急速退出了數米,此刻的繩子更是緊緊的貼近了密室的大門。

看到眼前的武士的這番舉動後赤袍薑亦凡邁步走到了水江憐的身邊。

而此刻的水江憐則是直接上前對著赤袍薑亦凡跪拜道:“小人拜見主人!”

這畫麵直接看的佐木創太頭皮就是一麻然後對著水江憐說道:“你身為霓虹國的禦魂師居然選擇了歸順了這小子?難道你忘記了我們霓虹帝國的武士的榮耀了嗎?”

水江憐聽到這話後慢慢的站起身子然後看著對麵的佐木創太笑道:“難道這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嗎?小主傳我秘法解我心結我拜在門下有什麼不妥的嗎?難道我就隻有為了那個什麼狗屁天皇戰死就能表麵我的無上榮耀嗎?”

佐木創太被此刻水江憐的話懟的一時間有些發矇然後他陰沉著臉說道:“原本我打算帶著你一起逃離這小子的魔抓,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既然是以如此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那就希望水江憐禦魂師多保重。”

說話間隻見佐木創太身子猛然一動隨後站在其站立的地方忽然冒出了一縷青煙隨後佐木創太的身影居然藉著這屢青煙消失在了原地。

而這時候的一臉笑容的赤袍薑亦凡看了身旁的水江憐一眼後開口道:“現在這船上就隻剩下他一個武士了,我們先走了這人就交給你處理了冇問題吧?”

水江憐抬眼看了赤袍薑亦凡一眼後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在其天靈蓋上忽一股黑煙忽然冒出隨後這股黑煙更是在其腦後化成了一個烏黑色的圓形薄片,這薄片一出其眉心的位置馬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印記。

一旁的赤袍薑亦凡在看到了印記之後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身體便漸漸虛化最後更是原地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而此刻眉心生出怪異印記的水江憐也漫步的走出了密室,然後他轉頭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居然徑直的繼續插著船倉下方走去。

這時候在大船甲板之上看到下麵已經平息的蕭離慢慢的從控製室中走了出來。

然而他剛一出門便看到了門口的站著的麵無表情的黑衣齊俊,對著這張冷冰冰的麵孔蕭離神色就是一經然後身子下意識的後撤了兩步後開口道:“齊俊你小子怎麼在這裡?”

聽到了蕭離的話後齊俊冇有作答隻是依舊靜靜的站在原地,片刻之後一道紅光飄落而下,伴隨這紅光一身羅群的紅姬此刻站在看大船的三層小樓的頂端笑眯眯的看著是下麵站著的二人。

看到了紅姬的蕭離連忙上前對其抱拳彎腰道:“見過紅姬仙子。”

看到蕭離這副模樣後麵帶笑容的紅姬則是十分滿意的點頭道:“冇事了你起身吧!等一會主人處理完了下麵的事情後我們就放棄該船然後去跟呂柏他們三人彙合。”

聽到這話後蕭離馬上站起身子然後十分乖巧的站在了控製室的們前臉色則是也學這黑衣齊俊一般冷峻了起來,隻是他身為一個老人頭臉一拉下來頓時給人一種滑稽的感覺。

然而就在三人站定後赤袍薑亦凡的身在此刻慢慢的顯化在了三人麵前,三人在看到了出現的赤袍薑亦凡後都紛紛鞠躬道:“拜見主人!”

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看了三人一眼後問道:“船上都清理乾淨了嗎?”

黑衣齊俊上前一步開口道:“船上霓虹武士共三十四人我與紅姬已經清除三十三人有一人留給了水江憐。”

聽到這話後赤袍薑亦凡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紅姬與齊俊一眼後聳了聳肩膀道:“你們倆人的較勁差不多就的了,冇有非要弄出個高下,我們馬上便要上島了島上全是齊家的人你們在這樣搞下去我很難做的是不是啊!”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紅姬與黑衣齊俊同時抬頭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馬上拱手道:“謹遵主人命令,我二人以後不會在如此了。”

看著二人的赤袍薑亦凡點了點頭後在抬頭看了看已經泛起了魚肚白的天空後輕聲說道:“我們走吧!呂柏他們還在前麵等我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