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的水江憐就是一愣然後吃驚的看著對麵的赤袍薑亦凡吼道:“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在想些什麼?這不可能!”

赤袍薑亦凡嘿嘿笑道:“冇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當你吞下丹藥修煉我給你的玉簡的那一刻起你便已經是我的一具化身了,跟其他的化身不一樣的是你這具化身有著自己的神魂與思維,但是這一切卻是建立在與我共享的基礎之上。”

聽到這話之後水江憐的身子猛然都是一陣顫抖然後仰天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聲,這聲音中充滿了憤怒委屈與不甘,但是一切卻是像是早已註定一般。

在其怒吼之後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子此刻正慢慢的落到了地上,之前要抽離的黑霧與神魂此刻也恢複了平靜。

這一刻他傻傻的盤坐在薑亦凡的對麵就好像他想醒來一般一樣,此刻的赤袍薑亦凡開口道:“恭喜你!完成了鬼經功法的第一層!”

聽到這句話的水江憐神色還是一陣恍惚然後低頭看了看此刻盤坐在原地的自己在次抬頭看了看身前的赤袍薑亦凡。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哈哈大笑道;“你不用懷疑剛纔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但是卻又不是現實產生的,可是其中我說的話卻是真實的。”

水江憐皺著眉頭緩緩的站起身子後對著赤袍薑亦凡說道:“說吧你想讓我為你乾什麼?”

赤袍薑亦凡滿意的看了看眼前的水江憐然後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雖然你是什麼狗屁霓虹國的禦魂師,但是我看你的待遇卻並不如意,難道你就不想有一番自己的成就嗎?而且你彆以為我現在在用這種方式在控製著你,其實我不妨告訴你所謂的什麼式神什麼的隻不過都是你們那個所謂天皇對你的控製,我控製的是神魂而他控製的確是你們心。”

瞪大了雙眼的水江憐看著眼前的薑亦凡大聲喝道:“你不要胡說天皇大人帶領著我們從苦難之中走了出來,以後還要率領我們離開那片貧瘠的地方占領整片東海。”

聽了這番話語之後赤袍薑亦凡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眼神忽然便的伶俐了起來隨後忽然抬手一把抓住了水江憐的腦袋,隨後一段晦澀的記憶出現在了其腦海之中,那是一麵淡金色的巨大的幡,這幡的下麵坐著一位頭戴高冠的麵具男子,而這位男子的身下則是匍匐著一群背插小幡的信徒在不停的對著這位男子進行著膜拜。

就在這時候空中忽然裂開了一條裂縫一團赤紅色的血霧忽然從天而降而後直接撲向了下麵端坐在巨幡的麵具男子。

而此刻那名麵具男子也仰頭看向了上麵攻殺而來的赤紅色血霧然後單手朝著背後黑色巨幡就是一抓,隨著他的這一抓那杆黑色巨幡之上居然出現了一道漆黑的身影然後更是直接衝出了黑色的巨幡朝著攻來的赤色血霧撲去。

刹那間天空之中一黑一紅兩道精芒頓時碰撞在了一起,這片空間更是被這股碰撞震的地動山搖了起來。

數招之後空中的兩團精芒赫然分開,而後兩團精芒在這一刻居然齊齊的顯化出了身影。

隻見赤芒之中一位身材高大一頭赤發頭戴高冠身穿赤袍的中年漢子此刻正麵容淡然的看著對麵的那團黑芒。

而對麵的黑芒之中則是化成了一個麵目猙獰滿嘴獠牙頭生雙角的鬼王。雖然此刻鬼王的身子還處於虛化之中但是卻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嘴角處此刻正帶著一抹黑色的鮮血,顯然剛纔的那幾下他是處於下風的。

然而在這時候那位端坐在巨幡下麵的麵具男子忽然躍起身子眨眼睛便來到了鬼王的身旁探後對著對麵的中年漢子說道:“血魔狂徒我們鬼宗與你素無恩怨今日前來你這是何意?”

對麵的赤袍中年男子則是笑道:“鬼閻王你這話就不對了,在我們魔域之中那有冇有恩恩怨怨的人,我們這些人從生來便帶上了無儘的恩怨,而今天我來找你便是想跟你了結一下我們之間的恩恩怨怨。”

被叫做鬼閻王的麵具男子在聽到了赤袍血脈狂徒的話後臉色就是微微一變然後歎氣道:“看來你今天是帶著目的來的,那我們便都痛快一些吧也彆藏著掖著。”

血魔聽到這話後也是哈哈大笑道:“冇想到你這個老鬼如此爽快那好,今天隻要你交出鬼經我現在便離開你看如何?”

聽到這話的鬼閻王臉色就是一黑然後罵道:“你這是癡人說夢鬼經乃是我們鬼王宗的秘典怎麼可能讓你一個外人拿走。”

血魔看著對麵怒髮衝冠的鬼閻王隻是輕笑了一下後便不在多話而是直接攻殺了過去,對麵的鬼閻王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輩馬上化成一團黑霧與血魔打道了一處。

片段道了這裡之後水江憐的眼前就是一黑然後他整個身子居然癱軟了下去,可是下一瞬他隻覺的腦中又是一痛隨即眼前便是一在次出現了一片赤紅。

在這片赤紅之中隻見一身赤袍的血魔正笑看對麵身負重傷倒在地上的鬼閻王。

而這一刻的麵色慘白的鬼閻王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隻見他猛的站起身子然後反手打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印。

隨著手印一出隻見那麵在其身後舞動的巨大的黑幡之上忽然爆發出了豔陽的金光,這金光在天空之中頓時響起了一段晦澀至極的誦經之聲。

就在聲音響起的瞬間原本還在得意的血魔的臉色驟然一變然後馬上飛退出了數丈。

此刻隻見鬼王宗內隨著誦經之聲響起,其內門的信徒弟子忽然紛紛爆體而亡,奇怪的是這些爆體的弟子爆去的全身精血居然紛紛的燃燒了起來隨後更是化成了一縷縷黑色的魂朝著黑色的巨幡衝去。

鬼王宗十萬信徒數萬弟子在這頃刻之間全部化成漫天的黑霧圍繞在了巨幡四周。

看到如此震撼場麵的血魔眼神瞬間凝重了幾分,但是片刻之後他忽然興奮的笑了起來然後更是大聲喝道:“好好好!那老鬼果然冇有看錯你們鬼王宗確實是得到了鬼魔仙經的下篇鬼經。可惜你冇有得到上篇魔經使得你的鬼經走上了歧途真是可惜你這數十萬的信徒與弟子,今天既以如此這鬼經我必須要拿到手。”

鬼閻王聽到了血魔的話後忽然厲聲道:“你說我走錯了!真的是可笑我的這些信徒與弟子本來就是我至尊鬼王的養料,這是他們的無上榮耀,你說你得到了上部那好今天我便要看看你的上部到底記載了什麼!”

說話間隻見血魔的身子就是一晃然後雙手猛然朝著大地拍下,隨著他的拍下隻見在地麵之上瞬間長出了無數的血色荊棘,這些荊棘長出之後馬上便開始吸收這片大地之上的一切生機與元氣。

而此刻看到這一幕的鬼閻王手指就是一抬在其身後忽然幻化出了一尊絕世鬼王。

就在鬼王出現的瞬間那天空中的十幾萬黑霧此刻居然被絕世鬼王大口一吸之下全部吸入了腹中,隨著吸入大量的黑霧後鬼王的身子也越加凝實了起來。

然後這一刻的水江憐在看清至尊鬼王的樣貌之後整個人居然傻在了當場,因為這具至尊鬼王他曾經見過,那是他們禦魂師在完成第一次禦魂之後會靖國神社之中看到的一尊至高無上的虛影,而他們與其駕馭的英靈則是需要向這具鬼王定下契約。

想到這裡水江憐的心下忽然就是一緊然後他的眉心之上此刻顯化處了一個圓形的契約印記。

這一刻抓著水江憐腦袋的赤袍薑亦凡在看到了契約印記後不屑的輕笑了一聲然後抬手擠出了自己的一滴血液然後朝著圓形契約甩去。

這滴血液在滴道圓形契約的瞬忽然爆發出了一抹金色的光芒隨後隻見那顯化出來的圓形契約忽然慢慢的變換了其形狀,原本的圓形逐漸的變成了八角形,隨後更是在此隱與水江憐的額頭之中。

做完這一切的赤袍薑亦凡抬手便將手中的水江憐丟在了一旁。

被隨意丟在地上的水江憐此刻腦海中還在迴盪著剛纔看到了一幕一幕,大約一炷香後他的眼神開始便的漸漸清明瞭起來然後盤膝坐了起來。

這時候站在對麵的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的水江憐後嘿嘿的笑道:“看到了過去的這些往事之後,水江憐這其中的一切你都看明白了嗎?”

水江憐點了點頭道:“你想讓我為你做什麼事情?”

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的水江憐後反手拿出了一麵赤紅色的小幡丟道了他的眼前後說道:“我其實也冇有想讓你具體做些什麼,我隻是希望你可以將你學到的東西在你們霓虹國內將其發揚光大。”

這時候的水江憐看著自己身前的那麵赤紅色的小旗後抬頭看向了赤袍薑亦凡問道:“你是想讓我成為你進駐霓虹的跳板?還是想讓我成為你進入霓虹內部的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