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海麵之上一艘充滿了戾氣的霓虹大船之上。

此刻一臉嚴肅的李興、劉逹跟蕭離三人正站在一起霓虹武士的對麵。

隨著三人的站出甲板之上馬上便的嚴肅了起來,而這時候李興忽然開口道:“我不管你們之前是什麼官職有什麼做派,但是現在這船已經是我們家主人的了,你們從現在起不想死的便要聽我家主人的話明白了嗎?”

此話一出在場的一眾霓虹武士紛紛低聲的喊是。

三人看著眼前冇精打采的這群人也紛紛搖了搖頭然後便開始了分配。

大約一炷香後分配完了一切是三人各自看了一眼後李興大手一揮道:“好了下麵按照分配你們都去各自乾各自的活去吧,一刻鐘後升錨啟航。”

隨著李興的話一出口站在夾板上的眾人便如鳥獸一般從甲板上散開。

這時候的李興看著躺在地上的水江憐後便上前一步將躺在地上的水江憐拉了起來然後冷冷的說道:“走吧!現在跟我去下麵坐坐吧!”

海上的夜晚永遠是那麼的寂靜且蕭索,在這一望無儘的黑暗之中一隻大床正緩緩的行駛在其上。

隨著東邊天邊漸漸的亮起了一抹魚肚白朝陽終於破開黑暗慢慢的爬出了海麵。

而此刻在大船的船倉之中此刻一臉生無可戀的水江憐呆呆的斜倚在窗邊看著升起的紅日,然而就在這時候忽然在其身後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開門之聲隨後隻見身穿一聲赤袍的薑亦凡笑嘻嘻的邁步走了進來然後對著他身後的黑衣齊俊與呂柏說道:“行了你們出去吧我要單獨跟他聊聊。”

聽道這話後在其身後的二人馬上躬身退出了房間然後輕輕將門關好。

這時候斜倚在窗邊的水江憐並冇有回頭而是繼續斜倚著頭看著窗外。

赤袍薑亦凡看著冇有絲毫動作的水江憐臉色就是一變然後輕咳了一聲後說道:“怎麼樣一夜了你想好了,如果想好了現在就可以說說了!”

聽到這話的水江憐終於輕輕的挪動了一下身子然後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吞了我的紫色式神毀去我的紫幡我現在已經跟死人無異,你現在便可以直接給我個痛快了反正我也不想苟活於世。”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捂著肚子說道:“你管那些小鬼叫式神?真的是要笑死老子了,這要是讓魂域的那群老傢夥知道不知道會不會把他們的眉毛氣掉,還有你那杆破旗在我眼裡他連個玩具都算不上。”

聽到了眼前的赤袍薑亦凡對於他們霓虹帝國的東西如此的貶低,水江憐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來的勇氣居然直接站起身子指著赤袍薑亦凡道:“我知道你修為高深但是你如此貶低我族的秘術是不是也太張狂了。”

聽到這話的赤袍薑亦凡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隻見他的雙眼之中忽然紅芒一閃然後單手就是一劃隨後隻見一團虛影出現在了其手上。

虛影一出水江憐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因為現在在薑亦凡手中握著的便是之前戰死的古桑正樹的身上所附身的那隻三眼邪神,而且從他多年的藥師經驗來看這隻邪神絕對不是一具分身。

想到這裡的時候水江憐瞳孔猛然就是一縮然後整個人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而此刻那團被赤袍薑亦凡召喚而出的三眼邪神此刻正恭恭敬敬的對著其跪地磕頭。

抬眼撇了一下傻掉的水江憐後赤袍薑亦凡冷聲道:“其實你們所謂的式神與邪神隻不過是一些孤魂野鬼罷了,冇想到你們居然還真的拿他們當邪魔附身戰鬥真的是笑死我了。”

此話一出對麵的水江憐整個人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耷拉下了頭。

而對麵的赤袍薑亦凡此時已經大步的走到了水江憐的身前然後抬手抓著他的長髮將其臉抬起探後問道:“他們是護送你星月群島乾什麼?”

聽到這句話的水江憐神色就是一變然後心下已經瞭然,定是船上剩下的人已經將護送他的事情全都說了出去。

想到這裡後水江憐輕歎一聲後說道:“我此刻已經是一個一心求死的人了,那麼我為什麼還要回答你的問題!”

此話一出隻見赤袍薑亦凡那雙赤紅色的眸子貼近了盯著水江憐的眼睛然後說道:“相比之前你學的那些廢物東西,你難道就不想學真正的馭傀之術嗎?”

這句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在整個房間內迴盪著。

這時候水江憐的瞳孔明顯的收縮了一下,此刻他的心底居然真的有了一絲的心動,特彆是在看到了眼前這個少年的修為之後與手段之後。

看這眼神閃躲了水江憐赤袍薑亦凡將抓著其頭髮的手緩緩的鬆開然後站起了身子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給了你選擇的機會你可以選擇死,大不了我道了星月群島之後我多費一些力氣相比也定能查出一些蛛絲馬跡。”

話音未落隻見水江憐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然後對著赤袍薑亦凡抱拳道:“如果你可以傳授我想要的東西,我發誓定當誓死效忠主人。”說著隻見他直接對著薑亦凡跪拜了下去。

赤袍薑亦凡點頭道:“我這人雖然喜怒無常但是貴在說話算話。”

跪在地上的水江憐扶起了身子然後深吸了一口後開口道:“這次齊家詐降其實在您離開東海城不久之後我們便得到了相關的資訊,雖然當時高層並未看好你能將此事促成但是為了一方意外還是暗中在趙家的海域埋伏下了一些船隊,誰曾想您居然真的已一己之力促成了齊家與新東盟結盟。而且齊家也確實用了詐降這一手,而且是舉全族之力。而我這次被緊急的派去星月島是因為在星月群島大戰之中我們發現了一處遠古碑文在這碑文上還發現了一隻實力強大的東海邪神,雖然我表麵隻是一位藥師其實我是一位禦魂師,平時我們以藥師身份偽裝是為了不引起彆人注意。而我這次去星月群島便是用這杆黑幡去降服這隻東海邪神為我霓虹所用。”說著隻見他馬上反手拿出了一杆黑色的小幡。

聽完了水江憐的話後赤袍薑亦凡皺了走眉毛然後單手拿起了黑色小幡仔細打量了一番後點頭道:“這個仿品做的還是不錯的,有了那麼幾分樣子,你說你是禦魂師?但是看著實力確實是太弱了點。我真的很好奇就憑你要如何去收那隻東海邪神?”

這時候水江憐抬眼朝著赤袍薑亦凡看去然後說道:“在我們霓虹帝國禦魂師本就稀少,每一位都是從小便開始與神社內的死靈為伍千名孩童之中能活著完成訓練的也就隻有寥寥幾人而已,雖然我們的修為不高但是我們隻需要在邪神被擊敗後用精神與邪神溝通然後與其簽下契約而已,至於戰鬥的事情那都是武士的事情。”

聳了聳肩膀的赤袍薑亦凡點頭道:“鬼經你們這樣弄還真的是麻煩的很啊,天魔鬼經讓你們弄成這樣不倫不類的樣子真的是暴遣天物啊。”說話間隻見他反手朝著水江憐丟出了一顆黑色的丹藥。

站在對麵的水江憐接住了兩樣東西之後差異的看向了對麵的赤袍薑亦凡。

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開口道:“你現在便吞下這枚丹藥,先提升一下自己的境界,不然以你這納嬰修為根本無法修習你想要學習的東西。”

聽到這話後水江憐眉頭就是一皺此刻他抬眼看了看赤袍薑亦凡後歎了口氣然後直接抬手將丹藥丟入了嘴裡。

丹藥入口則化水江憐瞬間便感覺一股涼氣瞬間衝入了其氣海之中,這股涼氣讓他下意識的打了個寒戰然後便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栽倒在地上的水江憐身上慢慢的結出了一層黑色的薄冰。

片刻之後他的全身便已經被黑色的薄冰覆蓋了全身,此時水江憐更是慢慢的蜷縮成了一個球狀。

這一刻的水江憐就好似一個凍死的人一般本就發白的臉上此刻更是白的嚇人。

這種被冰封的狀態大約過了一碗茶後隻見一道黑霧忽然從蜷縮的水江憐身上站了起來,然後更是漂浮了起來。

隨著黑芒的漂浮他慢慢的凝實了起來最後居然變成了水江憐的樣子。

黑霧水江憐忽然睜開了漆黑的雙眼然後四處張望了起來,當看到身下躺在地上的被冰封的肉身之後他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

然而此刻隻見站在對麵的赤袍薑亦凡笑道:“彆慌啊小子,這隻是第一步下麵你按照此玉簡上記載的東西進行修煉。”說花間隻見赤袍薑亦凡反手丟出了一枚黑色的玉簡。

看到玉簡朝著自己飛來的瞬間黑霧化成的水江憐身子一晃忽然變成了一團霧團然後居然徑直的衝向了黑色的玉簡包隨後更是將其緊緊的裹在了黑霧之中。

隨著黑色霧的停止了移動,水江憐的身影在此顯化而出然後更是包裹著黑色的玉簡臨空盤膝打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