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小船的駕駛室中壓抑的氣氛讓房間中的幾人的神情都帶著一份愁容。

這時候盤坐在角落的呂柏在聽到李興的這番話後輕歎了一口氣後勸道:“東海之亂從霓虹帝國進入我們嗯東海開始這片東海便冇有了安生之地,你雖然十分惦念你的妻兒但是你想過嗎對於齊家而言你生你是妻兒纔可生,你死你的妻兒便成為了累贅他們隻會送你的妻兒去黃泉之下與你作伴。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不敢博上一博。”

李興搓了搓緊握的雙手然後猛然抬眼朝著眼前的三人看去,然後開口道:“那我就跟著兄弟幾人博上一搏吧。”

其他三人在聽到這話後臉色雖然依舊沉重但是卻是都暗自的鬆了一口氣,因為魔王薑亦凡在他們的心中實在是一塊永遠都無法搬開的巨石壓的幾人連呼吸都是那麼的艱難,但是現在四人終於搭成了一致的目標這塊大石終於不在用一個人去抗了。

就在四人盤算著未來的方向的時候,此刻回到了自己船倉的赤袍薑亦凡看了一眼黑衣齊俊後開口道:“你不用老是站在我門口,你認識在這船上有人有能力傷到我分毫嗎?冇事的話就去船上到處溜達溜達然後好好看著那四個小子。”

跟在赤袍薑亦凡身後齊俊在聽到這番話後身子隻是微微的一轉然後便繼續如木樁一般的站在了房門的旁邊,就彷彿剛纔的話他一絲都冇有聽進去一般。

輕歎了一口氣後赤袍薑亦凡索性擺了擺手然後嘟囔道:“算了你愛咋樣就咋樣吧真是一頭倔驢。”說著他便直接推門走進了屋中。

伴隨大門吱嘎一聲打開,屋子裡麵忽然撲出了一團熱情似火是嬌軀。

這嬌軀一把便轉入了赤袍薑亦凡是懷中一對細長的雙腿更是直接環在了其要腰間,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嬌羞的喘息聲,然後這副身子便開始在赤袍薑亦凡的身上摩挲了起來。

而緊緊的抱住的赤袍薑亦凡微笑著看著在不停扭動的中年美婦嘴角漏出了一抹邪魅至極的微笑但是隨後便直接一頭栽道了大床之上。

隨著二人落入床上輕撫在床頭的兩片薄紗清帳也慢慢的滑落了下來,隔著清帳隻見二人臥榻之上頓時春光一片,片刻之後女子歡愉的喘息之聲便飄出了清帳之中。

此刻正在船倉一樓盤膝打坐的紅姬耳邊也漸漸的傳出了樓上那曼妙的聲音,在聽到聲音之後紅姬的臉色就是一凝然後睜開了雙眼朝著她的正樓上看去,那眼神之中居然透露出了一身隱藏不住的殺意。

一夜小舟孤獨的行駛在蒼茫的大海之上,午後的陽光照在海麵之上泛起了層層耀眼的波光。

然而就在這時候忽然在小船的右側前方忽然一隊掛著一隻奇怪旗子的戰船分隊忽然朝著小船的方向全速的駛來,這時候負責瞭望的水手在看到了船隊之後馬上對著甲板上的人高喊道:“右側出現敵情!右側出現一隊不明戰船。”

此話一出站在夾板上的李興的麵色就是一變,然後馬上一個縱身飛向了空中然後朝著右側看去。

隻見此刻在小船的右撤五六艘戰船依然就要快要達到近前。看到這一幕後李興俯身衝回了小船之上然後搖響了警鐘。

隨著急促的警鐘聲音響起之後,船上的水手紛紛聚集到了甲板之上每個人的手中都拿著兵器顯然是已經進入了一級戰備的狀態。

而且這時候除去控製著船隻的老頭蕭離外另外的三人也已經齊齊的站在夾板之上。

這時候李興看著呂柏一眼後輕聲的問道;“需要去叫那個人嗎?”

呂柏沉思了片刻之後傳音道:“一會看情況而定,如果是我們自己便可以解決的掉了就不用去通知那位,如果我們搞不定的話不用通知他也會知道。”

李興在聽到了這話後也是點了點頭然後對著身後的水手數道:“前麵的有五六艘戰船想要活命的就跟他拚了,否則大家誰都彆想活著。”

十幾個水手各自互相看了一眼後臉上都漏出了一抹狠辣之色,現在常年在海上當水手早就有了這份心理準備。

然而就在說話的時候對麵的一隊戰船依然出現在了船上眾人的視野之中。

而在控製室中的蕭離更是直接調轉船頭徑直的朝著對麵船隊駛去。

隨著兩方的逐漸靠近,這時候在對麵的那隊戰船之上忽然射出了三顆元氣炮,這三顆元氣炮如同三顆絢爛的花火一般急速的射向了孤零零的小船。

這時候隻見蕭離猛的將小船一個左滿舵,小船硬生生的橫在了海麵之上,而那三顆元氣炮則是在小船的四周爆炸了開來,洶湧的元氣波動激起了層層的波浪使得小船開始劇烈的搖擺了起來。

在這三顆元氣炮之後隻見對麵的船隊之上十幾道遁光紛紛沖天而起,而後更是齊齊的朝著小船衝殺了過來。

站在夾板之上的呂柏在看到了對麵已經率先選擇了進攻之後便笑著看了身邊的李興與劉逹一眼後說道:“走我們去會會這群霓虹的修士。”

話音一落隻見三人紛紛躍起然後化成了三道精芒衝向了那十幾道遁光。

而此刻在對麵的一艘中型戰船之上一個穿著武士鎧甲的中年漢子看著小船之上飛出的三道遁光後笑嘻嘻的說道:“這小船定是齊家在上個島嶼收尾的小船,真是可笑在這大海之上他們這艘隻有三名修士的小船居然也敢大搖大擺的行駛在這片海域之上真的是找死,正好讓我們給他們好好的上一課。”

鎧甲漢子說完這話後一位白袍少年抬眼看了那三道遁光之後皺眉道:“這齊家假意與我們結盟卻搞出了這麼一手,看來定是跟那東海新盟取得了聯絡,而且我看著三人的修士好像並不簡單,古桑正樹副將你可不要大意。而且這趟你的是任務是將我安全的送到齊趙交界,其實我感覺我們大可不必理會這隻小船。”

此話一出一旁的古桑正樹臉色頓時就一變然後沉聲說道:“隻是一艘齊家的落單的小船順手便可將其碾壓,水江憐藥師你大可方向我定不會耽誤您的的。”

水江憐在聽出古桑正樹言語中的一分不滿後也隻能輕輕的搖了要頭然後對著自己身後的兩個身穿白色武士鎧甲的麵具男子說道:“走吧我累了我們回去吧。”

兩位麵具男子點了點頭然後三人便不在去理身邊的古桑正樹而是轉身朝著船倉走去。

等到三人走後古桑正樹低聲罵道:“巴嘎!一個小小的藥師而已還想在我麵前指手畫腳要不是因為那麵有急事需要你,老子豈會單獨帶著一隊人去護送你回去,離開了前線老子的軍功這一下又要少不少。”

站在古桑正樹身後的兩個近衛武士在聽到自己家副將的話音後連忙迎合道:“確實啊在以前彆說一個藥師,就算是軍師也的給我家副將幾分薄麵。”

聽到這話後古桑正樹的麵色終於好看了幾分然後繼續朝著天空中看去然後笑道:“這齊家原本以為來個詐降便可以全身而退然後跟我打個閃電戰,可惜了這群東海蠻族還是低估了我們的霓虹帝國的實力。”

隨著中年漢子哈哈大笑了起來。此刻站在他的身後兩個近衛也紛紛說道:“可不是嘛!他們是萬萬冇想到我們早就在趙家海域埋伏下了大量的兵力,這回他們算是踢道鐵板了。”

就在這時候之前還有說有笑的古桑正樹臉色忽然就是一頓然後臉色就是一變。

因為就在剛纔說話的瞬間自己派出的那十幾名化丹修士居然在對麵的三人麵前都冇走上一個照麵便紛紛被斬滅在了當場。

十幾名化丹修士雖然並不算什麼但是讓他冇想到的是區區一艘不起眼的小船之上居然有三位修為高深之輩,那這隻船就必定大有隱情。

想到這裡的古桑正樹隱藏的臉色忽然浮現了一抹冷笑然後對著身後的二人說道:“事情開始慢慢的變的有趣起來了呢,吩咐下去每艘船派出一位納嬰修士去跟這三人好好玩玩,然後在派出一隊人從兩側偷偷的迂迴道小船的兩側然後上船去看看。”

話音一落隻見他身後的二人馬上一人拿出了一塊獸骨然後開始往其注入元氣,片刻之後隻見六道身影破空而起然後朝著對麵的三人撲去,而後更是有兩隊人們兵分兩路朝著小船迂迴而去。

而此刻站立在空中的呂柏三人正在收刮這十幾位化丹修士的財物,劉逹笑道:“老大冇想到這群霓虹人不咋地了一個照麵便被我們滅了個乾乾淨淨。”

李興也是點頭道:“估計他們做夢都冇有想到我們這樣一艘破船之上居然有陰神修士,如果按照這個態勢我們這回可以狠狠的賺上他一筆。”

聽著二人的對話呂柏則是皺眉道:“你們想冇想過我們為什麼會在這片海域遇到霓虹國的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