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山洞內,正對峙著一人一屍。

此刻在苦想對策的薑亦凡心裡輕歎一聲單手一指小尺飛向了對麵鐵屍。

而鐵屍見小尺飛來居然不躲不閃,徑直的衝向薑亦凡,完全無視了小尺的攻擊。

隻聽的叮叮之聲響起,小尺擊打在鐵屍身體上就如同碰到了精鐵般被彈飛開去,而鐵屍身上連一到白痕都冇有留下。

眼見陰森的鐵屍抬手之間已經到了麵前,薑亦凡連忙運起靈氣硬抗這一擊了。

鐵屍臨近乾枯鋒利的手抓,猛的向薑亦凡的麵部抓去,下手之狠辣連薑亦凡也為之一愣。

電光火石之間那容的這一絲的分心,雖然他勉強的往右側橫飛了一小段距離躲過了頭部要害,但是左扯肩膀被鐵屍抓個細碎。

鮮紅的血摻雜著破碎的骨頭碎片噴射的薑亦凡一臉,專心刺骨的痛,讓他麵色一先是一陣漲紅隨後被一片慘白所代替。

避走到一旁的薑亦凡,單手按在被抓爛的肩膀上,運轉元氣先為自己的傷口止血。

元氣運轉肩膀傷口噴灑出的鮮血瞬間被其止住,心中想道:“這鐵身體堅硬程度居然超過了中品法器,而且速度極快,在這狹小的空間能相與之周旋的餘地都冇有,而且控製他之人處處殺招,這纔是一個照麵他就被費掉了一臂,二人之間的差距之大已經不是現在他用計謀可以彌補的了。”

心中年頭一閃而過,強上是早死,那就隻由逃遁了。

想到此處的薑亦凡強忍著劇痛薑亦凡往後飛推而去,右手一招被彈開不遠的小尺嗖的一聲飛向他的身前。

隻聽鐺的一聲,鐵屍那鬼魅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不急多想下薑亦凡隻能用小尺硬擋了這橫少來的一擊。

這一擊的力道十分的巨大,他給其重重的甩到了石壁之上。

薑亦凡張口狂吐了兩口鮮血,腦中焦急的問著老龍:“怎麼樣,這東西你感覺精神攻擊會有作用嘛?”

無良老龍出奇的冇有調侃他答道:“這屍體內我居然感受不到一絲神識與元氣,應該是被人以秘法控製著,而我的精神攻擊手段,是針對其靈魂與神識,估計這回夠嗆了。”

聽完老龍的話後薑亦凡忽感今天的事情還是自己太大意了。

退心已起的他,用儘全身的元氣閃向了石洞深處。

薑亦凡的身法雖快,但是鐵屍的速度明顯更勝一籌。

就見其左抓一抓將急速後退的薑亦凡釘到了洞壁之上,右爪猛的向前對著薑亦凡的丹田處重重的抓了下去!

陰森鐵屍的鐵抓在距薑亦凡丹田不足一尺處被薑亦凡的小尺擋住,咣的一聲巨響,小尺上隱約出現了幾條裂痕然後被鐵爪擊飛了出去。

血祭的小尺被差點被這一擊毀掉,薑亦凡腦中嗡的一生巨響張口又吐出一口帶著內臟的鮮血,整個人被捲曲的釘在石壁之上。

一擊之後陰森鐵屍並冇有進行追擊,而是慢悠悠的來到薑亦凡身前咯咯笑道:“怎麼樣啊小子,把秘術跟鑰匙交出來吧,我給你個痛快的死法,不然我就先一根一根敲碎你全身的骨頭,讓你儘情的感受一下那專心的痛。”

此刻的薑亦凡雖然全身劇痛但是頭腦卻是無比的清醒,心裡發狠暗自運起了對付冰鵬時候的用的那招,現在唯一能用的左手一招拿出了那枚鑰匙隨手的丟掉到了地上。

嘴裡沙啞的說道:“放我一條生路,這是鑰匙,秘術是我無意間得到的給你便是!反正我後對我也是無用,你靠近些我把這秘術口訣告知與你!”

鐵屍枯槁的臉上好似閃過一絲喜色瞬間就消失在黑夜中。

隻見鐵屍身子慢慢的往薑亦凡身前悠悠的靠去,而薑亦凡此時也好似放棄一起抵抗一般張嘴視乎要說些什麼。

忽然間薑亦凡嘴裡吐出三個字:“幹你孃。”

隨著聲音的吐出用出了身上最後一絲力氣。

丟掉牌子之後就一直在掐訣的左手掌心的金色掌印重重的打在了鐵屍的麵門之上。

隻聽哢吧一聲原本無法撼動的鐵屍,在被這脫手甩出的一掌打的倒飛出去,飛在半空的鐵屍雙腳一用力硬生生的在飛出半米多後站穩了身子。

原本被釘在石壁的薑亦凡身子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鐵屍慢慢抬起了頭,原本那綠油油的眸子現在隻剩下了一隻,左麵的半邊臉已經被剛纔那一擊全部打爛。

而鐵屍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樣嘴裡還在不斷的發出咯咯的聲音,隻是一個閃身便回到了薑亦凡的身前。

癱坐在地上的薑亦凡根本未來的急做任何反應,隻感覺一隻鐵爪直奔他的丹田擊去。

薑亦凡隻覺胸前一涼,然後腹部傳來刺骨的疼痛,想來是他的丹田已被這鐵屍給破開了。

想到這他反倒有了一絲釋然心想道:“我可以去見過世的父母了嗎?如果龐彪也不幸遇難,我在見到他應付怎麼跟他道歉呢!還有那個讓我難忘的夢!一切就此結束了!”

此時鐵屍乾枯的手已經彈入了薑亦凡的丹田內,然後狠狠的一抓想就此毀去他一身的修為,變故突生原本停留在薑亦凡丹田那枚蓮心忽然精光大發,絲絲閃電如怒龍般射向四周,鐵屍枯瘦爪子被彈出了薑亦凡的體內。

這時隨著剛纔薑亦凡衣服破碎後掉落出的一張破舊符紙從其被扯破的衣服裡掉落到了他的身上!

一股薑亦凡的鮮血濺射到了這張老舊符紙上麵,將其染紅了一大塊。

忽然血紅的符紙亮了起來,無數金色的符文跳出符紙,猶如繩子般捆在鐵屍身上,鐵屍就其捆子居然猶如被定身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而剛被刺激的蓮心也發出一道彩芒射向了再薑亦凡神識裡的那團魔焰,魔焰被彩芒一照也變的活躍了起來,一道一道的細火衝出他的眉心包裹了他的全身,而距離他很近的鐵屍體也沾染到了一絲魔焰,隻聽哢哢哢的幾聲傳來強大如鐵屍這般也隻抵擋了魔焰片刻,那堪比中品法器的身子瞬間就被化成了一地黑灰。

魔焰遍佈到薑亦凡全身,當燒到他身下鑰匙的時候忽然停頓了一下!隨即部分魔焰雀躍著鑽如了鑰匙。

鑰匙被魔焰侵入後發出了悠悠藍光,然後一閃便帶著薑亦凡消失在了虛空中。

一切都在刹那間完成,重傷的薑亦凡隻看到那破爛的符捆子鐵屍之後便失去了意識被帶到了未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