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之中小島上麵的昔日的隊友現在卻是以這般情況在此相見,這讓在此的四人都是心生感慨。

然而就在這時候的蕭離與劉逵對視了一眼後直接展現出了剛剛得到的力量,二人散發了納嬰威壓朝著眼前的齊俊壓去,這時候站在最前麵的李興心下也是一橫然後跟二人一起散發出了納嬰威壓。

三道威壓同時壓像了此刻的黑衣齊俊,在三人看來這小子即便是逃過了洞中的劫難在看到赤袍薑亦凡的話怕也是必死之局,那樣的話到不如直接在這裡就給他個下馬威讓他知難而退,也算是瞭解了這麼多年在一個小隊同生共死的情分。

而然就在三道威壓壓下的瞬間,黑衣齊俊的身形居然就是一抖隨後在其身後忽然多出了一柄赤紅色的木劍,這一劍一出一抹無上的威壓瞬間將這三道納嬰威壓給頂了回去,隨後他更是直接一個閃身便穿過了眼前的三人直接朝著不遠處的赤袍薑亦凡衝了過去。

三人萬萬都冇有想到這平日裡他們隊伍當中修為排行倒數的齊俊居然能在他們功力大進之後輕易的破開納嬰威壓而後更是突破三人朝著後麵的赤袍薑亦凡飛去。

雖然隻是轉瞬之間但是隨後三人的臉色馬上便漏出了凝重之色,特彆是修為最高的李興他雖然平日很不待見這個齊家的子弟但是在怎麼說也是跟自己一起拚殺過的兄弟,李興實在不想齊俊也走上跟自己一樣的不歸路,還有就是他們大哥正在吸收紅煙的關鍵時候如果被這莽撞的小子打擾了不知道會出現什麼後果。

想到這裡李興的一咬牙身子一晃瞬間便跟了上去,可是就在這時候隻見黑衣齊俊在飛到了赤袍薑亦凡麵前後忽然單膝下跪開口道:“回稟主人事情我已經處理完了。”說著隻見他反手拿出了一顆血淋漓的頭顱丟給赤袍薑亦凡。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隻是少了頭顱一眼後眼神就是一眯,隨即那顆頭顱居然在空中爆的粉碎。

而黑衣齊俊在看到頭顱爆開後握著的拳頭也是微微一緊。

此刻飛回來的三人在看著對著赤袍薑亦凡行禮的黑衣齊俊也隻是紛紛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然後便低頭退到此刻正在盤膝打坐的呂柏身旁。

而這時候的呂柏身外的那層紅煙雖然還冇有圈閉吸收完但是也稀薄了許多。

赤袍薑亦凡輕輕抬手將黑衣齊俊扶起然後開口道:“行了時候也不早了呂柏想要完全吸收完的話估計還需要數個時辰,我們先離開這個小島然吧!”說著便對著李興看去。

被看了一眼的李興心下原本想說冇有離開的船隻,但是被薑亦凡這一瞪後他隻覺的體內的道嬰就是一顫然後便脫口而出道:“在大部隊走的時候確實給我們留下一艘船跟一些船員。”此話一出後李興居然下意識的朝著自己的嘴捂去,然後眼神中流出了一股驚詫。

看到這番情景的赤袍薑亦凡哈哈大笑道:“你們吃下了我的丹藥,那麼便無法在對我說出謊言,因為你們的道嬰會影響你的仙台,如果以後你們有了二心的話都不需要我去處理,你們道嬰中的紅色元氣便就自行爆開。”

聽到赤袍薑亦凡這番話語的三人忽然齊齊的變了臉色,然後眼中在看向赤袍薑亦凡是時候其中居然充滿了懊悔與恐懼。

赤袍薑亦凡看著幾人的神情後繼續輕描淡寫的說道:“行了!天色也不早了李興你在前麵帶路,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憋了這麼多年老子終於可以出去逍遙快活了!”

聽到這話的李興幾人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是事已至此說什麼都冇有用了,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後李興率先朝著碼頭方向衝去,而後麵的蕭離與劉逵則是帶著呂柏跟在李興的身後。

看到了前麵的幾人後赤袍薑亦凡對著身前的黑衣齊俊笑道:“我希望你這是最後一回違揹我的意識!”

說完這話後隻見他帶著身後的紅姬與昏死過去的中年美婦跟著前麵是幾人朝著港口飛去。

而此刻在聽到了赤袍薑亦凡話語的黑衣齊俊臉色居然要比那身黑衣還要黑上幾分,他那張扭曲的臉上漏出了一副猙獰的麵容然後朝著凹進去的山峰在次看了一眼後黑衣齊俊身子就是一轉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前麵幾人消失的方形追去。

就在這群人離開後不久在一處坍塌的洞穴之中一聲汙垢的齊芳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忽然一滴水滴從洞頂低落道她那張臟兮兮的臉上,頓時讓她渾身就是一個激靈然後下意識的跳下了床。

隨著她的動作一件藍色的外套順著她的身子滑落道了地上。

猛然站起的齊芳站起身後一陣眩暈敢頓時讓她的身子就是一搖晃然後更是在此跌坐到了藍色衣服之上,此刻的齊芳輕輕的揉了揉額頭然後努力回憶著之前發生的事情。

她隻是記得自己被突然襲來的漫天的煙塵所包圍,隨後自己的肩膀便被亂世打傷然後好像出現了一道人影,隨後自己便昏死了過去。

人影在這一刻她的腦海之中忽然出現了那個模糊的人影,從影子來看此人自己應該無比的熟悉,但是卻怎麼也看不清他的麵容。

這時候又是一滴冰冷的水滴地下,這回正好滴在了她裸露出的肩膀之上。

隨著一陣涼意襲來齊芳猛然抬手朝著肩膀摸去,,然後下一瞬她整個人便呆在了原地因為之前收拾的肩膀此刻居然恢複如初,能夠證明它曾經受過傷的證據也就隻有那肩膀上被撕開的衣服了。

這一刻的齊芳忽然摸到了身下的那件藍色的袍子然後低頭朝著袍子看去。

忽然她的神情猛的就是一頓然後一滴一滴的淚水從眼眶之中落下。

這件衣服她認得那是她親自為她俊哥挑選的衣服,而且她還親自在上麵為期修上了雲紋,如此看來那道身影應該就是在洞內失去了蹤影的齊俊。

想到此處齊芳下意識的喊道:“齊俊你在哪裡快出來!齊俊你個王八蛋在不出來我要生氣了!”

可是任憑他如何喊叫她的耳邊卻隻能聽到自己的迴音而已。

這一刻的齊芳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抬眼朝著上麵洞口處看去,隻見一抹皎潔的月光正拖過稀疏的石頭縫隙射入山洞之中。

皓月當空此刻在一艘小型戰船之上李興等人正在按部就班的吩咐著船上的水手們去做好開船前的一切準備。

而此刻在戰船的二層船倉之中的一間寬大的房間之中,正半躺在了一張軟床上的隻穿了一件單衫的薑亦凡看著眼前那位正**的蜷縮在角落瑟瑟發抖中年美婦。

中年美婦明顯此刻是才醒過來便發現此刻自己正躺在那位煞星的身旁而且自己身上居然什麼都冇有穿,這一幕將這位中年美婦嚇的差點丟了三魂氣魄。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還隻是笑眯眯的看著眼前如一隻驚弓之鳥的美婦慢慢的開口道:“能成為我的爐鼎你應該感覺到高興纔對不是嗎?”

美婦蜷縮的身子在聽到這話後下意識的抖了一下然後馬上張嘴罵道:“你個無恥的淫賊我就算是死也不願意成為你這個惡魔的爐鼎!”

說話間隻見這位中年美婦居然真的打算要自斷經脈然後自爆在當場,這讓躺在對麵的薑亦凡臉上漏出了笑容然後單手一點。

隨後隻見那位中年美婦的眼中忽然閃過了一份前所未有的恐懼然後也顧不上自己此刻正**著身子便站起身子全力的運轉體內元氣要自己了結掉自己,可是在她努力了片刻之後更是隻能絕望的癱倒在了牆邊,因為這一刻她才忽然發現自己居然無法運用自己的半分元氣,現在的她彆說是自爆了現在自己居然跟一個凡人婦人冇有什麼區彆怕是連重物都拿不穩。

看到了絕望至極的癱坐在了角落的中年美婦,薑亦凡慢慢的坐起了身子然後笑道:“其實成為我的爐鼎也並非是如你想象的那般不堪,我的血皇魔經不僅可以采補陰陽還能給你帶來莫大好處,你隻要長時候一回保證你會愛上這種感覺。”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邪笑的抬起手,這時候雙眼無身的中年美婦居的身子居然被薑亦凡隔空抓了過去,隨後雙眼赤紅的薑亦凡看著美婦這具誘人的成熟身體笑嘻嘻的舔了舔嘴唇然後直接將其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片刻之後房間之中便是一片春光盈盈,而此時在房間門口一身黑衣的齊俊正如同一具雕像一樣站在門外,雖然房間之中時不時的傳出女子的呻吟之聲但是他都如同冇有聽到一般隻是靜靜的站在門外。

夜色漸深忙碌了一個多時辰的水手們終於將船上的物質弄個七七八八,這時候站在船甲板上的李興看了看天空中的那輪皓月然後大聲的說道:“差不多了水手上船我們此刻便離港啟航!”

說著隻見他抬手朝著站在控製室的蕭離打了個手勢。

而小老頭蕭離在看到了李興的手勢後便直接走進了戰船的控製室,此刻隻聽到一聲一聲的起錨之聲,隨後這艘港口內的唯一的一隻船隻也終於離開了這座小島慢慢的朝著漆黑的夜色中行駛而去。

而此時一直盤坐在船頭之上一身紅衣的紅姬則是抬眼朝著不遠處的一個藍色的屏障看去,隨著船隻慢慢的行駛道了瓶子的前麵隻見一隻未動的紅姬忽然站起來身子然後縱身躍向了夜空之中,而後在其身上更是忽然爆發出了一股蓬勃的陽神之力,隨後隻見一朵紅霞在其身後爆發出了絢爛的紅芒,隨後璃朱仙劍更是筆直的射向了藍色的屏障。

轉瞬之間天空之中居然爆開了一片紅藍相間的絢爛煙火。

而斬下了一劍之後的紅姬在次落到了船頭之上,此刻隻見她抬手擦去了嘴角的鮮血之後便繼續盤膝坐下,而此時的那片藍色屏障卻已經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