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將落,夜幕已經悄然的慢慢爬上了天空此時在這偏遠的小島之上。

瘦小老者話一出口他馬上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是明細在這個情況下他的動作已經顯得的十分的多餘了,這時候的呂柏馬上眼中帶上了一絲不敢相信的說道:“你的畫像我們都看過的,但是你的這般模樣與氣質!”

還未等呂柏將話說完,此刻對麵的赤袍薑亦凡笑嘻嘻的拿掉了帶在都上的帽子然後那雙赤色的瞳孔馬上變成了黑色。

隨著帽子被打開在此的幾人都被驚的長大了嘴巴,雖然在氣質上他跟之前玉簡內的那位攪動了東海風雲的最年輕的大丹師薑亦凡不太一樣,但是這張臉卻是跟那玉簡內的一模一樣。

這時候呂柏下意識的說道;“你是薑大丹師?”

赤袍薑亦凡看著眼前呂柏的神情臉上流出了笑容道:“對我便是東海太子大丹師薑亦凡,而我的最後一個問題便是你們幾人願意成為我的麾下嗎?”

聽到這話的呂柏張大嘴巴道:“什麼讓我們成為你的麾下?這樣我們豈不是要背叛齊家!”

赤袍薑亦凡麵帶微笑的看著對麵的幾人然後說道:“背叛談不上吧,未來這片東海都將是我的你們隻是早一些歸順我而已,還有我這個問題並非是在征求你們的意見而讓你幾個在生於死隻見做出選擇。”

說著隻見赤袍薑亦凡的臉色那抹笑容開始漸漸的變的詭異了起來。

隨著詭異的笑容出現之後除去昏迷過去的那箇中年美婦外其他幾人的身上忽然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讓這一刻的他們瞬間便透不過氣來。

生存還是死亡,就在這一瞬幾人的心下都在迴盪著這個簡單確也十分複雜的問題。

就在問題提出的瞬間瘦小老頭直接開口道:“我本來就不是齊家之人跟隨誰都是跟,而且眼下我要跟之人要比那齊家強上百倍萬倍,小人蕭離願意追隨在主人身旁。”

一旦有人開頭那麼剩下來的事情就明顯要輕鬆了許多黑袍中年男子也馬上抱拳道:“小人劉逵願意追隨主人!”

在這二人表達態度之後便朝著精壯漢子與呂柏二人遞了遞眼色。

雖然看到了同伴投來的目光但是這時候的二人還是沉思著。

就在這時候赤袍薑亦凡忽然抬手一隻手慢悠悠的伸出三根手指笑道:“現在你們還有三百息的時間考慮,過了整個時間我便默認你們選擇了誓死效忠齊家。”

此話一出在場的呂柏與那精壯的漢子的臉色就是一變隨後那精壯漢子焦急的開口道:“其實我們的死活並不打緊而且我李興也想要追隨強者,可是我們一家老小現在全在齊家遷移的船上,如果我們背叛了齊家隻怕是我們一家老小就會無法活著下船。”

說完這話後赤袍薑亦凡聳了聳肩膀後說道:“既然這樣你大可以犧牲自己嘛!我並冇有逼你非要選擇歸順與我不是嗎?”

這番話說的輕描淡寫不帶半分感情聽在李興耳中卻是那麼的沉重,他隻是輕輕歎了一口氣就要開口的時候站在他身邊的呂柏忽然抬手攔住了他的身子然後對著赤袍薑亦凡鞠躬道:“我們二人願意歸順您的手下,還請大人善待我們兄弟幾人。”

看到這番姿態的呂柏赤袍薑亦凡點了點頭後笑道:“這樣便對了嘛!但是你們四人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齊家都是怎麼培養私兵的居然搞的這麼糟糕,就你們這樣的就算是旁我跑腿的資格也不夠啊!”

聽到了赤袍薑亦凡言語中**裸的挖苦後在場的幾人的頭都不自覺的慢慢的低了下去,因為他們的心中也明白此刻站在自己麵前的薑亦凡確實有說出這種話的資格。

說完這話後隻見赤袍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四顆赤紅色的丹藥甩手便丟給了四人然後說道:“我這裡有幾顆丹藥可以幫你飆升一下修為。”

隨著四顆赤紅色的丹藥落入四人手中之後四人的臉色便都是一黑,然後更是私下朝著對方看了幾眼,這一刻他們都明白了這顆赤紅色的丹藥不隻是提升修為這麼簡單,這東西必定是眼前之後未來控製知道的關鍵之物。

但是現在既然事情都已經道了這個地步這赤紅色的丹藥已經不是幾人想吃便吃不想吃便可以不吃的。

這時候隻見小老頭蕭離率先一仰頭將赤紅色丹藥丟如了最後然後更是一口吞下,然後隻聽到他的喉嚨中傳出了咕嚕一聲赤紅色丹藥就這樣被其一口吞入了腹中。

就在蕭離吞下赤紅色丹藥的瞬間隻見他的身上馬上飄出了一股赤紅色的煙氣,隨後蕭離更是瞪圓了雙眼張嘴發出了一聲悶哼。

看到這一幕的其他三人臉色都是一變然後紛紛來到蕭離的身邊,悶哼之後的蕭離馬上閉目盤膝打坐了起來。

而他身體外麵的那團赤紅色煙氣則是慢慢的被其吸回了身體之中。

就在赤紅色的煙氣全部被吸入的瞬間在他的身上一股納嬰的氣息瞬間爆發了出來,此刻隻見在蕭離的氣海之中一尊赤金相間的道嬰正靜靜的盤坐在其中。

道嬰一成盤坐的蕭離便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然後張嘴吐出了一濃鬱的濁氣。

這時候站在他身邊的三人在看到這一幕後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要知道這蕭離之前隻是化丹初期巔峰,冇想到在吃下了赤紅色的丹藥後居然直接踏入了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納嬰境界。

看到了結果的劉逵二話不多的也將赤紅色丹藥丟入了嘴裡,吞下之後之前的情景在此出現在了幾人眼前,紅煙縹緲虛無這劉逵原本就已經是化丹中期巔峰在吸收了紅霧之後修為更是直接邁入了納嬰中期。

同樣是吐出了一口濁氣劉逵站起身子然後開心的揮舞了幾下自己此刻那充滿了力量的拳頭然後對赤袍薑亦凡跪拜道:“謝過少主賜予小人丹藥,小人甘願為主人赴湯蹈火。”

蕭離看到了李逵的舉動也馬上單膝跪地大聲的說道:“小人蕭離也甘願為主人赴湯蹈火。”

得到了天大好處的二人此刻已經將眼前的薑亦凡視作神明。

而此刻剩下的二人則是互相看了一眼後呂柏對著李興說道:“選擇了就認命吧至於家人隻有我們活著才能想辦法救出,我們死了家人也註定不能善終。”

聽到這話的李興也是點了點頭隨後二人同時吞下了赤紅色的丹藥。

丹藥入口這二人跟之前的二人狀況差不過,但是此刻呂柏身上的紅煙確是明顯要比那幾個人多上不少。

片刻之後率先吸收完了紅煙的李興慢慢睜開了雙眼,此刻納嬰後期的強大修為讓他那本就強壯的身上散發出了一抹力量之感。

吐出了濁氣的之後李興站起了身朝著旁邊看去。

而這時候的呂柏身外的紅煙居然久久不散也不滲入其體內,此刻的三人看著他們大哥的這番情景心下都是一緊,然後齊齊的抬眼朝著不遠處的赤袍薑亦凡看去。

這時候的赤袍薑亦凡隻是笑眯眯的看著盤膝而坐的呂柏然後忽然扭頭朝著塌陷下去的大山看去。

這時候隻見一道黑色的身影正朝著一群人處衝來,三人之中李興率先看清來人臉上頓時一驚然後朝著來人衝去,在看到了李興動作的蕭離與劉逵也不敢耽擱也跟了上去。

這時候隻見那道黑影在看到了迎麵飛來的三人後也是一愣然後忽然冷冰冰的開口道:“你們怎麼還在這裡?冇有跟大部隊走嗎?”

這時候在頭前的李興看著黑衣齊俊眼神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感覺然後開口道:“你居然還活著?罷了罷了!現在說這些也冇有任何意義,眼下的情況我勸你還是快些離開吧!你要是執意去前麵的話怕是十死無生。”

黑衣齊俊聽到這話後臉色就是一愣然後搖頭苦笑了一下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遲了,彆擋道我讓我過去!”

聽到這話後三人的神情就是一變然後皺著眉頭心下泛起一陣苦澀但是還不知道該說些。

然而就在這時候的蕭離與劉逵對視了一眼後直接展現出了剛剛得到的力量,二人散發了納嬰威壓朝著眼前的齊俊壓去,這時候站在最前麵的李興心下也是一橫然後跟二人一起散發出了納嬰威壓。

三道威壓同時壓像了此刻的黑衣齊俊,在三人看來這小子即便是逃過了洞中的劫難在看到赤袍薑亦凡的話怕也是必死之局,那樣的話到不如直接在這裡就給他個下馬威讓他知難而退,也算是瞭解了這麼多年在一個小隊同生共死的情分。

而然就在三道威壓壓下的瞬間,黑衣齊俊的身形居然就是一抖隨後在其身後忽然多出了一柄赤紅色的木劍,這一劍一出一抹無上的威壓瞬間將這三道納嬰威壓給頂了回去,隨後他更是直接一個閃身便穿過了眼前的三人直接朝著不遠處的赤袍薑亦凡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