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內院的上空此刻一群齊家的嫡係子弟正聚攏在一起,而此刻隨著剛纔的兩巴掌之後齊煥已經徹底將此刻齊弘延的囂張氣焰打的絲毫不剩,這時候有些看不下去的齊弘盛抱拳道:“長老我五弟齊弘延知道錯了,還請長老看在同為齊家的份上手下留情!”

這時候黑著臉的齊煥扭頭看向了此刻幫這齊弘延打圓場的齊弘盛然後在牙縫裡擠出了六個字:“一便去呆著去!”

聽到這話的齊弘盛臉上也稍微有些掛不住,但是他哪裡知道此刻的齊煥是在救他這個冒失的五弟的命啊!

就在齊弘盛還想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天空之中此刻落下了一道霞光,隨著霞光的出現後隻受手中拄著一根龍頭柺杖的枯樺老祖出現在了幾人身前。

這時候眾人紛紛對著枯樺老祖行禮道:“拜見枯樺老祖!”

而此刻之後站在不遠處的紅纓仙姬與薑亦凡冇有對著枯樺老祖行禮。

禮畢之後隻見好似受了多大委屈的齊夏柔眼中含淚的衝道了枯樺老祖的身邊道:“老祖你要為夏柔做主!”

而就在這時候薑亦凡則是對著枯樺老祖抱拳道:“晚輩見過前輩!”

簡簡單單的一句瞬間讓此刻齊夏柔的臉色就是一變,雖然她平日被寵溺的嬌慣切蠻橫,但是她卻是並非一個恃寵而驕的人,從她自己的自己的特殊體質之後便被枯樺老祖看中帶在了身邊悉心調教,可以這樣說枯樺老祖就是按照培養接班人一樣在培養著齊夏柔。

而這齊夏柔也是爭氣在她這般年紀便已經踏入了納嬰,已經狠狠的其他同輩之人甩在了身後,而這些除去體質之外便是她聰穎的頭腦跟加倍的苦修!

可現如今她聽到了薑亦凡的這一句話後便明白這個薑亦凡這個人對於齊家來說絕對不是一般的客人那般簡單,於是她的大眼睛就是一轉然後將之後的話全部嚥了回去之上繼續說道:“老祖此人居然偷入陰風樓看我練功!”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忽然開口打斷道:“這位姐姐不好意思我要糾正一下,我並非是偷入我能到這裡完全是齊煥長老帶我來的!”說著便看向了齊煥。

這時候的臉色恢複了一些的齊煥在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下意識的看了枯樺老祖一眼後說道:“薑大丹師說的冇錯確實我將其帶到了這間彆院的。”

在場的人在聽到薑大丹師這幾個字後表情那叫一個千奇百態,雖然這群人常年都在閉關但是前幾天的東海城之亂他們還是多少有些耳聞的,但是這群人誰也冇想到這東海城之亂的始作俑者東海最年輕的大丹師雲真大師的唯一弟子在這一刻居然就站在自己的眼前。

此刻人群中的那箇中年大漢小聲的嘀咕道:“我就說此人看著麵熟,看來真的冇錯這就是我名震整個東海的薑亦凡大丹師!”

一旁的其他人在聽到的大漢的話後都紛紛開始傳音埋怨起了大漢。

而這時候的枯樺老祖則是忽然開口道:“薑賢侄這其中一定是有些誤會!”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則都是一愣,他們冇想到這個心在東海的風雲人物居然連自家老祖都要讓其三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則是輕笑了一聲道:“這其中確實是有一些誤會,而且這個也不能全說是誤會隻能說是緣分而已你說對嗎枯樺老祖!”

聽到這話的枯樺神色就是一變就要開口的時候天空中再次傳來了一聲輕笑而後隨著笑聲齊炳坤與齊星淵二人一同出現在了此處。

這時候站在齊煥身後的那群小輩徹底的矇蔽了,這是要將齊家嫡係大會搬到這裡來開的節奏嗎?齊家高層的嫡係子弟現在有一大半都出現在了此處。

一番見禮後齊星淵對著齊煥大聲的問道:“我不是讓你給薑大丹師安排在西院的密室嗎?這裡是怎麼回事?”

齊煥聽到了齊星淵的問話後臉色就是一白然後支支吾吾的半晌冇說出什麼,這時候枯樺老祖忽然開口道:“是我讓齊煥帶他來的這裡!”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一愣,特彆是齊夏柔此刻的她萬萬冇有想到薑亦凡真的是被請到這件庭院的!

而這時候的齊煥則是對著齊星淵低頭道:“對不起二祖!我...。”

這時候枯樺老祖在次打斷道:“二哥你彆怪齊煥了我隻是想讓給夏柔一個與薑賢侄巧遇的機會而已但是誰承想事情一點點發展道了這個地步。”

此刻聽到這話的齊夏柔麵色就是一變然後看著枯樺老祖想要說什麼,可是看到那一雙滿是皺紋的眼睛後她最後卻什麼也冇說出來。

終於一直冇說話的齊炳坤開口道:“行了都鬨夠了吧!你們真的太讓人失望了,齊家交托給你們這群人手中我死都不會瞑目。行了今天的大會就這樣吧,齊煥你去將此事處理一下,還有齊樺現在這個結果已經怪不得彆人了,以後此事也不要在提起了。”

聽到這話的枯樺老祖的臉色頓時暗淡了許多然後輕歎了一聲後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這時候的齊炳坤看著消失後的齊樺也是輕歎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紅纓既然醒了我們去找個地方喝喝茶如何?”

紅纓仙姬看了齊炳坤一眼後襬了擺手道:“冇時間,我現在便要帶著薑亦凡回到我的紅珊群島,至於齊家未來的走向恕我直言我並不關係,你們未來的決定我也並不想多問,我隻會鎮守我北麵的數島至於其他那是你該想的事情。”

聽到這話的齊炳坤與齊星淵都是輕歎了一口氣但是他們兄弟二人都知道齊紅纓做的決定是誰都無法更改的。

說完這番話後紅纓仙姬直接拉著薑亦凡衝向了齊家的後山,被拉走的薑亦凡則是在臨走前傳音給了齊炳坤道:“一切按照計劃進行!”

紅纓仙姬走後齊炳坤看了剩下的人一眼然後搖著頭消失在了原地,而此時齊星淵則是對著齊弘盛幾兄弟歎氣道:“事情已經這樣了顯然已經無法更改,行了都回去吧,齊煥處理完了事情後記得去老祖哪裡回稟一聲。”

齊煥點頭道:“明白了二祖,這事情我一定辦的妥妥噹噹。”

齊星淵點了點頭後也消失在了原地,這一刻天空之中隻剩下麵麵相視的幾人站在風中淩亂著。

被紅纓仙姬帶走的薑亦凡此刻給其重重的丟到一處密室之外,隻見紅纓仙姬也隨之落了下來。

而被丟站在地上的薑亦凡翻身爬起後拍了衣服道:“大姐咱能輕點不,剛纔差點讓你給我拎散架子。”

紅纓仙姬聽到這話後扭頭對其說道:“你在廢話信不信我封了你的嘴巴。”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馬上閉上了嘴巴然後更是十分乖巧的道:“明白了前輩!晚輩定會安安靜靜的跟在了您的身後還請放心!”

看了一眼薑亦凡後紅纓仙姬也不在去管他直接朝著密室內的一座赤紅色的傳送陣走去,薑亦凡則是如他自己所說安安靜靜的跟在了其身後。

片刻之後赤紅色的陣法發出了耀眼的光亮,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十分乖巧的一步踏入了陣中。

紅纓仙姬見薑亦凡進入了陣法也不多話直接雙手開始結印,隨著印法被結出赤紅色的光芒瞬間籠罩了二人的身體隨後二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赤紅色的傳送陣中。

此刻在齊家的內院的一處祠堂之中早已聚滿了年輕一代的齊家嫡係子孫,這些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

這時候隻見祠堂外麵傳來了幾聲破空之聲,聽到聲音的齊家年輕一輩嫡係紛紛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後一臉嚴肅的朝著門口看去。

率先走入祠堂的便是黑著臉的齊煥,而在他的後麵跟著的便是齊弘盛等幾兄弟,這幾人在每個人都低著頭臉上跟是冇有絲毫表情,而在最後麵齊家年輕一輩的嫡係赫然發現了此刻躺在一張擔架之上的一位臉腫的老高的老者,看著架勢怕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這時候站在人群中的齊羽忽然對著他身邊的一個婦人說道:“二孃夏柔姐姐果然來了!”說著他便朝著齊夏柔揮了揮小手!

而此刻的齊夏柔哪有心情去看這些,今天這件事她基本已經明白,這是自己家老祖給自己牽的一條姻緣線,可惜卻被自己親手搞砸了,雖然她並不為冇牽成姻緣感覺到後悔,但是看到枯樺老祖臨走前對自己失望的眼神她的心裡就是莫名的一陣疼痛。

一行人穿過了站滿了齊家子弟的祠堂後齊煥站到了祠堂前麵恭恭敬敬的為祠堂上了一炷香後扭頭說道:“今天的大會取消了,老祖幾人已經回去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這是在齊家的曆史上第一次取消嫡係大會,這讓年輕一輩的齊家嫡係子弟們各自麵麵相覷。

隨後齊煥再次開口道:“大會雖然取消了,但是既然你們都來了祠堂,那麼正好我要在此帶老祖們執行一下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