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內院一處偏僻的庭院當中,此刻正被九位修士圍在其中的薑亦凡正一臉悠哉的看著對麵九人,實則他的心裡卻一隻繃緊了一根弦。

果不其然就眼下之事還是被薑亦凡給料中了,這綠杉老者果然因為剛纔一拳的事情對自己起了殺心,這一瞬薑亦凡的身後太極圖瞬間幻化而出隨後巽卦馬上亮了起來,薑亦凡的身影也在巽卦亮起的同時便的虛幻了起來。

然後此刻在他的耳便忽然響起了一聲鐘鳴,隻見此刻攻殺而來的綠袍老者見薑亦凡要跑居然拿出了一件古鐘玄寶對著薑亦凡震下。

隨著鐘聲的響起薑亦凡居然真的被這聲鐘鳴震在當場數吸,也就是這數吸綠袍老者的這一掌一件攻道了他的身前,隨後領域更是率先將其團團圍住。

這一刻的在鐘鳴中緩過神來的薑亦凡身上在次爆發出了太陰太陽真氣,隨後自己的領域也被其全麵展開,在他的領域之中其修為瞬間飆升道了陽神巔峰狀態,看來此刻的薑亦凡是打算硬生生的接下綠杉老者的這一掌。

眼見二人就是要針尖對芒麥的碰觸到一處的瞬間。

天地隻見忽然落下了一片紅霞,紅霞過處世間居然均被染成了一片鮮紅之色。

而這一刻處在紅霞中心的薑亦凡與綠杉老者的臉上同時就是一變。

因為這一刻二人忽然發現自己的一切氣勢居然都被這片紅霞給化了個乾淨。

就在二人都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的時候在這片紅霞之中忽然探出了一隻皮膚雪白的手臂。

這手臂在紅霞之中就如同血海之中的一朵白蓮一般讓人產生了一種聖潔不可侵犯之感。

但是隨著手臂的探出一隻如玉一般白皙且修長的手掌此刻居然輕輕的落在了綠杉老者的額頭之上。

隨後隻聽到一聲輕響,天空之中瞬間飄起了一串殷紅的血花,但是因為紅霞的緣故這血花隻有站起其對麵的薑亦凡看的一個真切。

雖然事情看著漫長實則隻是眨眼之間,等到後麵的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綠杉老者此刻已經在此被轟到了彆院的地上。

而在這時候在薑亦凡的身邊一位一身紅紗羅群的女子此刻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這位女子出現之後未等對麵幾人說話薑亦凡便率先開口道:“晚輩東海新盟薑亦凡拜見紅纓仙姬先輩!”

隻見此話一出對麵的幾人臉色就是一變,特彆是哪位藍色紗裙的女子此刻更是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薑亦凡,在其眼中這一刻寫滿不可思議!

在這時候背對著薑亦凡的紅纓仙姬慢慢轉過頭對著薑亦凡輕笑一聲道:“聽說就是你這個小鬼將我扛回的齊家主島?”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抱拳道:“正是晚輩,但是失態緊急晚輩對仙姬多有冒犯還望見諒!”

紅纓仙姬上下打量了麵前的薑亦凡一番後襬了擺手道:“算了你之前救下我剛纔我幫你擋了一掌你我算扯平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眼珠就是一轉然後馬上反手拿出了一枚玉簡遞給了紅纓仙姬道:“這是齊闊讓我轉交給醒來的仙姬的也一塊玉簡。”

站在前方的紅纓仙姬單手抓過了玉簡然後認真的看了起來,隨著她的目光漸漸的伶俐此刻站在其身前的薑亦凡忽然感覺出了一股殺氣,這股殺意居然可以擾亂他的內息與體內元氣的波動。

感受到了殺氣的薑亦凡連忙運轉功法與之抵抗,好在片刻之後紅纓仙姬的皺著的眉頭慢慢的舒展了開來臉色個慢慢恢複了平靜,而這股要人命的殺氣也隨著平靜的仙姬一起飄散在了空中。

此刻的薑亦凡看到了碎成了齏粉的玉簡後臉上雖然依舊保持著平靜但是心裡卻是咋舌道:“這女魔頭一定不能惹啊!這姑奶奶真的是太喜怒無常了!”

就在這時候紅纓仙姬忽然對著薑亦凡說道:“算我紅纓欠你小子一個人情,你有什麼需求隨手都可以來找我。”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一聲紅衣的女子心下不然想到了一個人,那人同樣是齊家之人也同樣是一身白衣一柄長劍。

在薑亦凡發愣的瞬間天空之中一道黑光閃過隨後一臉焦急之色的齊煥出現在了眾人麵門。

當看到此刻與薑亦凡站在一起的紅纓仙姬後他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馬上上前抱拳道:“小的齊煥拜見紅纓老祖。”

紅纓仙姬抬眼看了齊煥一眼後淡淡的說道:“你小子不錯啊現在都已經達到陰神境界了,記得我們上回見麵你還隻是化丹期修為。”

齊煥馬上憨笑道:“是啊這一晃紅纓老祖鎮守北麵已經數百年了,上回我跟我叔父去的時候晚輩確實還隻是化丹修為冇想到您居然記得。”

紅纓仙姬輕笑了一下後忽然說道:“這個人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說著他扭頭朝著薑亦凡的地方看了一眼。

被看了一眼的薑亦凡對著此刻的齊煥微笑道;“齊長老你終於是來了,我差點被你齊家人群毆了啊!”

聽到這話的齊煥臉色就是一變然後馬上朝著站在不遠處的幾人看去,然後張嘴問道:“齊弘盛你們幾個來這裡乾什麼?”

這時候隻見那個帶頭的老者對著齊煥鞠躬道:“叔父我們兄弟幾人原本是在打算一起前去內院參加這次的嫡係子弟大會的,可是在半路且看到了齊家的煙花信號,當時我們以為是有外敵穿入了齊家內園,於是我們兄弟幾人便朝著這離衝了過來。”

齊煥聽到齊弘盛的話後臉色就是一黑然後問道:“是誰發的煙花信號?”

這時候在幾人身後的藍色羅裙女子怯生生的走了出來道:“回稟老祖是我!”

齊煥看了這女子一眼後心裡輕歎了一聲然後問道;“齊夏柔你為何胡亂放出齊家救急的煙花信號?”

齊夏柔聽到問話後抬眼狠狠的看了對麵的薑亦凡一眼然後委屈的說道:“回稟長老我正在陰風樓中修煉,而對麵的那個該死的淫賊居然偷偷的潛入了進來還偷看我練功,被我發現後不僅毀掉了陰風樓還打傷了我五爺爺!如此狂徒還請長老位我們做主!”

齊煥看著齊夏柔那楚楚可憐的樣子忽然說道:“齊夏柔你雖然是枯樺老祖最為得意明珠但是今天這事你辦的確實有些過分了。”

此話一出齊夏柔的臉色就一變然後繼續說道:“就算此人是齊家的客人那他也不應該亂竄我們齊家內園,而且也不應該重傷五爺爺!我雖然是齊家的晚輩但是這齊家的規矩在此無論是誰都應該按照規矩辦事吧!”

話音未落隻見在地麵之上忽然發出了一聲怒吼然後隻見一個身穿破爛綠袍的老者猛然朝著一群讓衝來,此刻他的額頭高高隆起顯然剛纔紅纓仙姬的那一擊並未打算真的要了他的命,但是這傷卻是免不了的。

而這時候飛刀空中的綠袍老者雙眼赤紅的看著薑亦凡與一旁的紅纓仙姬後開口罵道:“你那根蔥居然也敢跑出來管我齊家的閒事,我勸你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被到時候無法收拾!”

說完此話後他纔看到了一臉黝黑的齊煥然後對著齊煥鞠躬道:“煥長老來的正好,快幫我們止住這一對狗男女,他們居然敢在我們齊家內院撒野!真是不知道死活!”

話音未落隻見齊煥此刻的臉色已經黑的如同鍋底一般,然後隻見他一個閃身便出現在了綠袍老者身前,此刻的老者看到齊煥老道身前以為是關心他過來察看傷勢於是滿臉堆笑的也上前了一步。

然後下一瞬時聽到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在空中迴盪,而後隻見那個綠袍老者的左臉之上瞬間便腫起了老高,然後隻見他撲哧一聲吐出了一口老血,如果仔細看這口老血之中更是摻雜了好幾顆被打碎的牙齒。

而吐完血後的綠袍老者神情就是一陣恍惚然後他下意識的朝著大哥齊弘盛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此刻站在不遠處的齊弘盛看到了綠袍老者的目光看向他的瞬間齊弘盛居然將頭扭到了一遍。

看到這一幕的綠袍老者心下頓時就是一驚然後張嘴還想說些什麼,這時候就聽到又是啪的一聲清響,這一回綠袍老者的右麵臉也腫了起來,也許是之前一口血吐過了這回綠袍老者居然冇有吐血但是隨著他的下巴的張合一片白色的東西從其嘴裡滾落了出來。

這兩巴掌之後徹底打滅了綠袍老者的火氣,這時候有些看不下去的齊弘盛抱拳道:“長老我五弟齊弘延知道錯了,還請長老看在同為齊家的份上手下留情!”

這時候黑著臉的齊煥扭頭看向了此刻幫這齊弘延打圓場的齊弘盛然後在牙縫裡擠出了六個字:“一便去呆著去!”

聽到這話的齊弘盛臉上也稍微有些掛不住,但是他哪裡知道此刻的齊煥是在救他這個冒失的五弟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