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巨大的石門。

入目的便是一條蜿蜒的石頭通道,黑漆漆的通道石壁零星的上鑲嵌著各種顏色的靈石。

他更是拿出呂老給的靈石做了下對比,發現裡麵的靈氣要比呂老的給的靈石更加精純不好,於是這一路所過之處,薑亦凡都會小心翼翼的用小尺把各種顏色的靈石全部扣下。

石頭通道的儘頭是一間不大的石室,其中隻有一個小型的類似傳送陣的石台立在石室的心中,石台上鐫刻著各種密密麻麻的紋路,而在繁複的紋路中心位置一個突出的原型凹槽上放著一塊已經失去了光澤的靈石。

薑亦凡大步走上石台,伸手抓起了失去光澤的灰色靈石。

灰暗的靈石剛一入手就化成了細細的沙子沿著他的手指撒了一地。

看著滑落的沙土薑亦凡若有所思後便盤膝坐在突出的凹槽旁。

神識內視體內,那團魔焰如同在小鼎中剛出來的樣子,靜靜的飄在原先的五彩雲霧處!四周原本被青雷劈散的魔焰已經被它吸收徹底了。

看著這團魔火,薑亦凡心裡也是一陣無奈,自己現在修為跌落到養氣五成不說,還吧丹田內滋生出的種子與神識中內的五彩雲霧全被著魔火給毀去。

更可怕的是他無法滅去這魔火!長期帶著它真是如芒在背,他也不知道這魔焰什麼時候會再度發作。

看罷魔火後薑亦凡有往現在丹田中心的那枚蓮心探取。

一顆潔白的蓮心在其丹田內旋轉著,上麵的紫、青倆色的雷電也已經全部內斂。四周的靈氣被蓮心吸收後在反補著薑亦凡被重創的經脈。

修複的過程很慢但是一切目前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這也是唯一能讓他安心一點的事情了,倆顆光球冇了幸虧種子猶在還是等出去後在想其他辦法去除了魔焰之後,在尋找不久的法子吧!

想到此處他睜開雙眼,反手在手鐲中拿出一顆在呂老處獲得的靈石,輕輕的放在了凹槽處。

隻見地上的紋路散發出了微微白光。隨即薑亦凡就消失在了石台上。

這樣的傳送薑亦凡已經不是第一回了,隻見眼前一花,在看清事物之後發現自己被法陣傳送到了一個藥園中。

一陣清新的藥香猛的灌入了他的口腔鼻腔內!這濃濃的天地靈氣讓他為之一震。

藥園不大,但是滿地種的都是藥中珍品,鳳秋草、離楠枝這都是在玉簡內的珍品。

這讓原本在心情低穀的薑亦凡掃去了部分陰霾,來寶地一定不能空手而歸,薑亦凡開始小心翼翼的采集起了各種靈草。

就如同喚陰草一般,他會連帶著根莖與部分泥土一起搬進手鐲中,到了手鐲中他會把各種草藥種在草地之上。

開始的幾顆挨著喚陰草的草藥,開始慢慢的枯萎起來。

藥上的靈氣也都被喚陰草吸收了過去。

見到景象薑亦凡連忙把剩下的草藥遠離了喚陰草,心裡罵道;這喚陰草也真是霸道。

院子雖小但是草藥可是真不少!薑亦凡足足折騰了快一個時辰才吧滿院子的靈草全都搬遷到了手鐲裡。

他看著手鐲內草地之上被栽的東倒西歪的各種靈草,心裡很是滿意的點點頭。

隨著薑亦凡的搬遷原本靈氣滿滿的藥園,也變的靈氣稀薄了起來。

他滿意看了下空空的藥園運氣踏風術飛快的離開了這裡。

夜晚的古墓內,星光璀璨。

此刻的薑亦凡正趴在一顆數十米粗的巨上休息著。

他已經在這附近小心的探查多半天,除了碰到過幾隻猛獸外在也冇遇到過其,更是冇有在碰到過一個如同他被傳送來的那個藥園。

算一下時間現在應該是他們進入這散修墓穴的第五天了,也不知道一起進來的散修還剩下幾人,呂老得到了水滴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出了這散修的墓地為孫女調理體質。

隨著思緒的飄渺,他更是想起了一起來到這個地方的龐博是否安好!那些以前在高中嘲笑自己的高中同學們是不是已經走進了大學的殿堂。

惆悵的情緒讓薑亦凡不知道內心的滋味。

最後他忽然想起在被魔焰逼到最後的關頭,他看到的那個女子虛影的話:我們會在薑水之畔等你!

薑水之畔!那是什麼地方,等著我的又會是誰呢?

好多的問題他現在找不到答案!自己的身世!被帶到了這修真的世界!還有那個漂亮的女子!讓他感受到重來冇有過的媽媽般溫暖!無數的疑問他一個也找不到答案!

無力感升,薑亦凡重重的歎了口氣!感慨道;我想的是有點遠了,目前自己體內魔焰未除,不知道它會何時要了自己的小命,還是先解決眼下為難在想其他吧!

這麼一下原本的那些無力感也隨之消散了,薑亦凡本來就不是一個悲傷的人,他內心的堅毅與客觀,也是讓他能在原先那隻境地下走出來的原因。

忽然隻聽大樹西麵不遠處傳來了極速的破空聲,數條人影追逐的往北方衝去。

還好薑亦凡早已養成了無論到什麼地方都先佈置隔絕術的習慣,不然這麼進的距離一定會被這兩夥人發現。

見二人已經飛遠了!薑亦凡才放下了吊這的心!現在以他的養氣五層修為,遇到六大派的修士估計隻能落得屍骨無存。

即便是太虛宮他也不是百分之百信任的。修真世界弱肉強食那裡來的真友誼。既然他們往背麵去了那我就往南麵走去尋找出口,離你們這群煞星遠遠的。

想到這薑亦凡下意識的有加固了下隔絕術並有加了個幻型術後才放心的閉幕打坐了起來。

清晨的陽光算不的柔和,此刻的薑亦凡身外手鐲散發出的靈氣,也開始慢慢的淡了下去!

閉目中的薑亦凡吐了口濁氣,經過這一夜的吸收更是服用了劉宇青送他那枚中品丹藥,他的修為回覆到了養氣六層。

原本他是打算用這枚丹藥突破到養氣大圓滿的,冇想到在這散修墓地中事情頻發更是讓他境界大幅度跌落。

前路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風險,薑亦凡毅然決定現在服用了這枚丹藥。

也許是傷勢太重這枚丹藥遠遠冇達到他預想的成果。

哎一聲輕歎後,薑亦凡也隻能接受了這個現實。

但是福禍相依,昨夜的調理中他也驚奇的發現丹田內蓮心內的靈氣再次被提煉壓縮,雖然他現在隻有養氣六層,但是靈氣的純度比隻他在養氣十層還要精純不少!

而且藥園被他移近了手鐲內之後,在修煉時候產生的繞體靈氣比以往濃鬱了一些。

這個發現讓薑亦凡也是十分的興奮!難道這就是以前在看玄幻小說中的種田流!看來以後獲得了什麼極品物件都要放倒手鐲裡進行一下實驗!看看它還有什麼妙用。

臉上露出笑容的薑亦凡站起身子撤去封術,頭也不回的往南方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