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主島的密室麵對著麵前兩位強者的薑亦凡在聽到這話後笑著點頭道:“我們是從東海城過來的,因為冇有傳送陣故而去看紅珊島想要借陣一用,在到達的時候剛好遇到了霓虹帝國攻打紅珊島,我們便與島上管家與芸姑姑一起擊退了霓虹的陰神修士。而我此次前來呢就是代表東海城與齊家談談聯合道一起抵抗霓虹帝國的事情!”

聽到這話的二人神色就都是一愣,原本他們是猜到了東海盟一定會派人來與他們談合作可是萬萬冇有想到雲真那老傢夥居然有如此魄力直接將自己的唯一弟子東海新晉的大丹師派了過來。

而且他們更冇有想到的是這個東海最年輕的大丹師還真的敢自己一個人揹著一個被封印的仙姬獨自來到齊家。

這一刻的薑亦凡看出了二人的驚訝之色後繼續開口道:“我們是不是該換個地方聊聊呢?”

齊耀陽與白髮老者互相看了一眼後白髮老者馬上笑道:“在下是齊星淵這位是家弟齊耀陽,今天的事情還請大丹師不要怪罪我齊家失禮,真的是冇想到會是薑大丹師親自來到我們齊家,還請大丹師不要責怪我們齊家纔是!”

薑亦凡看著如此謙虛的二人臉上也漏出了笑容道:“看您這話說的如今是非常時期!那便必須要非常對待嘛!”

齊星淵馬上對著薑亦凡擺出了請的姿勢然後說道:“這密室之中太過陰暗狹窄恐是怠慢了大丹師,還請薑大丹師隨我們去到外麵吧在聊吧。”

隨後便見齊耀陽直接朝著門外走去,而齊星淵則是與薑亦凡一同離開了傳送陣密室。

此刻依然是晌午十分,在密室出來扛著紅纓仙姬的齊耀陽對著齊星淵跟薑亦凡說道:“我先將仙姬帶回族中,至於她的這封印怕是一時半會是無法解開的!”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說道:“之前我們在紅珊島的時候便嘗試著去破解這封印了可惜最後因為差一件精神玄寶而失敗了,後聽齊闊管家說齊家二祖手中有一麵精神寶鏡,想來應該可以破去這封印。”

此話一出齊耀陽側麵看了齊星淵一眼然後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好辦了!是不是啊二哥!”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也看向了齊星淵然後暗歎道:“挖槽這是什麼緣分,原本以為道了齊家要花費上一番精力才能找到齊家二祖,冇想到這自己直接落地便遇到了!自己難道終於要開始轉運了!”

而此刻的齊星淵則是皺眉道:“這件事情我們稍後在聊,薑大丹師匆忙的道來必然是累了,還請先跟我去彆院休息一番。晚些時候我們齊家設宴款待貴客之時咱們在商談結盟之事你看如何?”

薑亦凡拱手道:“這樣甚好全憑二祖安排便是!”

然而這時候齊耀陽忽然插話道:“二哥你還是先救出紅纓在說吧!”

齊星淵抬眼瞪了齊星耀一眼後壓低了聲音道:“老四!至於仙姬的事情老四你先將仙姬帶回內院

吧,其他的事情我會跟大哥商議的,這事情不用你超心了!”

聽到這話的齊耀陽眉頭就是一皺但是被齊星淵瞪的有些不自在的他還是將道了嘴邊的話收了回去,隻是輕哼了一聲後便化成一道雷光消失在了原地。

這時候齊星淵對著一旁的薑亦凡道:“我家老四性格直爽還請大師見諒,那麼現在就請大丹師隨我去彆院休息!”

說著他便朝著天空上飛去,而此刻的薑亦凡也不墨跡直接跟了上去。

二人肆意的在齊家主島之上飛行著,薑亦凡時不時的朝著下方看去,隻見在齊家的主島之上每隔一段便有一處明哨,而且每一處明哨之中居然都有一位納嬰修士在其坐鎮,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下暗歎啊:“果然是可以進入十三盟的大家族,家中主島之上真的是防備的如同鐵桶一般,這明哨就已經這樣,那暗哨定是要比這更加恐怖!”

齊星淵看著時不時朝著下麵張望的薑亦凡後臉色漏出了一絲笑容。

就這樣二人繞著小島飛行了小半圈後齊星淵率先朝著下麵的一處雅緻的彆院衝了下去,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也馬上跟了下去。

這個彆院要比之前接待霓虹國與趙家人的那個彆院要好上不少,齊星淵落到了一顆大柳樹的下麵後便對著薑亦凡笑道:“陋室不知道還入不入的薑大丹師的眼!”

薑亦凡看著此處佈置的如同仙境一般的彆院笑道:“齊二祖說笑了,如此雅緻的地方怎麼敢稱之為陋室呢!”

齊星淵聽到這話後繼續說道:“那就請薑大丹師在此處調養潛修一會,我這就親自去找我大哥,晚些時候在來接薑大丹師去赴宴!”

薑亦凡對著齊星淵抱拳道:“那便勞煩二祖了!”

齊星淵也不墨跡直接在次沖天而起朝著然後消失在了天際之中。

這一刻的薑亦凡環顧了一下四麵的彆院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隨性直接閉上了眼睛。

這時候老龍玉冥的聲音在其腦中響起道:“小子這彆院可以啊!暗哨多的我都數不過來啊!”

薑亦凡嘿嘿笑了一聲後說道:“這就不錯了冇直接給你關進大牢裡麵,我雖然說是前來談合作但是說白了能不能成功還是未知之數,成功是盟友失敗是敵人,如果失敗了齊家雖然不一定能當場要了我的命,但是霓虹帝國那麵必然不可能讓我活著離開齊家主島!”

老龍唏噓道:“你小子一定要回回都將自己逼上一條死路嗎?”

薑亦凡歎氣道:“你以為老子想啊這不是一步一步的被逼到這裡了嘛!”

老龍嘿嘿笑道:“這戰爭一起你小子的返鄉之路又是遙遙無期了!”

想到這裡薑亦凡也隻能輕歎一聲然後說道:“老子我這都是什麼命啊!”

此刻一處簡樸的洞府之中一位身穿灰布長袍的老者正在安靜的盤膝打坐著。

忽然一道烏光射入洞府之中隨扈便見到齊星淵的

身形顯化而出。

這一刻的灰布老者閉目開口道:“老二是東海城的人道了吧!”

齊星淵先是一愣然後點頭道:“大哥確實是東海城的使者道了!”

聽到這話後灰袍老者終於睜開了雙眼然後對著齊星淵道:“這回是那個老傢夥來的啊!”

齊星淵低頭道:“來的並非是十三盟的長老!”

此話一出齊家老祖眉頭就是一皺道:“不是原來十三盟的長老難道是公孫那老小子來了?”

齊星淵搖頭道:“來是一位青年人!”

齊家老祖聽到青年人後神色就是一變然後身上猛然爆出一股威壓,這股威壓瞬間籠罩了整個洞府就連齊星淵都冇這股力量吹飛了出了數米。

穩住了身形的齊星淵馬上開口道:“這回來的是雲真那小子的唯一弟子新晉最年輕的大丹師薑亦凡!”

終於齊家老祖慢慢收回了威壓然後臉色浮現出了一絲笑容道:“如果是此人的話那這次東海新盟真的是帶著滿滿的誠意來談合作啊!為他護法的是那位長老啊!”

齊星淵聽到這話笑道:“此子是一人前來~!”

話音未落隻見齊家老祖的眼中精光一閃然後忽然哈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說道:“一人前來,此子有些意識,這等時候居然敢孤身一人來我齊家談合作,這份勇氣老夫喜歡,這份膽量老夫敬佩!”

齊星淵繼續道:“而且他這次還幫我們齊家解決了北麵紅珊島的危機!並帶回了被封印的紅纓仙姬!”

聽到紅纓仙姬被封印齊家老祖的臉色居然微微一跳然後說道:“那小妮子現在人呢?”

齊星淵回到:“我讓老四將其帶回內院了,而且想要解開這封印看來需要動用我的那枚古鏡了。”

齊家老祖點頭道:“既然這樣你便去將去取出來吧,雖然你二人有舊怨但是此刻正是我齊家用人的時候,而這妮子的戰力你我都是清楚的。”

齊星淵點頭道:“放心大哥我與紅纓的恩恩怨怨在這這麼多年裡化成了風,她也因為這事為我們齊家鎮守了北麵這麼多年也確實為我齊家立下了大功。”

齊家看著眼前的齊家老二欣慰的點了點頭道:“你能這般想我就放心了,大家都是一起從小到大的你解開了心結我也為你高興!”

齊星淵忽然岔開話題問道:“那這薑亦凡我們應該如何對付呢?”

齊家老祖皺眉道:“之前恒宇已經將霓虹與趙家的態度跟我說了,看來現在趙家真的已為他們綁上了一跳大船啊居然敢如此囂張的對我們指手畫腳,而那霓虹的先鋒更是囂張至極!而且聽他的架勢跟我們齊家談是給了我們齊家天大的麵子,哼這等狂徒我們齊家還真的不敢高攀!”

齊星淵聽到這話後眼神就是一眯道:“那大哥的意識是與東海新盟雲真合作?”

齊家老祖沉思了一會後笑道:“那就要看他們的誠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