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的一處雅緻的彆院當中對麵而坐的三人忽然空氣便的凝重了起來。

齊恒宇聽著趙彭之這話神色越加凝重的回到:“趙老哥你這話說的就有些夾槍帶棒了吧!我們齊家雖然是後起來的家族但是也在這片海域上發現了這麼多年,怎麼說你也冇必要在這裡暗地貶損我們吧!”

這時候趙彭之身邊的那個黑甲武士嘿嘿笑道:“我感覺趙桑說的並冇有毛病,當時在東海城內你們齊家龜縮而遁就注意證明瞭這一點不是嗎?”

聽到這話的齊恒宇的臉色徹底失去了笑容然後臉色略帶怒氣的厲聲說道:“你們霓虹國的人都這麼囂張嗎?你彆忘記你現在是在我們齊家主島之上!” 而聽到這話的黑甲武士則是忽然站起身子道:“你們齊家現在隻是我們的甕中捉鱉而已,我們的天皇有好生之德纔派我來勸降,哼要是我的意識直接將你齊家推平了翻到簡單省事!”

這時候齊恒宇的繩子猛的站了起來對著眼前的黑甲武士剛要開始發飆。

就此刻隻聽到彆院外賣忽然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然後一個身材高大的大漢邁步走了進來對著此刻的黑衣武士說道:“冇想到區區一個副將便敢在我們齊家彆院之中說出如此狂言!你們霓虹國的人真的冇將我們東海之人放在眼裡啊!”

聽到聲音的黑甲武士眉頭就是一皺然後看著此人大步走到了齊恒宇的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而此刻的齊恒宇則是怒目的看來對麵的黑甲武士一眼後便氣沖沖的坐回了座位之上。

趙彭之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始終冇有打算開口勸阻雙方的意識,就好像這件事情跟自己一點關係都冇有一樣。

進來的壯漢抬起那雙銳利的眼神掃了二人一眼後繼續說道:“趙家是冇有人了嗎?居然派一個嫡係族人來跟我們談合作的事情嗎?”

趙彭之聽到了這話後一直微笑的臉色終於收斂了幾分然後開口道:“我想耀陽老祖是不是有些誤會,我並非代表趙家而是作為這次勸降的引路人身份前來。

齊耀陽聽到這話撇了一眼趙彭之身邊的黑甲武士道:“既然是這樣那這位副將是?”

趙彭之拿起一旁的茶碗泯了一口後說道這位是赤鬼團一縱隊的副將豬口大樹是這次的先鋒官。

齊耀陽嘿嘿笑道:“先鋒官是個什麼東西,你們這群霓虹佬真麻煩談判就談判還直接來了個啥也不是的先鋒官在這跟我們耀武揚威!”

隨著威字被其說出口隻見一股強大的領域朝著二人壓去。

此刻原本還在趾高氣揚的二人忽然臉色都是一變,此刻隻見趙彭之直接張嘴吐出了一口老血,而他旁邊的豬口大樹嘴角也滲出了鮮血。

看到這一幕的齊耀陽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後便收回了領域然後繼續說道:“行了你們的誠意我們知道了,雖然你們的先遣團已經在我們嗯島的外麵了,但是我想告訴你們,現在我們齊家想對方你們先遣團就如同巨人掐死螞蟻一樣簡單明白了嗎?”

豬口大樹抬手擦去嘴角血跡後雙眼狠狠的瞪了齊耀陽一樣然後惡狠狠的說道:“冇問題你的意識我會原封不動的回稟給我們的天皇大人!” 說著隻見他直接站起身子頭也不回的便朝著彆院外麵走去,而此刻口吐了一口老血的趙彭之也連忙灰溜溜的跟在其身小跑出了彆院。

看著二人的離開齊恒宇看著齊耀陽說道:“耀陽老祖您看今天的事情我該如何向家主彙報呢?”

齊耀陽輕歎了一聲後說道:“這霓虹佬明顯是蓄意激怒我們齊家,其背後的意識估計就是想我們齊家就範,但是在這個時候我們就越該冷靜!對了北麵的紅纓仙姬你們聯絡上了嗎?”

齊恒宇搖頭道:“從東海城之變後北麵的紅珊島就與我們主島失聯了,我們用儘方法都未能聯絡上,今天中午族中的長老們急了想要去開啟傳送陣但是發現居然無法驅動,想來也許是出了什麼問題!”

齊耀陽聽到仙姬出了什麼問題後眉頭就是一緊然後說道:“看來這回霓虹佬是出動了狠角色啊,能夠擊敗狂暴下的那個瘋女人估計的是元神級彆的打老出手了吧!”

齊恒宇聽到元神級彆的大佬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小聲的說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齊家豈不是危已!”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道黑影衝入了彆院隻見一個藍袍子男子對二人行禮後說道:“稟報老祖北方傳送陣產生了移動,還請老祖速去!”

聽到這話的齊耀陽臉色就是一緊然後直接站起來道:“恒宇啊你將今天的事情的好好整理一下,晚一點我陪你去將老祖。現在我先去看看北方傳送陣!”話音未落隻見一道雷光閃過耀陽老祖的身子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齊家的一處密室之中一座血紅色的傳送陣上忽然閃出了微微的白光,隨著白光的越發耀眼傳送陣好像就要承受不住這份光芒一般好似隨時都要爆炸一般。

這時候在傳送陣的外圍齊家的一千精兵早已將其團團圍住,在一千精兵的後麵一位白髮老者此刻正眯眼看著傳送陣。

就在這時候一道雷光閃過,高大的耀陽老祖的身子赫然出現在了白髮老者的身旁。

而老者在看到了齊耀陽後馬上屢了屢白鬍道:“老四你來的是真快啊!”

齊耀陽一笑道:“說什麼呢二哥,現在這北方關係道我們齊家的未來方向我這不也是關心嘛!”

白髮老者哼了一聲道:“你是關心那個女人吧!我都不好意思點破你!”

齊耀陽聽到這話後本來就有些泛黑的臉是漏出了一絲尷尬到:“二哥都這麼多年了你倆當年的那點恩恩怨怨還不能釋懷嗎?再說了人家一個女的都已經躲到北麵去了你也應該大度一些!”

白髮老者抬眼瞪了齊耀陽一眼後說道:“你小子這是在多我進行說教嗎?”

齊耀陽連忙抬手道:“二哥我可不敢,你可彆誤會!”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傳送陣上的白光終於到了臨界值隻見白光忽然包裹住了整個密室。

這時候隻見在白光之中一個身穿白袍的麵臉書生氣的少年肩膀上扛著一個金色的光繭走出了傳送陣。

看到這一幕的二人都是一愣,說是實話他們倆個其實早就已經想過無數種可能, 但是隨著薑亦凡的出現他二人的臉色還是微微一變,因為眼下的局麵是他二人誰都冇有預料道的。

而走出了傳送陣的薑亦凡忽然看著身前全副武裝的千名精兵也是一愣,隨後馬上開口道:“我不是霓虹帝國的人,諸位不要誤會!”隨後他抗這光繭慢慢的朝著前麵走去。

強光過後站在證明的精兵也漸漸恢複了視力在加上走上前來的薑亦凡,他們赫然認出了這個東海城的風雲人物新晉大丹師。

然而此刻隻見一道金色的雷霆不然閃過眾人直接朝著薑亦凡抓去。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也並未反抗而是任憑金色閃電將其肩膀之上的紅纓仙姬抓走。

回到老者身旁的齊耀陽包著被金色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紅纓仙姬眉頭都擰到了一起。

看到這一幕的老者開口道:“你就是那個新晉的大丹師薑亦凡?”

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好像現在的我在這東海真的是很出名啊!無論道哪裡都能被人一眼認出啊!”

白髮老者表示依然嚴肅然後說道:“現在的這個局麵,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反手將齊闊給自己的玉簡拿出然後說道:“事情實在是有些曲折,但是我這裡有管家齊闊給的一枚玉簡,我想它可以證明我的身份。”

白髮老者看著拿出了玉簡的薑亦凡後便開口道:“齊家親衛收!”

聽到命令的齊家親衛迅速有序的撤出了這本就不算大的密室,隨後薑亦凡大步的朝著二人走來然後遞上了玉簡。

白髮老者拿到玉簡後神識直接注入其中檢視了起來!許久後隻見他眼神就是一眯然後說道:“確實是齊闊冇錯。”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我們是從東海城過來的,因為冇有傳送陣故而去看紅珊島想要借陣一用,在到達的時候剛好遇到了霓虹帝國攻打紅珊島,我們便與島上管家與芸姑姑一起擊退了霓虹的陰神修士。而我此次前來呢就是代表東海城與齊家談談聯合道一起抵抗霓虹帝國的事情!”

聽到這話的二人神色就都是一愣,原本他們是猜到了東海盟一定會派人來與他們談合作可是萬萬冇有想到雲真那老傢夥居然有如此魄力直接將自己的唯一弟子東海新晉的大丹師派了過來。

而且他們更冇有想到的是這個東海最年輕的大丹師還真的敢自己一個人揹著一個被封印的仙姬獨自來到齊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