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決鬥的戰場之上一切瞬息萬變此刻雖然感覺到了氣息但是現在被黑霧包裹的聶劍一卻已經無法第一時間馬上進行有效的防禦或者攻擊。

鳩穀隼鬥看著眼前被困的聶劍一輕笑了一聲後說道:“勝利便是這樣!不折手段是必然的條件,我很敬佩你的自大,但是在戰場上自大隻能是束縛主手腳的繩子,最後他會將你拉下死亡的深淵。”

說完這些後鳩穀隼鬥看了一眼遠處的三人然後臉上帶著一抹嗜血的朝著此刻聶劍一的丹田氣海處抓去。

而這時候的諸葛天宇與齊闊三人看到這一幕後都是臉色驚變。

但是這等千鈞一髮的時候三人的距離實在的離的太遠了,就算是諸葛天宇馬上解開所有封印都必然無法趕上救下此刻的聶劍一。

聶劍一少年成名便自己一人以劍仙身份在東海城中自己打拚生計。

這麼多年生死之戰也算是經曆了無數甚至在早年也是有過數次經曆了跟死神擦肩而過經曆,但是當時都仗著自己劍仙的手段一一化險為夷。

但是這次他的心底真的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氣息,那股死寂與絕望交織在一起的感覺讓他的額頭也滲出了冷汗。

過往之事在腦中飛快閃過幼年的不幸與師傅的死亡的畫麵讓他的心底蕩起了一絲波瀾,中年的隱忍與打拚讓他具備了堅毅的性格,後來終於當上了東海十三盟長老,致辭他便成為了一把鋒利無比的劍,無論是在何時他在外麵麵前都是鋒芒外露,直到他在這屆的丹師大典之上領悟了數百年一直在苦修的翔龍劍陣便讓他明白了內斂。

可惜在他人生巔峰之時卻要麵臨著自己的死亡,一份不甘忽然湧上了心頭此刻他體內的陰神元嬰眉心忽然發出了一陣光芒,隨著光芒而出的是居然是一柄寸許長的金色仙劍,隨著仙劍的出現聶劍一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抹金光之前在其身上的淡青色翔龍氣甲此刻居然忽然變成了金色。

隨著氣甲的變色聶劍一的眼中也忽然閃過了一絲金芒。

但是這一刻鳩穀隼鬥那隻漆黑的魔抓已經觸碰道了金色的光芒,這金色光芒雖然要比之前的氣甲強上不少但是在此刻的在這黑爪麵前卻隻的抵擋了數吸便被錯破。

而這隻抽破了金色氣甲的黑爪依然觸碰道了聶劍一的長袍。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心下都生出了一股絕望與無力。

然而就在此刻在憑空之中伸出了一隻大手忽然抓住了鳩穀隼鬥的手腕。

這一幕出現的太過突然讓此刻所有的人也為之一愣。

這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迴盪在了大陣之中:“想碰我大哥是不是需要先問問我啊!”

這話一出此刻被抓住手腕的鳩穀隼鬥神情就是一愣然後馬上太眼朝著抓著自己的手腕的人身上看去!

隻見此刻一身白袍掛著滿身滄桑氣息的薑亦凡忽然出現子啊了二人中間。

這一瞬不隻是鳩穀隼鬥眼神一眯,就連聶劍一與諸葛天宇的麵色都寫滿了驚訝。

但是此刻的薑亦凡卻是依舊是一臉冷漠的看著被自己抓住了手腕的鳩穀隼鬥的然後輕輕一甩。

隻聽到碰的一聲輕響之前還不可一世的鳩穀隼鬥居然被這一擊甩飛了出去。

隨後薑亦凡扶起了聶劍一道:“大哥你冇事吧?”

生死關頭走上一遭的聶劍一定了定神然後說道:“你怎麼忽然出現在另外跟鳩穀隼鬥中間?不對你小子怎麼一下便達到了陽神境界。”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聶劍一輕笑了一下道:

“這事情說來話長,我無意中進入了一處小世界裡麵的時間流速是外麵的百倍,我在其中曆經了心魔劫踏入了陰神,至於這陽神之力嘛是我修的一種功法硬提上來的。”

聽到這話的聶劍一看著此刻滿身滄桑氣息的薑亦凡心下就是一陣酸楚,這份滄桑感顯然薑亦凡此番是消耗了極多的壽元才衝出了那個小世界。

而此刻被薑亦凡甩飛的鳩穀隼鬥則是化成一團黑霧飄了回來,看著眼前的薑亦凡後笑道:“這就是東海十三盟最新晉的大丹師薑亦凡?”

而此刻的齊闊跟芸姑姑在聽到了鳩穀隼鬥的話後臉色也是一變。

薑亦凡緩緩的抬起頭看著對麵的鳩穀隼鬥冷冷的說道:“冇錯我便是那個新晉的大丹師,很不好意思打亂了你的計劃,而且很可惜的告訴你今天的紅島主你怕是帶不走了。”

話音一落就看到閃耀著金色光芒的五芒星陣中的一角忽然暗淡了下來,這讓此刻在場的眾人都嚇都是一驚,特彆是鳩穀隼鬥他很難相信如此堅固的五芒星陣這小子是如何進入的並弄掉了其中一角的。

而片刻之後隻見一個全身紅色跟薑亦凡長的及其相近的傀儡身影赫然的出現在了星陣之中。

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在薑亦凡的腦中響起:“怎麼樣這具用魔王加上大能骸骨製作出來的分身不錯吧!”

薑亦凡輕歎了一聲後說道:“魔王走了那片藥田是不是冇有人搭理了?”

老龍聽到這話後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隨後說道:“你直接讓骨骸分身繼續搭理藥園就行了雖然此刻他的靈智還不高但是搭理藥園還是錯錯有餘的。”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也隻能是這樣了,哎這次挑戰心魔還是太沖忙了用了四次我的壽元差點冇夠用幸虧最後還是通過了不然咱倆就都飛灰湮滅了。”

老龍也是唏噓道:“你還有臉說第三次的時候是可以的你為什麼看到那個紅衣姑孃的時候心軟了!”

薑亦凡沉默了一陣然後歎氣道:“因為我的心痛了一下!”

老龍罵道:“狗屁的心痛你知道嗎你當時都給我嚇尿了!”

薑亦凡輕輕一笑道:“冇事我們最後不還是通過了嗎!而且我還覺醒了自己的領域並且完成了太極圖上的第二卦巽卦,最關鍵的是還鑄成了一尊分身。”

老龍看著此刻的薑亦凡也隻能歎氣道:“好好好~!算你小子有運氣行了吧那現在眼前的這個局麵你該如何去處理?”

薑亦凡皺眉道:“打跑就行了,正好看看我的領域八卦空間的威力。”

此刻的鳩穀隼鬥看著被迫停止運轉的五芒星陣後眼睛中血紅色的凶芒更勝了幾分。

隻見他嘿嘿的對著麵前的聶劍一與薑亦凡笑道:“你倆都很好,這回算是我低估了你們,現在二打一我承認冇有機會打贏你們!”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清冷的臉色浮現出了一抹微笑道:“你的意識就是如果一對你的話我們倆都未必是你的對手?”

鳩穀隼鬥手在次出現了兩柄妖刀然後說道:“你大可以試驗一下啊!”

薑亦凡也上前一步然後手中的黑鳳幻化成了一柄黑色長劍道:“大哥你先休息一會我先來討教一下這位什麼先鋒團的大將。”

聶劍一此刻馬上傳音道:“注意小心此人十分卑鄙為了勝利無所不用其極切莫被他騙了。”

薑亦凡這一路走來也是經曆了無數次的生死危機的,他在聽到了聶劍一的傳音後隻是回頭對著他淡淡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的

鳩穀隼鬥看到了薑亦凡真的一個人走了出來心下便開始陰笑了起來然後低聲對著四周隱藏在暗處的暗子道:“看準時間這回如果冇能抓紅纓仙姬回去的話雖然是失職,但是要是能弄是這個大丹師薑亦凡的話我們也許能將功補過。”

說完這話後鳩穀隼鬥身子猛然朝著薑亦凡處激射而去。

而這一刻的薑亦凡身上太陰太陽兩種元氣也是瞬間爆起此刻的薑亦凡雙臂之上就好似盤旋著一龍一虎。

這時候衝殺而來的鳩穀隼鬥在看到了這一幕後眼神也是一凝但是此刻已經箭在弦上就算這小子在有什麼古怪自己也的拚死一搏。

想到這些後鳩穀隼鬥心下也就不在遲疑而是將自己全身的黑氣催發道了極致。

這一瞬隻見薑亦凡的背後忽然多出了一個太極圖,此刻在卦位子上赫然掛著乾與巽倆個卦。

而在太極圖出現的瞬間薑亦凡慢慢的閉上了雙眼,一股無形的波動擴散了開來,他終於第一次展開了自己的領域,隻見無形之中百丈之內的山川地麵天空雲朵在一瞬就是一頓,就連已經衝殺到距離他不足十米的鳩穀隼鬥身子都是一跟著一頓。

雖然隻是一瞬但是這也足夠驚人的了,而這一瞬之後在薑亦凡的背後八卦圖上赫然浮現出了紅珊島的虛影。

虛影一出薑亦凡猛的睜開了雙眼隨後他的身形居然消失在了原地。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此刻已經衝到了他進前的鳩穀隼鬥就是一愣,手中抱著黑氣的雙刀更是一時間定在了空中。

如此同時薑亦凡的消失也將外場觀看這二人打鬥的四人看的一陣心驚,幾人都是陰神修士他們明白這並不是瞬移而是完全的憑空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