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珊城中五芒星陣當中隨著一輕響傳出隻見此刻那柄赤紅色的璃鳳劍忽然從她手上滑落道了地上然後深深的插入了地下了方磚之上。

隨後一條條金光慢慢浮現在了紅纓仙姬的身上,這些金光慢慢的凝結成了一條條金線而這些金線之上更是佈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看到這一米的鳩穀隼鬥哈哈大笑了幾聲後便一個彈身站起了身子然後戲謔的說道:“好了先在你是我的人了,還彆說著困仙陣雖然貴了點但是在緊要關頭是真的好用啊!”

這時候一個鬼影出現在了鳩穀隼鬥的身後說道:“封印還需要一刻鐘然後便可以撤退了。”

鳩穀隼鬥抬眼看了看此刻征用一對大眼睛惡狠狠的看著自己的紅纓仙姬後點頭道:“加大力度我們隻有半注香的時間,那倆個副將雖然有我送他們的玄器但是估計也不一定能抗住那倆人多久。”

鬼影聽後沉吟了一下後回了一聲咳後便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鬼影消失後不久隻見站在原地的鳩穀隼鬥臉上忽然凝重了起來。

而就在此刻天邊之上一前一後兩道遁光朝著他這個方向激射而來。

隨後齊闊與諸葛天宇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五芒陣的旁邊。

老總管齊闊看著此刻被捆在其中的紅纓仙姬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然後馬上抬手便朝著五芒星陣上打出了一掌。

這一掌打在五芒星陣之上居然隻蕩起了一層漣漪而已。

看到這一幕的諸葛天宇也是一愣,因為這位管家齊闊的修為他還是的知道的這等修為居然無法在這五芒星之上留下絲毫的傷痕,這陣法真的防禦力真的是強悍道讓他有些汗顏。

而看到這一幕的鳩穀隼鬥臉色則是浮現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然後對著此刻前來的二人說道:“你們彆白費功夫了!這五芒星陣是用了五件防禦玄寶開啟的,彆說是你一個區區的陰神修士就是元神境的大能來了怕是一時間也破不開這陣法。”

此刻的二人聽到這話後都是臉色一黑,管家齊闊更是看了一眼此刻已經被金線包裹住了全身的紅纓仙姬然後說道:“你既然跟我聊了那就是此事還有緩和的餘地,你說吧你想要什麼!”

這時候諸葛天宇聽到了齊闊的話後目光就是一縮剛想要開口的時候卻被齊闊抬手打斷道:“現在這裡的事情與你無關如果你一定要插手的話那你在這一秒後便是我的敵人。”

這句話讓此刻話到一半的諸葛天宇硬生生的將話全部都嚥了下去。

而這時候的鳩穀隼鬥看著對麵的二人的表現後笑道:“其實我也並不是非要抓這仙子回去的,至於任務失敗不失敗這事,大帳嗎勝敗都是正常的。”

此話一出齊闊的臉上不自覺的抽搐了一下然後滿臉堆笑的說道:“既然是這樣那咱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你要我們用什麼去換回我家主人!

鳩穀隼鬥輕笑了一聲後說道:“我在趙家的時候便聽聞了這紅珊島上有個紅纓仙姬而這紅纓仙姬有一件聖兵殘片。”

當聽到聖兵殘片的瞬間齊闊的臉色就是一黑然後說道:“這件東西並非我們紅珊島所有,而且我們也隻是知道此物的存在但是也無法獲得並使用,不然你以為我家仙姬會被你困在這狗屁的陣中嗎?”

鳩穀隼鬥聽到這話後雖然並不相信但是也不是全然不信也就真的如他所說如果這紅纓仙姬真的能用那殘破的話彆說是自己了就算是他與他兩個副將全來了也不夠這女子殺的。

但是此刻已經說道了這步鳩穀隼鬥臉色一沉繼續問道:“那你告訴我這聖兵碎片的位置我自己去看看!”

齊闊聽到這話後皺眉道:“你現在如果就放了我家仙姬我保證馬上便帶你去那處地方讓你去看看聖兵碎片,至於你能不能拿到那便是你自己的造化。”

鳩穀隼鬥沉思了一陣後說道:“先放人的話這是萬萬不可能的,如果你要是誠心的話那便先帶我去看看,反正按照你的話我也是無法拿走,這你還怕什麼?”

齊闊聽到這話後馬上大喝道:“哪裡是我們島上的密地,帶你去了以後你無法拿到東西然而狗急跳牆不放人我們也奈何不了你什麼,拍買賣嘛就是要公平,你既然無放人的心思那還跟我們談什麼買賣!”

此刻話音未落就見天邊在此射來了兩道遁光,諸葛天宇察覺了一下印記後臉色浮現了笑容因為從印記來看是聶劍一道了,而飛在前麵的老婦在看到了陣法後臉色也是一變,但是隨後便看到了此刻站在陣法旁邊的齊闊便加快了遁光朝著他的位置衝去。

而在其身後的聶劍一在看到了諸葛天宇後就是一愣然後也朝著他的身邊衝去,在二人見麵的時候聶劍一馬上傳音道:“老二怎麼就你一個人?亦凡呢,你倆不是在一起嗎?”

諸葛天宇臉色就是一變道:“此事說來話長我們先將這麵的事情穩定一些後在我們在居然詳談。”

聶劍一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麵色陰沉的說道:“這還有什麼好談的我們四人合力救出這女子便是!還在這墨跡個dei啊!”

話音未落隻見聶劍一的全身是劍意茫然釋放而出瞬間籠罩了整片區域。

鳩穀隼鬥被這份劍意籠罩的瞬間他的眼神就是一凝,這份感覺他隻在當年劍魔老祖的身上感受過,而且當時自己也隻是一名副將,天皇派先遣軍去勸說魔劍老祖歸降,當時的他還隻是將軍身邊的一位年輕副將,當先遣軍用摧枯拉朽的氣勢攻打到劍魔的屋外到時候當時的同樣是陽神境界的先前團團長十分自信的想要上前去嘲諷。

卻被一股震懾天地的意念給封印在原地,而後便聽到草屋內傳出了一聲震天的:“滾!”

數千精兵被這一聲滾字當場震爆體的就足有數十人,就連他們大將那位陽神修士都被震的張嘴吐出了好幾口鮮血。

而當時他雖然扛住了那聲怒吼但是當時剛踏入陰神的他也因為這一聲滾字跌落了回了納嬰大圓滿。

後來那位主將隻能灰溜溜的帶著數千精兵撤了回去,回去後據說之後天皇親自去了一趟草屋最後以供奉的最高禮儀才讓此事平息。

最後那位陽神大將也因為這事情傷了本源據說衝擊元神的時候被心魔吞了,此事過去好久後鳩穀隼鬥才知道那聲滾字並不是簡單的一聲滾,其中包涵著傳說中的無上劍意。

而這一刻他居然在聶劍一的身上在次感覺到了劍意那個足以讓他刻骨銘心的感覺。

這時候對麵的四人看著此刻忽然呆在了對麵的鳩穀隼鬥後四人互相傳遞了一下眼神,管家齊闊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氣息然後隻見一隻紅色的長槍猛然從其袖子中飛去而後帶著一股勢如破竹的氣勢朝著鳩穀隼鬥攻去。

四人有了一個人率先動手剩下的事情便水到渠成了。

隻見此刻諸葛天宇馬上反手拿出了十九隻小旗然後以鳩穀隼鬥為圓心開始佈置起了旗陣。

而這時候的那個芸姑姑身子忽然化成了一道扭曲的光鏈配合著齊闊的長槍一起攻向了鳩穀隼鬥。

從愣神中清醒的鳩穀隼鬥在看道了此刻正朝著自己攻來的二人嘴角漏出了一絲不屑,然後隻見他兩手之中忽冒各自冒出了一團黑霧跟一團灰氣。

隨著這二氣的出現鳩穀隼鬥的身子猛的朝著齊闊刺來的紅色長槍抓去。

而此刻的齊闊在看到瞭如此托大的鳩穀隼鬥後臉色也漏出了一縷笑容,而後隻見他單手一晃這跟紅色的長槍忽然甩出了數十朵槍影朝著鳩穀隼鬥周身各處學位點去!

可是就在槍花剛出的瞬間那團黑霧忽然被鳩穀隼鬥甩了出去,隨後居然死死的黏在了紅色長槍之上。

這一粘之下居然十分輕鬆的破掉了齊闊這勢如破竹的一擊,這讓齊闊身子就的一抖然後紅色長槍就是一甩想要將和黑霧甩飛。

隻可惜已經太遲了鳩穀隼鬥已經快速的來到了齊闊的身前,此時就將一道寒芒朝著齊闊高瘦的身子刺去,但是在這一瞬一道金色的絲線一閃而過隨後齊闊的身子居然赫然的在鳩穀隼鬥的身前忽然消失了。

而後隨著金絲的在此化出此刻芸姑姑正帶著齊闊退走了回了諸葛天宇身旁。

看道這一幕的鳩穀隼鬥哈哈笑道:“你們倆個就憑這點本事還想要與我鬥真是癡人說夢!”

就在他話音未落的瞬間一柄藍色的長劍無聲無息的朝著鳩穀隼鬥的脖子斬去。

此刻還在張狂的鳩穀隼鬥被這忽然出現的偷襲搞的有些手忙腳亂,

隻見他猛然朝著地上一趴隨後便朝著旁邊一個地滾然後看向此刻的聶劍一。

這時候隻見一身劍氣的聶劍一雙手擺出劍指然後一點背後劍匣,瞬間數千把飛劍在劍匣裡魚貫而出,此等場麵讓看一次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隻有諸葛天宇笑嗬嗬的看著自己的大哥,隨後將手中的哪隻紅色的陣旗插入了自己的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