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珊群島西門城內撲的一聲輕響一串血花飄紗向了空中,而這一刻的聶劍一也與岩江熊太郎分開了身形,隨即五柄飛劍也急速的飛回了聶劍一的身外!

此刻的岩江熊太郎嘿嘿的笑道:“你確實有兩下子,居然能在如此極限下臂鎧了要害。”

這時候單手捂著腹部的聶劍一也是笑道:“彼此彼此!你這一殺招也確實陰險的很呢!”

岩江熊太郎拿起了黑色武士刀舔了舔上麵的血跡後笑道:“好了這次算你厲害!等下回在遇到你的時候希望我們在一絕高低!”

話音未落隻見岩江熊太郎的身子忽然化成了一團黑霧消失在了原地。

而等他走後聶劍一的眉頭就是一皺然後看了一眼此刻被黑霧繚繞的腰部傷口他連忙丟出飛劍然後開始盤膝打坐了起來!

與此同時在此刻的南門處諸葛天宇腳下踩著戸台康太但是眉頭卻依舊緊鎖著。

就在此刻一道精光從空中衝向了此地,諸葛天宇定睛看去隻見此刻一位老大老者急速的朝這個方向激射而來。

諸葛天宇看到來人後並未有絲毫的驚慌而是靜靜的等待著這位老大老者落下。

而老者早在之前便已經發現了這裡的一片狼藉還有就是這位踩著一位陰神修士的強者,老者上線笑道:“在下是齊家紅珊島的管家齊闊,敢為這位道友是?”

諸葛天宇聽到了高瘦老者的話後回答道:“在下諸葛天宇是從東海城過來的,原本是想借用你們這座島的傳送陣去一趟齊家主道,誰曾想居然碰到了你們被這些霓虹帝國的人攻打故而我們兄弟幾人便出手相幫了一下而已!”

紅珊島的管家齊闊聽到這話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滿臉堆笑道:“你們難道是雲真大師新盟派來有齊家談判的嗎?”

諸葛天宇點了點頭道:“確實是如此但是剛纔我的師弟在你們這島上忽然消失了,還敢問齊管家你們這島上是不是有什麼小型機關活著秘境之類的存在啊!”

紅珊島的管家齊闊皺眉道:“布瞞諸葛道友我們這島上是真的冇有道友說的那些東西,而你的朋友消失這件事我這裡是真的無能為力。”

諸葛天宇輕歎了一口後說道;“我腳下的這位是這次霓虹帝國的先鋒團副將戸台康太,你們齊家既然來人了那此人便教給你們了。”說著便將腳下的被壓製的死死戸台康太一腳踢了過去。

此刻的戸台康太身上黑氣早已消耗殆儘此刻已經冇有半分的陰神修士氣焰。

齊闊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後反手丟出了一條紅色的繩索將其困住後笑道:“今天還真的多謝諸葛道友相助至於傳送陣跟你失蹤朋友的事情等一會我們去完西門解決完了哪裡的事情後我便帶你去找我們島主。”

諸葛天宇聽到這話後開口道:“那你應該不用去了因為我們大哥去了西門哪裡現在應該已經解決了!”

聽到這話的齊闊神色就是一變心下暗道:“這東海新盟一下便派出了三位陰神修士嗎?看來他們對這回的談判是給出了非常高的誠意的。”

這時候吳桐忽然出現子啊了齊闊的身後小聲傳音道:“拜見總管!”

齊闊朝著吳桐看去然後傳音道:“你小子怎麼冇在正門啊!”

吳桐一臉嚴肅的回答道:“是我家主人收到了情報讓我帶著精兵過來資源的!對了我這有一事需要跟齊總管彙報一下!”

齊闊聽到這句話後神情就是一愣沉下臉說道:“你有什麼事情你便說!”

吳桐恭敬的將薑亦凡的事情跟齊闊敘述了一遍。

這齊闊開始還好但是越聽臉色越加陰沉最後在聽到消失的人便是薑亦凡後齊闊的麵色那叫一個精彩絕倫。

而這時候忽然子啊島的內部傳來一聲轟鳴之聲,齊闊瞬間抬頭朝著島內往去然後大叫了一聲不好!

這時候諸葛天宇也好似察覺了什麼一般也朝著聲音看去。

就將這時候齊闊對著身後的吳桐說道:“這霓虹帝國的人你帶去正門關押好!剩下的人都繼續堅守此地。”

說完之後隻見這高瘦老人猛然全速朝著城中爆炸的地方衝去。

這時候的諸葛天宇反手在此拿出了一對金色的手鍊帶在手腕上後也不多話飛身追向了前麵的齊闊。

此刻西麵聶劍一週身的劍陣外麵一個老嫗正看著他然後說道:“聶劍一你居然會出現在我們齊家難道你叛變了霓虹帝國!”

這一瞬聶劍一抬手朝著老嫗一旁的一塊石墩指出了一指劍指,隻見一抹黑霧隨著劍氣射出,巨大的石墩瞬間便被黑霧腐蝕了個乾淨。

看到這一幕的老嫗眉頭一皺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此刻的聶劍一才收工站起了身子後說道:“我想你應該是搞錯了!我是代表新東盟來齊家談判的,之前因為東海城的傳送陣出現偏差故而打算來這借用你們的傳送陣去你們的主島!”

老嫗嘿嘿笑道:“你說你是來談判便是談判的嗎?我拿什麼新你?”

聶劍一搖頭輕笑道:“這次我們來了三個人,其中還有雲真大師的唯一弟子當今東海最年輕大丹師薑亦凡!你說我們這陣容了你還信不信!而且我們到了這裡後發現了你們被人算計了我猜的不錯你跟齊闊那老頭是不是現在都離開了島主的身旁,恭喜你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老嫗在聽到了薑亦凡的名字後眉頭就是一皺暗道:“這聶劍一平素獨來獨往這次忽然道了齊家小島而且還說了怎麼多關鍵的事情,這小子到底想要乾什麼。”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聽到島中忽然傳來一聲巨響,聽到了巨響的方位後老嫗的臉色瞬間失態道:“大小姐!”

聶劍一嘿嘿笑道:“這回相信我了吧,你現在在不去回去救你們大小姐今天晚上怕是給你們大小姐收屍了!”

此話一出老嫗的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不在理會聶劍一而是直接朝著聲音的方向衝去。

而此刻響聲的中央位置隻見一身紅袍滿頭白髮的女子從容的一腳踏出了剛纔自己被偷襲的大殿,然後對著對麵的鳩穀隼鬥冷冷的說道:“你是誰!膽子道是不小居然敢直接來到我的大殿偷襲我!”

鳩穀隼鬥看著眼前這位冷豔的女子也是笑道:“我乃是霧鬼先鋒團鳩穀隼鬥侍大將,本次來到這裡的目的開始占領島嶼然後將你擊殺,但是現在我們從擊殺改成了請您去做做客!不知道島主給不給這個麵子賞不賞這個臉了!”

紅衣白髮島主聽到了這話後冰冷的臉上忽然多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這份笑容就好似冰山的那朵雪蓮一樣的美麗,但是想擁有這份美麗卻是要付出生命作為代價的!

而此刻站在對麵的鳩穀隼鬥卻被這一幕微笑弄的有些不會然後大聲說道:“你笑什麼~!如果今天你不配合的話那我便隻能將你綁回去教給我們霓虹地府的大將軍了!”

紅衣女子聽到這話後忽然輕笑了起來然後把手輕輕的指向了鳩穀隼鬥後說道:“我今天就站在這裡,有本事你便把我綁走!”

鳩穀隼鬥看到了這一幕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他的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柄黑色的武士刀,這刀一出頓時四周生出一片濃鬱的黑霧,這黑霧繚繞在鳩穀隼鬥的身旁好似永遠都不會散去一般。”

這時候隻見紅衣白髮女子在看到了這柄武士刀的瞬間雙眼就是一瞪然後歎氣道:“可惜這麼好的一柄刀卻落在了奸邪手中註定他將一輩子蒙塵。”

鳩穀隼鬥聽到這話也不生氣認識單手持刀道:“蒙塵還是榮譽,這都不是我們可以左右的,既然如此我們能做的便是將它們的勢力儘情的發揮出來!”

話音未落隻見鳩穀隼鬥的身子已經出現在了紅衣白髮女子的身側然後手中冒著黑霧的武士刀帶著黑色的煙氣朝著紅衫白髮女子的頭上劈去!這般架勢完全冇有一點想要留下活口的意識更像是想要將其一擊必殺。

刀鋒斬在紅杉白髮女子的身子之上帶起了一陣狂風,但是狂風過後隻見那道虛影依舊站在剛纔的位置,但是也僅僅隻是一道虛影,現在紅杉白髮女子的真身早已不知了去向!

這一幕讓此刻的鳩穀隼鬥眼神就是一縮,因為從始至終他都冇看清此女子是如何消失的,就在他神情恍惚的瞬間在其身後一道紅色的劍光悄然而至雖然不帶半分殺意與波動但是卻隱含這無儘的殺機!

鳩穀隼鬥在察覺到劍氣的時候劍氣已經隻離他的後背不足半米,如此近的距離彆說是他就是元神大修來了怕是躲不過。

想到這一點後鳩穀隼鬥猛然將黑色武士刀背到身後這一瞬他隻能用武器去硬生生的接下這詭異的一刀。

而後隻聽到了轟隆的一聲巨響鳩穀隼鬥的身子如同一顆子彈一般衝著對麵的柱子上射了過去。

而這時候紅杉白髮女子的身影慢慢的從虛空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