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珊城外此刻正在與戸台康太的諸葛天宇萬萬冇有想到此刻的薑亦凡被困在了自己的空間之中無法出去。

這一刻當老龍與薑亦凡一起進入草屋後它才吃驚的叫道:“挖槽!你小子是怎麼做到的?居然在冇達到元神境界就進入道了草屋空間之中。”

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我當時就是拿著這句遺骸然後想將其收入空間之中接過我就拿著他出現在了這裡!”

聽到這話的老龍朝著遺骸看去!然後若有所思的想了半天後說道:“難道是這遺骸的問題?不能啊雖然這遺骸看著最起碼是個大能的骸骨丹是也比至於有此等的特殊功能啊!”

這時候的薑亦凡也看著在其身邊亂晃的老龍然後開口道:“我現在不想知道怎麼進來的!我現在是想知道怎麼出去!”

老龍思考了半天後說道:“現在這個情況不太好解決啊!如果你想出去的話那就將修為迅速的提升道陰神!”

薑亦凡沉思了片刻後歎氣道:“就算是我想迅速的提升道陰神也不行啊,上回的心魔都跑了估計他一時半是不會在出來了!就是可以用功法將其逼出來我現在被困在這裡你讓我如何的尋找逼出心魔的功法!”

就在這一瞬薑亦凡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隻見他迅速的朝著草窩下層的鏡麵跑去。

老龍看著薑亦凡的舉動後就是一愣然後忽然說道:“小子你想用鏡像渡心魔?上次你可是差點就冇命了你忘記了嗎?”

此刻已經來到了鏡麵前的薑亦凡看了老龍一眼後堅定的說道:“我們現在還有選擇的機會嗎?也許我便是應該曆上這一劫。”說著隻見薑亦凡將手探入道了鏡麵之內然後努力回想了當天與心魔一戰的情景。

就在這一刻整個草屋空間忽然閃爍了一下,後隻見薑亦凡的手此刻慢慢的從水中拿了出來,在其手掌之中一團黑色的水晶球讓人看上去便覺得一陣不適。

這時候老龍看到了水晶球後輕歎了一口氣道:“你真的要這樣做嗎?雖然此刻的草屋空間的時間流速十分的緩慢,但是你的生命流速是不變的也就是說拋出之前你在斷崖已經消耗當時幾乎所有的壽元,雖然後來你連續突破但是壽元依舊不太充裕,就如今的現狀來說現在你如果三回無法戰勝心魔突破陰神的話你將老死在這草屋空間之中。”

此刻的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又看了看手中的水晶球心下暗歎道:“現在雖然不是突破到陰神最好的時候,但是其實也是一次老天賞賜的絕佳的機會!因為就算是自己在外麵準備的在充分也隻有一次機會而在這裡他卻可以多次的去嘗試積累寶貴的經驗。雖然也許次數並不多但是隻要多出一次機會那成功的概率就不是提高一倍,再有就是現在這個局麵這也是他唯一可以出去辦法!”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眼神中漏出了一絲堅定然後便十分果斷的將水晶球掐碎,隻見中間的那團黑霧瞬間便包裹住了薑亦凡的全身,隨後一隻鮮紅的眼睛出現在了薑亦凡的頭頂之上。

就在南門諸葛天宇與薑亦凡在與戸台康太開戰不久,後出發的聶劍一來到了西門,西門這裡因為冇有援軍,原本守城的數千齊家將士現在隻剩下一些殘兵遊勇,而對麵霓

虹先遣隊卻隻死傷數十人而已!

聶劍一仗劍衝到的時候隻見城門之上此刻已被敵軍占領,看到這一幕的他眉頭就是一皺冇想到一個大門居然如此迅速的便被占領了。

這時候隻見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大漢正帶著一眾黑甲精兵衝入了城鎮之中那帶頭的大漢手持一柄巨型薙刀,見人便殺如同一尊地獄修羅一般。

這一幕看的聶劍一怒火猛然升起隨後隻見他手化劍訣單人匹馬便衝入了敵寇人群當中。

隨著一陣將其的飛揚一招之下居然就有十幾人被其斬反在地。

而此刻前麵帶隊的黑甲巨漢此刻也發現了有強者殺入了陣中,連忙扭頭怒吼道:“圍!”

此話一出隻見一千多士兵瞬間將此刻落入隊中的聶劍一圍在了其中。

而被圍的聶劍一看到這一情況臉上反而流出了一抹笑容隻見他將劍匣插入地上然後雙手劍指在胸前結了個印隨後隻見劍匣之中頓時瞬間飛出數萬隻飛劍。

這些飛劍已經飛出便對著四周的黑甲戰士進行著無形的絞殺,納嬰初期一下修士瞬間便被絞殺成了肉泥,隻有納嬰中期修士還可抵擋一下攻擊,但是在數萬吧飛劍的不停攻擊下也開始不敵。

這一幕來的那叫一個快等到巨漢反應過來的時候至少已經損失了數百人,而此刻的巨漢看著死傷的黑甲戰士雙眼忽然變的通紅然後隻見他拿著雉刀化成了一片黑霧朝著此刻正在催動著劍訣的聶劍一劈去。

而這一刻的聶劍一也察覺出了有一片黑霧朝著自己襲來,馬上劍指一點隻見數百把飛劍朝著黑霧於冠而去,但是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這些飛劍居然在那團黑霧中一一穿過並冇有造成半分的傷害。

看到這一幕的聶劍一眉頭就是一皺,眼看了黑霧已經到了近前他連忙架起防禦手勢,隻見身前忽然粗正了一道劍盾。

隨後便聽到哐噹的一聲巨響那團黑霧此刻依然便回了巨漢樣子而且手中的雉刀也重重的砍在了聶劍一身前的劍盾之上,由數把靈寶飛劍組成的劍盾在這一刀之下居然不堪一擊瞬間便碎成了碎片。

然而在這些碎片散落的時候一道伶俐的劍光衝出了劍盾直接射向了巨漢的頭顱。

這一瞬隻聽到叮的一聲輕響如此近的距離巨漢居然可以收誰回雉刀進行了一下極限的防禦。

巨響過後隻見在巨漢的臉上一道觸目驚心的深深劍痕赫然出現在了他的半邊臉上,聶劍一看著眼前的黑甲巨漢第一次笑了出來然後說道:“你不錯如此近的距離還能防下我剛纔的致命一劍。”

而那巨漢的身子忽然朝著後麵退出了幾步後說道:“我是霓虹帝國霧鬼先鋒團副將岩江熊太郎,敢問在下是齊家的何人?為什麼我們情報之中冇有你這麼一號劍仙人物!”

聶劍一眼神如劍的說道:“我並非齊家之人,但是我們卻是敵人,你們攻擊齊家紅珊島我們前來應援這是理所應當的!”

岩江熊太郎聽到這話後冷哼了一聲後數道:“既然是這樣那就來戰一場吧!戰士門列殺陣!

隨著一聲怒吼後剩餘不足千名的黑甲戰士紛紛回退了數十米然後列起了一個橢圓形的戰隊,這一刻站隊前麵全是舉著數米高數尺厚的黑盾的強壯戰士,而這些戰士身後便是一排排長弓手。

聶劍一看著此刻的列隊臉色依舊是笑容然後說道:“想用陣困死我你們這是太瞧不起我們東海修士了!”說著隻見他的身影猛的虛然後自己的領域瞬間張開。

雖然聶劍一併非神體聖體但是他的領域之中卻包含著一股伶俐的劍意,並不是每個劍仙都會修出劍意,因為這股劍意是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劍的感悟並日積月累下積攢下來的一股不朽的意誌,雖然不是每個劍仙都有劍意,但是有了劍意的劍仙卻都會創出一番驚天偉業甚至是流出萬載。

而聶劍一的這劍意也是他在完成了翔龍劍陣的一瞬纔有所感悟並接住著生死搏鬥融入了劍心之中,而這股劍意隻要他的劍心還在那這股劍意就會越來越壯大。

劍意領域展開的瞬間,隻見一股無形的波動猛然掃過了整個西城門,隨著波動的閃過此刻包圍這聶劍一的黑甲士兵的心裡都忽然生出了一絲恐懼,這份恐怖生於無明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卻是越來越濃重了起來。

這時候對麵的岩江熊太郎也發現了這一點,但是他還未來的急開口忽然一道淩厲的劍光劃破寂靜。

青色的劍光如一隻青色的精靈一般在空中歡愉的飛舞著蹦跳著,但是在敵人眼裡裡飛舞的精靈如同一隻在不停收割著生命的死神一般恐怖。

青光收鞘聶劍一的嘴角淡淡的微笑道:“霓虹先鋒團不過如此而已!”

話音一落四麵八分同時出現了淒厲的慘叫之聲隨後漫天的血花灑滿了紅珊城的西門。

僅此一劍便斬殺了數百黑甲兵士,這份戰力就連岩江熊太郎都看的動容了起來,然後下意識的喊道:“縮!”

這一聲縮出口之後剩餘的數百人迅速的縮到了岩江熊太郎的身旁然後組成了一個八角形的防禦陣法!

聶劍一用腳輕輕的一點劍匣便將其挑出了地麵然後單手將其背在了身後,做完這一係列動作後他單手劍指一劃隻見在其手指中一抹便對著麵前的數百人大步而去此等的氣勢讓人很難想象他纔是這次戰鬥的弱勢的一方!

走出幾步之後岩江熊太郎忽然高喊一聲:“凝霧!”

隨著此話一出剩下的數百黑甲戰士居然身上開始冒出了大量的黑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