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山洞之中滅掉了這對偵查小隊後薑亦凡皺眉說道:“根據那個小隊長的記憶這島是他們剛打下來的一座孤島,雖然是一座孤島但是也受到了齊家的極力反抗但是在一輪元氣炮的轟殺下齊家最後還是撤退了!”

諸葛天宇感慨道:“看來這什麼霓虹帝國確實是狠了心的要在勸降齊家之前好好的顯擺一下他們的實力,然後讓下一步在勸降齊家的時候有更多的話語權!”

薑亦凡聽到了諸葛天宇的話後也是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這纔是開戰的第二天看來我們也應該在這裡做些什麼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三個就真的是來著了,既然他們想要顯示一下實力那我們就有必要讓他們明白什麼纔是絕對的實力!”

聶劍一聽到這話後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道:“突襲我東海一夜之間丟了一盟叛了一盟是時候讓他們知道我們東海修士也不吃素的!”

站在門外的諸葛天宇笑道:“就算是這樣我們還是出去了之後好好計算一下的好!這樣才能給與敵人造成最大化的傷害。”

此刻的薑亦凡也一閃身來到了諸葛天宇的身邊點頭道:“二哥說的不錯!打蛇打七寸射人先射馬!我們要找到關鍵弄他一個狠的!”

聶劍一看到了二人都已經到了門外後隻見他單手劍指一輪瞬間此刻的一地屍骸便被他這一劍斬成了齏粉然後看了一眼傳送陣後問道:“這東西需要毀掉嗎?”

諸葛天宇想看片刻後說道:“先不用將其毀掉我一會在這傳送陣上該動一下座標,也算是咱們給自己在這裡留一跳退路。”

聶劍一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便先跟老三出去看看情況如何!”

諸葛天宇點頭道:“嗯我改動座標大約需要一個多時辰,你倆出去要加小心一些怎麼說我們現在也在敵人這群霓虹大軍的占領區!”

薑亦凡沉思了一會後說道:“為了方便我們互相聯絡,我先給二位哥哥一人一個百裡傳音貝,然後我在教二人一個定位座標及其的印記。”

話音未落隻見薑亦凡在諸葛天宇的手臂上種下了之前雲真教給他的小型感知法陣。

這法陣一出諸葛天宇的眉毛就是一挑笑道;“冇想到雲真師叔將這感意陣都教給了師弟,看來真的是十分看中師弟啊!”

薑亦凡聽到這陣法的名頭後也是一愣道:“當時師傅並冇有說著陣法是什麼隻是說為了方便聯絡與固定座標而已。”

諸葛天宇聽到這裡後點頭道:“看來師叔是冇來的急說著陣的妙用啊,這真不止是可以感知定位更可以讓你成為一個傳送符或傳送陣的定點,隻要跟你互相遞交過陣法的人手中有傳送符篆便並且在範圍內便可直接傳送道你的身邊!而且這陣法還是一套陰陽陣,陰陣的用途就家玄妙了。”

薑亦凡與聶劍一聽完了諸葛天宇的話後也都是神情一愣,要知道就是這個可以瞬間移動道對方身邊這可是逃命救援的神技,假設手中傳送符夠多的話三五個人都互相種上這份印記的話,那將這份靈活機動性堪比無敵。

就在幾人說話之間薑亦凡已經將這陣法簡單的傳授給了二人,三人在各自的身上種下了感應法陣後,諸葛天宇便率先開口道:“我在此地改變完陣法後會將此地封閉起來然後就去找你倆。”

聶劍一點頭道:“我跟老三出去後先嚐試著去打探一下霓虹軍的訊息然後便趕往齊家的陣營,到時候你出來後可以先嚐試用傳音貝聯絡我們以下如果不行那你就按照我們的印記指引跟過來便是!”

諸葛天宇點頭道:“那你們倆要小心切莫激進切莫戀戰亦凡你要看好大哥!”

聶劍一笑著重重拍了拍諸葛天宇的肩膀道:“你小子就這麼不放心我嗎?”

被拍了個踉蹌的諸葛天宇乾咳一聲道:“其實也不是我的意識是讓三弟不要激進!”

薑亦凡歎氣道:“我可不背這鍋啊!好了大哥我們出發吧看著時辰天馬上就要亮了。”

此刻隻見聶劍一單手一點然後拉著薑亦凡加成了一道劍光朝著洞穴的外麵衝去。

而看到了二人走後諸葛天宇大手一揮便將石門重新關閉然後開始在傳送陣的四周開始重新佈陣。

黎明將至海空一線上開始漏出了一絲白頭,此刻紅珊島外圍群島中一到劍氣悄然的衝出了一座山洞然後衝上了天際。

此刻的聶劍一在衝上高空後將神識展開在這座小島上掃視了一圈後說道:“看來這霓虹人很謹慎嘛!隻派了一對人去島上偵查而已並未大麵積的登島!”

薑亦凡點頭道:“他們也是怕齊家在撤退前設下陷阱,看來這帶領先遣隊的陰神修士也不是個酒囊飯袋!”

說話間此刻二人已經朝著前方推進了數十裡,這時候薑亦凡忽然說道:“大哥停一下!”

聶劍一馬上收住了前行的飛劍問道:“怎麼了?”

薑亦凡說道:“在往前數裡天空中便是一層偵測飛行陣法保護罩,看來我們隻能在這裡落地了!”

聶劍一放出神識探查了一番後讚歎道:“你小子的神識看來要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我雖然是劍仙但是也是陰神大圓滿的境界咱倆差上一個大境界我都感覺我的神識也就與你在伯仲之間,也許這也是因為你為什麼納嬰便能有心魔的原因吧!”

薑亦凡笑道:“這可不是將好事,神識在強大也冇什麼實質上的作用,如果我們倆打鬥的話我能在大哥劍陣內估計連幾個來回都走不上!”

聶劍一笑道:“事業有專攻等解決完齊家後你可以去秦家找找秦勇德那老頭子,他們秦家專供神識,而且還有獨特的戰法與修煉方法也許你能在哪裡得到一些你想要的東西。”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便將此事記在了心裡,確實他現在空有極高的神識卻隻是擺設這讓他十分的不甘心!

二人落地後發現前方數裡外便是一處就地安營的軍隊,這些人身上披著五顏六色各種各樣的鎧甲,這些鎧甲上早已滿是血跡斑斑。

除了鎧甲外薑亦凡還發現這些人中背後的紮著的的小旗樣式也各有不同,顯然這五萬人中應該有很大的一部分是臨時湊出來的戰力。

這時候聶劍一忽然對著薑亦凡做個噤聲的手勢後便帶著他穿行在了這片淩亂的帳篷中。

因為這片區域都是一些低級修士且正直黎明時分雖然他們都已經陸續起床但是卻依舊散漫異常。

前行了數百丈後二人麵前居然又出現了一處營房,這處營房一眼看去便給人一種威嚴感。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營房不由感慨道:“看來這五千的人纔是這次先遣隊的主力!”

聶劍一點頭道:“確實最起碼這裡的這些人的戰力已經遠遠高於前麵那些炮灰軍不止一個層次,這裡麵看門的守備都至少是化丹境界看來這不止是精英部這麼簡單啊!”

薑亦凡也是皺著眉頭道:“大哥我們還要離近點檢視一番嗎?如果真如你之前所說著營內定有陰神修士坐鎮如果我們在往前前進一段的話也許會被這人的發現。”

聶劍一嘿嘿笑道:“如果可以將這個陰神修士單獨引出來的話我道是可以與其比試一番,可是這五千人的大營除非是元神大修親臨還可以闖一下,就咱倆的話還是算了。”

薑亦凡暗歎了一口氣後說道:“既然發現了他們的精銳這趟也是值的,那現在我們倆便返回齊家?”

聶劍一搖頭道:“先不忙我記得你小子不是會隔絕術嗎?一會在這大營外的山頭上我找個方便的地方你給我設上隔絕術,然後你躲遠一些我在觀察觀察對方的戰力情況!”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說道:“大哥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如果你被人發現那將是五千打一還有一個陰神修士跟若乾個納嬰修士!”

聶劍一嘿嘿一笑道:“我對我弟弟的封術有信心!而且既然已經道了這裡如果不搞點實質性的東西那就太可惜了!”

薑亦凡看著兩眼冒著精光的聶劍一最後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這裡有一張傳送符你拿著如果有任何問題你那邊往我身邊傳送千萬彆意氣用事大哥!”

聶劍一看著薑亦凡反手拿出來的一張泛黃的傳送符心裡就是一暖隨即也不矯情直接收了起來後說道:“走跟我去踩個好點去!”

於是二人便伴隨著天邊的魚肚白朝著離大營最近的山峰飛去!

二人找了三四次處地方聶劍一均不滿意,最後在一處群山的挖兜之中的矮山上聶劍一終於找到了他心目中的最佳隱匿位置,隨後薑亦凡在這個位置上佈置上了隔絕術,佈置完一切以後天邊的朝陽已經慢慢升起!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甩手丟出了黑鳳朝著後麵的無儘的海域飛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