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小塔之內,全身冒著蔚藍熒光的冰鵬隻是一個瞬身便飛到了薑亦凡上方。

這種速度已經超越了他的想象,藍光還未近身薑亦凡就不自主的哆嗦了一下,這股寒氣他還未碰觸就能感受到拿刺骨的寒意。

看著眼前不足兩米遠的傳送,薑亦凡陣眼中厲色一閃猛的一個轉身,手中飛快的打出複雜的法術印決,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那個來曆不明的法術。

隻見絲絲天地元氣被調動了起來,隨著印決的打出天地間一方手掌憑空而出,隨著手掌的出現薑亦凡感覺全身的元氣像是洪水決堤一樣瘋狂的隨著印決被吸入大手掌中。

金光手掌之上的紋理愈發清晰,陣陣威壓籠罩了下方的冰鵬,蔚藍色的冰鵬更是條件反射一樣後退了幾下,顯然對這個手掌是十分忌憚的。

而此時的薑亦凡也好不到哪裡去,手掌就像個無底洞全身的元氣已經被吸的差不多了但是手掌完全冇有停下的意思。

半空的金色手掌散發著陣陣威壓鎮壓這下麵的冰鵬。

而一旁的薑亦凡心中卻比冰鵬還要苦上幾分。

“這還冇等打人呢自己就快被吸成乾屍了還打毛啊!而且因為印決不完全隻有放出手印怎麼控製跟打出都是冇有的!這是玩大了啊!哎!”他心中暗罵著。

正當薑亦凡絕望之時,忽然在手鐲內忽然湧出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元力藉著他的身上狂暴的注入了天空的手掌內,原本冇有元力注入微微虛化的手掌忽然凝實了起來,甚至都能看清掌心的紋路跟毛孔。

而這個手掌的始作俑者現在是腸子都悔青了啊,手鐲裡的狂暴元氣在他全身的所有經脈裡肆意的破壞著,破壞完了之後新來的元氣居然還給破損的經脈修複一番。

就這樣一遍一遍的破壞,然後又一遍一遍的修複,此間的痛苦真的是讓薑亦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十幾息而已但是對於薑亦凡來說好像是度過了幾百上千年一樣,終於這股元力停止了注入,而天上的手掌也已經跟真事的手掌一樣毛孔紋理清晰可見。

單膝跪地的薑亦凡全身乾癟皮膚赤紅,並不斷冒出煙氣,但是手中的手決卻冇變一直定個在最後一個印決。

忽然薑亦凡猛的抬起頭用一對赤紅的雙眼盯著對麵被手掌威壓鎮的趴在地上的冰鵬,手印猛的一壓,隻見空中的手掌緩緩朝著冰鵬壓下。

冰鵬狂暴般仰天一鳴,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華,隨著光華的凝聚冰鵬的身體開始一點一點的變的透明。

就在手掌接觸到金色光華的瞬間,天地元氣猛的狂暴了起來,一聲響徹天地的碰撞聲響徹了整個廢墟,碎石漫天飛舞,灰塵漫天。

一陣風過後,薑亦凡已經艱難的爬到了傳送陣上,整個人仰天趴在傳送陣內轉過頭看了一眼此刻已經是淡金色的冰鵬。

隻見這時候的冰鵬變成了一枚淡金色的巨蛋,蛋中一股清氣繚繞,四周分散著被巨掌擊碎的金色光華。

薑亦凡對玉冥說道:“走開啟傳送陣!”

隻見一股能量透過手鐲發出注入傳送陣,傳送陣發出陣陣微光,微光慢慢的包裹的薑亦凡的全身,他的身體慢慢的變的淡化了起來。

就在這時那顆巨蛋忽然碎裂,一隻小一號的金色鵬鳥猛的衝出!直射傳送陣中的薑亦凡。

而此時的薑亦凡經過剛纔的經脈衝擊整個人已經癱倒在傳送陣中,就在金鵬衝到傳送陣近前的刹那,傳送陣光華一閃,薑亦凡消失在了其中。

而金鵬的羽翼狠狠的擊中在傳送陣上,但是為時已晚。、

瘋狂的金鵬發出聲聲鵬鳴瘋狂的攻擊著傳送陣。

但是這是的薑亦凡已經被傳送到遠方了。

黑暗!一片黑暗!

薑亦凡被傳送到了一個石殿裡麵,他身體剛接觸地麵整個人便暈死了過去。

夢,還是那個夢,真實又很虛幻,漂亮女子的笑,是那麼的溫暖。

這份溫暖慢慢的傳遍了薑亦凡的全身,而這時手腕上的手鐲發出了碧綠色的微光,籠罩了他的全身。

原本被巨掌吸乾的丹田中。一紫一青倆顆豆子大的光球慢慢的旋轉著,之前在倆個光球中心的漩渦此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一顆通體碧綠的種子,這顆種子似玉非玉,其上散發著微微的綠光,伴隨著外麵的一青一紫倆顆光球一起又規律的轉動著。

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種子上纏繞著一絲彩光扶搖直上射入了薑亦凡的神識靈魂中,神識之中原本融合了半顆水滴化成的霧海,現在正發著彩光,這彩光與下方丹田內的那顆種子之間就像有一座橋梁鏈接了一般。

沉睡中的薑亦凡現在還完全冇意思到在他身上發生的變化,他隻是沉浸在那個溫暖中無法自拔。

就這樣一天慢慢的過去了,薑亦凡體內的循環越發穩定,兩顆光球也越加飽滿了起來,被彩光照耀的神識也濃鬱了幾分。

此時隨著手鐲發出的綠光的消失,薑亦凡也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薑亦凡慢慢站起了身子,伸展了一下四肢,又巡視了一下這個空曠的大殿,神念說問道:“老龍!我這我睡了多久了啊!你開的傳送陣吧我傳什麼鬼地方了?”

玉冥嘿嘿一笑到:“天知道是什麼地方啊!不過你小子一睡就是一天,可真愜意啊!對了先恭喜你啊!你還冇發現自己體內的變化吧!哈哈!對於你小子不知道是福是禍啊!

薑亦凡一聽滿是一頭霧水,你忙用吧神識潛進了自己的丹田,隻見一顆綠油油的種子田中隨著倆顆光球旋轉著。

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整個人一愣,功法裡完全冇有這種異象,但是就目前來看這顆種子還算穩定,而且他簡單的實驗調動元氣,發現現在體內的元氣比以前至少高出了數倍,而且更加精純,神識也是更加強大了數倍。

薑亦凡盤膝坐下,馬上運起第八層口訣,完全無阻礙,運行第九層依然是如此,他一咬牙運起了第十層口訣。

口訣一起隻見天地的元氣如潮水般的朝薑亦凡湧來,飛快的注入丹田種子中,隨著元氣的增加種子好似也變大了一分,這個過程很慢,一個時辰過後薑亦凡丹田內的種子已經足足變大了一圈不止,其上麵散發綠光與外麵紫光、青光互相交錯著。

薑亦凡睜開雙眼輕輕吐出了一口濁氣,心中暗道:“冇想到這次的異變居然讓自己直接到達了養氣十層。在加把勁打到大圓滿就能衝擊成基了。”想到這他下意識神識掃了一下手鐲裡的成基丹。

身體的變化暫時告一段落後,他現在身在何處,又該如何脫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