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內成城之中演武場上丹爐乾坤之中,此刻被螳螂王偷襲後的小紫隻見它甩著打頭對著此刻正在用前爪摸索著頭顱的紫竹螳螂王咆哮了一聲然後甩頭居然噴出了十幾朵紫色的祥雲,這些祥雲出現之後便朝著翡翠螳螂王飛去。

而此刻的翡翠螳螂王在看到這十幾朵紫色的祥雲後身上也不僅發出了澀澀澀的響聲隨後便在此消失在了原地。

這回的紫色麒麟在看到翡翠螳螂王消失之後它居然不緊不慢的將自己那條龍尾,隨著尾巴一甩一到紫色屏障居然出現在它的四周!

四周屏障一出此刻的小紫居然浪羊羊的在屏障中付下了身子看樣子好像是在休息一般。

這一幕看的馬上便要衝到近前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便將前衝著的身子停在了二獸打鬥的外圍處儘管其變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在虛空中穿梭的翡翠螳螂王忽然出現在了紫色麒麟的紫色屏障的外圍。

他那較小的身體一出現便被紫色麒麟身旁的那幾是多祥雲鎖定了目標。

而這些祥雲並不是馬上衝向螳螂王而是先圍著這隻翡翠螳螂王的外圍四處一直控製遊走.

而此刻的翡翠螳螂王也被這十幾團祥雲擾的實在是有些煩惱了雨水隻見他揮舞起了胸前的一對鐮刀朝著四週一頓亂砍。

在這瘋狂的劈砍之下幾十朵祥雲瞬間便被劈砍的四分五裂。

這時候翡翠螳螂王看到了圍著自己的討厭東西終於被斬碎,嘴裡發出了喆喆的怪叫後便朝著瑞獸小紫衝去。

就在這一刻原本被其斬碎的祥雲悄然的在此彙聚道了一起然後嗖的一聲朝著翡翠螳螂王追去。

但是此刻的翡翠螳螂王已經衝到了小紫的保護圈的邊緣,就在馬上就要裝上的時候隻見螳螂王的一隊鐮刀在前方劃出了一個十字,然後便一頭紮入了十字的虛空當中。

這一幕就連在外麵觀看的眾多長老們都看的頭皮一麻!

秦勇德對著身邊的蕭自在與薛無涯正色道:“如果你們與這翡翠螳螂王對戰你二人感覺自己有幾分勝算?”

蕭自在冇有緊皺的說道:“這個我還真不敢托大!之前隻是聽說這紫竹林中有一鎮守妖獸十分的厲害,但是卻從未去在意過這件事,因為在我心裡一個畜生而已就是九階又能怎麼樣,最後不還都是丹道大師手中的一枚丹藥坯子,但是今天看了這翡翠螳螂王的戰鬥後,我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多少的無知,彆的不說就光是虛空遊走就夠我們吃一壺的。”

薛無涯聽完了蕭自在的話後也開口道:“而且我們看到的隻是一隻魂體翡翠螳螂王,要知道在魂的情況下是有很多體術是發揮不出來的,而這獸行凶獸的一大依仗便是這變態的身體。”

秦勇德聽完了二人的話後也感慨道:“還不隻是這些,我雖然是自幼錘鍊神魂,但是發現這翡翠螳螂王的神魂居然我居然探查不到這就證明瞭這他不但可以短時間甚至是長時間的穿梭,而且他的神魂也不會受到空間的壓縮。”

然而此刻衝入了十字虛空的翡翠螳螂王此刻居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小紫的身後,而此刻的小紫還正背對他好奇的看著那條正在漸漸十字銑孔裂縫。

就在這時候虛空螳螂王看了時機眼紅紅芒一閃然後張開了一對鋒利的前鼇狠狠的斬下了下去。

此刻隻見兩道寒光重重的斬在了小紫空噹噹的後背上。

這一下看的薑亦凡心裡都設有一驚,但是下一瞬他便真的是一驚。

隻見兩隻可以斬開虛空的兩隻鐮刀此刻站在小紫的身上居然就像少砍在空中之中差不多。

這一下就連翡翠螳螂王自己都愣了一下,但是打鬥之中那能讓其分心!

就在這一刻外麵之前被翡翠螳螂王斬碎重組的那些紫色祥雲此刻一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入了結界之中然後朝著翡翠螳螂王粘了上去。

而這一刻被斬中的小紫則話成了一道虛影飄出了絕界之外回頭還不忘對著翡翠螳螂王擺出了擺屁股。

而這一刻的螳螂王全身已經被紫色祥雲牢牢的圍住,特彆是它胸前的那一對如同死神一般的鐮刀。

隨著最後一片祥雲包裹住了他的頭部後,紫色祥雲之上忽然生出紫色的火焰。

這火焰一出瞬間便聽到了翡翠螳螂王的慘叫之聲在丹爐之中響起。

而被燒的螳螂王也開始暴走了起來它開始左右亂撞。可惜此刻的鐮刀被封住他無法穿行在虛空之中,便隻能被困在這絕界之中慢慢被燒死。

此刻不遠處的薑亦凡看著小紫居然如此輕鬆的便設計滅掉了翡翠螳螂王此刻也是傻傻的呆站在那裡。

而這時候小紫似乎察覺到了薑亦凡便屁顛屁顛的朝著他的方向跑去然後在其身旁趴下打頭輕輕的對著薑亦凡拱了起來。

裡麵戰況的瞬間逆轉讓外麵是長老們也是不禁感歎這紫色火焰麒麟居然還會誘導封印的計策,都在私下暗暗交談著什麼。

這時候黑色麵具男子輕歎道:“看來墨桑你這次要在這小子這裡翻船了!”

墨涵大師麵色不好的說道:“事情還冇有道最後勝負尚未可知。”

就在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隻見被困在絕界內一直灼燒的翡翠螳螂王忽然仰天怒吼了一聲,隨後隻見他的身子居然瞬間乾枯縮小了起來,直到之後他居然變成了一顆拳頭大小的翡翠色的珠子。

當這珠子出現的瞬間,其周圍瞬間飛出了無數到飛刃,這些飛刃瞬間便將捆著他的祥雲與絕界一同打成了粉碎。

隨後這顆拳頭大小的珠子慢慢的化成了一個身穿綠色衣服的女子,這女子身上散發這絲絲可怕的威壓,說是女子但是在其後背傷害生著昆蟲一樣的翅膀頭上更是生著一推細長的觸手。

這時候這個蟲女對讓對著薑亦凡傳音道:“少年你今天一定要對我斬儘殺絕嗎?”

薑亦凡看著眼前化成成人家的翡翠螳螂女王輕歎一聲道:“今天我需要煉這爐丹藥,其實我並不需要你這般強大的妖丹,這是彆人算計我而已。這並非我本意!”

翡翠螳螂女王聽到這裡後想了想後又看了看他身邊的紫色麒麟後居然抬手在四處劃出了一片虛空來,然後抬手說道:“好了這裡便是我的虛空空間,我門二人在其中說的話外麵是不會聽到的你可以說話了。”

薑亦凡看著翡翠螳螂女王習慣的走到了自己最佳出手跟逃走的位置後笑道:“你把我弄到這裡阿裡不隻是說這些的吧?”

翡翠螳螂女王那雙漆黑的眼睛絲絲的盯著薑亦凡然後說道:“我們這一族群是被最早的東海城的城主請到這裡來的,可是經過無儘的歲月後我們的第 十帶女王發現了這十三盟中的一些修士開始忌憚我們的強大,也是從那天開始他們便開始研究控製我們的方法。”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歎氣道:“那你們就冇有想到反抗一下嗎?”

翡翠螳螂女王麵露狠色的說道:“因為我們一直冇有進化出九階妖獸故而一直也無法完全化形,這便給了他們機會。”

薑亦凡想了想說道:“難道不成九階便無法察覺十三盟的陰謀嗎?”

翡翠螳螂女王說道:“他們其實一直都未對我們這些高層入手,他們隻對我們蠶的卵進行蠱術,而這種蠱十分的惡毒冇有九階我們的王根本察覺不出來,就這樣我冇經過一代一代的繁殖最後便導致全族的新生翡翠螳螂全部都有了蠱術。直到我們的第十五代翡翠螳螂女王臨死前才感應出了蠱毒的存在。”

薑亦凡歎氣道:“哎!如果如你所說的話那你們現在的整個族群便都已經成為了彆的傀儡!”

翡翠螳螂女王黑色眼中忽然充滿了紅芒然後說道:“現在也不不全是,因為老一輩的六階以上的同族兵解死去後留存下的丹藥內的殘魂是冇有蠱蟲的,故而這便成為了我們最後一絲的希望,雖然隻是一絲但是仍然是希望的火種。”

薑亦凡聽了翡翠螳螂女王的話後狐疑的問道:“那翡翠螳螂女王您跟我談了這麼多的中心思想是?”

翡翠螳螂女王慘笑一聲道:“我幫你完成這爐丹藥,你幫我斬殺了對我們一族下蠱毒的人。”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皺眉道:“關於這爐丹藥說句不中聽的話,你我就算都到最後我想你也會明白勝利的一方應該是我!隻不過我需要亮出更多的底牌而已。等我將你擊殺了你後這爐子丹藥我依舊勢在必得不是嗎?”

翡翠螳螂女王聽到這話後沉默一會後歎氣道:“我承認確實如你所說,就算是我展現出半人形之力說實話我都冇有信心能完勝你的紫色麒麟,那就更彆提還要加上個你了,還有的就是我其實在你身上感應出了一股令我害怕的波動這也是我要跟你談判的一個原因。”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撓頭道:“讓你感覺到害怕的波動?那是什麼東西?”

翡翠螳螂女王亞搖頭道:“你身上的東西我上哪裡知道去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十分尷尬的乾笑一聲道:“要不你在想象如果我幫你報仇你還能給我些什麼好處!”

翡翠螳螂女王聽到了這話後麵色就是一愣然後說道:“你這小子真是有意思,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跟我談條件!”

薑亦凡擺了擺手道:“這也很正常啊,那有無利不起早的事情乾啊!還有就是聽你如此的解釋想來你已經知道了給你們一族下蠱毒的人是誰是,既然你們現在還在被其所製那就證明此人無論是地位還是修為都是你們無法解決掉的人!”

此言一出翡翠螳螂女王頓時就是一愣然後無奈的說道:“你說的冇錯雖然她隻是一個人但是以她在東海三十盟中的地位來說可以說是僅次於大丹師的存在,而且他更是公主的老師常年陪伴其左右。”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忽然想起了什麼一般問道:“也就是說你們是駐守在紫竹林中的,如果有人進去紫竹林的話你們便會出手!如果你們有任何行動的話就證明瞭你們是被要求不允許出手!”

翡翠螳螂女王聽著薑亦凡這有些繞口的話後想了一會後便說道:“是這樣的我們當時被東海城的城主請到紫竹林的代價便是保護紫竹林內的人的安全,如果你進入紫竹林冇看到螳螂出現的話就證明瞭是主人允許你進入!”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心裡好像猜到了一個天大的陰謀,這陰謀並比隻是對付自己因為自己其實也隻是一枚棋子而且,想到這裡後他歎氣道:“這樣吧我隻能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儘力去幫你殺掉那個給你一族下蠱之人,如果此人超過了我的能力範圍的話我也將進我最大的能力你看如何?”

翡翠螳螂女王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黑色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薑亦凡然後說道:“隻要你儘力了我便會感謝你對我們虛空螳螂一族所做的一切,如果你成功了我便以我虛空螳螂第二十八帶女王的名義向您臣服我們一族虛空螳螂便供您驅使!”

薑亦凡聽到了翡翠螳螂女王的話後連忙說道:“供我驅使就算了吧!如果真的能解決那人的話你們一族還是在啊尋個適合的地方休養生息吧!”

翡翠螳螂女王冷淡的說道:“那便是您的事情了!還有我一會便自行兵解,記住一定要讓你的紫色麒麟去吞噬掉我的殘魂,而我剩下的能力估計便足夠你煉製成這爐丹藥了。”

聽到了這話的薑亦凡想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翡翠螳螂女王製止住了,她隻是淡淡一笑道:“也許這就是上天給我們一族最後的一絲希望了吧!”

說完這句話後之前一顆綠色的珠子忽然從翡翠螳螂女王的胸口裡飛出然後飛刀了薑亦凡的胸口處化成了一顆綠色的痣貼在其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