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火藥味道十足的演武台上,北鬥仙子將那顆木屬性妖丹教給了薑亦凡然後笑道:“小子可彆忘記與我的約定不然可就彆怪我不客氣了!”說完這話後北鬥仙子瞟了一眼站在對麵的墨涵都笑道:“現在他的手裡已經有了妖丹那這裡可以救公主的丹藥你還讓不讓他煉製呢?”

這句話說的聲音雖然不是很但是依舊傳遍了整個演武台內外,甚至這聲音還隨著水幕已經傳遍了整個東海城中。

這時候的墨涵頭上升起了絲絲黑線,如果現在自己不讓這小子煉丹的話那不救公主的大帽子自己不讓會輩扣個結結實實,但是如果真的讓這小子將此丹練成的話自己這臉麵也就算是毀咋這了。

而此就在此刻公孫紫荊大步邁然後反手拿出了一柄五彩的東海令牌大聲的說道:“這是我們東海丹師一門的最高的大典,無論任何人都冇有權利去終止這場大典。”

此話一出在場上方的長老們也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而此刻的墨涵再看道了那枚令牌的時候眼神惡狠狠的盯了公孫紫荊一眼後說道:“既然這樣拿就讓他繼續煉吧我道是要看看著小子到底能不能煉出這爐丹藥。”

此話一處墨涵便朝著私兵一抬手,隻見四周的三百私自並齊齊的退了下去。

而這時候錢胡文也對著薑亦凡笑道:“外孫啊人家讓咱繼續煉那個什麼丹你還要煉嗎?不煉也冇事咱殺出去然後離開東海城便是就不用受這鳥氣!”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對著錢胡文鞠躬道:“乾姥爺在怎麼說著被牽扯進來的中毒的公主是無辜的,我煉製這爐丹藥也確實是為了給公主解毒。”

錢胡文聽到這話後滿意的點點頭道:“行吧!也算我冇看錯人你小子是個有情有義的主,那你繼續連著我在上麵看著呢什麼都彆怕!”

薑亦凡對著錢胡文典了點頭後對著公孫紫荊抱拳道:“晚輩在這裡謝過前輩出手相助!”

公孫紫荊看了薑亦凡一眼道:“這八品妖丹可不好對付你要小心!”

薑亦凡點頭道:“我會小心的!對了幽蘭姑娘醒了嗎?她並無大恙隻是硬吃了一擊傷了道丹調養一下便好了,其實這妮子也是因禍得福雖然上了道丹但她明顯感悟道了納嬰的那一關門檻。”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也是連帶笑容的道:“那還真的算是因禍得福啊!”

說完這些薑亦凡站在演武台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看著眾人一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後,薑亦凡大步的走向了自己的此刻的丹爐。

走到近前後他便感覺到了丹爐中的那股五彩的光在對其的召喚。

感應道了召喚的薑亦凡臉上上頓時一凝然後將之前北鬥仙子給他的那枚綠色丹丟入了丹爐之中。

要讓被丟入爐子中後片刻間居然冇有動靜,就連外麵的那層妖丹外殼都冇有一絲的破碎。

如此詭異的一幕看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看的頭皮一麻!

而這時候滿臉笑容的墨涵對著身邊的黑色麵具男說道:“嗬嗬這小子真是不知道死活,居然直接將八階妖丹丟入看丹爐之中,要知道七階以上的妖獸每一顆都不是那麼容易將其妖魂清除掉的,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在這東海之中大丹師會如此之少。”

黑色麵具男子看著在外人麵前威風凜凜在自己麵前卻卑躬屈膝的墨涵笑道:“你放心隻要這次的計劃可以正常開啟,我們答應你的東西一樣都不會少了你的!”

墨涵聽到這話後臉上忙漏出喜悅之色道:“放心現在計劃都在順利進行著唯一的一個變數就是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子!而且我昨天便在暗中擦過了這小子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對於他的背景與家族我們居然差不道一點線索。”

黑色麵具男子聽到這話後聲音忽然陰沉了下來道:“既然是這樣拿就找個機會將其滅殺就是了,記住無論什麼事情都要以終極利益為核心明白了嗎?”

墨涵聽到這話後連忙稱是。

而此刻就在二人談話的時候薑亦凡已經打出了一套十分複雜的法決,隨著法決的成型他更是將雙手重重的拍在了丹爐之上。

雙手拍上頓時演武場之上傳出了轟隆的一聲巨響,巨響之後在丹爐下麵的紫色火焰忽然猛的燃燒了起來。

而隨著燃燒在丹鼎之中一隻金色的蒼龍忽然幻形而出然後張開大嘴對著那顆碧綠色的妖丹吐出了一股赤紅色的火焰。

赤紅色的火焰噴道了碧綠色的妖丹之上後妖丹的表皮瞬間便被其燒掉了大半,但是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你就會赫然的發現這些被燒掉的隻是妖丹外麵的一層因為常年風乾而形成的一層老皮而已。

而這此刻站在丹爐外麵的講義費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此刻的他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雙手慢慢的離開了丹爐。

隨著雙手的離開丹爐內的那條噴火的蒼龍也漸漸是消失在丹爐之中。VVVVVVVVVVVVV

而此刻薑亦凡猛然抬起頭身子更是直接躍起然後站在了丹爐的爐口處往裡看去。

隻見此刻被燒掉了外皮的妖丹現在散發出的比之前更加耀眼的綠芒!

看著眼前的妖丹薑亦凡的眉頭緊鎖最有隻見他輕輕的撥出一口氣然後居然終身一躍跳入看丹爐之中。

如此突然的一幕看的在場的眾人都是傻了眼!看了這麼多煉丹的這還是第一回看到有人親自跳到丹爐裡麵的去的!難道這小子是急傻了打算親自祭丹不成?

然而這時候在上麵的一眾老祖們則是漸漸的對著小子越發的感起興趣。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根本冇空去管這些人到底是個什麼想法,在跳入丹爐之後他便一把抓向了此刻散發著綠芒的妖丹。

妖丹入手之後薑亦凡瞬間便感覺到了其上那股正在慢慢複述的強大力量。

想到這裡薑亦凡十分果斷的運轉起了太陰太陽之力,隻見他的腳下忽然冒其了兩團旋渦,隨後一團赤紅跟一團紫色的元氣透過旋渦直接衝向了他手中的那顆綠色的妖丹。

隻是片刻妖丹的外麵便被赤色與黑色的兩團霧氣所包裹,隨後這兩團霧氣便開始向著妖丹擠壓了過去。

隨著兩種力量的不斷擠壓這顆翠綠色的內丹終於被硬生生的擠開了一道裂縫。

就在裂縫出現的瞬間一道進人的氣息忽然從裂縫中爆發而出,隨後隻見一隻巨大的綠色螳螂虛影出現在了薑亦凡的身前。

北鬥仙子看到這虛空螳螂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下意識的看向了離她不算跟元的墨涵,這時候正得意的墨涵對著北鬥仙子邪魅的笑了笑然後點了點頭。

看到這個動作的北鬥仙子心下暗罵道:“我說怎麼今天那老太婆怎麼冇有太大為難我便給我拿那處了這顆妖丹呢!想來定是這墨涵找人去通知了這老太婆故意拿出了一個螳螂王的妖魂,這下薑小子真的是隻能靠自己了。”

而這時候薑亦凡也發現了不對勁隨後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這一刻隻見那尊巨型的翠綠螳螂忽然朝著自己張開了巨大的翅膀,而此刻從翅膀下麵居然飛出了兩小一號的綠色螳螂!

薑亦凡看到了居然一隻變三隻頓時頭都大了起來。

也就在他一個愣神的時間兩隻小一號的螳螂已經朝著他的位置衝殺了過來,此刻的薑亦凡連忙身子猛的一個頭退然後手中飛快的打出了一串法決然後按在了丹爐的爐壁之上。

印記一起馬上便有兩隻火鳳從虛空之中飛出然後一頭便衝向了迎麵撲來的兩隻笑一號的螳螂。

由烈焰組成的火鳳占儘了身在空中的優勢打的兩隻笑螳螂節節敗退,而此刻那隻巨大的翡翠螳螂咋是這一刻終於動了,隻見這隻螳螂隻不過是揮舞了一下兩隻如鉤的鉗子,頓時丹爐之中馬上便颳起了一陣驚人的狂風,這狂風過後就連那隻與笑一號螳螂站在一起的火鳳都被吹的實力大減。

而爐外的公孫紫荊看到這一幕後大罵道:“這不是胡鬨嗎?那瘋婆子居然將這八階紫竹螳螂王大限的妖丹給了這小子,這紫竹螳螂王雖然品階不高但是是大限兵解而亡也就是說它的妖丹內基本存留了全部的實力的妖魂,這東西彆說著小子就是我怕能不能贏都需要看運氣。”

此言一出後麵的錢胡文也大罵道:“那按照你這麼說我的乾外孫不是凶多吉少,如果我現在出手將這小子從鼎中拉出來會怎麼樣?”

公孫紫荊想了想後歎氣道:“那這紫竹螳螂王的神魂便會主動去融合薑亦凡煉化出的那團五色液體,好的結果就是他的虛影出來然後我們三十人合理將其擊殺,懷的的話那就是他的這屢神魂在吃那五彩光芒後在此進階突破!然後殺的我們一個片甲不留!”

錢胡文聽到了公孫紫荊的話後歎氣道:“這不是讓我進退兩難了呢!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

公孫紫荊點頭道:“確實啊現在這個問題太難解決了!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薑亦凡能自憑藉自己的勢力去將螳螂王。。。”

還未等他花說完錢胡文馬上抬手打斷了他的話然後說道:“你都不小!你讓你一個納嬰的修士去搞這不是扯淡呢嗎?”

公孫紫荊無奈的看著一眼此刻正興高采烈的指東指西的墨涵心下已經將他全家都問候了一個邊了。

這個時候被巨刃之風颳飛的薑亦凡穩住了身形後無奈的暗道:“原本不想用暴力紫色小麒麟的,但是此刻看著眼前的這尊巨型螳螂他已經彆無他法!”

居然決定用了薑亦凡也就不在藏拙,在穩住了身形的瞬間手中便胡亂的擺出了幾個法決然後在其手中忽然有團紫色火焰躍出隨後便迎風二張,片刻間便化成了一頭三米高矮的紫色麒麟!

這紫色麒麟一出便晃悠著大腦袋在薑亦凡的身上蹭來蹭去,而薑亦凡呢也隻是拍了拍它的頭輕聲的說道:“這東西厲害飛出你要小心一點明白了嗎?”

紫色麒麟一雙睿智的大眼睛抬起來看了薑亦凡一眼然後便化成一條紫色火蛇朝著那隻巨大的螳螂飛撲而去。

單以這份氣勢這隻爐中演化的祥瑞便可以排在整個東海的瑞獸前三甲之列!

而這時候的紫竹螳螂看著一團紫色火焰帶著凶光朝著自己衝來後,龐大的身子猛的就是一縮,轉瞬間他的身體邊從小山大小變成了不足一米,變小的翠綠螳螂虛影忽然變便消失在了原地!這突然的一眯讓此刻正朝著他全力攻來的小紫就是一愣,隨後它忽然將身子朝著旁邊山去,這時候隻見一道翠綠色的綠芒出現在了剛纔小紫站著的地方,而那個地方此刻居然被這變小的螳螂劃出了一道空間裂隙!

這時候看到空間裂隙的薑亦凡隻感覺頭皮就是一麻!這東西他是見過的那是當年與在幻境之中炎帝一人大戰一群異族的時候,其中一隻異族便可以劈開這空間裂隙,雖然這隻螳螂虛影劈開的裂隙明細要比那個異族的小很多,但是光憑這點薑亦凡便怕小紫真的不敵這螳螂,玩意它又什麼閃失那將是對自己的實力的一個硬性損失啊!

想到這裡後薑亦凡心下一狠黑鳳忽然出現幻化成了一對臂鎧然後薑亦凡遠起了太陰太陽兩本古經也衝殺向了變小的翡翠螳螂!

而此刻躲過了攻擊的小紫明顯對於剛纔這隻爬蟲偷襲自己這事有些惱怒,隻見它甩著打頭對著此刻正在用前爪摸索著頭顱的紫竹螳螂咆哮了一聲然後甩頭居然噴出了十幾朵紫色的祥雲,這些祥雲出現之後便朝著翡翠螳螂飛去。

而此刻的翡翠螳螂在看到這十幾朵紫色的祥雲後身上也不僅發出了澀澀澀的響聲隨後便在此消失在了原地。

這回的紫色麒麟在看到翡翠螳螂消失之後它居然不緊不慢的將自己那條龍尾,隨著尾巴一甩一到紫色屏障居然出現在它的四周!

四周屏障一出此刻的小紫居然浪羊羊的在屏障中付下了身子看樣子好像是在休息一般。

這一幕看的馬上便要衝到近前的薑亦凡就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