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大的東海城中無論是內城演武場還是外城的四處廣場上。現在所有人都在屏氣凝神的觀看者此刻正在表演的薑亦凡。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此刻的薑亦凡已經以一種近乎變態的速度將此刻演武台地上的數百種分好門類的采藥依次有序的煉化成了液態丟入看丹爐之中。

做完這一切後薑亦凡站起身前抻了個大大的懶腰後忽然對著丹爐打了個響指,這時候那團原本隻是在溫養著丹爐的紫色火焰忽然爆燃浪起來。

這一刻場內外的人都被這突然的舉動搞的一愣嗎不知道此刻薑亦凡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而此刻隨著丹爐的外壁由青變成了黑色,薑亦凡忽然反手拿出了一顆礦石放在了手中,明眼人一眼便可以認出這是一顆價值不菲的原礦石頭。

可是就在大家還在猜測這小子究竟打算用這原礦石做什麼的時候,隻見薑亦凡手中紫色火焰騰的一聲在此冒出隨著隻見這顆原礦石瞬間便被練成了一個隻有不足拳頭大小的金色光團。

此時候上麵的洪震天看到了這一幕後心下感歎道:“這小子對於礦石真的是越來越瞭解了 ,就算是我提煉這塊礦石的話也至少需要三個時辰,而這小子居然隻鷗了三五分鐘便完成了提煉,這是何等的天賦,可惜了這小子怎麼就被雲真那小子找到了而且還收為了他們一脈唯一的弟子,以我跟他的關係也不好意在搶了哎!”

這時候隻見薑亦凡下一秒居然將金色光團丟到了丹爐之中,隨著金色光團被丟了進去後忽然丹爐之中瞬間便發出了轟隆的一聲輕響,然後隻見一團黑色的煙霧從丹爐中飛出。

當看到黑煙衝出鼎口的時候此刻端坐在巨石上的墨涵之前還有些難看的臉色此刻已經浮現出看一抹微笑然後對著身邊的齊煥開口道:“看來著小子還是年輕啊!”

齊煥聽道了墨涵的話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笑道:“遠古的方子本就就難煉出現問題也是正常的就算是讓現在的你去按照丹藥煉製這爐丹藥你也未必比他做的好。”

原本心情大好多墨涵想藉著此事在去跟著老小子在談談合作的事情可是誰承想居然碰了一鼻子灰。

而此刻也聽到聲音的薑亦凡抬頭朝著丹爐看去,然後原本還有些緊張的臉色忽然漏出了一臉的笑容,隻見剛被丟進去的那團金色光團原本隻是薑亦凡處理完了材料習慣的動作隨手進去的,可誰曾想被丟進去後那團金色光團還冇站穩便被之前裡麵的那數百種草藥的溶液給包裹了起來,而那聲爆則是因為兩種不同屬性的物質碰撞後釋放出了熱量,當然這都是他自己通過自己的知識分析粗來的。

可是誰曾想到就是這樣不起眼的一下爆炸既然讓兩種物質融合在了一起雖然隻是融合了一部分但是也讓薑亦凡看到了一絲希望就在眼前。

而此刻麵帶微笑的薑亦凡也不在墨跡直接在此拿出了一塊原石隨後經過自己紫色火焰的提煉後他便小心的將各色的光團丟入丹爐,而此刻的丹爐也時不時的傳出一聲或者兩聲爆破的聲音,但是隨著原石投入的越來越多,這爆炸的聲音卻越來越少最後薑亦凡將一顆人頭大的乳白光頭丟入後,丹爐內居然冒出了五彩霞光。

此刻的薑亦凡心下大喜直接振臂一呼,這聲音響徹了整個演武場!震驚了整個東海城!並一無法想象的速度傳想整個東海。

隨著振臂一呼後薑亦凡的腦子也開始變的靈活了起來心下暗道:“看來這古代丹方雖然奇妙異常但是他還是有一些不足之處的,特彆是在冶煉這個方麵,因為有很多急速隨著後人的研究與發現他跟過去已經發生了差彆,而如果真的全部都按照這古方上一步一步的照著做的話,自己怕是早晚要搞炸個十爐子八爐的,但是如果就像剛纔一樣他去按照自己心中的那份感覺與想法去然後在去按照丹方的講述結果去靠攏的也也許這一爐丹藥真的要被自己搞出來。” 現在的薑亦凡看著丹爐內那團五彩液體他的信心忽然迅速的膨脹了起來,隨後隻見他單手一一招隨後在空中隨意的一劃,忽然一陣風吹過,看似輕柔的風錯在了丹爐下麵的紫色火焰之上頓時將原本隻有一小團的紫色火焰忽然火勢暴漲了起來。

隨著丹爐下麵紫色火焰的燃起薑亦凡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金色的沙粒,這時候坐在上麵的洪震天猛然站起了身子看似有些激動,但是身為老祖級彆的人物他瞬間便在此坐回了巨石之上然後低聲的嘟囔道:“這小子到底要乾什麼不是說好的煉丹嗎,怎麼開始改煉器了!要知道這東西要是撒了上去這丹藥還能吃?” 但是顯然一切都已經晚了,就在他站起的瞬間薑亦凡手中的金沙已經丟了出去。

這把金沙在出去的瞬間每一瞬薑亦凡居然在每一顆上麵都包裹了一層紫色的火焰而且這火焰在離開其的手掌後便開始了充分的燃燒,而這些金色沙粒也在進入丹爐前邊都化成了一縷縷透明煙氣繚繞在了五彩光球外麵。

在完成了這一步後薑亦凡居然在次盤膝打坐了起來。

如此突然的一幕讓在場跟全東海城中所有的觀眾在次炸開了鍋!

而這次的炸鍋不在是一麵道的在說薑亦凡,在看到了這驚人的煉丹術後,漸漸已經有人開始慢慢的支撐起了個在東海之上慢慢崛起的這顆新星。

而此刻盤膝打坐在丹爐旁邊的薑亦凡此刻卻是皺眉尋找著什麼。

原本他為了這爐丹藥特意準備了一顆上好的海妖內丹,但是當他看到了爐子中的那團散著七彩光芒的藥液後他最後還是放棄拿出自己準備好的那顆妖丹。

但是如果這樣的話自己現在就麵臨著更大的一個危機那就是現在的他居然無丹可煉。

這時候在台上的大佬們見到了繼續開始打坐的薑亦凡都是皺起了眉頭,因為他們剛看到了一場好戲可惜在關鍵的時候這場好戲居然冇有了下文,這個讓這個群老傢夥頓感心裡一頓刺撓的~!

這時候坐在上麵的公孫紫荊好像是發現了什麼於是便傳音過去問道:“小友啊如果老夫冇猜錯的話你是不是因為冇有預料道會出現如此好的原液故而你準備的妖丹品級配不上這原液啊!”

此刻在盤膝中的薑亦凡聽到了有人傳音給自己的話後臉上的神色就是一抽然後神識便朝著傳音方向看去。

此刻隻見一臉微笑的公孫紫荊正點頭看自己,薑亦凡看到是了公孫紫荊便馬上回話道:“既然公孫紫荊前輩已經看出了晚輩此刻的狀態我也就不裝了,確實如您說的我之前準備了一顆妖丹但是跟現在這五彩原液相比那顆妖丹確實差上一個等級,可惜了此刻正在大典之上我也無法分神去尋找合適的妖丹。”

公孫紫荊看著對自己如此坦誠的薑亦凡笑道:“你小子如此坦誠的跟我說了這些你就不怕我中這裡害你一把嗎?怎麼說跟你一起大典的可是我的孫女公孫幽蘭。”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則是笑道:“公孫紫荊大師說笑了,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對我並冇有殺意那就更談不上有惡意了!這樣一個人我憑什麼不相信他呢?”

此話一說公孫紫荊就是一愣然後開口道:“這世上之人善偽裝者甚多,城府極深者更多你以後萬萬不可緊憑個感覺就去輕易的相信一個人懂了嗎?”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笑道:“其實我如此信任你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您的孫女曾經跟我說您知道我的師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您必然就是我師傅十分信任之人不然以他來人家的性格是不會將我們這層關係說出來的。”

公孫紫荊笑眯眯的看著薑亦凡在他的心底居然越來越喜歡起這個少年然後開口問道:“你這爐丹藥需要一顆什麼樣子的妖丹我看看我這有冇有。”

聽到了這話的薑亦凡眼神馬上一亮然後開口道:“我需要一顆木屬性的七品以上妖丹。”

聽到這話後公孫紫荊的冇有也是一皺因為這東海之中海獸橫行故而水屬性的妖丹蘇,至於其他屬性的妖丹也不是冇有隻是相對少了很多,但是要說著地東海最稀缺是什麼屬性妖丹那必須是木屬性,雖然水生木但是在這片蒼茫的大海上水實在太多了氾濫起來反而冇有木的生存之地。

公孫紫荊想了半天後歎氣道:“以前道是有一顆陰樰的妖丹,但是可惜上回給幽蘭換東西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也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這時候公孫紫荊說道:“冇事我現在便在我附近好友這裡給你問問!”

薑亦凡對著公孫紫荊道謝了一番便開始繼續打坐。

而此時公孫幽蘭的哪爐丹藥顯然是差不多已經道了出丹的時候。

但是此刻的公孫幽蘭確遲遲冇有出丹,因為她現在的心思都關注在了薑亦凡的哪爐丹裡麵。

而這時候離她不遠的薑亦凡也察覺道了她的這爐丹已經道了出丹的時候便探出神念傳音道:“想什麼小丫頭?”

被薑亦凡這句話嚇了一跳的公孫幽蘭連忙下意識的回覆道:“冇事啊!在看你煉丹啊!”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眉頭一皺道:“我煉丹有什麼好看的!丫頭道是你的丹在不出丹就要費掉了!”

公孫幽蘭聽到了薑亦凡善意的提醒後有些猶豫的說道:“我擔心你會在我提丹的時候將這煉妖完成,我便看不到這精彩的一幕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道:“你個傻丫頭這可是丹師大典啊!會影響道你的前程的。”

公孫幽蘭輕輕一笑道:“煉丹我本就是玩玩的我其實並冇有那麼熱衷的想要成為一名丹師的!故而我感覺能將你今天煉丹的全程全看完要遠比我完成這爐簡單至極的丹藥要有意義的多。”

薑亦凡暗歎了一下公孫幽蘭的覺悟後笑嘻嘻的說道:“冇事你開爐吧我等你開完了在繼續煉製下去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此話一出公孫幽蘭居然一下愣住了她看著此刻薑亦凡那真誠的微笑一時間公孫幽蘭好像晃悠了一般。

而這時薑亦凡繼續說道:“在不開爐就真的前功儘棄了!”

終於公孫幽蘭站起了身子然後扭頭朝著正在打坐的薑亦凡看了一眼後雙手之中便開始快速的打出了法決。

隨著法決的打出隻見在這片演武場上空忽然凝聚出了一片漆黑的烏雲。

烏雲一處上方的三十位大佬馬上便差距出了不多,而後瞬息他們便為演武場上空騰出了位置。

就在這時公孫幽蘭的手印法決終於全部打完下一瞬隻見她輕喝了一聲然後單手一拍此刻一直保持著溫熱的丹爐。

這一拍丹爐之中發出來一陣輕響,而此刻聽到輕響的公孫幽蘭臉上居然漏出了微笑,接下來隻見她單手一反然後朝著天空一丟,頓時兩隻紙鶴沖天而起,有一隻輕飄飄的落在丹爐之上,然後抬起長長嘴一把將丹爐上的蓋子給挑了起來。

蓋子離開了丹鼎的一瞬一道巫峽直衝想了那朵還在不停凝聚的黑雲之上。隨後便有一道金色的雷霆從天而降直接朝著丹爐內否去。

因為速度太快此刻的公孫幽蘭都冇來得及反應第一道天雷便已經射入了丹爐之中,隨後就是一聲悶響。

聽到了悶響的公孫幽蘭眼皮就是一跳讓後一躍而起跳到了丹爐的正上方的位置,隨後在其身上赫然散發出看一片淡淡的綠光,而此刻在丹爐之中原本五顆的丹藥現在已經有兩顆被剛纔的天劫打成了丹灰。

這時候第二道金色雷劫也朝著公孫幽蘭的丹爐飛去,這一回有了準備的她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根翠綠色的柳條,這跟柳條一出天空中的眾人都是眼神一亮這看似柔弱的柳條居然是一件玄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