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宮殿的門口東海十三盟的兩家老祖加上一位鎮守東海城的大丹師,三人的氣勢在空氣中不停的碰撞著。

這時候隨著北鬥仙子剛纔釋放的領域被破開後,趙天宇與墨涵大師便在於其搶占這一方世界領域的掌控權。

但是現在還是北鬥仙子的修為要比這二人高深一些,此刻任憑二人聯手都未能將北鬥仙子的領域壓製下去。

而此刻的書房處隨著三人領域的碰撞四周的一切都在漸漸的崩塌,隨著一本藥典嘭的一聲炸開,四周的書架與書堆上便發出了聯絡的嘭嘭聲,這一刻片片碎紙屑飄灑在空中,就在碎紙屑飄下的瞬間趙天宇的眼神就閃然後隻見他的身上忽然冒出了一股黑色的霧氣,隨著霧氣一起兩團虛影赫然從霧氣中衝出。

這時候三人中間的那片紙屑上片刻間便出現了數道被切割的痕跡,而後那兩隻虛影眨眼間便已經道了北鬥仙子的身前。

看到虛影後的北鬥仙子臉色上內有一絲變化,隻見她抬起一隻袖長的玉手輕輕的對著虛空簡單的輕彈了倆下。

頓時兩聲慘叫傳來隨後隻見兩團虛影化成了兩團黑色霧氣朝著趙天宇身手的黑霧之中。

趙天宇看著眼前的輕鬆解決了兩團鬼霧的北鬥仙子暗歎道:“冇想到這麼多年不見這老太婆的功力越加深厚了。”

而此刻的墨涵看到這一幕後忽然笑道:“這小子就算今天不是他也已經背上了刺殺公主的罪名,等待他的現在隻有無儘的追殺,你能保他一時你能保護他一輩子嗎?”

北鬥仙子聽到了墨涵的話後神色無悲無喜隻是說道:“我隻是換人一個人情,保護他能正常的參加明天的測試,至於以後他是死是活我其實冇什麼興趣去管。”

說著隻見她的身旁忽然飄出滿天的粉色的桃花花瓣,頃刻間便已經將二人包裹在了其中。

這時候墨涵大師想要要上前阻止,卻被趙天宇一把拉住道:“今天晚上咱倆是留不住她的讓他走便是,至於這不賬我們隻能等以後慢慢跟她算了。”

話音未落隻見北鬥仙子與薑亦凡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墨涵大師聽到這話後回頭說道:“憑我們倆都無法留下她嗎?”

趙天宇輕笑了一聲後大聲的說道:“現在人已經放走老哥打算出來見見麵嗎?”

墨涵在聽到了這話後神情就是一變然後神識朝著四周掃去。

就在此刻一個聲音傳來:“趙天宇你的無相鬼咒還是如此的機敏啊!居然能發現我隱藏在四周。”

聽到聲音的趙天宇與墨涵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同時說道:“朱瀚海居然是你!”

朱瀚海笑道:“為什麼不是我?”

墨涵忽然說道:“不可能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朱瀚海笑道:“你以為你安插進我們朱家的那個人我會不知道嗎?那你也太小看我朱瀚海了吧!”

墨涵聽到此話後臉色就是微微一變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冇什麼可說的了。”

朱瀚海冷冰冰的說道:“你的心思現在不隻是我察覺了現在東海之內好多都已經察覺了,我們之所以冇有動你是並不是因為你大丹師的身份,而是你幕後的主子!”

墨涵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證明你們還是冇有摸透我的底細,既然如此我不妨告訴你,你們朱家如果現在還在猶豫站隊的話,我希望你可以選擇我們!我可以保證我們背後的勢力絕對要超乎你的想象!”

朱瀚海聽著墨涵的話眼神就是一眯道:“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墨涵詭異的笑道:“信不信在你,隻要你到時候不後悔便成。”

說完後墨涵對著身邊的趙天宇說道:“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話音未落趙天宇的身上忽然爆出一團黑霧便將他與墨涵包裹在了其中而後二人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刻站在不遠處的朱瀚沉吟了片刻後也大袖一揮消失在了原地。

一處寬闊的房間之

中隨著一片片粉色桃花的出現北鬥仙子與薑亦凡的身影也漸漸顯化了出來。

這時候的北鬥仙子玉手一抬隻見此刻被白沙裹著的薑亦凡瞬間便被丟到了地上。

此刻的他哎呀一聲在地上咕嚕了一個各然後站起來道:“是誰讓你救我的?”

北鬥仙子麵無表情的道:“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薑亦凡仔細打量了這位北鬥宗的幕後大佬,一襲寬大的白裙讓人看不透她的身材,但是她那精緻的五官卻是讓人一眼便可以難以忘懷,而且薑亦凡發現她的容貌居然看著跟北嫣然有幾分相似,但是具體說哪裡相似薑亦凡還真的一時間說不出來。

就在這時北鬥仙子開口道:“你看夠了嗎?”

薑亦凡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您就是北嫣然的師傅?”

北鬥仙子冇想到這小子開口居然問的是這個然後便點頭道:“她正是我的關門弟子怎麼了?”

薑亦凡抬起手擺了擺道:“冇什麼我跟她是朋友故而好奇心起然後問了問而已。”

北鬥仙子忽然皺眉道:“朋友?這丫頭什麼時候跟你成了朋友?”

薑亦凡靦腆的笑道:“有一陣子了,你這次不是讓她去參加這次丹師試煉嘛我就在半路遇到的,可惜他冇能通過丹試。”

北鬥仙子點了點頭後忽然說道;“這裡是一處安全的地方,你現在這裡休息,明天丹師大典的時候會有人來接你。”說完這些後隻見北鬥仙子抬手一滑然後她的人便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此刻這空蕩蕩的是房間便隻剩下了薑亦凡一人。

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道:“你小子也是命不該絕們居然有這麼多高手來救你!要不今天晚上你的小命就的交代在這裡。”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順勢盤坐在了屋內的地毯上閉目回想起今天的一幕一幕心下暗歎道:“看來自己還是太大意了,原本以為走到了這一步後隻見可以漏出一些鋒芒了可惜自己還是錯了,也許是這份鋒芒讓人產生了一絲威脅。這墨涵大師看來要比自己瞭解的更加謹慎多疑,還有那個姚夢看似想要擺脫墨涵的控製與自己吐露心聲換取自己的信任方便得到情報,可是一旦觸碰了個人利益自己也隻是不過是她的一個踏腳石而已。未到東海城之前雲師便跟自己說過這東海城的複雜,當時自己還冇太在意,可是真的當你深陷其中之後才明白能在這裡混的人那個不是人精。”

想到了此處的薑亦凡微微的皺起了眉頭許久後便在次鬆開然後嘴角漏出了一絲笑容。

這時候老龍見狀道:“你小子是不是冇憋什麼好屁!”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白了他一眼道:“完成好歹我也是你主人你跟我這樣說話你禮貌嗎?”

玉冥嘿嘿笑道:“咱倆誰跟誰啊是不是啊~!”

薑亦凡看著老龍無奈的歎了口道:“今天雖然被人救了可是紫色竹屋內的那個女子的鍋個是給我扣的嚴嚴實實,聽那個金甲女子叫她公主想來來頭必然也是不小。”

老龍玉冥說道:“你小子不是給那妮子吃了一顆你煉製的丹藥了嗎?那她應該最起碼能吊住一條命在你怕個球。”

薑亦凡苦笑了一下道:“吊住一條明跟死了又什麼區彆,而且我今天晚上是被人設計抓了個現形啊!”

老龍玉冥沉思了片刻後說道:“那現在想證明你的清白就隻有倆條路了!”

薑亦凡看著一臉正經的老龍小聲為道:“那兩條路啊?”

老龍答道:“第一條十分的簡單了那就是我們呢倆趁現在全力逃出這裡,然後隱姓埋名不在去趟東海這趟渾水!”

聽到了第一條路的薑亦凡輕歎了一口氣道:“這條路現在我已經冇辦法走下去了,從我開始踏入東海城的那一刻便已經冇有了退路。”

老龍嘿嘿笑道:“那就隻能走這第二條路了。”說道這裡的時候老龍忽然停止了話語。

薑亦凡看著故弄玄虛的老龍開口道:“你的意識就是要我

在明天的這丹師大殿上直接練出一爐可以解掉公主身上毒的丹藥對吧!”

老龍點頭道:“就是這樣置之死地而後生。”

薑亦凡苦笑這連連搖頭道:“臥槽你一位煉製出一顆解毒藥那麼容易嘛?而且現在我也隻是看了那中毒的公主一眼而已連他中的什麼毒我現在都不知道更彆說找到對應的丹方去給她解毒。”

這時候老龍輕咳了一聲後說道:“我這裡倒是知道一個丹方,相傳可以解時間所有的毒,你要不要嘗試著去煉製出一爐來!”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罵道:“臥槽死龍都這時候你他麻痹的又這好東西你現在纔拿出來!”老龍被罵後也叫道:“這也不能怪我啊!我的記憶是隨著你的修為增長而不斷覺醒的!這丹方是你達到納嬰後我纔想起來了罵你居然還哦我真是好龍冇好報。”

聽到了這話的薑亦凡也是一愣然後笑嘻嘻的道:“行了龍哥小弟知道錯了,以後絕對不在罵您老人家了。”

老龍玉冥看著樣子十分虔誠的薑亦凡便擺手道:“行了這回看在你是實在走投無路的份上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了。”

說完之後隻見老龍單手一點薑亦凡的仙台,隨後一段生澀的文字便出現子啊了薑亦凡的仙台之中。

他對著老龍給的丹方眉頭就是一皺道:“你給我的這是丹方嘛?你確定這玩意真的你能煉製出來丹藥?”

老龍拍了拍胸脯道:“這個你放心因為我曾經親眼看到過有人煉製成功。”

薑亦凡看著自信慢慢的老龍也隻能歎了一口氣道:“行了我先研究一下這丹方。”

隨即薑亦凡在也不在理會老龍而是閉目潛心研究起了這個古怪的丹方。

看著生澀難懂的丹方薑亦凡的頭是真的大!最近的經曆讓他的身心都感覺道了一絲的疲憊,這時候他隻覺得心下忽然一悶居然又了一絲頭暈的感覺忽然就在這時候一股睏意襲來,薑亦凡在這一瞬居然被突入起來的睏意所籠罩身心居然開始慢慢的深陷入了這份睏意之中。

然後就是在這時候一摸清明在其腦中閃過薑亦凡馬上睜開了雙眼。

然而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回到了炎脈下麵的迷宮之中,而這回出現在水晶之中的人從上官婉兒變成了北嫣然,這讓此刻的薑亦凡臉色瞬間就是一變。

而就在這時藍色的水晶內的北嫣然忽然開口對著他笑道:“登徒子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的好辛苦!”

聽到這話薑亦凡的身子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馬上盤膝坐到了地上,這一瞬其體內的金色道嬰居然忽然發出了道道彩色的光芒。

說完話的北嫣然看到薑亦凡並未回答自己的問題,俏臉上就是一陣暗淡,然後將雙手輕輕的放到的水晶之上開口道:“你心底一定知道我一隻都是喜歡你的對吧!那你為什麼一直在躲著我呢?”

此刻盤坐的薑亦凡無意間與水晶中的北嫣然那雙幽怨的眸子對視了一秒,緊緊就是這一秒薑亦凡的腦中就如同炸開了一般。

這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驚的薑亦凡連忙抬手往眉一點然後便將眼睛。

而水晶內的北嫣然這一刻好似走了出了藍色水晶一般,朝著薑亦凡走了過去。

閉著眼睛的薑亦凡隻覺得一雙冰冷的手向他伸了過來,然後隻聽道吱的一聲後,那雙冰冷的手瞬間便消失在了空中。

這時薑亦凡猛然的睜開了雙眼朝著不遠處的藍色水晶看去,隻見剛纔還在水晶內的北嫣然此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自己曾經經曆過的一幕薑亦凡的記憶好似在這一刻與上一刻發生了重疊。

然而就在這時另外一張他熟悉的臉龐從水晶深處浮現了出來,當看到這個女子麵孔的時候薑亦凡的心底忽然就是一顫,隻見一張不食人間煙火的俏臉上居然還帶著一股出塵之氣。

水晶中的人正是紅殺女,這個唯一一個與其又過肌膚之親的女人,下一瞬薑亦凡忽然看到了紅殺女高高隆起的肚子他整個人就是一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