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室之中此刻全身都被金光籠罩中盤膝打坐的薑亦凡,頭頂忽然出現了片彩光。

彩光降下慢慢驅使了其身上的金光,就在這時候盤膝的薑亦凡忽然睜開了雙眼,然後他的神識猛然放出瞬間便籠罩了他所在的整個這一層,隨著神識的掃過薑亦凡赫然的發現這寬闊的一層之中此刻居然隻有自己一人。

就在他內心狐疑之時隻見一身黑衣的姚夢正從樓上走了下來,然後直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來。

看到這樣一幕的薑亦凡撤去身上的殘留的彩光之後便站起了身子。

而此刻姚夢也已經走到了他所在的密室門口,隻見她抬手輕輕的敲擊了一下石門然後說道:“薑亦凡已經馬上就要道正午了,時間已經不早了外麵馬上就要開始最後的試煉了,你調養的如何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冇想到他自己隻是一個閉目體內的道嬰也隻是運行了一個大週期而已時間便已經道了中午,聽到了姚夢說話的薑亦凡輕輕的推門而出,在看到了姚夢後笑道:“打坐入定冇看時間還有勞姚夢姐姐親自前來叫在下真的讓小弟我受寵若驚。”

姚夢看了薑亦凡一眼後心下就是一震,昨天還是化丹的少年隻是一宿的修煉居然就會讓她看不透其修為與境界,這小子難道是個怪物嗎?

這一想居然讓姚夢產生了片刻的失神,而此刻的薑亦凡看著發呆的姚夢輕聲的問道:“姚夢師姐我們是不是該出發了。”

聽到這話的姚夢就是一愣然後馬上轉過身子道:“來吧我帶你去十三盟的炎脈殿,記住切記不要隨意走動為了給丹師跟丹道大師提供穩定的火焰,十三盟的炎脈殿中被人為封印了許多強大的炎獸,如果你不小心進去了他們的區域的話那就隻能自求多福了。”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好奇的問道:“強大的炎獸都有什麼呢?”

姚夢聽到這話後整個人就是一愣然後居然也一時間說出其中到底有什麼,最後便惱羞成怒的說道:“讓你跟緊就跟緊一天天就你小子事多廢話多!”

被姚夢訓斥了的薑亦凡隻能聳了聳肩膀然後便跟著她朝著一處樓梯口走去。

來到了廣場上之後姚夢待著薑亦凡直接來到了西麵的一處大殿之中,走了大殿薑亦凡便發現這裡跟外麵完全不一樣,東海城的內城之中都是整潔異常幾乎即可說是一塵不染,而這座宮殿之中卻滿是殘破的斷壁殘垣。

就這樣二人朝著宮殿深處走去,大約一炷香後一座龐大的傳送陣出現在了二人的麵前。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到了空中此刻殘留的一股元氣波動便開口道:“他們是剛傳送走不久啊。”

姚夢點了點頭然後帶著薑亦凡走入了巨型傳送,當走到中間後隻見姚夢輕聲的念出了一段符咒後,整個巨型傳送陣居然開始旋轉了起來,然後隻見天地隻見的無數元氣居然猛的朝著傳送陣中飛來,眨眼睛傳送陣的外圍便已經需滿了暴躁的天地元氣,最後隻見姚夢定定一點地麵,隨著一陣狂風的出現二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傳送陣中。

一座古老的地下宮殿入口,隨著一陣狂風的出現石洞內的一處放形陣平台上。

狂風過後 姚夢與薑亦凡的的身影出現在了平台之上。

薑亦凡看了一眼這空曠的山洞說道:“這裡還真的是彆有洞天啊。”

姚夢並冇多說什麼而是帶著薑亦凡往宮殿的深處走去。而後麵的薑亦凡看到麵帶嚴肅的姚夢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跟了上去。

走進龐大的宮殿之後薑亦凡便看到了前麵的一群人。

這時候站在人群裡的北嫣然忽然心下一跳然後馬上回頭朝著入口看去,這時候正好看到了姚夢與薑亦凡大步走了進來。

當看到薑亦凡的瞬間北嫣然的小臉上馬上便漏出了一絲微笑。

這時候隨著二人的出現其他人也紛紛朝著二人看去特彆是公孫幽蘭在看到了薑亦凡的瞬間眼神之中居然閃過了一絲精光,一瞬之後她便將這精光收斂了起來。

此刻二人已經來到了大殿的中心,姚夢抱拳道:“稟告諸位長老們這批的丹師試煉進入丹試的人員已經到齊了,下麵丹試可以開始了。”

此話說完了以後在大殿的一層暗影出慢慢的走出了十幾個人,薑亦凡看到這些人一眼便認出了他們便是之前雷劫的時候出現的那群丹童。

這十幾個人走出來以後在大殿的上麵坐著的十個人裡麵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站了起來然後大聲道:“我們這丹試的規矩十分的簡單,那就是從養氣開始煉製丹藥,冇一個層次出十顆以上丹藥即可煉製下一境界,如果有能人煉製出一顆納嬰級彆的丹藥便可以直接獲得丹師的稱號。要是全場都未能煉製出納嬰界彆丹藥的話煉製出化丹的人便可以成為丹童留在東海十三盟中學習丹術,如果一甲子之內能練出納嬰丹藥也可成為丹師。我說的你們都懂了嗎?”

此刻場下站著的五人都互相看一眼後便點頭示意明白了,就在這時北嫣然忽然舉起了小手道:“我棄權!”

此話一出其他四人同時看向了北嫣然。

這時候站在上麵的黑袍老者看著眼前的小丫頭笑道:“既然已經過了心魔這一關,為什麼還要棄權呢?”

北嫣然抬頭看著黑袍老人說道:“因為我不會煉丹估計就不去丟人現眼了。故而我要棄權啊!”

黑袍老者看著下麵的北嫣然一眼後點頭道:“誠實的孩子好,既然你棄權的話就到一旁去好好觀看其他四人的煉丹吧。”

北嫣然點了點頭然後來到了薑亦凡身邊小聲笑道:“加油啊!彆給我丟臉。”

薑亦凡黑著臉看著這個古靈精怪的北嫣然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刻上麵的黑袍老者在此問道:“現在還有要棄權的嗎?如果冇有的話那以後便讓丹童們為己們四人打開炎脈密室了。”

此刻剩下的四人齊齊的對著上麵的黑袍老者一抱拳。

這時候隻見老頭大聲說道:“開炎脈密室大門。”

隨著他那洪亮的聲音響起:“隻見十幾名丹童對著身後的黑暗中打出了一套複雜的法決。”

隨著法決的打出隻聽到眾人身下忽然傳來了一聲聲轟鳴的響聲,這一刻寬大的殿宇地麵上此刻赫然的出現了四個凹進地麵的入口。

看到入口後黑袍老者說道:“這是四座不同熟悉的炎脈你們可以選擇自己熟悉的一座進入。”

話音未落隻見朱芝山已經躍入了一座冒著紫色火焰的入口。

剩下三人看到已經有人帥先選擇了入口便都紛紛去挑選跟自己屬性相近的入口。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則是隨便的走入了一口最弱的赤炎屬性的入口。

這也讓旁邊的十幾位當然看到他進階的丹童們雙眼都是一縮。

大約一炷香後四人已經全部都進入道了炎脈密室之中。這時候隻聽到哢吧的一聲聲輕響,隨著四周的十幾名丹童收回了法決後地麵之上的入口此刻也在此被封閉了起來。

隨後在大殿的半空中慢慢升起了四麵寬大的水鏡,在這水鏡之中便可以看清下麵四人的一舉一動。

而此刻進圖了炎脈密室的四人耳邊在此傳來了老子的聲音道:“好了試煉開始!第一爐養氣丹藥。”

隨著聲音的響起四人個便開是分彆的忙碌了起來,要知道想要煉製成好的丹藥必須要先開脈然後抓住一隻作為火種的炎脈之靈。

隻見身在密室中的四人同時在各自的炎脈口處佈下了陣法然後靜靜的觀察著下麵炎脈中的各類炎獸。

就在這時隻見薑亦凡在佈置好法陣後便十分隨意的探手抓出來了一隻赤紅色的蜥蜴然後直接將其丟入了法陣之中。

這一連串的動作那可真的是做的行雲流水一點都不拖遝。

炎獸進入了炎脈陣後瞬間便變的十分乖巧。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甩手丟出了一個丹爐,這丹爐一出坐在大殿上麵的十個人中有三四個人的身子都不經意見抖了一下,其中一人更是小聲跟身邊的人說起了什麼。

外麵的異象此刻在身在密室的薑亦凡是不可能看到,隻見丟出爐子的薑亦凡後的他也並未多想什麼直接一點赤色蜥蜴,此刻已經萎靡在陣法中的蜥蜴被薑亦凡這一催隻見居然張嘴吐出了一團赤色的火焰道爐子之中。

隨著火焰如爐,小爐的溫度也迅速的提高了上來。

就咋這時薑亦凡反手隨意拿出了幾種草藥直接丟如了丹爐之中。而這些草藥被投入了爐中之後馬上便被赤色火焰焚成了原液。

薑亦凡看著爐子中的原液後反手在此拿出了一枚妖丹,這是一枚紅色的妖丹其中應該是一隻怪魚的妖魂。

拿出了妖丹的薑亦凡看都冇看接住丟入了丹爐之中,妖丹在今天爐子中後馬上幻化成了一隻頭生三目的怪魚,而這時候的薑亦凡手中法決一掐隻見在爐壁上一隻火鳳飛出瞬間便滅殺了這隻三眼怪魚。

做完這一切的薑亦凡大手一揮便將爐蓋蓋上,然後便自顧自的盤膝打坐了起來。

而此刻坐在大殿之上的眾人看完薑亦凡的這番操作後都不由的搖頭歎氣。

但是此刻站在大殿邊緣的北嫣然臉色卻是充滿了期待的目光,此刻這大殿之上也就隻有她一人對薑亦凡充滿了信心。

這時候其他三個密室之中的三人才分彆抓好了自己的炎獸。

公孫幽蘭抓的是一隻黑色小蛇,朱芝山抓的是一隻紫色的豹子,隻有最後那個僥倖通過了心魔的小個子中年男子隻抓到了一隻藍色小兔。

三人抓完炎獸之後斌開始下一步暖爐。三人分彆控製這炎獸的火焰對各自的爐子進行加熱,這個過程其實很關鍵因為他會直接影響道後麵煉液的好壞,很多丹師都會小心的處理,而像薑亦凡那樣直接逼出炎獸心火的方法就實在有些太自大了。

而等到三人暖完了爐子之後,朱芝山與公孫幽蘭二人反手拿出了十幾種采藥開始進行煉製,而此刻那個小個子中年男子在這時候居然拿出了一枚玉簡觀看了起來。

這一幕臨陣看丹方的舉動頓時讓大殿的眾人漏出失望的表情。

而那中年男子咋看完了玉簡之後更是手忙腳亂的拿出了一些藥草然後分辨了起來。

這時候大殿內的黑袍老者忽然開口道:“將此子的丹室門打開吧!臨陣看丹方是煉丹者的大忌他被出局了。”

下麵的十幾名丹童聽到了黑袍老者的話後手中法決一起,然後地麵在此傳出一陣轟隆的聲音,隨後那個小個子中年人的是入口慢慢的被打開,而此刻的姚夢大步的走進了其中,片刻後那個小個子中年便跟著姚夢灰溜溜的走了出來,然後對著上麵的幾人行了一禮後便默默的走到了北嫣然的身邊苦著臉看這地穴的入口在此被封閉上後他才暗歎道:“以為是個天大的機緣冇想到隻是鏡花水月啊。”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笑道:“能過心魔你已經很厲害了,煉丹者東西是需要天賦與機緣的。”

二人說話間公孫幽蘭與朱芝山的藥草溶液也都提取完成,隨後二人也跟薑亦凡一般分彆拿出了一枚妖丹然後投入了丹爐之中,妖丹如爐其中的海獸精華馬上便被激發了出來。

公孫幽蘭的丹爐內是一隻藍色的大螃蟹,這一刻隻見她單手掐訣隻見在丹爐之中瞬間出現一隻仙鶴,這隻仙鶴用腳抓住螃蟹鋒利的爪瞬間將其粉碎。

而朱芝山的那麵丹爐內則是一隻白虎將一條海蛇撕扯成了碎片。

淬靈完成後他們二人也將爐蓋蓋上然後坐在爐子旁邊閉目打坐了起來。

就在二人打坐的時候薑亦凡這麵忽然睜開了雙眼,隻見此刻他居然單手一對著爐子一拍,隻聽到爐子上發出了嗡嗡的震顫聲隨後他縱身而起單手一挑居然要開爐取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