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儘的星光消散後,跪在地上已經哭成淚人的薑亦凡身體還才抽搐著。

站在他身邊的玉冥一臉惋惜的看著此刻的薑亦凡,許久後他上前幾步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這位前輩已經兵解了,你小子堅強一點要對得起她為你的付出知道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緩緩的抬起了頭看著手中的那顆在漸漸透明的光球後他的眼神中忽然漏出了一絲狠厲之色暗道:“當年那些要取我姓名之人我會記在心底,這筆賬我薑亦凡一定會找你們一一討回來的。”

心下一驚有就目標狠的種子便已經轉入了複仇的溫床。

這時候的薑亦凡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股攝人的波動,這股波動就連老龍都未之顫。

此刻盤坐在旋渦中的人影忽然睜開了雙眼,然而就在他睜開雙眼的瞬間東海城的上空忽然凝聚出一片密集的雷雲。

此刻在城中的納嬰修士都感覺到心神一顫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震顫,就好像在這一刻他們之中王終於降世了一般,讓他們無形之中生出了跪拜之意。

而這時候在旋渦外麵的黑衣女子同樣感覺到了這股奇怪的感覺,但是這時候的她並冇有將此事與旋渦聯絡道一起,她隻是以為這東海城中的那位閉關的陰神修士突破道了養神。

想到這的她便直接朝著廣場出奔去。

然而就在她離開後冇多久薑亦凡的身子便被旋渦推了出來,跟著他一起出來的還有已經死的不能在死的劉幽。

薑亦凡看了一眼此刻全身是血的劉幽暗歎了一聲後便朝著外麵走去。

東海內城上空隨著黑色烏雲的不斷盤踞,天空一聲聲的雷鳴之聲已經從雲朵之中響起。

這時候從內城之中忽然飛出數十人紛紛衝著空氣看去

這些飛上天空的人都是一東海十三盟的納嬰修士,而他們之所以出來都是因為那股波動,那股讓所有納嬰修士想要頂禮膜拜的波動。

這些人之中那個黑衣女子也正在其中。

終於在天空中的孕育了良久的黑色雲朵之中的雷電轟隆一聲朝著大地東海城內城劈下。

就在這時候隻見天空之中的忽然多出了一個乳白色的罩子,氣勢驚人的天劫在打道乳白色罩子上後居然便消失在了空中。

在空中的數十位納嬰修士看著這個黑色天劫都皺起了眉頭,並不是說著天劫威力大,而是這天劫的威力實在太小了。

天空中的天雷被這東海城大陣化解之後,好似一下變觸怒了它一般,第二道天劫裹帶一縷金色的細線飄落向了大地之上。

這一刻那群剛纔還很失望的那群納嬰修士這一刻居然全部都被齊刷刷的壓落到了地上。

這突如其來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是一愣,然而此刻一聲清脆的巨響過後東海的第一層原始大陣居然被這跟裹帶著金線的 天劫打穿了一個大洞。

但是這縷天劫在也隨著破碎的防護罩而慢慢消散在了空中。

這時候在地上的薑亦凡也終於回到了廣場之上,因為之前的旋渦合拚一事現在僅剩下的幾人也都被道了內堡之中。

故而此刻的廣場之上隻有薑亦凡與十幾名納嬰修士。

然而就在說話間第三道天劫已經被劫雲孕育而出,然後他便速度朝著廣場上的薑亦凡劈下。

而此刻感應道了雷劫的薑亦凡臉上忽然漏出了一縷笑容,隻見他身子一晃便朝著空中的那縷赤紅色的光柱衝去。

這時候在場的死幾位納嬰修士紛紛漏出了吃驚的表情,隻見此刻一個少年居然迎著天劫而上,這小子腦袋怕不是懷掉了吧!居然像用肉身去接著天劫。

但是下一瞬少年的舉動便讓驚掉了這群人的下巴,隻見這個少年真的抬手接下了這威力驚人的天雷。

此刻身在半空中的薑亦凡運轉起了引雷煉體之術,這條赤色的雷霆已經被其定在了半空之中,下一瞬他的臉上漏出了一聲微笑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張嘴一口將這條赤雷吞入了肚子中。

看到這一幕的十幾人腦袋都是齊齊的嗡了一聲,他們就是做夢也冇夢到過有人居然拿天雷來當點心吃的。

這時候隨著雷霆入體之後薑亦凡連忙盤膝坐下,將此刻被困在氣海內的天劫分解成了數十萬份然,這時候剛剛吸收完了五彩絲線的金色小人忽然站了起來,然後隻見他大嘴一張瞬間便吸收了數千份雷霆,隨後開始吧唧吧唧的吃了起來。

而這時候看著如此一幕的薑亦凡也愣了一下,在吃完了這口後薑亦凡體內的道嬰看著剩下的雷霆後索性深吸了一口氣隨後一股腦的將剩下的雷霆全部都吃道了肚子裡。

觀察這自己身體內道嬰的薑亦凡赫然發現在全部吸收了雷霆之後他的道嬰的眉心居然多出了一顆閃電的印記,而且在他透明的小身子四周也出現了一些遊走的閃電,這讓他不禁感慨:“自己這道嬰到底是個什麼品質的道嬰。”想了半天的他都冇有個結果於是他便將神識放出了身子。

可是當他睜開雙眼看向天空的時候等待著下一道雷霆的時候,那團發出了三擊中的雷雲此刻居然開始慢慢消散了。

看到消散的雷雲薑亦凡心下納悶這。

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也不知道是你小子命好啊!還是你小子點被。”

你這雷雲的其手是九九天雷的起始,但是因為你小子少了兩魂故而天雷也隨之弱化了許多。

這要是放在彆人身上估計他的樂死,但是呢你小子卻是一個可以靠天雷修煉的怪人,這樣一來便等於你一下子少了六道雷霆的修為,在加上之前你少吃了兩天,雖然那兩天弱一些但是也都是雷霆啊!所以你小子這下虧大了。”

薑亦凡聽完了老龍的話後歎氣道:“福禍相依,有的德便有失去。”

這時候的他已經落回到了廣場之上,就在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四周忽然有十幾道納嬰波動朝著自己飛奔而來。

這種感覺是他從來冇有體驗過的,這是一種對自己方寸之間的一種感應。

果不其然就在這時隻見十幾道納嬰修士已經吧薑亦凡圍在了其中,這時候那名黑衣女子忽然看向了薑亦凡後吃驚道:“你不是剛纔參加試煉的那個學員嘛!”

薑亦凡朝著黑衣女子看了一眼然後笑道:“正是在下,剛纔在旋渦中有所悟故而僥倖達到了納嬰境界。”

此話一出其他幾個納嬰期的修士都齊齊的朝著黑衣女子看起,黑衣女子臉色忽然一陣慘白然後說道:“你是不是遇到了赤色心魔?”

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在其耳邊響起:“小子心魔的事情關係重大能不說就不說能裝傻就裝傻。”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的話後臉色忽然露出了一臉茫然道:“我並冇有遇到心魔,進入了旋渦之後我便好像回到了師傅的洞府之中,然後我便開始跟師傅修煉。左後好像有些紊亂然後我便在這紊亂中明悟了些什麼便成功進階了納嬰。”

此話一出在場的其他納嬰修士都紛紛的互相看了幾眼,這時候黑衣女子忽然說道:“你的師尊?敢問你的師尊是哪位大能啊?”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忽然冇有就是要一皺然後為難道:“這個真的很不好意思,我的師傅要求我在外麵不能隨便提及他的名號。”

這時候一個白衣中年人道:“你已經達到了這種修為為什麼還要來參加本次的丹師試煉?就是你不是丹師想在這東海混出名堂我想也不是件難事吧?”

薑亦凡笑著道:“其實在下也是執行家師傅的命令而已,不然其實我對著丹師什麼的並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煉丹一途上成為丹師也可煉丹,不成為丹師我亦可以煉丹,虛名而已我其實是不在乎的。”

聽到了這話後在場的十幾人都是一皺眉。

就在這時候虛空之中忽然走出了一位身穿藍袍的老者出現在了眾人的上方,此人一出現在場的十幾人馬上都行禮道:“晚輩見過公孫大師。”

這時候隻有站在眾人中間的薑亦凡抬頭看著上麵的老者。

老者看到見禮的幾人後便將身子落到了地上,然後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薑亦凡後笑道:“小子不錯嘛~!我很看好你啊!”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要對公孫紫荊行禮,但是在他要彎腰的時候隻見一股柔力忽然將其拖住讓他不能彎腰。

然後公孫紫荊說道:“你們幾個小傢夥也都起來吧,我冇那麼多講究。”

聽到這話後四周的十幾個納嬰修士都紛紛站起了身子。這時候那名黑衣女子道:“公孫大師,這小子的身份十分的可以要不要我們先將其監控起來?”

公孫紫荊擺手道:“姚夢丫頭這小子的事情我知道,你大可以放心他冇問題的,對了今天的試煉怎麼樣?”

姚夢聽到了公孫紫荊的話後臉色就是一變但是瞬息之後便恢複了正常然後回答道:“這次丹師測試因為人數眾多,有五人度過了心魔試煉。”

公孫紫荊點頭道:“五個人啊!這是這幾百年來最好的一回了,真希望這回能出現一位丹師,想來我們東海已經有好多年都冇能出現一位丹師了。”

薑亦凡在聽到這話後忽然問道:“不是每一屆的第一名就會成為丹師嗎?”

這時候姚夢朝著薑亦凡看去道:“第一名雖然可以授予丹師的稱號,但是在東海十三盟中是不承認他是丹師的,就像我們這十幾人中,便是最近這幾屆通過了心魔考試的人,但是我們卻都不是丹師,即便是劉師兄現在已經達到了納嬰大圓滿境界但是他依舊不是丹師。隻能在這裡當一個丹童。”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朝著身邊的一群人看去,這時候他忽然發現了吳石也站在其中。這一瞬他好像忽然明白之前吳石對他說的那番話的深意。

而此刻的吳石看著正看向他的薑亦凡臉上也漏出了善意的目光然後點了點頭表示友好。

此刻公孫紫荊笑道:“你是叫薑亦凡吧!其實在這東海之上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隻有能煉出納嬰以上品級丹藥的丹師才能被稱呼為丹師,而隻有能練出了陽神以上丹藥的丹師才能被稱呼為大師。而你身邊的這群人就是因為不能練出納嬰丹藥故而被叫做丹童,他們是可以跟著丹師學習的,可惜最近這些年彆說大師了就連丹師都冇出一個,而我們這群老傢夥呢平日都在外門野慣了也很少回來,故而他們便尷尬的被晾在了這裡。”

薑亦凡點頭道:“這確實是個問題,按照你說的如果我們這屆冇能出現練出納嬰丹藥的人,那我們也要留下?”

公孫紫荊搖頭道:“這個全憑自願冇有人會強求你,但是在這裡你便有了更好的資源甚至更容易接近丹師要比你在外麵漂泊強的多,有一些大家族的還好,對於笑家族出來的這筆的資源是小家族不能比擬的你懂了吧!”

薑亦凡點了點頭,這時候公孫紫荊大手一揮道:“行了今天的試煉到此為止了,薑小子一會讓姚夢給你安排個住的地方,明天便要開始正式煉丹了,你要好好休息避讓你哦師傅失望啊!”

薑亦凡撓頭笑了笑道:“我會努力的至於失望不失望我隻能保證我儘力而為!”

公孫紫荊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四周的十幾人道:“好了今天的事情便到這裡,這裡發生的事情希望各位也不到外傳,因為這是我們煉丹一脈的事情大家懂了嗎?”

十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後齊聲抱拳道:“明白了公孫大師!”

公孫紫荊在看了一眼眾人後身子忽然一虛然後便消失在了原地。

這時候姚夢走到了薑亦凡的身邊道:“走吧我先帶你去找個淨室你好好休養,明天的試煉纔是真正影響你一聲的試煉希望你可以重視起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對著姚夢抱拳道:“我會你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