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將至夜晚的船隊之中燈火通明,現在是現在船隊已經進入了東海城的海域,在龐大船隊的外圍此刻不知不覺的多出了許多懸掛著繡著十三條海蛇的藍色旗子的艦船,而十一大寇的船隊在經過了漫長的航行後也終於可以靠岸休養了。

這時候深處大船二樓宴會廳能的薑亦凡正坐在一處僻靜的角落隔著窗戶看著外麵黑色的海。今天晚上的宴會來的可不隻是十一大寇這麼簡單,一些東海城中的大型行商跟以一些富豪都聞訊而來,這一刻錢老爺子的大船之上幾乎成了東海商界的洽談會。

拿起一杯鮮紅的葡萄汁喝了一口的薑亦凡慢慢的收回了往外看的目光,而是扭頭朝著此刻身穿一身盛裝站錢胡文身旁的錢明傑,而此刻的錢胡文正滿麵風的為來的人介紹著他這個新外孫。

而各大商號的老闆也都是非常的上道在看到這儀表堂堂的錢明傑也都是滿是讚美之詞,而且都在離開之前丟給了錢明傑一份看著便不菲的見麵禮,開始的時候錢明傑還推脫一下後來錢胡文笑道:“人家送你東西你就收著!這些都是你小子以後的資本你懂了嗎!”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眼前就是一亮心下暗道:“確實今天自己眼前的這些大佬都是這東海上的一方經過今天這一晚之後隻見便搖身一變變成了這東海之上的一位紈絝少爺,以後自己也不在將是錢明傑他在外行走代表的是他外公東海之上十一大寇魁首錢胡文的威懾。”

想到這裡後這一刻的錢明傑在氣質上慢慢的發生了變化,那是一種自信的變化,那是一種傲氣的變化。

在一旁的薑亦凡看著在不斷蛻變的錢明傑打心裡為他開心,這也是他來到東海下的最大的一場賭注,原本以為已經輸了,可是誰有承想道,山窮水儘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薑亦凡的身前傳來:“喂!你一個人在這瞎想什麼呢,看你笑的那麼猥瑣是不是又看上誰家的漂亮姑娘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收回了思緒然後對著眼前的北嫣然笑道:“如此隆重的場合你也冇精心的打扮打扮,怎麼還穿著這身牙黃色的羅裙啊?”

北嫣然朝著人頭攢動的奢華大廳內看了一眼後歎氣道:“眼前的一切都是水中花鏡中月而已,在美麗的皮囊最後都會成為粉紅骷髏,這都不是我的道既然不是我的我為什麼要融入其中。”

薑亦凡聽著北嫣然的話後忽然笑道:“冇想到平日裡粗俗茹莽的大小姐嘴裡也能說出這樣的大道理啊真的是難得啊!”

北嫣然嘟起嘴道:“我可是一心向道的人,這些東西在我眼裡隻是過眼雲煙,待到千年之後這些人已經全是一捧黃沙而已。”

薑亦凡搖頭道:“你這小丫頭是多看不上這些富商紈絝啊!”

北嫣然走到了薑亦凡的身邊隨便拉了個小椅子坐在了上麵然後哼了一聲道:“因為知道他們這群人肚子裡麵裝滿了陰謀算計男盜女娼,故而我纔不待見他們,啊對了忘記了你是登徒子你本上就跟他們是一樣的人,難怪會為他們說話!”

此話一出薑亦凡剛喝了一口的葡萄酒險些被他一口噴出,然後對著北嫣然說道:“我說大小姐我可是要成丹道宗師的人,你這一口一個登徒子的交著很影響我的形象的!”

北嫣然眯著眼睛看著薑亦凡道:“哎呦喂冇看出來啊!你小子野心不小啊居然還想當著東海的丹道宗師,你可知道這無數年來我們東海纔出了幾個丹道宗師啊!你這目標定的可真的是不切實際!”

薑亦凡笑道:“人嘛總是要有一個目標的,對了你個小丫頭的目標是什麼?嫁人聲猴子?”

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忽然抬起手一把抓向了薑亦凡的耳朵,吃過一回虧的薑亦凡又豈會讓這丫頭在得手一回,隻見他身子微微一搓北嫣然伸過來的手居然掐了空,隨後他還笑道:“你個小丫頭一抬手老子就知道你想乾什麼!上回是我冇防範被你得逞了,你個小丫頭居然還想來第二回!”

北嫣然看一掐空了哼了一聲後便站起了身子道:“能讓我甘願為他生猴子的男子還冇出世呢!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遇到了也許真的會跟他一起闖蕩這大千世界吧!”

薑亦凡笑道:“是啊我現在真的的為那位仁兄默哀三分鐘,但是他也算是為東海除去了一害!”

這話一出薑亦凡忽然感覺數道白光朝著自己射來,薑亦凡下意識的身子一晃然後嗖的一下子躲到了凳子後麵。

下一刻便看到凳子上赫然的釘著數枚羽毛短刀。薑亦凡看到這飛刀釘著的位置下意識的下身就是一亮然後暗罵道:“這惡婦是真TM的毒,這是下下奔著老子要害射啊!要不是老子反應快怕是句要斷子絕孫了。”

唏噓了一會後他抬手將飛刀連帶這凳子一起收了起來,這東西釘在這凳子上日後被錢胡文發現了那就不好了。

乾淨利落的幫北嫣然擦完屁股的薑亦凡整理了一下衣服後便如我其實的走了出去。

這時候錢胡文與錢明傑也找陸陸續續的將本次前來的富商與各位家族的派遣的長老們一一見過了,雖然二人在已經下哪裡站了好幾個時辰,但是二人的臉上依舊帶著那溫柔的微笑。

宴會結束已經是深夜,燈火通明的大船上參加這晚宴的人也陸陸續續的離開了,此刻的薑亦凡正盤坐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閉目養神著。

就在這時候隻聽到門外傳來幾聲輕輕的敲門之聲,薑亦凡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後開口道:“門冇鎖進來吧。”

此話一出隻見一個黑衣服人悄悄的推門而入然後對著薑亦凡單膝下跪道:“我是雲老的一枚暗子,雲老猜啊了你必定在這錢家大船之上故而特意派我來給少主傳個話。”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道:“現在我師傅身在何處,是不是已經被人軟禁了起來。”

黑衣人低頭沉默了一會道:“我隻能回答少主雲老這回並不算被軟禁,是他自願呆在十三盟的中部的。”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眉頭就是一皺然後繼續問道:“我師傅讓你給我傳什麼話你說吧。”

黑衣人聽到這話後連忙在懷裡拿出了一枚玉簡遞給了薑亦凡後說道:“明日少主就要登岸入城了,記住千萬不要去城中淩霄宗的客棧。”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讓說道:“好的我知道了,對了你知道為什麼這屆丹師考試能吸引來這麼多人蔘加嗎?”

黑衣人想了想後說道:“這個小人便不知道了,也許在雲老的玉簡內會有答案。”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了點頭然後襬了擺手道:“行了你可以走了記得要注意安全。”

黑衣人對著薑亦凡鞠了一躬後便慢慢消散的暗影之中。

就在這時薑亦凡忽然傳音問道:“對了我在這東海城想要找你給我師傅傳話的話我該如何找你?”

半晌後漆黑的屋子內都冇有人回答他的問話,這時候薑亦凡歎氣道:“這說走就走的性格像誰呢!”

想多無意薑亦凡起身將門重新帶好後一個翻身上了跳道了床上然後拿出了那枚師傅給自己的玉簡,神識探入檢視起了其中的內容。

玉簡內的字不多但是想要傳達的意識卻是十分的明瞭:“此次丹師試煉恐是陰謀,故而亦凡你參加的話需要小心謹慎,切莫放鬆大意,本次之所以能引來如此多的少年英傑皆是因為一口洗髓井,能過第一關者就可入這洗髓井洗精伐髓,我感覺其中定有問題故而你多留意其中玄機,剩下的就祝我愛徒旗開得勝拿下這回的丹師資格,等你當上丹師的時候你我師徒便可相認。”

薑亦凡看完了玉簡後便抬手將其碾碎然後躺在床上想道:“現在師傅身在十三盟中部之中,不知道他曉得不曉得外麵關於那霓虹帝國的事情,如果曉得的話十三盟這般做是選擇了隱忍他們的行為了嗎?現在其中謎團實在太多,好想跟師傅麵對麵的好好聊聊當下。看來隻能等到我拿下丹師之後在說了。”

想到這的薑亦凡翻身坐起,繼續打起了坐來,現在的他即便知道了什麼他也發生去改變什麼!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風來將擋水來土掩,以不變應萬變。

一夜無話,清晨十分隨著天邊的魚肚白慢慢出現後,薑亦凡忽然睜開了雙眼因為他感覺到了還海麵上漂泊了一夜的船這一刻終於動了起來。

翻身下床後的薑亦凡慢慢推開房門然後輕手輕腳的朝著甲板走去。

此刻雖然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但是依舊冇有大亮,走到了甲板上的薑亦凡便看到了長相俊美一身白甲的齊恒正站在船頭。

薑亦凡在看到了齊恒後原本想先朵朵,誰曾想齊恒居然扭頭朝著他的方向看來。

這一瞬二人四目相對薑亦凡赫然的發現這小子的眼神之中居然帶著一絲雷霆之力。

此刻齊恒率先開口道:“我冇記錯的話你是薑小弟吧,既然上來那就一起過來吹吹海風吧。”

薑亦凡聽到了這話後也不矯情直接大步走了過去然後說道:“嗯這馬上就要入港我激動的有些睡不便出來透透氣,齊老哥這是上來分配換班來了嗎?”

齊恒笑道:“那隻是一方麵,其實我隻是每天早上我都會來這站一會。”

薑亦凡哦了一聲後便也將雙手扶在了圍欄上然後笑道:“你是齊家人?”

齊恒點頭道:“我父親是齊家的我母親是一個小家族的長女,雖然我爹是那一輩的長子但是我卻並不是長孫,因為我孃的小家族的人。”

薑亦凡歎氣道:“封建思想害死人啊!”話一出口便忽然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

齊恒聽到這話後扭頭問道:“何為封建思想?”

此刻的薑亦凡還這真的一時半會跟他將不清楚,於是隻是糊弄道:“封建思想就是指老舊的觀念與想法。對了聽說齊家鐵騎很厲害是真的嗎?”

齊恒聽著薑亦凡的解釋後點頭道:“齊家的鐵騎是很厲害,可惜的就是這東海之上善於飛行海獸不多而且性格都太過溫順不適合在戰場上使用。”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說道:“那確實是個問題。”

齊恒笑道:“確實是個問題啊,想我這麼多年幾乎走遍的東海最後也隻弄出來個十幾隻飛行異獸,組成了一個銀鷹騎,這是我的心血。”

薑亦凡笑道:“十幾隻也已經很厲害了等以後有機會我一定去領略一下齊老哥銀鷹的光彩。”

齊恒笑道:“我到是希望你永遠也看不到,因為那樣的話就證明著一切還是完美的並冇有破碎掉。”

薑亦凡似懂非懂點了點頭,此刻隻見在不遠處一個嫵媚的紅衣女子如仙子正朝著他們倆這裡走來。

薑亦凡一眼便認出是**涵便率先見禮道:“拜見雨涵姐姐!”

一身紅衣服的**涵眯著眼瞟了一眼薑亦凡道:“嗯你也早安.“

說完便朝著齊恒走去然後反手拿出了一件白色的鬥篷蓋在了其身上。

而此刻的齊恒在鬥篷披肩的一刻臉上居然發現出了一抹難以言表的嫌棄。這讓此刻站在一旁的薑亦凡為之一愣。

這時候魚肚白的天也已經開始大亮了,東邊的海平麵上更是爬出了一輪耀眼的紅日。

也就在這一刻,西麵的海平麵上忽然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島嶼,看到了島嶼的薑亦凡不禁感慨道:“冇想到縝密的東海之中居然還有如此大的一座島嶼。”

就在這時候隻聽到下麵小船之上忽然響起了幾聲低沉的號角之聲。

這時候**涵開口道:“快要入港了恒恒我去下麵吧你彆著涼了。”

齊恒大手一把抓下來白色披風然後大步的朝著中間甲板走去。

此刻隨著披肩落地之**涵也隻能輕歎了一聲然後拿起了地上的披風之後馬上隨著他朝著甲板走去。

隨著

號角聲的不斷響起,大船的甲板之上慢慢的彙聚了很多人,十一大寇此刻更上全員到齊。

這時候錢胡文大聲說到:“本次我們原本冇有人去參加這丹師試煉,可是我找到了我寶貝外孫,而他的結拜兄弟也就是我錢某的乾外孫,這次正好是要去爭奪這丹師名頭的故而我絕對我們在東海城修養到丹師大會結束,也算是給我的乾外孫助威。”

此話一出在場的說以人都齊聲高呼:“祝薑小主旗開得勝,獲得丹師稱號。”

薑亦凡看著這一幕心下就是一暖,而這時候錢胡文繼續道:“但是我們的船上需要看守,貨品也需要販賣故而我做了一下分工,三小隊是一組,分三組輪換看守船隊,而朱老四你們組全力販賣貨品,都有問題嗎?”

朱老四點頭道:”我冇問題,其他兄弟也必然冇問題。”

話音一落錢胡文掃視了一圈眾人後開口道:“那就這麼定了,還有就是在東海城中記住我們十一大寇的鐵律。

說罷隻見他大臂一抬高聲道:“入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