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嚴的巨船大廳之中,洪亮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宮殿。

就在說話的瞬間薑亦凡便感覺出了一道威壓朝著自己三人的身上擠壓了過來。

此刻的薑亦凡額頭一黑然後馬上將其餘兩人帶到了自己的身後,隨後體內的道丹也馬上被其運轉了起來,頓時隻見一團紫藍色元氣在其身上爆發而出,並迅速在其體外幻化成了一隻猛虎虛影發出了仰天的長吼,雖然薑亦凡這聲虎吼氣勢十足但是在這威壓麵前還是差甚大。

隻是瞬間那道虎影便被威壓擊的粉碎,這一刻龐大的威壓一瞬間全部壓在了薑亦凡的身上。

這一刻他字覺得全身好似被一座大山壓下了一般,這一瞬薑亦凡全身的骨骼同時發出咯咯的聲音隨後他的整個人居然被這份威壓壓的單膝跪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候大殿之上那個聲音再次傳出笑道:“你這個後生不錯啊!區區化丹期修為既然能與我威壓抗衡片刻,而且在威壓棲身之後還能堅持數吸,你在東海的這一代人中也算是中上了。”

此話一出薑亦凡身邊你的威壓瞬間便憑空消失了,而這一刻單膝下跪的薑亦凡也慢慢的站起了身子抱拳道:“晚輩薑亦凡在此拜見諸位前輩。”

這時候躲在他身後的錢明傑與宋遠航也紛紛從薑亦飛身後走了出來,然後分彆走了出來然後也對著大殿之上抱拳開口道:“晚輩錢明傑,晚輩宋遠航再次拜見前輩。”

這時候坐在上座的老人在聽到了錢明傑的話後隻見一道偉岸的聲音居然慢慢的站起身子然後開口道:“姓錢!這個姓可是很少見的姓啊小夥子。”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連忙回話道:“晚輩的本姓並不姓錢,隻是在家族跑出來後跟的我母親的姓。”

聽到這話的老頭忽然問道:“你的母親姓錢?她叫什麼?”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眼神就是一動然後雙手抱拳的對著上麵回答道:“家母姓錢名雲舒,是一位上海遊商的女兒。”

這一刻隻見一股驚人的氣勢在大殿內忽然爆發而出,薑亦凡見狀馬上護在了錢明傑的身前,隨著元氣的爆發就連下麵坐著的十明男女都是一愣紛紛朝著上麵看去。

片刻之後大殿之上的老者忽然慢慢開口道:“你小子本姓可是姓烏?”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就是一愣然後下意識的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本姓姓烏?”

此話一出薑亦凡腦門忽然流下了一滴冷汗暗道:“難道這人跟錢家或者烏家有仇?看著不像啊以這等實力的人物在這東海怕是都的橫著走烏家是不會傻到得罪這樣的人物,而錢明傑的外公隻是一個跑商的也不太可能與其有過節啊!”

雖然腦中還在飛快的想的但是薑亦凡的嘴裡卻說道:“還請前輩不要激動我想著其中應該是有什麼誤會,我想我們是可以說清楚的。”

這話一處上位上的偉岸老頭忽然一個健步出現在了薑亦凡的麵前,這一下給可是嚇了薑亦凡一跳,但是他還是下意識的擋在了錢明傑的身前。

也就是在這時候薑亦凡終於看清了老人的臉,一頭散亂的白髮白鬚下麵是一張飽經滄桑的麵孔,雖然他的臉上早已佈滿了皺紋但是那一對明亮的眼睛卻證明瞭此人的絕對不是個一般的老人。

而這時候就在薑亦凡上前與老人對視的瞬間,他隻覺得自己的身子不知道何時既然已經到了老人背後,等到他在想回頭的時候此刻那老人已經站在了錢明傑的麵前。

這時候的薑亦凡腦中嗡的一聲,轉身就要朝著老人攻去,可是這一刻老人隻是輕輕的對著薑亦凡點了一指,這一指下薑亦凡居然忽然感覺全身的元氣好像被封主了一般全身的力氣在一瞬就全部被抽走了一樣,下一秒他更的噗通一聲癱倒在了地上。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錢明傑也傻了,他先是低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薑亦凡然後又看了看身前的老頭最後居然挺起胸膛道:“如果是我的父輩與您有什麼愁的話今天你找我便是,要殺要寡隨便你我姓錢的絕對都不會眨一下眼睛,單手這姓薑的跟著姓宋的與我無關你的放了他們,不然我鄙視你不是條漢子。”

話音未落老頭嘿嘿笑道:“冇想到還是個重情重義的小子,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今天便玩個遊戲如何!你要是硬了我今天便放了你。不然你們三個都要死在這裡。”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心下一驚然後問道:“你要跟我玩什麼?”

老人嘿嘿一笑然後隻見他雙手一抬,此刻隻見兩道光球將他身後的薑亦凡與錢明傑身後的此刻被嚇的瑟瑟發抖的宋遠航一起包裹在了其中,而後老人對著錢明傑開口道:“你現在有十五秒的時候去選擇他們誰生誰死,十五秒後你冇回答出來的話他倆就的一起死,好了我現在開始倒數你要儘快做出選擇。”

說完這話後老人便真的開始認真的開始倒數了起來:“十五、十四、十三。。。”

這一刻的錢明傑忽然雙眼通紅的看著眼前的老者然後又看了看不遠處的薑亦凡與身後的宋遠航他此刻的內心是煎熬的:“這一麵是自己的手足兄弟,而另外一方麵是跟著自己在海上漂泊的家人,這道題實在是太難選了。”

雖然錢明傑在煎熬但是老人數數字的嘴可是冇有一點想要停下的意識下一秒隻聽到老人開口道:“七、六、五。。。。”

這時候的錢明傑知道自己已經冇有時間了是該做出個瞭解的時候了,如果在婆婆媽媽的他們誰也彆想活著出去於是他一咬牙道:“既然是個遊戲那你的意識就是我們三個人中必須的死去一個邊算我勝利,那好我選擇我自己去死!”

說著隻見他在反手拿出了一柄匕首猛然朝著自己心臟的位置刺去。

此刻被困住的薑亦凡與宋遠航二人在看到這一幕後都開始瘋狂的掙紮了起來。

但是隨著錢明傑手中匕首朝著自己心臟刺去,下一瞬他居然冇有感覺到一絲的疼痛,於是他低頭朝著自己胸口看去,隻見原本應該在他受傷的匕首此刻卻已經不在他的手裡。

這時候他猛的抬頭看向老頭,然後便發現那柄匕首現在正握在老人手中。

看到這一幕的錢明傑噗通一聲跌坐在了地上然後猛然抬手衝著被困的薑亦凡看去,隻見此刻的薑亦凡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隨後他的身後又是一聲噗通的響聲,宋遠航這個時候吧也被放了出來。

此刻老頭揹著手朝著錢明傑走來,然後麵帶笑容的俯身靜靜的看著錢明傑的臉後說道:“你跟你母親張的真相。”

此話一出錢明傑頓時變愣在了當場,這時候老人在此站起了身子然後大聲的說道:“我叫錢胡文,是這東海十一大寇的老大,早年師傅讓出世遊曆我便愛上了一女子最後還跟她生了個女兒,那便是你娘錢雲舒。”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都紛紛站起了身子,這時候從地上爬起來的薑亦凡與宋遠航也看向了此刻又些傻掉的錢明傑。

錢胡文笑道:“怎麼了是不是聽到這個訊息有些無法接受啊!我的好外孫。”

錢明傑反應半天後說道:“我娘當年隻是說您是一個跑商的而已,故而我的願望也是成為一個跑商的商人,可是如今忽然您告訴我您是十一大寇的老大,我這真的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

錢胡文笑道:“當時我跟你娘遊曆的時候我們確實是海上的行商,但年我達到納嬰大圓滿後便出山曆練世俗,讓我冇有想到的是後來我遇到了身為凡人的你奶奶後來便又了你娘,因為不能暴露身份我當時化名為錢亦,可惜你奶奶死的早後來我便帶著你母親在海上行商漂泊。”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的眼皮就是一跳然來心下暗歎道:“冇想到啊錢明傑這小子原本以為是男配角就不錯了,可是這樣一搞這小子搞不好要成為這東海的男一號了。”

而這時候的錢明傑則的問道:“那當年你為什麼要反對父親跟母親的婚事?”

錢胡文歎氣道:“當年你爹雖然看不出我的修為但是我卻看出來你爹是個修士,我原本是打算陪著你娘度過凡人的一生後便結束這場凡間試煉可是,你爹的出現打亂了我的計劃。”

錢明傑聽到了自己外公的話後也是默默的低下頭,因為他知道他的娘過的確實很苦,身份的懸殊就不說了,丹丹是身為普通人卻生活在一個修真家族之中這就是一件千難萬難的事情。

錢胡文看了一眼依舊在沉默的錢明傑後歎氣道:“當年也是我不對如果我能告訴你爹我的真實身份的話也許這小子便能全身而退不在糾纏你母親。”

錢明傑歎氣道:“你冇做錯什麼,我的母親其實也後過但是那條路是他自己選擇的她最後流著淚也將其走完了,我聽我姑姑說她最後是笑著離開的,我想我的母親應該並冇有怪你。”

聽到這話後老人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憂傷。

就在此刻隻見已經站起來的十個人也紛紛走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個身高兩米多的漢子,他上來便摸了摸錢明傑的頭笑道:“小子冇想到你就是老大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啊!我叫薛徒是這十一大寇的二當家。”

錢明傑對著薛徒行禮道:“見過二叔!”

薛徒聽到這聲二叔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道:“你小子真是會來事今天二叔冇帶什麼東西這個就給你當個見麵禮。”

說著隻見他反手拿出了一個玉瓶遞給了錢明傑後笑道:“裡麵是三十顆上品丹藥我看你現在還隻是成基期,記得然後要抓緊修煉。”

拿到瓶子的錢明傑聽到這裡麵居然又三十顆上品丹藥心下暗歎道:“這群大寇們真的每個都富的流油啊!”

還在他感慨的時候一位穿著白甲的挺拔中年人走了過來對錢明傑說道;“我是這十一大寇的三當家名叫江澤。”

薑亦凡與錢明傑聽到此人居然姓江便對視一眼,這時候一旁的薛徒笑道:“你倆小子想的冇錯這小子便是北麵江家的直係,但年因為頂撞家族長老硬是一人提著一杆銀槍衝出江家,後來老大收留了他成為第三把交易。”

江澤聽到了薛徒將自己的底細都說了隻是麵無表情的道:“今天不知道是老大的認親實在是冇帶東西,這裡又一顆定海珠就給你當個見麵禮把。”話音未落隻見薛徒叫嚷道:“臥槽老三你是這下了血本了!前幾回我拿那麼多東西跟你換你都不換現在居然抬手就送人!”

江澤冇理他則是抬手將一顆藍色的珠子遞給了錢明傑。

錢明傑看了站在一旁的錢胡文一眼後便將珠子收下了。

收下珠子後一個胖子湊了過來道:“我是這四當家的,人家都叫我朱老四,我是朱家的內門弟子後來因為打抱不平殺了百鍊門的人怕連累家族我便跑出來闖江湖後來就跟錢老大,看我身邊的這二位是趙文跟趙武兩兄弟他們都是劍修是趙家人,當年闖江湖時候是我的手下!”

話音未落就看趙文趙武倆兄弟馬上上去一人給了朱老四一腦瓢然後對著錢明傑道:“彆聽這豬在這瞎比比,當年我們倆下山遊曆看到又百鍊門的弟子在屠殺山村煉製邪寶,故而我二人便出手與他們都了起來,後來這胖子也來了,我們三人合力弄四了那群歹人後才正式認識的。”

錢明傑點了點頭道:“冇想到各位都是這東海豪傑啊!失敬失敬。”

這時候一高一矮兩個道士走了過來道:“我們道號行顛行瘋,家門是淩雲殿的以後還請錢施主多多關照。”

二人報完道號之後便自信退下了,錢明傑看著眼前這形形色色光怪陸離的眾人心下感慨道:“冇想到這東海之上還有這般一個奇怪的組織。”

就在他想的出神的時候一個身穿藍袍頭帶金冠的俊俏男子走了上來抱拳道:“在下齊恒是南方齊家的弟子,因為看不慣齊家的一些手段故而離家出走,最後因為一車貨跟錢老大打了一架,最後錢老大贏了這小子便跟著上了。”

就在他說完這話的時候一個身穿粉色紗裙的漂亮女子走了過來道:“你們這倆人小子一天就知道道貌岸然的冇個正行,奴家叫**涵是雲家的一位陣法師,我加入他們不為彆的就是為了能跟我家的齊恒呆在一起便行。”

聽到這話的齊恒臉上多少帶著一臉不自在看了**涵一眼然後馬上將身子朝著眾人這麵一動幾分。

看到這一幕的錢明傑輕輕歎了口其,最後一男一女走了上來對女子對著錢明傑說道:“我們是你爺爺的徒弟故而排在了這十一大寇的末尾。”

那中年男子笑道:“我叫錢陽這位叫錢思源,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此刻的錢明傑忽然抱拳對著眾人說道:“今天我是我找回外公的一天,冇想到還能遇到一群待我親人一般的諸位,這可真但是我錢明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在這裡我給大家鞠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