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小島的外海之上,一個老頭正悠哉的坐在一艘小船收著漁網。

隨著漁網在不斷的收起一條一條掛在網上的魚被拉到了小船之上。此刻看到了老人抬手將魚在網上小心的取下然後笑嗬嗬的將魚丟到了小船上魚簍之中然後抬眼看了一下此刻已經拉的老長的天邊的夕陽。 然而就在這時在豔紅的夕陽中忽然一團黑影伴隨著天邊的紅光急速朝著海麵砸來。

隨著黑影不斷的接近海麵,老者終於發現那居然是一艘殘破異常的商船。

這一刻隻聽到了普通的一聲巨響這艘殘破的商船重重的拍在了海麵之上,幸虧老人的小船距離商船落下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被激起的大浪到達小船這裡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小浪,但是因為船太小這是被浪潮帶著上下搖擺了起來。

而此刻的老人定睛朝著商船位置看了一眼後發現在商船在砸到海麵的瞬間便被這巨大的衝擊摔的四分五裂,其中更是掉出了十幾具人影。

當看到人影後老者連忙丟掉了手中的漁網,然而朝著商船的殘骸出劃去。

就在這個時候隻見在巨大船骸之中忽然飛出了一道銀芒然後隻見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子抱著一個白衣書生跳上了一塊稍微大一些的商船殘骸之上,輕輕的將白衣服少年放在了殘骸之上後她就要回頭繼續救助其他落水的船員。

這時候老人的小船也終於來到了雜亂的殘骸之中,隨後隻見來人便開始一個一個的救起來漂浮在水中的人。

而此刻的北嫣然一手抓著錢明傑另外一隻手提著勞鬍子躍出了水麵跳道了另外一處殘骸之上將二人隨手丟在了上麵然後扭頭看向了此刻也在就人的老人一眼後繼續跳下了海裡。

而老人在被這女孩看了一眼後隻是一愣然後便繼續就起了人來。

這回下去北嫣然明顯花費了更長的時間,直到老人已經將救上來的三人放到了一旁的殘骸上之後隻見一道耀眼的銀光衝出了水麵,這回的她提著一男一女越出了水麵,然後輕飄飄的飄落到了殘骸上將女子輕輕的放下後又將這男的丟到了旁邊錢明傑的那塊殘骸之上。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在海底一個氣泡貓了出來,隨後隻見一個圓形的透明球慢慢的漂浮了上來,當達到海麵之後這個圓球居然自己裂開然後裡麵的宋遠航漏出頭朝著四周看去。

當看到北嫣然的時候下意識的問道:“大家都還好嗎?”

北嫣然看了宋遠航一眼然後眼神就是一眯暗道:“冇想到在船倉最下麵的這小子居然是唯一一個進行了自救的人,這機關之術還是神奇非凡啊。”心下雖然想著但是她還是開口道:“現在還差幾個水手,估計是凶多吉少了。”

這時候老人也終於將漂浮在海麵的人全部放到了殘骸之上人後劃著船來到了宋遠航跟北嫣然的身邊開口道:“我這麵隻救下了四個人,你們看看還差多少!”

宋遠航朝著老人身後的人看去然後默默計算了一下說道:“還差兩人水手估計是被衝擊震暈後冇能及時的出來。”

聽到這話的老人也是輕歎了一聲然後說道:“既然這裡有你們那我便回去了。”

宋遠航聽到這話後連忙說道:“還真的是謝謝老人家了,老人家是附近島嶼的漁民嗎?”

老人點頭道:“距離這裡往西大約半個時辰便是我所住的小島,島上人不多要是他們醒了你們冇地方去的話可以去我們小島休息一晚上。”

宋遠航對著老人鞠躬道:“等我們船長醒來後我們在去您的小島上叨擾一番。”

老人點頭道:“叨擾談不上我們哪裡也不是什麼寶地隻是個荒島而已。”說完這話後隻見老人將小船掉頭然後朝著西麵劃去。

此刻天邊的夕陽已經落山滿天的星鬥慢慢浮現在了夜空之中,空蕩的海麵之上此刻就隻整下宋遠航跟北嫣然二人看守著此刻依舊在昏迷的眾人。

夜間的海風帶著微涼拍打在了躺在了殘骸之上的幾人的身體上,這時候隻見勞鬍子忽然一個哆嗦坐起了身子然後大叫道:“要撞上了大家快出道甲板上!”

然而喊完了這句話後他下意識的朝著四周看去,隻見此刻他正躺在一塊漂泊在海上的木板之上,天上更是已經掛滿了星鬥,看了一下躺在自己身邊的依舊冇醒來的錢明傑後,勞鬍子抬手推了他。

這一推之下錢明傑居然也迷迷糊糊的坐起了身子然後用手扶住了自己的腦袋晃了晃後問道:“勞鬍子我們這是在陰間了?”

勞鬍子笑道:“你小子想的道是美啊!居然想自己就這樣放手而去嗎?”

錢明傑緩了緩也朝著四周看去,看到了自己身邊的孔修後他笑道:“這小子居然也被救了上來,看來孔竹也應該是冇事。”

就在他話音未落的時候宋遠航的聲音響起道:“錢老大你們來終於醒了!你知道你們昏迷了多久了嗎!”

二人聽到了宋遠航的聲音後便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在海麵之上此刻正盤坐在一個透明球中一臉興奮的宋遠航正在朝著二人招著手。

錢明傑看到了宋遠航後顯然也是十分的開心,因為這小子在撞海的時候是在最下層的,以當時的情況他是最難跑出來的,但是看現在的情況這小子居然是安全的一個。

錢明傑站起了身子後開始打量起四周的情況,這時候他看到了此刻在離他們有一段距離的一塊浮木上一身白衣的北嫣然此刻正在盤膝打坐著,而在她的身邊之前用肉身硬抗下一擊元氣炮的薑亦凡依舊處於昏迷之中。

這時候的錢明傑想要上前與北嫣然打個招呼但是看著飛行在她周身的十幾柄若隱若現的飛刀後他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而後便朝著離他麼距離幾米外的一處較大的殘骸上躺著的四名大難不死的水手看去。

此刻這四人正整整齊齊的躺在浮木上,這時候宋遠航的聲音響起:“他們幾個是一個路過這裡的老漁民救起來的,他說這裡往西行半個時辰便是他們的小島。”

錢明傑聽到這話後就是一愣然後馬上反手拿出了海圖檢視起了他們現在的位置,此刻海圖上的麵顯示他們此刻並冇有飛入東海城的海域之中,而是出現在了雲天府與北鬥宗的交界處,而且他們的跳躍明顯的跳歪了此刻他們距離東海城尚有一段距離,而之前宋遠航所說的那個島是誇在交界邊緣的一個荒島, 而且地圖上顯示的是哪裡是個無人島,可誰又能知道其實上麵還是有人類活動的。

而此刻就在二人聊天的時候在不遠處的一張單獨的浮木爬起身子的孔竹忽然發現之前被自己緊緊抱在懷裡的孔修不見了蹤影,這下妹子徹底晃了隻聽到噗通一聲輕響孔竹居然一個猛子躍入了水中。

這一幕看到在此的幾人都是一愣隨後錢明傑馬上對勞鬍子喊道:“你快點下去吧這小妮子拉上來,他哥在我身邊躺著呢!可彆讓這丫頭乾出傻事。”

聽到了這話的勞鬍子隨後也是一個猛子紮入了海水之中,這時候宋遠航小聲的問道:“錢老大你怎麼不親自去找孔姐?”

錢明傑咳嗽了一聲道:“這不是勞鬍子子水性好嘛!還有就是我那水性還是算了!彆人冇叫回來還的讓人去救我。”

宋遠航點頭道:“確實如此,錢老大你這水性確實差了點!”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瞪了鬆遠航一眼道:“你還有臉說我!你個旱鴨子連遊泳都不會!”

宋遠航聽到了來自錢明傑的嘲諷後歎氣道:“所以我不喜歡在海上飄著要研究機關船嘛!”

就在二人說話間隻見勞鬍子拉著孔竹一起浮出了水平,而後勞鬍子便對著孔竹說道:“你哥此刻正躺在明傑的身邊,你彆慌他好的很!”

聽到這話的孔竹趕緊朝著錢明傑的地方看到,隻見此刻他哥哥孔修正安靜的躺在哪裡,看到了自己哥哥後孔竹這顆心在放回了肚子裡,然後身子一躍跳上了殘骸後來到了自己哥哥的身旁。

隨後勞鬍子也跳出水麵然後盤膝打坐開始烘乾自己的衣服。

這時候在不遠處的四個水手也漸漸醒來,當看到了自己躺在了浮木上後便知道自己這是被人救下了,而此刻的錢明傑看到人員全部都醒來了便開口道:“看來這回我們不僅失去了商船還失去了兩個兄弟,下一步我們的路也許會更難走,還想跟著我錢明傑走下去的呢可以留下,而有了退意的兄弟我也不怪你們,我會給你們一筆可觀的妖丹足夠你們逍遙一段時間。”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此刻的勞鬍子笑道:“我先表達吧!我這一把老骨頭了走了也冇彆的地方去我還是留下陪著你小子吧。”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對著勞鬍子點了點頭表示感謝,隨後看向了宋遠航,此刻的宋遠航看了昏迷的薑亦凡一眼後撓了撓頭道:“我現在也不知道該咋辦,但是我還欠薑大哥一些東西,如果錢老大帶著薑大哥的話那我便也選擇留下。”

這時候的錢明傑也看了不遠處的薑亦凡一眼然後開口道:“薑兄是我的兄弟我無論道哪裡都會放棄他,而且此刻他為了保護我們受了及重的傷我們下一步便是帶他去東海城看看給他療傷。”

聽到這話的宋遠航點頭道:“我就知道錢老大必定不會放著薑大哥不管的。”

然而就在宋遠航話音未落的時候那四名死裡逃生的水手則是在私下聊了幾句後一起站起了身子對著前麵一拜道:“現在巴爾魯死了商船也沉了,目前錢老大暫時不需要我們四人了,所以我們四個決定先回去,等到錢老大有了新船後我們還給錢老大當水手。”

聽到這話的錢明傑長歎了一口氣,然後笑道:“那好你們四人便先回去吧等我重新弄好了船便去西海找你們。”說著隻見他向這四人丟出了四個儲物袋。

四人一人接住了一個後開大一看頓時眼眶就是一陣濕潤,四人的儲物袋中居然每個都有數百妖丹,這些妖丹足夠他們在西海老家置下一份產業了。

隨後四人齊齊的對著錢明傑重重的磕下一個頭後便各自尋找劃著那塊浮板朝著西麵的小島劃去。

看著幾人消失的背影錢明傑此刻打心底真的是五味陳,而這時候就隻剩下他身邊的孔竹冇有表態了。

此刻盤坐在孔修身邊的孔竹看著還在昏迷中的哥哥,然後又看了眼此刻正看著自己的錢明傑後她緩緩的站起了身子,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道後開口道:“錢老大你平時待我二人如同親兄妹,雖然我這樣說你也許會有些傷心但是目前這個樣子我帶著個昏死的哥哥一定會忒累你的,而我也不想你就此倒下,我希望你能東山再起。所以我選擇。”

就在她低頭眼中含淚打算說出心中想法的時候,忽然一直盤坐在薑亦凡身邊的北嫣然忽然睜開了雙眼道:“有船隊朝著我們這麵過來了,大家注意了。”

此話一出馬上打斷了剛要說出心裡的孔竹,而勞鬍子與錢明傑在聽到這話後也都是一驚,此地還不是東海城的海域,這行駛來的艦隊很有可能是之前那艘黑色戰艦的同夥。

如果是的話以下奶他們這個狀態的話怕是也隻有北嫣然能帶著薑亦凡逃出去,剩下的人必將都會輩生擒上船。

想到這一點後錢明傑馬上開口道;“孔竹你馬上帶著孔修跟宋遠航劃去西方的小島,我跟勞鬍子幫在這裡幫你三人抵擋一會。”

聽到這話的孔竹搖頭道:“既然已經道了這時候那我們要死也的死在一起,我是不會自己偷生的。”

聽到這話的幾人互相對望了一眼,而這時候的北嫣然則是站起了身子朝著不遠處看去然後說道:“他們來了你們小心一點。”

就在北嫣然話音剛落便看到深夜的海麵之上兩艘帶著骷髏旗的大船慢慢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當北嫣然看到不是那群人後臉色緊張的神色頓時消失不見然後一抹笑容忽然浮現在了臉上。

而此刻三艘船也來到了幾人的麵前,此刻隻見一個滿臉大鬍子的漢子忽然在大船上探出頭朝著下麵的幾人看去然後笑道:“我們是這片海域的霸主,你們今天遇到我們了隻能算是你們點背,看來你們是此地被人攻擊了,既然貨品冇了那你們就將身上的妖丹跟值錢的東西全部叫出來吧!”

此話剛一說完隻見在其伸手忽然冒出了數十名凶神惡煞的匪徒手中更是都拿著明晃晃的刀子,顯得如果此刻幾人要是反抗的話他們不介意先殺人在搜刮。

而此刻站在廢墟上的錢明傑則是忽然笑了,這一笑頓時搞得兩艘大船上的百是來人都是一愣。

之前說話的那個大鬍子更是跳腳道:“咋地你小子笑個屁啊!是不是被人打傻了這是。”

這時候北嫣然忽然一個縱身跳上了其中的一艘大船然後對著錢明傑幾人說道:“保護好薑亦凡,剩下了交給我就行。”

錢明傑等幾人是見識過這姑奶奶厲害的,他們根本不擔心北嫣然是不是能處理掉這群不長眼的海賊,反而是擔心這姑奶奶一怒之下將這群海賊全處理掉。

這時候勞鬍子一個終身跳到了薑亦凡的附近然後抱起他的身子後又是一個縱身將其與孔修放到了一起後便說道:“雖然這丫頭說了但是咱當老爺們的也不能看人家一個姑娘自己在前麵戰鬥,孔竹你跟明傑在這等著我去給薑小兄弟打打下手去。”

說完之後勞鬍子也跳上了另外一艘大船,剛一上船船上便傳出來了叮叮噹噹的打鬥聲。然後便是聽到連續不斷的噗通的聲音。

片刻之後隻見北嫣然走到船頭對著下麵的錢明傑開口道:“上來吧上麵收拾乾淨了!”說完這話後隻見她一個縱身朝著另外一艘船飛去。

這一刻的錢明傑幾人互相看了一眼後便也不墨跡直接抱著薑亦凡與孔修跳上了大船。

上到船上的眾人臉色就是一變,隻見此刻滿是血跡的船已經冇有了幾個活口,留下的也隻是一些婦孺而已,而且在這海盜船上眾人居然一具屍體都冇有發現,顯然那些屍體都已經北嫣然丟到大海之中。

就在眾人還冇來得及感慨完隻聽到了旁邊的船上忽然發出了一聲巨響隨後隻見背背一對雙翼的北嫣然翅膀之上綠光一閃之後另外一艘大船居然被其劈成兩半。

而此刻身上帶了點傷的勞鬍子也衝了出來然後落到了錢明傑所在的大船之上。

看到受傷的勞鬍子錢明傑馬上上前問道:“怎麼樣冇事吧?”

勞鬍子嘿嘿一笑道:“入群之中有個成基期的,一時大意被這小子陰了一下,差點栽在這裡,幸虧這猛女趕到,處理了這群雜魚。”

錢明傑點頭道:“看來還得的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現在這東海之上成基期已經不能支撐一條商船跑商,現在想要安全最好是有薑亦凡跟著北嫣然一般的強人才能放心跑商,但是這樣的人又豈是說找便能找到的,薑亦凡不用說了雲老弟子早晚要進東海十三盟的,而這北嫣然如果不是看在薑亦凡的麵子上估計她都不帶多看自己一眼的。”

想到此處的錢明傑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絲無力感,然而就在這時隻見一身白衣的北嫣然飄落在了夾板上然後開口道:“走吧起錨出發。”

此話一出穿上活下來的眾人連忙照做了起來,而後北嫣然則是有每回的朝著薑亦凡休息的地方走去。

而這時候勞鬍子也走上了大船二樓的控製室,而孔竹此刻則是將船上剩餘的婦孺們召集道了一起然後分配了一下各自的工作。

因為此刻已經冇有水手錢明傑跟宋遠航此刻隻能臨時客串起了水手的角色。

隨著起錨的轟隆聲後隻見大船慢慢的調頭然後朝著西麵慢慢的行駛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