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過後,幽暗的樹林恢複到了開始的平靜。

呂老收回看向妞妞那慈愛的目光,抬手對著薑亦凡抱拳道:“今夜的事還多虧薑小友,不然這陰修必將妞妞帶走不可。

我這裡還有倆顆凝氣丹,你我二人一人一顆,回覆一下今天損失的功力,還有剛纔那二位是太虛宮的道友吧。冇想到薑小友居然認識六大派的人。”說完甩手丟出一枚丹藥。

薑亦凡單手一招,丹藥平緩的飛進他的手裡然後被他丟近了手鐲中。

對著呂老點了點頭道:“碰巧認識而已,說來慚愧之前我也是被救之人,在加上本回已經是第二回被救了。”

呂老臉上微微一笑手中出現了一杆藍色的小旗,隻見他對著旗陣一點,旗陣的外膜慢慢的裂開了一個小口。

薑亦凡見呂老打開了旗陣毫不猶豫邁步走進其中。

隨後單手一揮一層隔絕術被布在了陣外。

布完以後說道:“剛纔聽那二人說,六大派一直在獵殺散修,我們的往後的小心些行事。”

呂老單手輕拍著的孫女道:“小友說的極是,我們每天儘量繞過六大派,免得多生事端。”

薑亦凡點頭同意,然後便在自己身外布上封術。

呂老見此也未多理會,而是耐心的拍著懷中孫女哄其入睡。

次日破曉十分,黑夜悄悄退去,天邊露出了一抹朝霞,此時陣內的呂老盤膝調養著,懷中的妞妞正緊緊的抱著呂老的大腿熟睡著。

不遠處封術內的薑亦凡閉目吸收著元氣,昨夜的一場打鬥讓薑亦凡體會到了在這個世界裡隻有力量纔是一切的根本。

隨著朝陽的漸漸爬升,陽光透過旗陣照在三人身上,妞妞睜開了朦朧的雙眼,呂老感覺懷中孫女醒了也緩緩的睜開雙眼,慈祥的看這懷中的妞妞伸出手摸著她的頭。

這時薑亦凡也收了封術走到了呂老身後。

呂老感覺薑亦凡走了過來並未回頭輕聲說道:“根據我多年來收集的典籍雜談裡描述,在根據昨天的陰氣來推算這喚陰草應該在樹林附近,一會我們帶著妞妞往東麵去尋找喚陰草,這六大門派一定不會再這密林逗留太久他們的目標是這古墓內的散修洞府。”

薑亦凡摸了摸鼻子說道:“現在已經到了這裡,徐大力跟柳煙也不知是生是死,你是不是應該先幫我解開成基丹的封印了呢?”說著單手一伸一個盒子出現在了手心中。

呂老看了看盒子笑道:“薑小友放心昨夜你與我共度生死,我怎麼會欺騙與你呢,等弄到了喚陰草,我定幫你解開盒子的封印,你不必擔心。”

說完呂老拉著妞妞站了起來雙手一抬招回了插在四周的三十九跟小旗,然後背手向東走進了樹林深處。

薑亦凡收起了成基丹眯著眼睛跟在祖孫二人身後走進了密林。

白天的樹林陰氣散去了些許,但是還是比彆的地方重了許多。

薑亦凡跟著祖孫二人已經在這密林中走了大半日,密林中幾乎看不到什麼動物,遮天的大樹把陽光完封閉在外麵。

樹下生有不少珍奇的陰性的靈藥,這一路的藥草全部都被薑亦凡采摘了呂老並未出手摘取。

薑亦凡心中早已明瞭這是呂老故意的讓他得些好處,也算是在未得到喚陰草前的一些報酬。

想到這裡薑亦凡心頭升起了一絲疑問跟顧慮。

三人又走了大約一個時辰,在前方不遠處發現了一片破爛的廢墟聳立在密林中十分的顯眼。

廢墟上空的陰氣十分的濃鬱已經幾乎形成了實質繚繞漂浮著幾乎遮住了太陽的光輝,而下麵廢墟的內部則元氣繚繞,裡麵的靈草都比外麵的要好上數倍。

呂老望著這片廢墟目光閃爍著光輝對薑亦凡說道:“看這地勢跟元氣的濃度,這裡八成應該生有喚陰草。”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回答道:“冇這麼容易吧,呂老是不是少說了點什麼,根據在下對著喚陰草的瞭解這等靈藥旁邊必會伴有高階妖獸。不知道呂老是否有對付妖獸之法呢?”

呂老一聽薑亦凡的話原本閃爍這光輝的眼睛忽然閃過一絲陰光隨即又被光輝掩埋笑著對薑亦凡說:“這個是老夫錯忘記與小友說了了,妖獸的事不用薑小友擔心老夫早有打算。”

薑亦凡一聽不在多說什麼但是心中升起一絲對呂老的提防之意。臉上卻表現出了放心的表情回答道:“既然呂老已有準備那就是在下多慮了。”

呂老笑道:“這也是應該的,也是老夫疏忽在先。我看薑小友已經養氣七層了應該能禦器飛行了吧?你看前日我與陰修打鬥把我的葫蘆弄的幾乎廢掉,現在冇有法寶能禦器飛行,眼前就是廢墟為免招惹事端,還請薑小友帶我祖孫二人飛到這廢墟的外圍如何?”

薑亦凡眉頭一緊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陣隨後還是單手甩出了小尺。

呂老抱著妞妞飛身上了尺子。

薑亦凡也跳到尺尖手中法訣一掐元氣注入小尺,小尺慢慢淩空飛向廢墟。

薑亦凡是第一回禦器而且還帶著倆人,小尺的速度並不快。

呂老笑著看著薑亦凡說道:“彆緊張身體放,鬆元氣慢慢的注入法器,最後用控物術代替元氣讓法器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

薑亦凡一聽呂老的話慢慢的把身子放鬆,控物術慢慢的取代了元氣,小尺的速度馬上有所提升而起飛行中穩了許多。

呂老見薑亦凡如此快的就體悟了禦物之術,眼中精光一閃但是馬上被陰光代替,他緊緊的握住了妞妞的手不在說話。

薑亦凡全身心的體悟著這個感覺並未注意呂老的表情,不多時幾人便飛到了廢墟的外圍薑亦凡控製小尺落在地上,祖孫二人躍下了小尺。

呂老對薑亦凡說道:“這地方十分古怪,行事要謹慎,你帶著妞妞跟在我後麵。”說完就把妞妞推給了薑亦凡,自己率先的走入了廢墟。

薑亦凡看了看呂老又摸了摸下巴才帶著妞妞走進了廢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