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燈結綵的遊船剛一出內海在海底便躍出了一群神秘的黑衣人。

這群黑衣人明顯是有備而來,上來的人數與位置都是經過周密安排過的。

但是他們還是低估了薑亦凡的與北嫣然的實力。

這一刻薑亦凡手中那柄閃耀這紫色雷電的黑色長劍在斬殺了這名黑衣人後,他便用劍尖調開了黑衣人臉上的黑色蒙布與頭巾,隻見這人的頭型與之前那個被他斬殺的這一看他便點頭暗道:“果然是這群人,就是不知道他們這次來是為了那件事。”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冇有再去管剛纔被他一雷轟的暈死過去黑衣人而是朝著北嫣然退出的方向追去。

縱身越過涼亭後的船倉薑亦凡便看到了此刻正以在三人纏鬥在一起的三名黑衣人。

這一刻的北嫣然白色的紗裙外麵漂浮著八柄羽毛形狀的短刀,而對麵的三個黑衣人四周此刻還有八柄短刀在其幾人身不斷穿行著。

原本還未北嫣然擔心的薑亦凡此刻隻能癟了癟嘴然後聳了一下肩膀道:“看來你這麵的局麵好像不需要我出手了。”

北嫣然笑道;“現在他們是打算活抓我而已,要不然現在也許我已經橫屍在這裡了。”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剩餘三名黑衣人眼神對視了一下然後隻見其中倆個人朝著薑亦凡處殺來,其中一人手持一對類似鐮刀的武器而另外一人則是拿著一柄類似魚叉一樣的東西。

看到二人朝著自己襲來,此刻的薑亦凡也不乾敢怠慢,手中那柄長劍幻化而去,也抬手先是抵擋了一下對麵黑衣人朝著自己刺來的魚叉。

隻聽叮的一聲輕響這魚叉在刺道了薑亦凡的黑色長劍之後便借力一彈而後隻見在魚叉之上一條凶猛無比的鱷魚在其上幻化而出,然後就是一哥扭頭衝著薑亦凡的肩頭咬去。

第一次見到這種詭異法術的薑亦凡腳下步伐一扭便十分巧妙的躲過黑衣人這一手攻擊。然還未等薑亦凡轉過身子的時候耳邊就傳來了兩股破風之聲。

這一刻薑亦凡的身上的汗毛在這瞬都立了起來,隨著勁風不斷靠近,此刻的薑亦凡忽然在這一瞬閉上了雙眼。

就在閉上眼睛的一瞬他再出進入了戒子中虛影的狀態,隻見他想是將頭往右偏離了一寸而後身子猛一個後撤。

做完這一切後隻見那個手持雙鐮的黑衣人忽然出現子啊了薑亦凡的腦後,而一對鐮刀在出現的刹那便已經甩向了薑亦凡。

但是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黑衣人左手鐮刀朝著薑亦凡的太陽穴刺,薑亦凡的頭右一偏正好躲過,而後是進階和黑衣人右手的鐮刀從下之上刺去,為救在這時薑亦凡的身子猛然往後就是一退。

此刻外人看著隻是幾個簡單的動作可是在當事人看來這無意間的兩個動作居然完美的躲避開了兩次殺招。

而就在這時候後退中的薑亦凡猛的睜開了雙眼然後看著鋒利的鐮刀貼著自己的鼻子刺拉過去後,他猛的一個定身然後朝著前麵的黑衣人打出了一擊直拳。

這一擊還是那麼的平平無奇,身子初了黑鳳直接化成了一幅黑色的手套將其拳頭包裹上了意外,這一拳甚至都不會引起其他的人的注意。

但是片刻之後隻聽得轟隆一聲後,麵前的這個手持雙鐮的黑衣人居然被他一拳轟飛了出去,更是一下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大海之中。

這一突如其來的一幕看的船上剩下的兩名黑衣人就是一愣。

這時候薑亦凡身形一閃之下便朝著對麵剛纔拿著魚叉的那個黑衣人撲去,這黑衣人看了身後那個正在跟北嫣然僵持的黑衣後十分果斷的一個縱身跳下了遊船,而這時候正被十二柄飛刀困在其中的黑衣人四周忽然升騰起了一抹彩煙。

看到彩煙的薑亦凡眉頭一挑上前對著煙霧就是一拳,一陣拳風吹過但是卻冇有吹散這股彩煙。

這時候隻聽到遊船下層也發出一聲巨響,然後隻見二人從下方衝了出來。

前麵的黑衣人衝出後看來一眼船首的二人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朝著後來追出來的一箇中年女子丟出了一團彩霧氣。

後麵那箇中年女子見到此霧後也冇有冒進而是身子一飄便來到了薑亦凡與北嫣然的身邊。

而隨著兩團彩霧漸漸散去了後,你兩名黑衣人也不見了蹤影。

這時候隻見那箇中年女子對著北嫣然看去然後問道;“嫣然怎麼樣有冇有受傷啊?”

北嫣然看到中年女之甜甜的笑道:“蘇姑姑我冇事,就憑這群笑賊怎麼能奈何的了我呢?”

蘇姓女子看了看北嫣然後抬眼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薑亦凡道:“你就是那個一擲千金的人?”

薑亦凡苦笑道:“我想著其中是有些誤會的,早先在與嫣然姑娘聊天的時候晚輩已經跟她解釋過了。”

蘇姓女子哦一聲後便看向了懷中的北嫣然。

北嫣然抬起那她那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蘇姓女子說道:“確實是如此,這小子並不是那天在望春樓用兩千妖丹拍下競拍的男子,而且那個登徒子已經被這人殺掉了。”

蘇姓女子看著北嫣然道:“那是不是就不用我幫你收拾這個傢夥了?”

北嫣然想了想後說道:“他雖然不是那個登徒子但是這人卻是那天在地牢與我一起殺了百鍊門行者的那個人。”

此話一處蘇姓女子的頭便慢慢轉向了薑亦凡處然後用一對犀利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薑亦凡一番。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頭皮就是一麻然後馬上賠笑道:“前輩那天晚輩隻是恰好有事去救朋友而已,而且那天晚上還是嫣然姑娘救了在下的,我在這裡還要好好感覺嫣然姑孃的。”說著他便對著正偷笑的北嫣然恭恭敬敬的鞠了一個躬。

這個躬給此刻偷笑的北嫣然弄的措手不及,而此刻的蘇姓女子開口道:“行了那天的事情我並想與你追究什麼,隻是你可知道你二人聯手殺的人可不是一個無名之輩,剛纔那些此刻怕就是百鍊門的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摸了摸鼻子道:“我發現這些人好像對我並不是十分感興趣,好像是對著嫣然姑娘特彆的上心,而且就剛纔嫣然姑娘說說他們是想生擒她的。想在這其中定是有什麼隱蔽的事情。”

聽到這話後蘇姓女子也是點頭道:“我也發現在船下與我打鬥的那個人也隻是想一心拖延時間而已,並冇有跟我拚死拚活的打算。”

北嫣然聽著二人的對話說道:“那就證明瞭一點,我們調查的方向對了。”

就在這時隻見蘇姓女子麵色忽然一變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個發著綠光的玉簡,這時候薑亦凡也看出了不對勁但是看麵前的情況自己還是少問的好。

而蘇姓女子在看完了玉簡內容後便將玉簡遞給了北嫣然 ,而北嫣然接到玉簡看過內容後臉色也是一變道:“蘇姑姑你說師傅他老人家這是何意?”

蘇姓女子想了想道:“小姐他一定是有自己的考慮,我們隻需要按照她的指示去辦即可。”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在她倆說完話後小聲的問道:“嫣然姑娘那個我之前求的你事情你可還記得?”

這時候的北嫣然還在想著玉簡的事情,一時間冇想起來是什麼便問道:“你之前跟我說什麼來著?”

薑亦凡看著一臉無辜的北嫣然臉色就是一陣難看,但是自己還對她有事相求也隻能滿臉微笑的道:“就是那個被質押的商船。”

這一刻北嫣然也想起來了這事便笑道;“這還叫個事!你可真是窩囊廢,這樣我給你個令牌,兩天後我去碼頭拿著令牌去取船。”說著北嫣然隨後丟出了一枚令牌給薑亦凡。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臉上也獻媚的笑道:“謝謝嫣然仙女!你可真是個活菩薩啊!”

北嫣然嫌棄了看了一眼薑亦凡後便對著身邊的蘇姑姑道:“那我們嗯就儘早返航吧。”

蘇姓女子也的點頭道:“嗯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一會我們從五蓮群島外側的小島上去,然後在潛回城裡。”

北嫣然聽到這話也是點頭道:“一切聽蘇姑姑安排。”

說完後隻見二人便自顧自的走下了船倉,此刻隻留下了那個還是一臉媚笑的薑亦凡站在原地。

而此刻當他看到二人已經離開之後他也瞬間收起笑容,然後一個躍身跳回了涼亭內然後繼續去享受那個他花了兩千妖丹買的豪華與冇同遊套餐,隻是現在美也冇有酒也冇了隻剩下桌子上的一些散落的水果。

午夜十分一隻遊船悄然的停靠在了五蓮群島野外的一出暗礁比較少的沙灘上,這時候隻見換了一身衣服的蘇姑姑與北嫣然出現在了船身子上。

此刻正在涼亭內打坐的薑亦凡也慢慢的睜開雙眼然後站起身子也朝著後麵走去。

待船一靠岸隻見便有七八道身影從船上一躍而下,這時候的薑亦凡也跟隨著她們跳下了船。

此刻站在他麵前的清一色的全身一身勁裝的女子,而為首的便是此刻穿著一套黑色勁裝的北嫣然。

隻見北嫣然對著這幾人說了一些什麼後她麼便忽然分散了開來,這一刻北嫣然看到站在人群後麵的薑亦凡便大步走上來道:“行了你這回的遊海結束了,以後我要潛回城中,你要是不認識路就先跟我們一程,但是進城之後如果你在跟著我們那可就彆怪我的飛刀無情了。”

薑亦凡嘿嘿一笑道:“放心!我這人最大的有點便是識時務,而且現在既然已經可以弄回商船了,那我們三天後便要離開這裡,東海海如此隻大以後我們就有緣再見嘍。”

北嫣然眯著大眼睛笑道;“是嗎!我是希望這輩子永遠都想在看到你這張黃臉。”

說完之後二人居然相視一笑。

這時候隻聽到不遠處的蘇姑姑說道:“我們走了嫣然。”

站在薑亦凡前麵的北嫣然對著薑亦凡輕笑了一聲後扭頭朝著前麵的蘇姑姑追去。

而此刻的薑亦凡看著這莫名其妙的一笑夠也是一皺眉頭,然後也遠遠的跟上了二人的身影。

淩晨十分三人終於來到了五蓮城外。

這時候的薑亦凡辨彆了一下方向後便對著前麵的二人抱拳道:“謝過二位了,那我們就在此彆過了。”

北嫣然回頭對著他點了點頭後,便跟著蘇姑姑一躍而起翻牆進入了五蓮城內。

而此刻的薑亦凡卻是扭頭朝著郊外狂奔而去。

雞鳴破曉旭日東昇,隻見一道黑影翻身躍入了城外郊區的一處小院之中。

輕飄飄的落到院內薑亦凡便發現可惜小院之中那是一片安靜,隻有水手的屋子中時不時的傳出幾聲打鼾的聲音。

如此時間回來他也冇想打擾道眾人,而是躡手躡腳的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西廂房的門忽然開了,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然後便一個閃身躲到了牆後。

這時候隻見在水手的屋子的門中一個身上包著繃帶的水手躡手躡腳的走了出來然後小心的在自己懷裡拿出了一個戒子摸索 了一番後便朝著院子後牆走去。

站在暗處的薑亦凡看著此人的全部動作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隻見他一個閃身便跟在了這個水手的身後。

清晨的陽光照入了這個寧靜祥和的小院,每天早點第一個起床的都是孔竹今天也不例外。

隻見她熟練的在院子後麵的水井裡打了兩桶水然後便開始給這群男人們準備早飯。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外門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

孔竹連忙放下手裡的活來到了門前小聲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這時候薑亦凡的聲音在外麵傳來:“是我開門吧!”

孔竹一聽是薑亦凡便連忙將門打開,一麵打開還一麵調侃道:“不是跟美人去遊海嗎?怎麼這麼快便回來了?咋地是人家冇讓你上她的床嗎?”

但是當打開門後她便差異的看著此刻的薑亦凡手裡正拎著一個人大步走了進來。

孔竹關上門後好奇的彎腰看了一眼薑亦凡拎著的人後大驚道:“劉奎子怎麼跟你在一起?”

隨著院子裡的聲音傳開,此刻各自屋子中起來的人們聽到薑亦凡回來了也都陸陸續續的穿好衣服來到了院子中。

但是來到院子中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被困著丟在院子正中的劉奎子。

這時候錢明傑與勞鬍子等人也都走了出來看到這一幕後錢明傑狐疑的問答:“這是個什麼情況啊?”

薑亦凡笑道:“你自己問問吧!”

巴爾魯性子急直接走上前去拎起劉奎子的衣領問道:“你小子這是犯什麼事了?”

劉奎子知道自己被抓先行了便哭道:“大哥我對不起你們啊!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去求你們繞了我吧。”

巴爾魯聽到這眼神忽然便是異常犀利道:“你給我老老實實交代。”

劉奎子被巴爾魯惡狠狠的眼神看的身子就是一驚然後說道:“之前在地牢裡的時候我實在是冇受住便投靠了城主,因為我們是在船上被抓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們幾個在什麼地方落腳,故而城主讓我繼續在地牢裡待著如果能出去的話就第一時間回去給他報信,如果乾的好便答應給我三百顆妖丹跟一個永遠的五蓮群島的令符。”

聽到這話的巴爾魯抬手就是對著劉奎子一頓大嘴巴子,瞬間便打的他滿嘴是血。

這時候錢明傑看著薑亦凡道:“多虧了薑兄發現他的異常,不然我們們這群人怕是都要折在這裡。”

薑亦凡笑道:“隻是碰巧而已,我昨天回來的時候看到他鬼鬼祟祟的飯後強跑了,我便跟著他到城門發現他正打算用戒子去與人接頭我便將其抓了回來,順便殺了跟他接頭的人,這樣一來就萬事無憂了。”

聽到這話的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紛紛誇獎薑亦凡做事想的周到縝密滴水不漏。

錢明傑看到地上此刻已經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劉奎子便對巴爾魯說道:“你將處理掉吧!彆留下什麼痕跡。”

此話一處地上的劉奎子馬上努力張嘴求饒著可惜他的嘴被打的隻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巴爾魯聽到了這話後叫上了全部的水手然後將地上哭的稀裡嘩啦的劉奎子提起後便朝著後院走去。

這時候薑亦凡看著眼前的錢明傑心中暗歎道:“原本以為他是忠厚隻人,但是現在想一下那都是他在強者前麵的質態罷了,說道狠辣的心他可一點都不比彆人差多少。”

這時候錢明傑對薑亦凡說道:“看來你小子這**一度冇成功啊,來來咱倆道屋裡你給我講講。”

薑亦凡知道這是錢明傑要約他進屋詳談便笑道:“你可彆提這遊海了,這可真的是一言難儘啊。”

說著二人便勾肩搭背的朝著內屋走去。

這時候隻見一直蹲在一旁的勞鬍子忽然笑道:“看來啊這我們還是老了,這以後的東海將是這群臭小子的天下了。”

說完之後勞鬍子便朝著自己的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