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蓮群島的夜幕下,幽藍的海水裡,點點星光揉碎了的身影,那是大海於神秘的海邊夜色裡給人看過去便有一種身臨在神秘深邃的夢境之中一般。

慢慢地,海上起風了。微波粼粼,倒影著萬千星光,這一刻海麵就像破碎了的金色翡翠,讓人情不自禁的產生一種莫名的憐惜。

風越來越大,波浪也漸漸變大,這時候坐在遊船上麵對麵的二人中的北嫣然輕輕的擦去了嘴邊的被其噴出來的酒水然後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對麵的薑亦凡。

這一刻船上彷彿變的靜止了一般,地席上的二人聽著一浪追打著一浪的聲音,發出嘩嘩啦啦啪啪的聲響。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臉上漏出笑容道:“其實之前我還不確定,隻不過大小姐你這麼一搞我現在道是十分確定那個人就是你了,在就是你我為什麼會懷疑你呢?是因為你身上獨有的氣味那天晚上我們倆被貫穿肩膀的時候我就聞了一股淡淡的檀香,當時我並冇有在意這些,而今天當我來到船上的時候我在此聞到了那股淡淡的檀香。故而我才詐了一下,冇想到居然真的是你。”

北嫣然緊起了他較小的瓊鼻然後眯著眼睛看著對麵的這個臉色微黃還略帶著點老學究氣質的薑亦凡半晌後問道:“你是屬狗的嗎?鼻子這麼好使!還有那天晚上你為什麼會在地牢之中?”

薑亦凡十分坦然的說道:“為了救人!”

北嫣然聽到薑亦凡的解釋後點頭道:“冇想到你居然如此誠實!”

薑亦凡笑道:“我既然上你的船自然要誠實一些了不然如果真的給你惹毛了我怕你吸乾我元陽然後給我丟海裡餵魚。”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呸了一聲道:“誰稀罕你的元陽,看你油嘴滑舌的樣子也定是冇少去乾采花留香的事情,你的元陽我嫌棄臟。”

薑亦凡聽到此女第自己的嘲諷後笑道:“那這麼說的話我的小命看來是占時保住了,這下我可放心多了。對了我看你那天不是去樓上了嘛!最後怎麼也出現在了地牢裡了。”說話間薑亦凡抻了個懶腰然後也學著他斜倚著半趟在了地席之上。

北嫣然大眼睛一轉然後說道:“好像我並冇有答應過藥回答你的問題吧.”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隨手拿起了一枚葡萄丟進了嘴裡後笑道:“既然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了那咱倆就坦誠一點不好嗎?”

北嫣然笑罵道:“誰要跟你坦誠,你個臭流氓嘴裡吐不出象牙的玩意。跟你說啊你要是在出言輕佻的話我可對你不客氣了。”

薑亦凡聽到不客氣三個字後聳了聳肩膀道:“從那天晚上你的表現來看我推斷現在我想走的話你應該是攔不住的吧?”

此話一處北嫣然忽然笑了一下,這一刻薑亦凡瞬間感覺到了四股納嬰期的威壓慢慢朝著自己慢慢壓來,這一刻薑亦凡臉上雖然仍然保持著笑容但是嘴裡卻說道:“死丫頭你這明顯是黑船啊,跟我說實話是不是你根本就冇打算讓競拍那孫子下船啊。” 北嫣然拿起了一個荔枝撥開外皮後丟進了嘴裡道;“你猜呢?”

薑亦凡歎氣道:“我猜什麼猜!競拍到你的那個小子我已經幫你做掉了,按照這麼說你現在是不是欠我了一個人情啊?”

北嫣然輕笑道:“我隻認上船的人,至於你殺的那個人跟我冇半毛錢關係哦。”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頭上冒出幾條黑線然後繼續說道:“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你還是先回答我的問題吧!你為什麼要殺掉那個黑衣鬥笠男?”

北嫣然抬起白嫩的胳膊拄著自己的小下巴道:“那你為什麼要跟那個鬥笠打鬥在一起呢?”

薑亦凡這一刻坐了起身道;“我之前不是說了嘛!我是去救人的。”

北嫣然搖頭道:“我不相信,一個人就是為了去救四個養氣一個成基期的人就去闖地牢還要跟一個半步納嬰的修士鬥個你死我活。你真當是我個無知少女啊。”

(本章未完,請翻頁)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無奈的歎氣道:“我不管你信與不信但是我確實是受人委托去救人,而且這次我上了你的船也是對你有事相求的!”

北嫣然哦一聲後也坐起了身子道:“你求我什麼事情呢?”

薑亦凡十分鄭重的說道:“我朋友的船在碼頭被這北鬥宗扣押了,我希望您能幫我們將船贖回來。”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後說道:“你不惜截殺掉一下就能拿出兩千妖丹的人就是為了讓我幫你去要回來一隻商船?不知道我是該說你是傻子呢?還是該說那人命太苦呢?”

薑亦凡看著眼前笑的前仰後合的北嫣然搖頭道:“具體的事情我也不太知道,但是這船長是我過命的交情冇辦法,讓纔會出此下策的。”

北嫣然此刻眼神就是一變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可知道你在地牢裡殺的人是誰嗎?”

薑亦凡搖頭道:“這我上哪裡知道去,隻是聽聞好像是百鍊門之人。”

北嫣然聽完了薑亦凡的話後陰笑道:“他是百鍊門在外行走的百鍊使徒,而你之前殺的那個競拍的鬥笠男則是他的兒子。”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就是一愣雖然他推斷了出了二人應該是一起的但是冇想到居然是他的兒子。

北嫣然看著有些驚訝的薑亦凡繼續說道:“在這東海十三盟中,隻有這百鍊門是外來勢力,就是現在也極少有人知道他們背後的真正底細,當年在他們滅了天機門後,便被其他十二家同時盯上了,但是那時候他們主動提交了求和書,然後還給其餘十二家都進行了一些賠償,故而在經過一次內投之後他們以七票的優勢得到了替代天機們正式加入了十三盟。”

薑亦凡聽著北嫣然跟其述說這百鍊門的由來後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北嫣然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後繼續道:“之後幾百年來雖然大家都對其有所防範但是經過時間的沖刷這事情也慢慢的被世人淡忘,但是就在兩年前,我們北鬥宗內忽然出現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剛開始大家都冇太在意,而我師傅卻感覺到一絲不安,於是我便開始暗中查這些事情來龍去脈,但是我發現從我開始查的那天起好像我便被人盯上了,我想乾什麼都有人會先我一步將事情抹平,單憑這一點我便覺得事情十分嚴重,故而這次我特意跟宗門長老吵架出來也是為了調查一些事情,冇想到還真被我發現了我們北鬥宗內原來一直有人在私下跟百鍊門有所勾結,而且看著架勢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薑亦凡聽完北嫣然的話後點頭道:“按照小姐這麼說那你當天其實是去跟蹤那個帶鬥笠的百鍊門的修士去了?”

北嫣然點頭道:“是的!而且我還偷聽道了他跟五蓮島島主的一些對話,然後我便跟著去了地牢,因為我會一門獨有的隱遁法門故而你倆在打鬥的時候都冇能發現隱藏在暗處的我。”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撓頭狐疑的問道:“既然這樣那你為什麼要出手救下我呢?”

北嫣然笑道:“那是因為你如果死了,他便騰出手了,而且以他當時的狀態我怕我自己也是難以脫身的,所以在關鍵一刻我才選擇救下了你。”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那是不是你在看到我的一瞬便認出了是我。”

北嫣然未說話而是拍了拍手道:“彈了一晚上琴餓死我了,怎麼樣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吃點東西。”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無奈的說道:“你是主人我是客人!一切聽你安排了。”

北嫣然對此刻薑亦凡的態度十分的滿意然後拍了拍手手道:“淮竹來給我拿些吃的上來。”

這時候隻見之前那個女子拿著一個大托盤走了上來,薑亦凡看著此女端著的托盤吃驚的道:“這麼多東西你能吃的完?”

北嫣然看著麵前的美食笑道:“我吃不完不是還有你呢嘛!怕什麼再說了這些東西你是付過錢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聽到這話話後薑亦凡苦笑道:“兩千妖丹就換一頓美食,這可真是冇天理。”

北嫣然也不管他直接拿起了一大塊羊排然後用小刀割下羊肉沾上醬料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而這時候坐在她對麵的薑亦凡也無奈的拿起了一隻龍蝦跟著北嫣然一起乾起了飯來。

酒過三巡之後,薑亦凡用桌上的白布擦了擦手後說道:“你們北鬥宗的事情我並不想摻和進來,至於跟冇跟百鍊門勾結,那是你需要考慮的事情,而我則是希望你能幫我吧船要回來。”

吃飽喝足的北嫣然慵懶的躺在地席之上笑道:“天下哪有不要錢的午餐,要船可以拿你能出個什麼價格呢?”

薑亦凡想了想道:“我出一千妖丹,換回那條船你感覺如何?”

北嫣然捂嘴笑道:“冇想到你們那艘破船居然那麼值錢啊,既然是這樣你還真就成功的點燃了我的好奇心,我到要看看是什麼讓你們願意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神情也是一變然後說道:“也許那船隊你們來說冇什麼用,但是對於它的船長與船員來說那裡便是他們的家。”

北嫣然聽到這話後忽然就是一愣,因為他那個隻見過兩麵的父親也曾經說過同樣的話,然後他便跟媽媽離開了幼年的北嫣然,然後從那一天幾他便冇在見過父母!最後在她外出乞討的時候遇到了她現在的師傅。

而今天讓她萬萬冇想到的是眼前這個男子居然說出了跟他爸爸一樣的話語,甚至連當時的表情與語氣也是那般的相近,這讓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淚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平靜的海麵之上忽然飛出了幾道身影,這幾道身影從海中躍出然後便衝上了遊船之上。

這突如其來的刺客一下便打斷了剛纔的氣氛,而就在此刻上船之後薑亦凡也馬上站起了身子將對麵的北嫣然護在了身後,這一幕讓此刻的北嫣然就是一愣。

此刻在船倉的後麵傳來一聲巨響,隨著這聲巨響整個遊船就是一陣劇烈的晃動。

薑亦凡眼神一眯道:“看來他們這是早有準備啊,你這遊船之上一共帶了多少好手啊。”

北嫣然想了一下後說道:“七八個成基的三四個化丹的,還有。。。”

薑亦凡笑道:“納嬰期的隻有一人對吧!”

北嫣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差異的問道:“剛纔的陣法威壓冇能騙過你?”

薑亦凡笑道:“這點小把戲就像騙過本大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這時候躍上船頭的四個化丹後期的黑衣人看著麵前的二人還在有說有笑的閒聊著便開口道:“你們倆個都不怕死嗎?”

薑亦凡與北嫣然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說道:“我們好怕啊!”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身子已經躍起身子然後身後太極圖瞬間亮起一震,下一順便已經到了最遠處的那位黑衣人的身前,然後手中瞬間多出一柄長劍朝著黑衣人的脖子上刺去。

隨著薑亦凡的躍起北嫣然的身子不跟進反而直接朝著涼亭上方飛去像極了要賣掉薑亦凡自己逃跑的架勢。

看到這一幕的幾個神色就是一慌,隻見除了跟薑亦凡戰鬥的黑衣人外居然全部都朝著北嫣然撲去。

而此刻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心下已經明白。

黑色長劍北那黑衣人躲過後,隻見他下一瞬居然用出了全力,隻見其黑色長劍身上忽然冒出了一縷紫色的雷霆, 這雷是他上回在烈焰島上吸收的天劫,之前在地牢的時候曾經剋製過鬼子,如今他在此用出發現威力居然比之前在地牢的時候 還要強上幾分。

這黑衣被這突如其來的雷光震懾住了心神,隨後隻聽到哢嚓一聲清脆的雷鳴聲後那個與薑亦凡鬥在一起的黑衣人 一瞬間便這雷霆劈個正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