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的地牢之中隨著一道刀光閃過薑亦凡的身子猛然倒退了數米,隨著後退此刻他剛纔感覺道的危機感也慢慢消散在了他的心底。

此刻的鬥笠男子嘿嘿笑道:“看來便是這漢子的同伴了,當時扣船的時候讓你們跑了,現在正好你自投羅網了。”

薑亦凡冷哼道:“聽你的口氣是不是感覺我現在都已經成了你的囊中之物了一般,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點晚上小島風大小心閃了你的舌頭。”

鬥笠男子單手持刀對著薑亦凡問道:“其實很簡單你隻要回答我兩個問題我便可以放你們離開的,你們為什麼就要這麼嘴硬呢?”

薑亦凡笑道:“可惜你問的問題我們嗯無可奉告,就為了這兩件事你們居然哄騙了商船跨過倆個家族,看來此事定是對你們十分的重要,那越是重要的事情我們就越不能讓你知道了。”

鬥笠男子聽到這話後深處在鬥笠下的眼神忽然發出一抹紅光,然後隻見他的身影忽然就是一模糊隨即便消失在了薑亦凡眼前。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然後身子冇有後退反倒急速前衝過去,忽然在其原本站著的地方一道黑芒閃過,隻見鬥笠男子的黑色武士刀帶著一抹詭異的紫光劃出了三道刀痕。

當薑亦凡看到這詭異的紫光的時候眉頭就是一皺,因為他在這道紫光之上感覺到了很重的魔頭的氣息。

鬥笠看著見這一刀冇有砍中薑亦凡眼中的紅芒更勝,然後他的身上冒出了絲絲紫氣而後薑亦凡看到在這鬥笠男子的身後一尊身披鎧甲的厲鬼赫然幻化了出來。

隨著厲鬼的幻化而出,鬥笠男子身上的其實猛然暴漲了起來,之前他隻是半步納嬰但是現在他的其實已經跟納嬰修士相差無幾。

見到這一刻的薑亦凡也敢在藏拙,隻見他身後太極圖瞬間幻化,然後左右雙手的太陰太陽氣勁也被全部都被催化而出,這時候對麵的鬥笠男子看到薑亦凡這般架勢忽然笑道:“冇想到你小子也非常人啊,那今天我就讓你領教一下攝魂師的厲害。”

話音未落隻見鬥笠男子手中的黑色武士刀在其身上劃出三刀,三刀一出隻見在空中三團隱喻的紫色魂火嗖的一聲朝著薑亦凡射去。

而這時的薑亦凡震動了一下背後的太極圖,他的身影瞬間便消失在了原地,然後在出現的時候他已經躲過了三團魂火併且出現在了鬥笠男子的身後。

而此刻鬥笠男子並未又任何慌張好似現在的這一刻都早已在他的預料之中。

就在薑亦凡身子顯化出來的瞬間,鬥笠男子在其腰間就是一抹,隨後一柄短小的黑色短刀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上,斷刀出現之後其上忽然探出了一直漆黑的鬼爪朝著剛剛出現的薑亦凡的胸口抓去。

隻聽到鐺的一聲清響,這隻鬼手並未抓到薑亦凡而是被其身前的一柄黑色長劍給擋住了。

而且薑亦凡在擋住鬼手以後更是將手中長劍斜刺向了鬥笠男子肩膀。

隻聽到噗呲一聲,薑亦凡的這一劍隻刺道了鬥笠男的一角衣角而且,隨後二人的位置在此發現了一個交錯。

雖然隻是短短的一次交鋒薑亦凡的對於眼前這人的實力便又了大體的瞭解,而自己現在的實力如果全部手段儘出的話大約又七層勝率,但是那樣的話自己怕是以後在也冇有什麼底牌,但是如果今天不能將其斬殺在此的話怕是以後必定成自己的一大禍患。

這時候對麵的鬥笠男子心下也在盤算這,雖然自己擁有厲鬼附體,但是以自己現在的修為怕是還能堅持附體一刻鐘的時候,如果這一刻鐘冇能將其斬殺那麼自己便成為了彆人砧板上的一塊肥肉。但是就目前看來對麵這小子並未使用全力,如此看來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

二人雖然都在暗地裡互相盤算著,但是在明麵上兩人隻見的氣勢卻是冇有絲毫的放鬆。

片刻之後率先動手居然是鬥笠男子隻見他單手將黑色長劍插入地麵,瞬間隻見整個地牢之中忽然被一團紫氣所籠罩。

在這一刻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自己體內的元氣忽然變的呆滯了起來,而且他的身體也隨著元氣的呆滯也慢慢的變的沉重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拚命運轉其了全身的元氣,隨著元氣其體內的那顆道丹開始旋轉起來,之前呆滯瞬間便全部消失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隻見一道黑影悄然的出現在了隻見的身後,然後隨著一道黑芒閃過,隻見此刻那個鬥笠男子正握著那柄短刀朝著此刻正在調戲的薑亦凡脖子劄去。

如果要是平常修士這一擊致命的偷襲必定要飲恨當場,可惜瞬間便驅散了體內桎梏的薑亦凡則是忽然抬起了手臂一把抓住了刺向隻見的那柄短刀。

這一幕顯然就連鬥笠男子都冇想到,就在匕首被抓的瞬間薑亦凡手中的長劍也刺穿了鬥笠男的腹部。

並冇有聽到流血的聲音,有的隻是嘭的一聲輕響,然後隻見之前在鬥笠男的地方現在正有一張人形的符篆輕飄飄的飄落道了地上然後忽然上麵燃起了一團紫火將其焚燒成了灰塵。

看到這一幕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薑亦凡臉色越發的難看,想來在這地牢之中自己已經三番兩次的特意製造出了必殺的局麵,但是依舊被這鬥笠男子一一化解了個趕緊,特彆是這最後一次他基本上已經又了十拿九穩的信心可以將這鬥笠男子斬殺在這裡,可是到了後來了依舊還是被其逃過了這一劫。

此刻對麵的鬥笠男在薑亦凡的不遠處化出了身影之後此刻額頭依然全是汗水,他如何也冇有想到隻見這鬼陣為什麼冇有能製約住麵前的這人,如果不是他剛纔果斷的用了替身符的話現在自己便被剛纔那一擊斬殺在了打好幾個車之中。

想到這時他的背後瞬間升起了一層的冷汗,然後暗歎道:“這小子看著隻是化丹中期的修為但是為什麼會如此的難纏,想來自己的戰鬥力估計在化丹期這境界中怕是已經罕有對手,看來自己有這個想法的一顆便已經落的下乘,想來這大千世界之中天縱奇才還是多的很。”

再次分開的二人都在互相盤算著下一步自己該如何應對,然後就在這時薑亦凡的身子動了,這次他雖然冇有震動身後的太極圖但是以他自身的速度來說已經也不算慢了。

隻見這一瞬在漫天的紫氣中一幕黑芒閃過了整個大廳,手中拿著一柄長劍的薑亦凡正麵朝著鬥笠男攻去。

鬥笠男子看這劈向自己的這平凡的一劍,腦海之中瞬間便生出了不下二百中躲避的方法,但是也就是這平凡的一劍讓他在下一瞬將腦中的二百多種方法瞬間全部否決掉了。

下一瞬隻聽到叮的一聲輕響兩的一刀一劍便撞擊在了一處,鬥笠男子在最後的瞬間還是選擇最實際也是最笨拙的方法接了下這一劍。

隨著兩柄黑色的武器在觸碰道了一起之後便如同黏上了一般。

首先是鬥笠男子的黑色武士刀上忽然冒出紫色鬼氣,但是下一瞬薑亦凡的長劍上一抹紫色的雷電之力也慢慢覆蓋上了他的黑色長劍。

閃電一出鬥笠男子的臉色瞬間就是一變,但是此刻二人的武器已經吸在了一起他根本無法逃避。

而此刻的薑亦凡好像也察覺道了雷電好像可以剋製道這鬥笠男子的厲鬼。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臉色終於漏出了笑容,而此刻的鬥笠男子則是明顯有些慌張了幾分。雷電爆裂的電弧遊走在二人的身旁,隨著電流的不斷增強對麵刀身上的厲鬼虛影既然在漸漸的消散。

此刻兵器交織在一起的二人都發現了這一幕,隻見這時候鬥笠男子低吼一聲後身後那尊鎧甲厲鬼再次的出現,隨著鎧甲厲鬼的出現鬥笠男子身上的紫色魔焰再次高漲了起來,隨後隻見他重重的對著薑亦凡一個抬刀,此刻隻聽得一聲輕響之後二人原本吸附在一起的一刀一劍居然被他這一下抬刀給硬生生的分離開來。

此刻被彈飛出去的薑亦凡微微調整了一下身體後手中那柄閃爍著紫雷的長劍朝著鬥笠男的頭上斬去。

隨著一抹紫色雷霆的閃過,讓薑亦凡冇想到的是對麵的鬥笠男子居然硬生生的接下了薑亦凡的這一斬。

轟的一聲輕響過後,那定鬥笠被這一斬之力打的粉碎。雖然這一擊打在了男子頭上但是薑亦凡卻感覺道了手臂一陣發麻。

冇有出後招的他馬上躍起與此人卡拉的距離。

這時候隻見眼前的失去了鬥笠的男子身子忽然猛的變大了一圈,再其的頭上更是長出了一隻紫色的獨角。

這時候薑亦凡的腦中忽然傳來了老龍的聲音道:“咦?冇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能看到修煉魔功的修士。”

此刻的薑亦凡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幕後回答道:“我這麼感覺這人這麼跟我之前在沙漠中的魔頭有幾分相似呢?”

玉冥嘿嘿笑道:“確實但是這人身上可不是魔,這是比魔低上一級的鬼。如果是魔的話達到這種程度的話彆說是你了就是你師傅雲真來了此刻一個照麵也的被費在這裡。”

薑亦凡聽道玉冥的話後歎氣道:“現在就是鬼我感覺我也不一定能戰勝他。”

玉冥想了想後說道:“此人雖然已經融合了鬼身但是還不穩定而且我感覺他能與你戰鬥的時間一定也就幾分鐘,超過這個時間那他便會被這隻厲鬼吃掉靈魂而亡。”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微微笑道:“那你的意識就是讓我儘量的拖延時間嘍?”

玉冥笑道:“這可不是我說的,你自己慢慢玩把我繼續回去研究我的龍屍了。”

薑亦凡滿頭黑線的看著屁顛屁顛消失在自己眼前的玉冥心底瞬間便問候了他上下三十六代的家人。

神念隻在一瞬隻見生出獨角的男子此刻忽然抬起頭用一對猩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薑亦凡。

薑亦凡看著這一幕後渾水就是一抖,這一眼他好似正在被九幽之下的厲鬼看著一般。

然而就在這一瞬,麵前的獨角男子動了,隻見他輕輕的對著薑亦凡揮舞了幾下手中的黑劍。

二人雖然離的不遠但是這看似隨意的幾下之後四五道黑色劍氣在空中瞬間組成了一道劍氣陣斬向了對麵的薑亦凡。

而感覺道了危險的薑亦凡也不敢大意,隻見他身子猛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躍上屋頂橫梁之上顯現的躲過了剛纔的這劍陣。

但是還冇等他站穩他的身旁居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影。

薑亦凡看到黑影之後眉頭就是一跳,隨後他便被身邊的高大獨角男子一拳打飛了出去。

這一拳下去薑亦凡就好像被一輛卡車撞道了一般,他的整個人在空中盤旋著朝著地牢外側的水牢摔去。

而此刻的獨角男子也並未打算就此停手,隻見他身子一躍而起然後中高舉手中的武士刀朝著還在空中翻滾的薑亦凡砍去。

這一刻一道紫芒伴隨這淩厲的刀光在昏暗的的地牢中劃過,隨著一串血花的飛起,隻見此刻穩住了身形的薑亦凡雙手持劍硬生生的擋下了這驚天的一刀。

擋雖然擋下了但是下一秒薑亦凡便張嘴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隨著血花的飛濺下一秒獨角男子手中的黑色武士刀已經再次砍向看薑亦凡的身前。

在這一瞬之間薑亦凡的背後忽然顯化出了太極圖,隨著太極圖的一震他的身子猛然再次朝後麵橫移出了數米。

獨角男子與黑色武士刀重重的砸在地麵之上後,那雙懾人的紅色眸子饒有興致的看著此刻不遠出的講義,隨後他的臉上居然浮現出了一幕微笑然後沙啞的道:“我終於想起來了,那天好像在雷霆萬鈞之中的人就是你。”

此話一出薑亦凡的麵色就是一凝然後笑道:“當時你們至少離我們的又數百海裡這你都能看清啊?你還真tmd是個人才。”

獨角男子聽到薑亦凡的話後臉上的依舊帶著微笑然後說道:“不錯今天還是又收穫的最起碼找到你這個可以吸收雷電的修士,現在就差那個墨家傳人了。”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笑道:“你為什麼非要找道我們倆?還有就算你找到我又能如何你感覺我會跟你們合作嘛?”

獨角男子沙啞的笑聲傳來然後說道:“抓到你們倆人之後我們自然會想辦法讓你們跟我們合作的,告訴你們我們的勸人的手法還是又很多的。”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呸了一聲罵道:“你們這群雜碎老子就是死也不會跟你們合作的。”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身子急速的後退然後扭頭就往外跑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