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滾滾黑雲滾動,林中陰氣森森。

陰修刺耳的吼叫聲迴盪在樹林中。

隨著這聲吼叫上空一直被火柱壓製的陰蛇的身體忽然藍光一凝。

轟隆一聲巨響,陰蛇忽然全身爆開,自殺似的爆炸威力巨大。

呂老操控的四跟火柱被陰蛇忽然的自爆炸的的支離破碎幾乎熄滅。

原本貼在葫蘆上的符篆直接被震碎就連葫蘆都出現了裂痕。

旗陣內的呂老更是連噴出三口鮮血,他身後的妞妞此刻焦急的看著爺爺,大眼睛裡全是淚水,呂老吐完三口血後臉上頓時如同瞬間衰老了幾歲一樣。

他連忙拿出了一顆凝氣丹飛快的丟入口中,隨後都冇來得及擦去嘴角的血跡,馬上閉眼打坐了起來,看樣子受傷不輕。

薑亦凡飛去的小尺也被硬生生的炸飛出去,但是在其紫光的包裹下依然完好無損。

他見此時陰修一身暴亂的陰氣眉頭一皺,身子忙退後數丈抬手召回了小尺。

陰修劈頭散發踏步於空中,原本的倆吧陰劍如今隻剩一把,隻見陰修口中猛一吸氣,陰蛇爆炸出的大量陰氣猶如受到召喚一樣,都朝著陰修的嘴裡飛去,原本他其外狂暴的陰氣慢慢的變得內斂了不少。

薑亦凡見到此幕,手中也不由的滲出了一層冷汗,馬上傳音給玉冥道:“老龍,看現在這情形,你可有好辦法脫身?”

玉冥沉默了半天回答道:“看這陰修的架勢已經自毀陰寶,打算強行提升自己功力了,估計現在你跟那老頭一起也未必是其對手,看來這回你的禍惹大嘍。”

薑亦凡一聽心裡咯噔一聲,忙往呂老處看去,隻見呂老依然麵色蒼白嘴角的血跡曆曆在目,妞妞則哭著藏在其身後,原本頭頂的葫蘆也被收回了其體內,看這架勢是不能同他一起對付這陰修了。

眼下他自己在旗陣外麵,必定是陰修的首選攻擊目標,以目前的情況自己是十死無生。

難道自己的運氣真的如此之差嘛,剛到這世界就遇到稀有的狐妖差點喪命,如今在這又遇到萬年難得一見的陰修。

老天啊你是不是在故意玩我啊,想到此處薑亦凡眼中神采暗淡了許多。

忽然玉冥的聲音在薑亦凡腦中響起:“修真本就是違背天地而行,冇有生死奇遇那能得到無儘長生,冇有一顆看透一切的心那能超然於世。你能得到手鐲,已算是福緣深厚之人了,居然還怨天尤人。以後如何走到最後,聖龍我真是鄙視你!”

薑亦凡聽後心中一震想到:“我本就不是這世界之人,機緣巧合到此地,我又豈能這般容易就死掉,當然就算老天要我薑亦凡死也的讓我也要同天一鬥才能死的心甘情願。

更何況我身懷重寶,這區區陰修又這麼能打掉我的心中的誌氣,況且我還要找到龐彪我更要如我夢中一樣成為萬人百萬人膜拜之人。”

想到此處薑亦凡眼中馬上恢複了神采,馬上對呂老傳音道:“呂老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趁其還冇完全吸收陰氣,我二人聯手將其重傷,才能逃過今天這打劫。你看如何?”

呂老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但是並冇有睜開雙眼,隻見他單手艱難的抬起單手,原本破碎的葫蘆輕搖了幾下,空中被炸散的火柱瞬間融合成了一條火柱帶著淩厲的氣勢直奔陰修射去。

薑亦凡這時也是全身元氣一凝,踏風術運起,急速的奔向陰修。

陰修快速的吸著陰射爆出的陰氣,見對麵旗陣內居然還能生出火柱,單手一揮舞一條形狀略小的小陰蛇在其體內飛出,直接繞在火柱上,而火柱則奮力掙紮,試圖是想擺脫這小陰蛇的纏繞,可惜此刻呂老頭上葫蘆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看樣子這已經的這件中品法器的極限了。

就在這時紫光一閃,薑亦凡已經飛到了陰修的下方,手中小尺一甩,四道紫色雷電直接劈向陰修,這是薑亦凡第一回運用小尺內的攻擊法訣,當年在他滴血融入法器時候就已得知這小尺內的一切。

這尺中之內最後的倆個法陣中儲存著兩條青色雷霆,在經過薑亦凡之前氣海的爆炸的洗禮,部分紫色光華也融入了小尺內部,居然讓他硬生生的多出了兩條紫色雷霆。

四條雷電轟鳴著劈到陰修體外的陰氣之上,陰氣居然被生生的劈開,陰修的臉上也變得凝重不少,手中隻剩下唯一的陰劍飛出體外,原本正吸收陰氣的嘴也停止了吸收,而是轉頭直勾勾的看著薑亦凡。

嘴中說道:“雷,好雷。你居然懂得控雷之術。那你就先送你上路吧。”

說著陰修身體猛的衝向薑亦凡,單手成爪直奔薑亦凡心口抓去。

薑亦凡此刻忙在腦子喊道:“玉冥快用精神攻擊。”

此刻隻聽虛空中龍鳴大做,飛撲來的陰修麵色隻是略微一頓隨即大笑道:“你以為你的驚神刺能偷襲我倆回嗎,今天你必須死。”,

眼睛爪子就要抓到薑亦凡身前,薑亦凡心想難道要讓我用出玉簡中的那招無名的法術?思考隻是片刻,可惜抓來的手已經到了近前。

千鈞一髮之時遠處急速射來一把小巧古樸的淺藍色飛劍,直接擋住了陰修攻來的魔爪。

陰修麵色一變身子忙往後退去,就在這時古樸小劍內忽然射出二十多枚冰針直奔陰修而去。

遠處的陰修身體一下變得透明起來二十多跟冰針透體而過。隨後陰修對著遠處大聲問道:“來者何人顯出身形吧,彆鬼鬼祟祟的。”

遠處傳來一聲清脆的笑聲,隻見一個十二、三歲身穿緊身道袍的小女孩慢慢從遠處走來,看了看薑亦凡笑道:“冇想到你這呆子也來古墓了啊,修為居然達到了養氣七層,真厲害呢居然讓雨欣姐都看走了眼,難怪劉師叔當然如此看重於你。”然後隨手一招藍色飛劍飛會了女孩手中。

劫後餘生的薑亦凡一看這女修也是麵帶笑容,來這人正是他之前被妖狐追殺時候遇到的柳依依。

聽了柳依依的話薑亦凡回答道:“原來是依依姑娘啊,望月城一彆不知近來可好,冇想到在這古墓之中居然還能與你想見真讓薑某倍感榮幸啊,今天又被姑娘救下一回,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姑娘。不如我以身相許吧!”

趙依依小鼻子一皺,大大的白了薑亦凡一眼嘟囔道:“想得美啊!誰會稀罕你這樣的廢物。”

嘟囔了倆句後趙依依不在理會薑亦凡而是對著陰修笑道:“陰修,居然真的有陰修啊。”說著又往旁邊的陰蛇看去道:“居然還煉出了陰獸,這小蛇不錯,我要了。”說著腳下踏著飛劍往陰蛇飛去。

遠處的陰修麵色一變吼道:“你這是癡心妄想。”身子也往陰蛇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