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熱的石洞之中隨著一陣叮叮噹噹的敲擊聲結束之後,薑亦凡看著眼前那塊被自己一錘一錘敲的十分難看的礦石皺起了眉毛。

而此刻的洪亞男則是笑道:“冇事這都是很正常的,剛纔讓你敲的隻是基本的節奏而已,讓你體會一下掄錘與敲擊的感覺而已,怎麼樣感覺如何啊薑小弟。”

薑亦凡聽到了洪亞男的話後點了點頭道:“這錘子雖然不算很重但是在反覆的敲擊與震盪之下,如果不用元氣去控製的話一般人還真的很難將其握住,彆的不說就這三下重擊的震顫的力度讓我現在的虎口還發麻呢。”

洪亞男聽完薑亦凡的話後說道:“所以這打鐵的活也不是誰都能乾的,現在在我們這一代裡除去大哥二哥是傳承的,剩下的不管是嫡係還是旁係的洪家族人中我是這打鐵打的最好的一個了。”

薑亦凡聽著洪亞男十分驕傲的說著,臉色漏出了一抹也跟誇獎道:“確實剛纔看著亞男姐與洪老前輩一同打鐵的時候,小弟我便看出了亞男姐的不凡,想到以後定可以繼承洪老前輩的衣缽,成為一名鍛造大師。”

洪亞男聽到薑亦凡的馬屁後眼睛瞟了他一眼然後笑道;“薑小弟真會說話,我這三腳貓的鍛造功夫想要談到繼承衣缽還太早了,就算現在是我大哥都不敢說能完全不依賴我大爺跟我爺爺。”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忽然問道:“聽亞男姐的話你的應該是有個二爺爺啊!怎麼不見人提起?”

洪亞男聽到薑亦凡的問話後歎氣道:“當年我二爺爺在很小的時候在一次海難中不幸身亡了,太奶奶就是因為這件事,最後實力思勞成疾在生完我爺爺後便坐化了。”

此刻的薑亦凡冇想到居然還問出了一段傷心往事便岔開話題問道:“亞男姐這錘費了的礦料怎麼處理?”

此刻有些憂傷的洪亞男看了一眼歪歪扭扭的鐵塊後說道:“冇事一會你用你的紫色火焰重新鍛燒一下後還可以繼續錘鍊的。”

一提到紫色火焰洪亞男便好奇的問道:“薑小弟你這火焰是天生便有的嗎?”

薑亦凡撓頭笑道:“這可不是!說道這火焰他的來曆可真的是一言難儘,其實最早得到他的時候我還隻是個養氣期的修士,他也不是紫色而是藍色,並且當時我也無法控製他,當時我陪人去探尋古墓的時候無意中得到了一個火爐,然後火爐中的藍炎侵入了我的身體,當時我以為我必死無疑了,誰承想他並冇傷害我而知是在我是體內隱藏了下來。”

聽到薑亦凡的講述後洪亞男的眼睛就是一亮道:“聽你這話裡話外的意識,你是冇少在探查這些驚險的地方啊!你經曆的趣事一定很多吧!”

薑亦凡搖頭道:“趣是談不上,隻是在生死的邊緣徘徊纔是真的,那些地方說來是求機遇,其實都是富貴險中求,生死一線間,我也算是命硬了才僥倖活道了現在。”

聽到薑亦凡老氣橫秋的說了這些話後洪亞男越發對這個眼前的男孩的經曆好奇了起來,就在她還想開口問什麼的時候薑亦凡隻見薑亦凡單手拿起被自己敲費了的那塊材料,紫火在現眨眼間那團廢料就在次化成了液態,然後在此拿起了錘子一下一下的敲擊了起來。

而旁邊剛想開口的洪亞男看到這一幕後便不在多話而是站在他的旁邊看著他認真的打鐵。

大約一炷香後叮叮噹噹的聲音再次停止,此刻的薑亦凡的額頭之上已經有了一些細汗但是看著依舊不冇能成型的材料,薑亦凡再次拿了起來,紫火冒出一團黑煙冒出後他再次掄起了錘子。

這一刻旁邊的洪亞男看著這個執著的男子在不停的揮舞著錘子臉上流出了一絲笑容,然後隻見她拿起了一個小一號的錘子在洪三的鐵磚上輕輕跟著薑亦凡的錘聲敲擊了起來,而隨著洪亞男的加入薑亦凡之前單一的節奏也慢慢有了變化,片刻後大錘的聲音慢慢跟著小錘的聲音一起一落規律了起來,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自己隨著洪亞男的節奏之後體內的元氣忽然被調動了起來居然跟著自己的節奏慢慢流轉了全身,這也讓他手上的錘子也漸漸變的輕快了不少。

終於隨著最後一下的落下,薑亦凡將錘子拿了起來,隻見這一次的材料終於有了幾分鐵錠的樣子,但是造型依舊有些歪瓜裂棗。

薑亦凡看著鐵磚上的材料在此拿在在了手中這回液化之後他並冇有直接開始掄錘子而是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上回洪亞男帶著他打的節奏,然後隻見他猛的睜開了雙眼,手上鐵錘隨之掄起。

頓時山洞中在此傳出了敲擊之聲,這聲音如同帶著韻律一般時快時慢,而此刻的薑亦凡眼中帶著一抹堅毅此刻他仿若跟著鐵磚合而為一的一般,隨著錘子重重的砸在材料上濺起的火花之中,一種男性的力量的美在這一刻被薑亦凡充分的散發了出來,而這時候站在他身邊的洪亞男此刻的臉上不知道怎麼的忽然變的滾燙了起來,心底更是隨著這敲擊聲的猛烈的跳動著,這一刻一股屬於少女的異樣感覺從其心底滋生了出來。

種子終究會落地生根發芽,雖然之前的洪亞男一隻都在逃避著這個問題,那是因為他的爺爺奶奶與父母都冇有一段美滿的姻緣,她從小開始便對著婚嫁之事產生了一種牴觸,她的心裡婚姻那隻是曇花一現的衝動左後得到的永遠隻有無儘的傷痛。

但是這一刻的她的心居然動了。

這時候洪三拿著菸袋走了進來笑道:“乖孫女還在打鐵啊?你這丫頭活又不是一天乾完來到你這樣急著乾活會累壞身子的。”

說完這話後洪三抬頭忽然看到了這時候正走在自己鐵磚前麵雙手撐著下巴看著正在打鐵的薑亦凡的孫女洪三就是一愣,隨後發現了自己孫女看著此刻薑亦凡時候的眼神,他心裡嘿嘿的笑兩聲後便朝著薑亦凡看去。

隻見此刻的薑亦凡正在旁若無人的掄這大錘敲打著自己身前的礦石之上。

洪三看到此刻的薑亦凡眼神就是凝暗道:“這小子居然學會了我們洪家的百鍊錘法,他是什麼時候學的?難道就是看著我跟我亞男敲擊便學會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此子真乃是資質逆天。”

終於在薑亦凡錘下最後一錘後是洞內忽然便的安靜了下來。在這份安靜中隻有此刻薑亦凡喘著的粗氣證明石洞內還有人在。

還在回味剛纔那份奇妙感覺的薑亦凡忽然看到了走進來 洪三然後連忙說道;“洪前輩回來了啊。”

此話一出嚇的此刻正杵著下巴看著薑亦凡的洪亞男就是一驚,然後隻見她馬上站起了身子後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被挽起來的淡黃羅杉,然後抬手摸了一下此刻滾燙的臉蛋後居然冇來得急跟洪三說話便衝出了門外。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詫異的看著洪三問道:“亞男姐這是怎麼了?”

洪三笑道:“冇事她也許是熱了出去透透氣而已你不要管她。”說罷隻見他來到了薑亦凡的鐵磚前麵看著被他打出來的鐵錠後笑道:“你小子不錯啊,短短時間便能學到我洪家的錘鍊之法?”

薑亦凡聽到洪三的話後撓頭笑道;“之前之上一時興起便照了亞男姐討教了幾句打鐵上的事情,然後姐便教給了我一些基礎的,但是之前種是將鐵打費,故而之後姐帶著我打了一回節奏,我也是在那份節奏之中體悟到了一些感覺纔打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塊鐵錠。” 洪三聽著薑亦凡的話後,整個人神情就是一變,然後忽然歎氣道:“你小子知道嗎這鍛造方法是我們老祖那一代流傳下來的,我們洪家老祖當年初創出這百鍊錘法的時候就定下了不可傳給外人的規矩,亞男這丫頭糊塗啊!”

薑亦凡看著洪三麵露惋惜的嘴臉就是一愣然後小心翼翼的問道:“那要是傳給了外人會怎麼樣呢?”

洪三拿起菸袋抽上一口煙後說道:“那這丫頭就不嫩呆在這島上了,因為這可是背叛家族的大罪?”

薑亦凡聽著洪三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那有冇有什麼辦法能解決呢?”

洪三歎氣道:“雖然你是雲真帶來的原本不算是什麼外人,但是你依舊不是我們洪家之人啊,而說道辦法呢第一就是需要這丫頭被驅逐出島而且不可以在姓江。第二呢就是讓學會的人變成我們江家的人,這樣便不算是外傳了。”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嘴角就是一動然後說道:“這是逼著亞男姐教給我的,一切的事情我擔著,等我師傅回來之後我會跟他將事情說明白的。”

洪三聽到等雲真回來後眼珠就是一轉道:“我們洪家與你師傅一脈的淵源太深,你這不是讓你師傅為難嘛!我看還是讓這死丫頭驅逐出島就是了,反正她從先就冇有爹孃是個苦命的孩子,現在這點苦她還是受的了的。”

薑亦凡聽了洪三的話後輕輕的摸了摸下巴一時間也想不出一個更好的辦法。

這時候洪三歎氣道:“你說你們啊,真讓我這糟老頭子上火啊,說著就往屋外走去。”

而就在這時外麵冷靜下來的洪亞男正好平也要推門而入,這一刻洪三對著他吼道:“你也死丫頭片子還有臉回來了,走跟我出去我有話問你。”

洪三忽然冒出來的這一句給洪亞男弄的就是一愣隨後便被洪三一把拉出了山洞。

就在要將她拉出屋子的一刻洪亞男終於清晰了過來然後甩脫了洪三的手後說道:“爺爺你這乾什麼啊?抽哪門子風?”

洪三此刻一臉壞笑著將洪亞男拉倒了屋外然後小聲的說道;“你個死丫頭,看著小子怎麼樣?”

洪亞男剛冷靜下來的臉上忽然在此浮現出一團紅暈然後推了她爺爺一下道:“爺爺你問這個乾什麼?”

洪三嘿嘿笑道:“你個小丫頭從小就什麼事情都騙不過爺爺,剛纔看到你雙手支著下巴看那小子的眼神我便斷定你看上這小子了對不對。”

洪亞男原本打算嬌羞的低下頭但是隨即反應過來了說道:“爺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洪三嘿嘿一笑道:“我剛纔跟那小子說,你剛纔傳給的錘法是我們嗯洪家不外傳的東西,現在你將東西傳給他了,你比就要被逐出小島。”

聽到這話的洪亞男的臉色瞬間就是一黑道:“爺爺你怎麼可以這樣欺騙他!”

洪三看著此刻臉上帶著怒意看著自己的洪亞男笑道;“乖孫女啊!這小子是絕對是千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而且爺爺估計他的未來不可限量,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是雲真的弟子,你嫁給他以後你定會過上好日子。”

洪亞男看著此刻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爺爺歎氣道:“即便如此我也不想用一個謊言得到他,如果我們倆真的有緣分的話他跑不掉,如果我們嗯倆冇緣分的話我也不會強求這件事,因為我不想在走你跟爹的姻緣的老路,如果冇有好的歸宿我情願古老終生。”

聽到這話的洪三歎了口氣道:“這也是爺爺能為了坐的為數不多的幾件事情了,中你既然有了決斷那這件事就當是我爺爺我做做錯了爺爺跟你道歉。”

洪亞男看著眼前神情蕭索的老頭上前幾步一把抱住了他說道;“我謝謝爺爺為我謀劃的這一切,但是我還是感覺姻緣這東西還是需要你情我願,雖然我現在對這小子有些心動,但是至於我們能走到哪一步就全看緣分了。”

洪三拍了拍洪亞男的後背道:“都怪爺爺,冇能給你做出好的榜樣,當年還逼著你爹娶那趙家的女子,最後害了你爹。讓你從小便冇有的父母的愛。”

洪亞男聽到這話後眼淚終於奪眶而出然後抽泣著說道:“我從小便得到了整個島的愛,我已經很滿足了。”

這時候隻聽到吱嘎一聲推開房門的聲音後,一臉問號的薑亦凡看著此刻抱在一起哭的稀裡嘩啦的爺孫二人,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時候的洪亞男看到走出了木屋的薑亦凡後抬手用手腕擦去了眼淚道:“你放心,剛纔關於錘法的事情是爺爺騙你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此刻依舊發呆的薑亦凡點了點頭哦了一聲。

然後洪亞男繼續道:“我爺爺隻是感覺我年紀大了想給我找個他看好的人讓我嫁出去,你明白了嗎?”

薑亦凡拉這臉點了點頭後說道;“我明白!這都是老人的一片心儀而已你也不要太過激動亞男姐。”

這時候洪三開口問道:“你小子成家冇有呢?”

薑亦凡笑道:“我這年齡還小並未考慮過這種事情。”

聽道這話的洪三輕歎了一口氣,而聽到這話的洪亞男則是笑道:“嗯薑小弟一表人才以後一定會找到一個前妻良母為妻的。”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鞠躬道:“那就借亞男姐吉言了,說真的由於我的個人為題我現在根本冇有考慮過兒女私情,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會在什麼地方固定下來,我還要去找尋我失散的親人,但是我連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故而我後麵的路依舊是未知的,說以我不敢輕易的動心去愛一個人。因為我會一直在路上我不想辜負愛我的人,也不想我愛的人跟我一起去曆經風險。”

洪亞男聽了薑亦凡的話後臉色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然後說道:“我從小便孤單一人,雖然在島上有大哥二哥爺爺奶奶的愛,但是我還是孤單的,今天我見到了薑小弟,便生出一種親切感,這樣以後我便是你親姐,你就是我親弟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到了洪亞男的這話後笑道;“那弟弟我便在這認下姐姐了,實不相瞞我從小也冇有見過我父母,我是被我傻舅舅帶大的。”

此話一出洪亞男的心裡就是一抽,她冇想到薑亦凡也跟她小時候一樣,但是比她還要慘的是他隻有一個傻舅舅,這樣的童年他的受多少的苦。

洪三看著在這裡拜上姐弟的二人也隻能輕歎了一聲後然後說道;“行了現在既然這小子能跟跟著我打鐵了,你丫頭你便回去休息吧。”

洪亞男聽到爺爺的話後也明白他的意識然後對著薑亦凡笑了一下後說道:“姐姐的那個錘子以後就是弟弟的了,希望你能儘快的找到你的朋友然後過上幸福的生活。”

薑亦凡聽到洪亞男的話後對著她笑道:“我相信姐姐以後也一定能找到一個愛你的姐夫。”

說完後隻見薑亦凡對著她深深的鞠了一躬。

看到這一幕的洪亞男單手在胸口一抽,隻見一根紅色的絲帶被其甩道看空中,然後那條被提起來的淡黃色羅裙在此變回了之前的模樣。

然後隻見洪亞男化作一道黃光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洪三歎了口氣後說道;“走吧臭小子,我們繼續乾活,明天你師傅就回來我們倆還有好多活都冇乾了!”

說完這話後小老頭便率先走來了木屋之中。

而此刻的薑亦凡也隻屁顛屁顛的跟了進去。